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良:《寻找牛郎》第30章 红尘滚滚

——王母自叙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2 次 更新时间:2012-03-29 10:27:00

进入专题: 寻找牛郎  

陈良  

  

  微风吹拂,衣袖和裙摆轻轻飘动,让人感觉飘飘然。在四个侍女的陪伴下,我慢慢走下殿前的台阶,踏着草坪上蜿蜒小径,来到池边的亭阁。四个侍女纷纷脱下衣裳,赤条条地向我靠拢,准备为我宽衣解带。我摆了摆手,叫她们先下池游泳,我要在亭子坐看一会风景。其实,我并无兴致看风景,倒是心绪有些混乱,需要进行梳理。

  三个侍女跳入水中。小青凑近我身边,轻声耳语几句,怂恿我也给自己放假,下凡到人间看看。这丫头,简直就是你肚子里蛔虫,你的细微心态变化,她都能感觉得到;的确,昨天织女前来请假下凡,你被她对牛郎一片深情所感动,同时萌发了下凡到人间的冲动。仔细思量,不免叫你犹豫不决:毕竟人家织女下凡目的明确,她就是去人间寻找牛郎,续写一段美满的姻缘;可是你呢?你去人间寻找什么?你自己心里只怕也没数;去,还是不去,仍是难以决断的问题。

  “娘娘,”小青诡秘一笑,“您若是下凡去,还请带我一起去。”

  “鬼丫头,”我瞪了她一眼,“你陪姐妹游泳去,让我独自静一静。”

  小青跳入水中,四人一起嬉戏,笑声,涟漪,连绵不断。眼看池面一波波涟漪兴起、扩散、消失,心海的浪花也不停地起伏激荡,思绪不禁沉浸于对往事的追忆和回味之中:“比及三年,将复尔野。”这是姬满临别赠言,自他离去之后,我时刻铭记心间,时刻期盼再度重逢。默默等待了二年,我实在耐不住强烈的思念,决定私自下凡到人间寻找姬满。

  于是,我带领小青星夜下凡,飘然降落到东土国都,后来知道它叫长安。我们找了一家豪华客栈住下,翌日过早时,遇到一个风度儒雅之士(姑且叫儒生),便向他打听当今天子是不是姬满。儒生顿时一愣,诧异地审视我和小青,然后慢条斯理地说,当今天子姓刘讳彻,系汉高祖之曾孙;姬满乃周天子,史称周穆王,早已作古了;从穆王至今,期间经历过春秋战国,经历过秦灭六国,经历过楚汉相争,经历过文景之治,可谓物换星移,沧海桑田。据儒生推算,从周穆王到当今皇上,至少相距七百多年。我当时纳闷,天上不过两年光景,人间何以经过七百多年!仔细换算,天上一天刚好等于人间一年,此时我才深切体会到天上人间各有不同的时间。

  听说姬满早已作古,我顿时黯然神伤,泪水几乎涌出眼眶。等到儒生走开,我跟小青嘀咕,叫她陪我去寻找姬满陵墓。但是,小青劝我不要去扫墓,因为穆王陵墓也许不复存在,它可能毁于某次战乱,甚至多次被毁;即使幸免于难,只怕也是一座荒冢;与其在荒冢前伤感流泪,不如把美好的记忆埋在心里。既然如此,我就敦促小青收拾行李,赶紧返回西天。小青撅起小嘴,拉着我的衣袖,向我撒娇说咱们好不容易下凡一次,何不在此多待一些时日,亲身体察长安的风土人情。我觉得小青言之有理,好不容易下凡一次,不能一无所获就走了。

  于是,我们租用一辆马车,在城里四处观光。遗憾的是,长安城并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好印象,无论大街小巷,到处尘土飞扬;抬眼望去,满天都是红褐色灰尘,像云烟似的滚滚弥漫,空气中夹杂一股马尿味,实在叫人够呛;街头巷尾,过往的人们大多灰头土脸的,面无表情,看上去就像刚出土的泥俑。那天黄昏,当我们风尘仆仆回到客栈的时候,碰巧又遇到那个儒生,小青忍不住对他抱怨,说长安城环境实在太差,到处红尘滚滚。红尘滚滚,儒生微微一笑,赞叹红尘滚滚不愧为京城真实的写照,不过红尘滚滚毕竟事出有因,自当今皇上即位以来,对内多次镇压诸侯,对外连年征战匈奴,京郊兵营成天操练兵马,城里终日车马川流不息,自然闹得红尘滚滚;再说连年用兵国库空虚,根本拿不钱建设京城,除了皇宫四周的朱雀、玄武、青龙和白虎等大街是青石铺的,其余街道都是泥土路;晴天出行满脸灰尘,雨天走路浑身泥泞,这就是长安人的生活处境;儒生说到这里,长长叹息了一声。如此红尘滚滚,着实叫人难以适应,我们过了这一宿就离开京城,再到别的地方看看。

  但是,当我们正要熄灯入睡的时候,却听到一阵急迫的敲门声。小青拉开门栓,只见两个兵士模样的男子闯了进来,向我们传达皇上口谕,请我们立即进宫晋见皇上。我当时大吃一惊,心里纳闷:皇上深居禁宫,何以知晓咱们在此下榻?这个皇上也太张狂了,事先不打招呼,便下旨召见我们,就不管人家情愿不情愿?咱可不是他的臣民,凭什么听他使唤?我婉言谢绝进宫,两个兵士好言相劝,请我们务必遵旨晋见;我说,咱们并没有遭惹朝廷,不能不明不白说去就去;两个兵士坦言,京城到处有朝廷安插的耳目,他们随时随地在监视,发现异常情况或绝色女子,会及时向上禀报;原来如此,莫非我们被那个儒生或者店小二或者别的耳目举报了?对此我很反感,坚决表示不愿进宫;两个兵士无奈,只好苦苦哀求,说我们要是抗旨不去,他们可就无法复命,弄不好会掉脑袋。

  有鉴于此,我们只好跟随兵士走出客栈,乘坐一辆马车来到皇宫。进门的时候,两个兵士把我们交给两个太监,两个太监引领我们绕着迷宫式的回廊来到一座大殿。后来我看了一本叫做《汉武内传》的书,这样描述我与刘彻相见:“七夕半夜时分,唯见王母乘紫云之辇,驾九色斑龙。别有五十天仙,侧近鸾舆,皆长丈余,同执彩旄之节,佩金刚灵玺,戴天真之冠,咸住殿下。王母唯挟二侍女上殿,侍女年可十六七,服青绫之褂,容眸流盼,神姿清发,真美人也。王母上殿东向坐,著黄金褡襡,文采鲜明,光仪淑穆。带灵飞大绶,腰佩分景之剑,头上太华髻,戴太真晨婴之冠,履玄璚凤文之舄。视之可年三十许,修短得中,天姿掩蔼,容颜绝世,真灵人也。”这只是轻薄文人的想象,词藻固然华丽,却华而不实,与事实有很大差距;毫无疑义,是刘彻传谕召见我和小青,而不是我乘紫云之辇驾九色斑龙降临皇宫,没有五十天仙陪同,也没有挟二侍女上殿。

  依稀记得,大殿雕梁画栋,富丽堂皇,灯火闪亮。当我与坐在龙椅上的刘彻双目对视的时候,心里忽然一怔,不禁想起了思念已久的姬满,从外表长相看,他与姬满非常相似,类似于一母同胎的孪生兄弟;认真审视,二者略有细微差异,姬满脸面线条比较柔和,刘彻五官轮廓更加分明,前者目光炯炯有神,蕴含着温厚柔情,后者神色威严阴鸷,透着一股杀气。不过,眼看刘彻与姬满长得相像,心中油然产生了好感。刘彻给我们以特殊礼遇,不仅免除叩拜直接赐座,而且放下帝王架子,客气地问长问短,并赞叹我和小青容貌绝世;我得意地说,别看咱俩容颜不怎么显老,其实都有大把年岁;刘彻眼睛突然一亮,连忙探问咱们何以阻止衰老,并且坦言自己服过很多方士奉献的长生不老丹都不大管用;我不假思索地说,咱们有许多抗衰止老的秘诀,食用蟠桃就是其中之一;刘彻当即离开龙椅,凑近我跟前行了一个屈膝礼,以谦卑的语气试问可否赠予他蟠桃;我含笑点点头;刘彻昂首大笑,回到龙椅上向侍立身边的太监发话,叫他马上传谕召拟旨大臣进宫,连夜拟好册封我为皇后小青为贵人的圣旨,翌日早朝时候公开宣布。

  我劝刘彻不可操之过急,既然已经点头了,蟠桃肯定会赠送的,至于当不当这个皇后,我还要慎重考虑。刘彻只好打消了连夜拟旨的念头,恳请我们在宫里住下来,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承诺翌日送蟠桃过来;于是刘彻安排马车护送我们回客栈。此时夜已经很深了,我感觉有些困倦,倒床就睡着了。懵懵之中,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不太情愿地爬起来,叫醒了小青,点燃一盏灯,然后打开门。一个陌生人走了进来,他自称东方先生,说是有急事求见。我一时莫名其妙,默然直视他,心里冒出一连串疑问。没等我开口,他就向我点头微笑,颇礼貌地问道:

  “夫人,听说您准备送蟠桃给皇上,可有此事?”

  “是的,确有其事。”我毫不隐瞒地回答。

  “听说吃了这蟠桃,可以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老,”东方先生说道,“果真如此,这蟠桃绝不能送给皇上。”

  “为什么?”我十分惊讶。

  “现今人之寿命最高不过七八十岁,可是帝王总想长生不老,巴不得活上万岁万万岁。”东方先生脸色凝重地对我说,“假如您让皇上吃上神奇蟠桃,他将抵抗自然衰老,如愿活上五百年甚至五千年,那样太可怕了。”

  “呃?”小青惊叹道,“让皇上健康长寿,难得不是天下之福。”

  “对于皇上个人来说,肯定是天大幸事,对于天下百姓来说,未必就是福音。”东方先生感叹说,“当今皇上雄才大略,在抗击匈奴开疆拓土上确实很有作为;可是他好大喜功、穷兵黩武,以至于劳民伤财,给人民带来许多痛苦,特别是他采纳董仲舒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严厉限制了思想自由,严重扼杀了创造精神;因此,这样的皇帝长久在位,绝非天下人之福分。”

  他顿了一下,扮了一个鬼脸,接着对我说:“夫人,就让当今皇上终其天年吧。世人阳寿自然注定,该死的时候就该死,所以我代表天下苍生祈求您,不要给皇上送蟠桃延长其寿命,不要干预历史进程。”

   东方先生一叙话,让我感觉沉甸甸的。其实,蟠桃原是为姬满准备的,没想到他早已作古了;看到刘彻酷似姬满,便想做一个顺水人情,把蟠桃转赠予他,没想到这样做可能改变历史。我无意于干预历史,也无意于违背自然,更无意于忤逆人心。我答应了东方先生的请求,可是他得寸进尺,居然向我索要蟠桃。犹豫一下,我还是把两玫蟠桃给了他。他一手拿着一玫,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嘴就吃了起来;吃了一大玫,把桃核揣入衣兜,接着,又吃了一大玫,又把桃核揣入衣兜;打了一个饱嗝,一边抹嘴角,一边夸赞味道好极了。瞧他那副滑稽的样子,我和小青有些忍俊不禁,捂着鼻子发笑。

  “夫人,听说皇上打算封您为皇后?”东方先生问道。

  “是的,”我点头回答,马上又补充说,“不过,我还没有答应。”

  “好,没答应就好。”东方先生说道,“皇上是个薄情寡义之人,现在急需得到助他不老的蟠桃便封您为皇后,一旦目的得到了,可能就把您打入冷宫。”

  我顿时一脸茫然。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东方先生一口气抖露出许多关于当今皇上薄情寡义的往事,且不说天下臣民在他眼里视若草芥,就是那些位极人臣辅佐他治国安邦的宰相,他要杀就杀说砍就砍,除了公孙弘,没有哪个宰相寿终正寝;即便是身边女人,也很少得到他长久的真爱,当年他看上陈阿娇,巴不得用金屋将她藏起来,可是娶了阿娇做皇后,不久便把她冷落了;还有卫皇后、李夫人等等,对她们也只是宠爱一时,没过多久就被遗弃;更损人的是,他把人家儿子立为太子,却把人家母亲杀了,不过这是后话。当时听到那些奇闻,既让我感到惊心,也让我下定决心——绝不当什么皇后。与此同时,我替东方先生担心,倘若皇上知道他吃了蟠桃,他肯定在劫难逃。但是,东方先生劝我放心,因为他曾经多次惹恼皇上险遭杀害,幸凭机智滑稽死里逃生。不过,我还是不大放心,打算翌日进宫见机行事,尽可能为他开脱,以防不测。

  翌日进宫,皇上见面就向我问起蟠桃。当我告知蟠桃不慎被人偷走时,刘彻不禁勃然大怒,像一头狮子咆哮着,责问谁竟敢如此胆大妄为,同时下令出去所有禁军搜索,将偷窃者尽快抓捕。殊不知,东方先生突然从臣列中挺身而出,劝陛下不必兴师动众,坦承自己偷食了蟠桃。刘彻顿时火冒三丈,透过冕帘可以看到面如猪肝色。

  “逆臣东方朔,你大概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偷食朕的贡品。”刘彻指着东方朔大声叫骂,扫视了我一眼,凶狠地发出死亡的指令,“来人呐,把东方朔拉出去,杀了!”

  两个侍卫赶紧冲了过去。只见东方朔神态自若,大声喝住侍卫,露出滑稽的笑容,拱手向皇上说道:

  “陛下且莫杀我,微臣已经吃过蟠桃,可以长生不死;若能把微臣弄死,证明这蟠桃并非神药仙果,如此果实,陛下不食也罢。”

  皇上一时语塞。看他有所犹豫,我竭力为东方朔说情,刘彻总算给我一点面子,饶恕了东方先生;不过,他还是余怒难消,当即解散了朝会。

  等到大臣纷纷离去,我也起身告辞。刘彻热情挽留,坦言皇后位置随时向我敞开。他的好意被我谢绝了,因为我实在不习惯长安的滚滚红尘,它让人感到窒息而郁闷。刘彻表示,假如我能留下,他可以发动民众成天清洗大街小巷,为我创造一个清明无尘的环境。皇上的号召力不容置疑,不过即使男女老少倾城出动,也未必清尽如许红尘。虽然他让我想起姬满,可我感觉与他并无尘缘,在此停留并没有什么意义。于是我向小青使了一个眼色,随即腾空而起,飘然离开宫殿。在我挥手作别的时候,只见刘彻眼睁睁地望着我们飞奔,禁不住喟然长叹。那次下凡就这样结束了,除了漫天飞扬的尘土,并没有留下什么深刻印象或特殊好感,所以此后我对人间不抱什么幻想,也不渴望再度下凡。

  这里,天空如此湛蓝,池水如此清澈,侍女尽情戏水,形成富有动感的画面,真是美不胜收。小青忽然潜入水中,消失了一会儿,忽而浮了出来,像美人鱼朝岸边巡游。她爬上岸,笑吟吟靠近我身边,问我考虑得怎么样,是否拿定(下凡)主意。我站了起来,一边解开衣带,一边对她说:

  “我要下池游泳去,至于下凡嘛,你可以代我走一趟。要是碰到织女,代我向她问好,并致以良好祝愿,希望她能找到心爱的牛郎。”

    进入专题: 寻找牛郎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长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167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