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追想胡明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79 次 更新时间:2011-09-24 22:22:11

进入专题: 胡适   胡明复  

胡适 (进入专栏)  

  

  宜统二年(1910)七月,我到北京考留美官费。那一天,有人来说,发榜了。我坐了人力车去看榜,到史家胡同时,天已黑了。我拿了车上的灯,从榜尾倒看上去(因为我自信我考的很不好),看完了一张榜,没有我的名字,我很失望。看过头上,才知道那一张是"备取"的榜。我再拿灯照读那"正取"的榜,仍是倒读上去。看到我的名字了!仔细一看,却是"胡达",不是"胡适"。我再看上去,相隔很近,便是我的姓名了。我抽了一口气,放下灯,仍坐原车回去了,心里却想着,"那个胡达不知是推,几乎害我空高兴一场!"

  

  那个胡达便是胡明复。后来我和他和宪生都到康南耳大学,中国同学见了我们的姓名,总以为胡达胡适是兄弟,却不知道宪生和他是堂兄弟,我和他却全无亲属的关系。

  

  那年我们同时放洋的共有七十一人,此外还有胡敦复先生,唐孟伦先生,严约冲先生。船上十多天,大家都熟了。但是那时已可看出许多人的性情嗜好。我是一个爱玩的人,也吸纸烟,也爱喝柠檬水,也爱学打"五百"及"高低,杰克"等等纸牌。在吸烟室里,我认得了宪生,常同他打"Shuffle Board";我又常同严约冲张彭春王鸿卓打纸牌。明复从不同我们玩。他和赵元任周仁总是同胡敦复在一块谈天;我们偶然听见他们谈话,知道他们谈的是算学问题,我们或是听不懂,或是感觉没有趣味,只好走开,心里都恭敬这一小群的学者。

  

  到了绮色佳(Ithaca)之后,明复与元任所学相同,最亲热;我在农科,同他们见面时很少。到了一九一二年以后,我改入文科,方才和明复元任同在克雷登(Prot.J.E. Creighton)先生的哲学班上。我们三个人同坐一排,从此我们便很相熟了。明复与元任的成绩相差最近,竞争最烈。他们每学期的总平均总都在九十分以上;大概总是元任多着一分或半分,有一年他们差只有几厘。他们在康南耳四年,每年的总成绩都是全校最高的。一九一三年,我们三人同时被举为Phi Beta Kappa会员;因为我们同在克雷登先生班上,又同在一排,故同班的人都很欣羡;其实我的成绩远不女问他们两位。一九一四年,他们二人又同时被举为Sigma Xi会员,这是理科的名誉学会,得之很难;他们两人间时已得Phi Beta Kappa的"会钥",又得Sigma Xi "会钥",更是全校稀有的荣誉。(郭复先生也是Phi Beta kappa的会员。)

  

  明复是科学社的发起人,这是大家知道的。这件事的记载,我在我的《藏晖室札记》里居然留和一点材料,现在摘已在此,也许可供将来科学社修史的人参考。

  

  科学社发起的人是赵元任胡达(明复)周仁秉志过探先杨铨任鸿隽金邦正章元善。他们有一天(1914)聚在世界会(Cosmopolitan Club)的一个房间里,——似是过探先所住,——商量要办一个月报,名为"科学"。后来他们公推明复与杨铨任鸿隽等起草,拟定"科学社"的招股章程。最初的章程是杨铨手写付印的,其全文如下:

  

    科学社招股章程

  

    (1)定名 本社定名科学社(Science Society)。

  

    (2)宗旨 本社发起"科学"(Science)月刊,以提倡科学,鼓吹实业,审定名词,传播知识,为宗旨。

  

    (3)资本 本社暂时以美金四百元为资本。

  

    (4)股份 本社发行股份票四十份,每份美金十元。其二十份由发起人担任,余二十份发售。

  

    (5)交股法 购一股者,限三期交清,以一月为一期:第一期五元,第二期三元,第三期二元。购二股者,限五期交清:第一期六元,第二三期各四元,第四五期各三元。每股东以三股为限,购三股者其二股依上述二股例交付,余一股照单购法办理。凡股东入股,转股,均须先经本社认可。

  

    (6)权利  股东有享受赢余及选举被选举权。

  

    (7)总事务所在地 本社总事务所暂设美国以萨克(Ithaca)城。

  

    (8)期限 营业期限无定。

  

    (9)通讯处 美国过探先。(住址从略)

  

  当时的目的只想办一个"科学"月刊,资本只要美金四百元。后来才放手做去,变成今日的科学社,"科学"月刊的发行只成为社中的一件附属事业了。

  

  当时大家决定,先须收齐三个月的稿子,然后赶送出付印。明复在编辑上的功劳最大;他不但自己撰译了不少稿子,还担任整理别人的稿件,统一行款,改换标点,故他最辛苦。他在社中后来的贡献与劳绩,是许多朋友都知道的,不用我说了。

  

  明复学的是数学物理,但他颇注意于他所专习的科学以外的事情。我住在世界会,常见明复到会里来看杂志;别的科学学生很少来的。

  

  有一件事可以作证。民国元年(1912)十一月里,明复和我发起一个政治研究会。那时在革命之后,大家都注意政治问题,故有这个会的组织。第一次组织会在我的房间里开会,会员共十人,议决:

  

    (1)每两星期开会一次。

  

    (2)每会讨论一个问题,由会员二人轮次预备论

  

    文宣读。论文完后,由会员讨论。

  

    (3)每会由会员一人轮当主席。

  

    (4)会期在星期六下午二时。

  

  第一次论会的论题为"美国议会",由过探先与我担任。第二次论题为,"租税制度",由胡明复与尤怀皋担任。我的日记有这一条:

  

  十二月念一日,中国学生政治研究会第二次会,论"租税"。胡明复尤怀皋二君任讲演,甚有兴味。

  

  二君所预备演稿俱极精详,费时当不少,其热心可佩也。

  

  明复与元任后来都到哈佛去了。那时杏佛(杨铨)编辑"科学",常向他们催稿子。民国五年(1916)六月间,杏佛作了一首白话打油诗寄给明复:——

  

    寄 胡 明 复

  

    自从老胡去,这城天气凉。

  

    新屋有风阁,清福过帝王。

  

    境闲心不闲,手忙脚更忙。

  

    为我告"夫子","科学"要文章。

  

    元任见此诗,也和了一首:——

  

    寄 杨 杏 佛

  

    自从老胡来,此地暖如汤。

  

    "科学"稿已去,"夫子"不敢当。

  

    才完就要做,忙似阎罗王。

  

    幸有"辟克匿,那时波士顿肯里白奇的社友还可大大的乐一场!

  

    这也可以表示当时的朋友之乐,与科学社编辑部工作的状况。

  

  民国三年(1941) 明复得盲肠炎,幸早去割了,才得无事。民国五年(1916),元任也得盲肠炎,也得割治。那时我在纽约,作了一首打油诗寄给元任,并寄给明复看:——

  

    闻道先生病了,叫我吓了一跳。

  

    "阿彭底赛梯斯!"这事有点不妙!

  

    依我仔细看来,这病该怪胡达。

  

    作和他两口儿,可算得亲热杀:

  

    同学同住同事,今又同到哈1 ,

  

    同时"西葛玛鳃",同时"斐贝卡拔"。

  

    前年胡达破肚,今年"先生"该割。

  

    莫怪胡适无礼,嘴里夹七夹八。

  

    要"先生"开口笑,病中快活快活。

  

    更望病早早好,阿弥陀佛菩萨!

  

  那时候我正开始作白话诗,常同一班朋友讨论文学问题。明复有一天忽然寄了两首打油诗来,不但是白话的,竟是土白的。第一首是:

  

    纽约城里,

  

    有个胡适,

  

    白话连篇,

  

    成啥样式!

  

    第二首是一首"宝塔诗":--

  

    痴!

  

    适之!

  

    勿读书!

  

    香烟一支!

  

    单做白话诗!

  

    说时快,做时迟。

  

    一做就是三小时!

  

    我也答他一首"宝塔诗":--

  

    咦!

  

    希奇!

  

    胡格哩,

  

    1 我做诗!

  

    这话不须提。

  

    我做诗快得希,

  

    从来不用三小时。

  

    提起笔何用费心思,

  

    笔尖儿嗤嗤嗤嗤地飞,

  

    也不管宝塔诗有几层儿!

  

    这种朋友游戏的乐处,可怜如今都成永不回来的陈迹了!

  

  去年五月底,我从外国回来,住 在沧州旅 馆。有一天,吴稚晖先生在我的房里大谈。门外有客来了,我开门看时,原来是明复同周子竞(仁)两位。我告诉他们,里面是稚晖先生。他们怕打断吴先生的谈话,不肯进来,说"过几天再来谈",都走了。我以为,大家同在上海,相见很容易的。谁知不多时明复遂死了,那一回竟是我同他的永诀了。他永永不再来谈了!

  

  一九二八,三,十七。

   

进入 胡适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胡适   胡明复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4629.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