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小君:美元变动六个规律与中国策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4 次 更新时间:2012-08-24 21:15:46

进入专题: 美元  

董小君  

  

  美元是观察全球金融风险的风向标,1971年尼克松政府的财长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美元是美国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问题”。去年普京到中国来也说了类似的这样一句话“美元是美国垄断地位的寄生虫”。所以全球金融市场真谛是“只有看懂美元,才能看懂世界”。

  在这次金融危机中,美元遭到太多指责,说“美元霸权是这场金融危机的源头”,“建立新的国际货币体系”之声席卷全球。那么美元到底发生了什么?

  

  美元变动的六个规律

  

  美元是美国国家金融战略的载体。二战以来,美国通过美元这个主权货币达到了在全球运转财富的目的。进入金融资本主义阶段,美元一共经历了四次升值,四次贬值,与美元变动相关联的是六个规律:

  第一个规律,历次全球金融危机刚刚爆发时,美元都走强,危机之后则呈贬值态势。从1979年以来,国际社会一共爆发了三次大的金融危机,每次危机美元都走强,危机之后美元就开始呈贬值态势。为什么危机期间美元走强?是因为美元是避险资金,美元不仅是美国的货币,还是世界的货币,危机期间现金为王,除了黄金还有美元,每个人都需要美元。那么美元走强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风险呢?

  第二个规律,历次美元升值都会给新兴经济体带来灾难性的打击。第一次美元升值带来了拉美债务危机,第二次带来了俄罗斯、巴西、阿根廷金融危机。2008年下半年美元升值,我提前半年做了预测,那就是新兴欧洲会爆发危机,当时我的判断主要是,俄罗斯的货币贬值会产生货币危机。目前又开始了新的变化,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美元开始走上新一轮的强势,哪个经济体会受到灾难性的打击呢?印度、巴西和俄罗斯的货币都呈大幅度贬值态势,如果美元走强时间太长或升值太快,这三大经济体有可能爆发货币危机。

  那么,为什么历次美元升值都会给新兴经济体带来灾难性的打击?因为在金融资本主义阶段,全球资金关键不在总量,而在流向。新兴经济体相对于发达经济体来说,繁荣时候是个“印钞机”,危机时候是个“提款机”。2007年到2008年上半年,全球性通货膨胀,全球性热钱开始流向中国,流向新兴经济体。2009年3月18日美国开始实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动用“印钞机”,立刻表现为美元开始贬值,资金大量地流向中国和新兴经济体。相反的形势就是2008年下半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并愈演愈烈的时候,各个国家都需要资金来救市,而这个时候资金恰恰流走了,因美元走强,资金回流到了美国。还有去年底到今年上半年美元又呈升值态势,全球经济二次探底的担忧又使新兴经济体成为“提款机”。

  第三个规律,每次美元贬值都会给世界经济某个角落带来泡沫。第一次美元贬值制造了“滞胀”的20世纪70年代,第二次美元贬值制造了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日本泡沫,第三次造成了美国从互联网泡沫过渡到房地产泡沫,第四次美元贬值,也就是从2009年3月18日开始,美元这次贬值很快推高了全球的通货膨胀预期。

  在这轮的通货膨胀中,我总结出了输入性通胀五个演进链条:第一个链条,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是通货膨胀的源头;第二个链条,美元开始贬值,全球通货膨胀的发动机发动起来了;第三个链条,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通货膨胀的杠杆撬动起来了。第四个链条,股价涨、房价涨,通货膨胀的序幕拉开了。第五个链条,CPI即消费者价格指数开始上涨,通货膨胀最终从后台走向前台,真正让我们感受到了通货膨胀的来临。美国和中国在通货膨胀上往往表现为“股价涨、房价涨、CPI上涨”的周期性特点。

  第四个规律,美元呈“政治经济周期”,大选之前美元往往走强,大选之后美元往往呈贬值态势。历次大选之前美元都走强,但美元走强并不符合美国长期战略,所以大选之后会呈贬值态势。

  第五个规律,针对不同的经济体,美国采取不同的美元战略。概括起来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强美元政策:主要是针对资本顺差国,如欧洲。欧洲在经济结构上与美国非常相似,都是金融大国,在国际市场上与美国争夺融资环境。对这类国家,美国采取强美元政策,通过打压欧元,让全球资金流回美国。另一类是弱美元政策:这主要是针对贸易顺差大国,如日本和中国,这类国家既是制造业大国,与美国争夺就业机会,又是外汇储备大国,是美国主要债权国。对这类国家,美国往往采取贸易战,重创其出口,以振兴美国制造业,解决就业问题;同时,逼迫这些国家货币升值,减轻美国债务压力。

  第六个规律,美元是商品波动的指挥棒,美元与油价呈负相关关系。在经济正常运行情况下,金价与美元呈负相关关系。黄金呈商品属性,它跟石油和大宗商品一样,只是一个投资品。在什么特殊情况下黄金和美元呈正相关关系呢?那就是在战争与危机阶段,美元与金价呈正相关关系,那时候黄金又回归到货币属性。中东战争如果一打响,金融危机如果明确表现为危机全面爆发,一定表现为美元走强、金价也走强。

  

  防范美元升贬值的中国策略

  

  首先,因美元升贬引起的资金流向变化,中国应采取不同的策略。一方面,当美元升值时,资金异常流出,中国就变成提款机。这种情况会对我们的实体经济带来打击,这时候我的建议是采取“盯住美元”的策略,美元升人民币升,美元贬人民币贬。在东南亚金融危机时期,中国政府在国际上承诺人民币不贬值,当时理解为政治承诺,现在看来恰恰是一种策略。这次次债危机期间,人民币虽然有过短暂的贬值,但总体看,人民币与美元汇率保持稳定态势。

  另一方面,当美元贬值时,“热钱”大量地流入,这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印钞机,加上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压力,大量的热钱流进来,会助推我们的通货膨胀。这个时候建议开征“短期资本交易税”,短期资本交易税能够让短期投资变成长期投资,智利曾采用这种方法,很好地应对了热钱的大量涌进。

  其次,建议设计一个让美国独自承担汇率和通胀风险的特殊机制。我希望能够设置一个规避美债风险之根本对策。对于汇率风险,我建议发行“奥巴马债券”;对于通胀风险,我建议发行“通胀联动式国债”。

  “奥巴马债券”是一种以“非美元计价”的债券。此设计主要是借鉴“卡特债券”的历史经验。如果美国有发行“奥巴马债券”的意向,接下来中国可以提供两种可供选择方案:第一套方案:直接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这种方式可以将对外提供资金、规避汇率风险和促进人民币国际化结合起来。第二套方案:美国以其他币种如日元和瑞士法郎等发行债券,中国购买这类债券。这将直接提高中国外汇储备资产中的多元化水平,完善外汇储备的币种结构。

  “通胀联动国债”是美国财政部发行的一种根据通货膨胀指数调整收益率的债券类型,能够有效排除债券投资者因为美元通货膨胀蒙受的损失。从国际上来看,“通胀联动国债”最早产生于20世纪70年代的高通货膨胀国家,如巴西、智利、墨西哥、以色列、土耳其等,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美国政府虽于2009年8月4日开始就向中国承诺将继续发行通货膨胀保值债券(TIPS),但这只解决了增量问题,中国还有巨额的存量美债仍然存在贬值风险。为了从根本上解决美元贬值引发的通胀风险,中国应坚决要求美国政府将中国持有的存量美债置换成“通胀联动国债”,防止美债泡沫破灭的风险。

  

  (作者为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副主任、教授)

    进入专题: 美元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720.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杂志(总第375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