屠新泉:为什么俄罗斯入世比中国还要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80 次 更新时间:2012-09-10 00:42

进入专题: 俄罗斯   入世  

屠新泉  

2012年8月22日,俄罗斯正式成为WTO第156个成员,完成了其长达19年的入世历程。作为世界舞台上举足轻重的大国,也作为最后一个加入WTO的G20成员,俄罗斯入世引起了世界的广泛关注。然而这种关注似乎来的晚了一些,或许是漫长的谈判过程消耗了人们的注意力和好奇心,在2011年12月俄罗斯入世谈判之前,无论是俄罗斯国内外,都鲜有人把这件事当作一个值得瞩目的焦点。俄罗斯最知名的国际问题智库——俄罗斯国际事务理事会在2012年3月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竟然是“俄罗斯已经加入WTO,是时候思考这是否必要了”。这与中国入世前的情形可谓大相迳庭。在中国入世谈判过程中,国内外已经进行了无数的研究和争论,把中国入世的意义、影响放在显微镜下从反复地验证、考察、分析。而对于俄罗斯,大家似乎是在一夜之间忽然发现:俄罗斯也入世了。对于并称为金砖之国的两个世界大国,这种待遇实在是有违WTO的非歧视原则,而且不能不说是一种严重的缺失。不管对俄罗斯来说,还是对世界来说,俄罗斯入世都将是这个国家加速融入世界的关键一步,值得我们更多的关注。

  

俄罗斯入世:为什么走了这么久?

自1992年重新成为独立国家之后,俄罗斯寻求国际地位的努力便开始了,很快俄罗斯获得了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席位,1993年6月,俄罗斯提出了加入GATT的申请,而此时乌拉圭汇合谈判已经接近尾声。新的WTO很快在1995年成立,于是俄罗斯和中国一样,从入关变成了入世。WTO在职能上的扩大和加强给申请加入的成员制造了更大的困难,作为一个刚刚从苏联体制下脱离出来、忙于休克疗法改革实验的国家来说,仅仅是读懂WTO数千页的法律文件、培养能够熟练运用WTO词汇的谈判官员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因此,并不奇怪的是,在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入世谈判更多是在学习。2000年,普京上台一度给入世带来曙光,他也宣布将力争在2003年底结束入世谈判,当然中国成功入世所引起的世界关注对普京也是一个激励。无论如何,俄罗斯希望得到世界的承认和尊重。实质性谈判在这一期间取得了显著效果,2004年5月,俄罗斯结束与欧盟的双边谈判,2005年结束与中国的双边谈判,2006年11月结束与美国的双边谈判。

在主要市场准入谈判基本结束的情况下,俄罗斯入世本来已经指日可待。但俄罗斯入世的关键从一开始就不是市场准入,而是接受WTO的以市场经济体制为基础的规则体系。同时,国内外形势的变化也干扰了俄罗斯入世的决心。在最初的热情消散之后,普京对WTO的重要性日渐轻视。这大概首先归因于石油价格在进入21世纪之后的持续攀升,使得俄罗斯似乎看到了经济和国家振兴的根基在于能源,而能源市场基本上是脱离于WTO体系之外的。与此同时,普京对市场经济和民主体制的认识也产生了动摇,休克疗法的恶果在他的任内已经无可回避,加强国家权力、推行国家垄断是普京所选择的应对方式。这一方向无疑和WTO的精神并不一致。在国际上,这引起了美国、欧盟的不满,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走出蜜月期。而在国内,垄断利益集团的加强削弱了对入世的支持。

对一个转型国家来说,入世与改革开放是二位一体、相互促进的,市场化改革的停滞无疑阻滞了俄罗斯入世的步伐。而在一个中央集权国家,国家领导人对WTO的认识又是能否顺利入世的决定性因素。当然,格鲁吉亚与俄罗斯关系的交恶又进一步增加了入世的困难,WTO协商一致的原则要求俄罗斯入世必须得到现有成员格鲁吉亚的同意。在梅德韦杰夫总统任期内,又付出了多年的努力,俄罗斯终于一一扫除了这些障碍。然而,在入世必要性的问题上纠缠太久的俄罗斯也错过了21世纪最初十年全球化的快速发展和全球制造业产业链重新布局的最佳时机,第二个十年的世界经济已经深陷停滞,全球化也面临倒退的风险,入世还能为俄罗斯带来什么?

入世还能为俄罗斯带来什么?

2011年俄罗斯货物进出口额为6573.8亿美元,其中出口3786.9亿美元,进口2786.9亿美元,贸易顺差1000.0亿美元。俄罗斯还是世界第九大出口国,占世界出口份额为2.9%。这是一组看起来不错的数字,但从商品结构来看,矿产品、贱金属及制品和化工产品是俄罗斯的主要出口商品,尤其是以石油和煤炭为主的矿产品占俄罗斯出口总额的比重高达70.3%。而机电产品、运输设备和化工产品是俄罗斯进口的前三大类商品,2011年占俄罗斯进口总额的57.9%。这样的贸易结构只能算是一个没有实现工业化的第三世界国家的水平。这也是俄罗斯国内许多人反对入世的重要理由:俄罗斯的主要出口商品没有面临贸易限制,因而不需要WTO;俄罗斯的主要进口商品已经对俄罗斯的国内工业造成挤压,入世将进一步恶化这种状况。因此,这些人认为入世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对一个转型国家来说,入世与改革开放是二位一体、相互促进的,市场化改革的停滞无疑阻滞了俄罗斯入世的步伐。

这种担忧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问题在于不入世,俄罗斯是否就能摆脱对能源的依赖,实现自己产业结构的多元化。从入世这十多年的谈判来看,显然躲在WTO之外的俄罗斯无法依靠本国市场来帮助实现产业升级,而丧失国外市场和资源则严重制约了俄罗斯的产业发展。特别是俄罗斯和中国一样,是一个缺乏市场经济要素和理念的国家,虽然并不缺乏资金,但却极度缺乏能够将这些资金转变为有效资本的市场经营理念、技能、渠道等软要素,而这些要素往往只能在引进外国资本被附带进来。外资从来都没有在中国的资本构成中占据重要份额,但它对中国市场经济体制形成的催化作用却是不可或缺的。俄罗斯对国家资本和国家控制的迷信使得他们未能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投资目标国,虽然它有充足的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储备。

从这个意义上说,WTO代表了一种经济和政治战略的选择,从完全依赖国家这只看得见的手,到真正重视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价值。而这种对市场经济体制的背书正是俄罗斯能否吸引外国投资的关键所在。事实上,对俄罗斯来说,关税减让并不是一个重大的问题。因为俄罗斯之前的关税水平也不算高,入世后的降税幅度有限。因此,人们普遍认为,俄罗斯入世的利益并不在于关税减让和市场准入所带来的贸易扩张或竞争效应,而是对WTO所代表的开放的市场经济体制的认同,将带动俄罗斯国内体制的改革,并进而帮助俄罗斯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投资目标国,真正成为一个现代的市场经济国家。

俄罗斯入世:和中国有关吗?

这个问题的回答毫无疑问是肯定的,中俄已经互为重要的贸易伙伴。2011年中俄双边贸易额为723.3亿美元,其中,俄罗斯对中国出口268.8亿美元,自中国进口454.5亿美元,中国为俄第三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但是,对于这样一个重要的贸易伙伴,我国并未把和它的经贸关系放在很突出的位置,而往往是通过政治化的方式来予以处理,或是出于给政治关系让路的理由而放弃了经贸问题的合理解决。有意思的是,针对美国国内关于对华贸易政策的争论以及国会不时的鼓噪,我国政府最常提的一个警告或期望就是不要把贸易关系政治化,贸易应当和政治分离。但实际上,或许中俄经贸关系才是最政治化的经贸关系,因为和中俄政治关系相比,经贸关系的重要性被大大忽视了。虽然这些年来中俄经贸关系中问题、摩擦不断,但很少看到我国政府强烈批评俄罗斯的贸易政策,而是本着首先维护中俄战略关系的大局,尽可能地平息冲突,有时甚至放弃部分自己的合法经贸权益。或许俄罗斯入世是把中俄经贸关系非政治化的最好时机。

事实上,中俄经贸关系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并非俄罗斯对中国单独设置了更高的关税或贸易壁垒,而是其贸易政策实施的随意性和不规范性给我国企业造成了障碍。而入世正是消除此类障碍的重要途径。对中国来说,入世为解决中俄经贸关系中出现的问题提供了一个非政治化的平台,WTO公正的争端解决机制法可以使我国不必顾虑损害两国政治关系而有效解决经贸关系中的冲突。当然,我们更希望俄罗斯能够主动、认真、切实地执行WTO的各项协议,改善贸易环境,规范贸易执法,消除中俄经贸关系的各项隐患。这将取决于俄罗斯政府的决心,我们将拭目以待。

(来源:观察者网)

    进入专题: 俄罗斯   入世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57166.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