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宏业:吴英之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43 次 更新时间:2012-02-08 10:11:06

进入专题: 吴英案  

时宏业  

  

  本来吴英案不想写什么,因为真的很难过,太关注反而只剩下叹息了。

  但就这样空白,不但对不起吴英,更对自己也说不过去。还是说几句吧,即使吴英最后真的被杀了,也算提前烧个纸钱,比等着蘸她的人血馒头强点。

  对于吴英案我关注的很早,因对于民间借贷关注的缘故,我当时觉得,吴英最多拘留几天就会出来的。

  可我等来的却是两级法院相继给她的死刑判决!

  这是一个人们等待已久却意外来临的判决。

  我惊愕了,不知所措。

  吴英所犯的罪行为:非法集资。

  吴英为什么要非法集资?能合法集资吗?如果没有合法集资,被垄断的金融机构又不给民间人士的吴英金融支持,只能去打工而不能创业?现在吴英又有经营项目,是被集资人认可吴英的项目,他们更认可吴英的经营能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每个人都自愿的情况下达成的交易,结果吴英却最后被定为死罪!

  在杀人犯都要少杀慎杀的所谓司法改革中,一个草根的民间借贷行为,为什么就能惹恼手拿武器的当局,就能非要她拿命来呢?

  这个问题看起来真的很蹊跷,真的看不懂!

  在我看来,吴英案的蹊跷之处有下面四点:

  其一:中国已经颁布了物权法,物权法的基本内涵是,确立公民都有处置自己所有财物的基本权利。在这个案件中,吴英自己承担自己的债务,也就是根据物权法的精神,有处置自己债务的权力。同时,被集资人也有处置自己资金的权力吧,为什么他们只能把自己的资金借给银行,而不能按照物权法借给吴英呢?他们的物权到哪里去了?物权属于私权,在现代法律体系中,私权大于公权。但为什么这样一个私权范围内的民事案件,让公权大动干戈,非要置吴英死地呢?假如吴英借的不是钱,而是邻居或朋友家的牛的话,吴英还有罪吗?从现实来看,无论借牛还是借拖拉机,甚至汽车轮船,基本都没有罪。但为什么这些东西一旦变成钱,就会有罪?

  看来不在非法合法,问题出在钱上。

  为什么只有垄断的银行能拿老百姓的钱去赚取巨额暴利,如果老百姓染指,就能被处死!这是怎样的世道?

  其二:吴英集资的对象,应该是本案的受害人吧。他们的诉讼要求是什么?我们无从得知。从民间财物往来的角度,这个案件属于经济案件,是民不告,官不究的范围。可在这个案件中,为什么就会一开始就撇开受害人的诉讼要求,直接动用公权力?别说这个案件中,吴英的资产是不是已经资不抵债了,即使真的资不抵债,也是个民事案件呀?什么时候民事案件非要用杀人来解决了?

  如果这样的话,公权力能不能对于借贷大量银行资金的国有企业审计一遍,看看有多少不是资不抵债?看看要砍多少脑壳才能平这些比吴英不知道大多少倍的黑洞?这些钱才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呀!假如不敢这样做,法律只针对手无寸铁的百姓,那这个法律以及能支撑这个法律的制度,真的令人怀疑。

  看来钱也不是问题,造成损失更不是问题,主要看是谁在玩钱。如果是垄断的利益集团或以公有制的名义玩,没有人过问。但作为一个普通百姓,竟然想染指,同样的结果,那你就是死路一条!

  其三,我们要回过头来看看,本案中只有吴英非法集资的罪名,却没有合法的空间!吴英以及像吴英一样的广大民众,其基本权利界限在哪里?公权力把手伸进民众的基本权利之内的话,公民随时都有可能会为自己不知道的原因而像吴英一样送命,这难道不恐怖吗?在一个健康社会里,民众的权力界限在所有别人权力界限之外,个人权力是神圣的。只有神圣了个人权力的社会,才有自由可言。真正的市场经济体系,公民都有建立金融机构的自由。在这里政府剥夺了公民的这项基本权利,又不准在市场上自己交易,就等于剥夺了公民的创业权和经营权。如果我们连邻里朋友间物权的转借都要冒着生命的危险,这样的社会是个什么社会?这样的恐怖是谁造成的?

  说穿了,吴英之所以要被杀头,不是她真的犯了侵害民众利益的罪行。而是一个没有背景的草根民众,触动了金融垄断这根神经。触动了垄断利益集团的蛋糕而已。

  92年的南巡讲话后,经济改革的方向是,把民众的基本权力归还给民众,在这样的理论指导下,促成了中国20年的快速发展。但近10年的停滞或倒退,让利益集团借用政府之手,以改革的名义,伸向民众的权力之内。以维稳的名义,以建立维持秩序的名义,以产业调整的名义,或以产业振兴的名义,把民众的权力进行轮番挤压,让民间企业在非法中带病生存以致逐渐凋亡;让普通百姓生活被高物价、低保障所困扰;让思想在敏感词和屏蔽中衰竭;让社会活力在主旋律和高压下死窒。

  让吴英不明不白的去死,这如果还不能触动社会麻木者神经,那就是这个社会神经真的有病了。

  如果这个社会神经有了病,社会性神经病发作的话,这次是吴英,下一个去死的也许会是这个社会中的任何人!

  其四:吴英被拘后,揭发了一长串官员,现在,不知道这些官员的下落,只知道另一串官员签名,要求借法律之手,杀了吴英,似乎不杀不足以平官愤的样子。我们不知道,这算不算利用职权,破坏法律公平和尊严?如果法律还有尊严的话。

  还有吴英入狱前,让她签署的那么多空白委托书哪里去了?吴英名下的资产,是在什么法律条文的支撑下被贱卖的?是谁主张变卖的?在这些疑点不明白的情况下,匆匆杀掉吴英,估计也不仅是民愤官愤问题了,给人一种要急于掩盖什么的印象。

  是的,吴英名下的资产,到底是优质资产还是不良资产,各自有各自的口径,但对于处置这些资产的方式却大有商榷的空间。退一万步说,即使吴英该死,但不应为其该死,就连她的其他权利也全部剥夺,属于她的财产应该怎样处置,还应该按照她的意愿去处置。没有她的真实意愿,弄100个资产评估公司,其结果也是不能令人信服的。其实通过这里,我们才真正看到,强大的利益集团为什么要杀人了。人家的资产被贱卖了,那么人家的负债应该怎样承担?如果吴英真的出来的话,谁来面对吴英?怎么跟人家算这个帐?你说人家没有还款的能力,人家说有,你怎么办?在这样的巧取豪夺后,最简单的办法恐怕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一杀了之了,况且他们还有对普通百姓的生杀予夺的权力。

  看来,玩钱也不是问题的根本,根本在于你的财富不能让当权者眼红,当他们眼红时不能没有上面更大的靠山。没有靠山不要紧,不能不跟他们勾结到一起,形成利益共同体。

  吴英最大的悲哀在于,一个小姑娘,只会经营企业和整合民间资源,哪懂得这些?不懂不要紧,为了让更多的人懂得,就只好拿她来祭刀了。由此看来,杀的不是吴英,而是像吴英一样的那些不识时务者!

  改革开放已经确立为中国的既有国策,从吴英案人们会当做未来改革走向的风向标。

  是走向尊重普通民众权力,还是走向垄断和官僚资本主义,人们期待着。

  中国正走向成熟,今天互联网已经成为中国维稳的最大功臣。因为当局者可以从这里了解民意,可以摆脱利益集团的忽悠,做出正确的判断。

  吴英的脑袋还没有落地,我们还有希望拯救她。

    进入专题: 吴英案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79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