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沃尔夫:新兴大国真正的风险在哪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00 次 更新时间:2012-01-16 23:42

进入专题: 新兴大国  

马丁·沃尔夫  

编者按: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撰稿称,高收入国家与新兴经济体之间人均收入的趋同速度,正驱使双方的经济增长呈现出惊人的差距。这种趋势持续下来,尽管如上周讨论的,高收入国家实现了微弱的增长。巨大的冲击,比如2008年的冲击,确实会对新兴经济体的增速产生影响。如果欧元区解体了,也很可能会产生同样的影响。以下为全文。

2007年至2012年间,中国经济增长幅度将接近60%。新兴亚洲总体增幅将接近50%。同期,高收入国家的经济增幅将仅为3%。谁还能怀疑世界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转型?高收入国家与新兴经济体之间人均收入的趋同速度,正驱使双方的经济增长呈现出惊人的差距。这种趋势持续下来,尽管如上周讨论的,高收入国家实现了微弱的增长。巨大的冲击,比如2008年的冲击,确实会对新兴经济体的增速产生影响。如果欧元区解体了,也很可能会产生同样的影响。不过,这种影响似乎不会持续下去(见图表)

如果我们详细研究一下新兴经济体的增长情况,可以看到,亚洲是增长动力最足、受2008年至2009年全球危机影响最小的地区。在这两方面,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表现都仅次于亚洲。而拉美和中东欧增长动力稍弱,且更易受到外部负面冲击的影响。

那么目前的状况如何?正如全球性金融机构协会国际金融协会(IIF)在其最新发布的《资本市场监测》中所称的那样,“2012年的关键问题是,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中具有弹性的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和非金融企业部门是否足够强劲,足以缓冲高信贷风险对成熟经济体的潜在冲击。”

与对高收入国家的预测一样,自2011年初开始,人们对今年新兴经济体增长的普遍预测越来越消沉。但预测的下调幅度十分有限。去年12月,外界预测2012年中国经济仍有望增长8.3%,印度将增长7.5%。不出意料的是,对中东欧增长预测的下调幅度要大得多,这主要是因为欧元区存在着风险。外界对拉美尤其是巴西的预测也要弱于一年之前。

这些数字看起来并不是不合理的“最佳猜测”。都有哪些上行和下行风险?

对于最重要的几个新兴经济体来说,由于其增长预期如此乐观,上行风险可能并不重要。是的,中国可能增长10%,印度可能增长9%。但这很难产生巨大的惊喜。只要欧元区也表现得比人们担心的更好,新兴世界里有望带给人惊喜的会是中东欧。

比上行风险重要得多的是,发生重大负面意外事件的可能性有多大,尤其是中国。中国已经成为其他新兴经济体、尤其大宗商品出口国增长的强大推动力。或许这也是股市正向我们传达的信息——自去年夏天以来中国股指大幅下跌。但一句谚语说的好:过去出现了3次衰退,但股市预测到了10次。新兴经济体的股市波动性尤其大:有些纯粹就是赌场。

那么,新兴大国真正的下行风险是什么呢?

一些薄弱点就产生于增长本身。发展使社会变得更具流动性,需求水平更高,教育和知识水平也更高。它还会改变需求的性质:更为富有的人会自然而然地追求一定程度的个人自主权和对公共生活的参与。他们的关注点也会发生改变:中国人均收入现在的水平,已经引起其他国家对环境的强烈担忧。

并且,快速发展几乎总是不平衡的。中国也不例外。温家宝总理称中国的经济为“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并且最终不可持续”。由此产生的挑战包括:如何实现从投资导向型增长向消费导向型增长的转型,以及如何应对庞大的房地产泡沫造成的后果。

除了这些内忧,新兴国家还遭遇了外患。当前最明显的是高收入国家出现的剧烈冲击,这大概是从欧元区国家蔓延开的。主权违约、银行倒闭,甚至重要成员国退出欧元区,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必然会导致混乱。如果这种低概率、高冲击力的事件发生,开放的世界经济本身就会受到威胁而且,不仅仅是来自欧洲的威胁。到那时,美国右翼日益严重的孤立主义情绪,或许会导致其曾经奉行的保护主义的复燃。

对新兴国家而言至关重要的一点是,以可控的价格获取关键资源。世界经济的一个最重要的新特点是:尽管高收入国家增长疲软,大宗商品却如此昂贵。这体现了全球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石油市场遭受重大冲击将产生极大的破坏性。鉴于海湾地区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这并不是不可想象的。

尽管如此,请再次牢记,新兴国家仍有很大的机会赶上高收入国家的生产率水平。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2010年的实际人均收入勉强高于美国水平的五分之一。印度则还不到美国的十分之一。这些国家继续享有经济学家亚历山大-格申克龙(Alexander Gerschenkron)所称的“后发优势”。它们已经走上了增长的轨道,有很大可能继续快速增长。并且,许多国家也具备平安度过冲击的强大能力:庞大的外汇储备;稳健的公共财政以及安稳的外部地位。从各方面看,中国本身就是一座堡垒。中国的增长潜能、经济发展势头以及上述保障结合起来,使它很有可能在任何一年实现快速增长,至少在短期内是如此。但在长期,仍可能会遇到重大负面冲击。正如哈姆雷特(Hamlet)所说:“不是今天,就是明天随时准备着就是了。”

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新兴国家的持续增长是否能帮助高收入国家摆脱当前的萧条。答案是:不会。高收入国家的大部分增长将继续来自内部需求。不过,对于当前这种经常项目盈余和赤字状况进行进一步的再平衡,显然会有所帮助。

总之,以亚洲为首的新兴国家在2012年很可能继续快速增长,就像在2010和2011年一样。这对人类的福祉极为重要。但新兴国家并不是完全不受低概率、高冲击力的灾难内部的、外部的,而更可能是两者相结合影响。尽管它们具备强大的缓冲,但那不会永远够用。此外,新兴国家将没有能力将高收入国家带入快速增长。高收入国家将必须靠自己的努力拯救自己。这正是新兴国家领导人的观点,而他们说的没错。

译者/何黎

    进入专题: 新兴大国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49323.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