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理泰:经济牌岂能羁縻疆独?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38 次 更新时间:2011-08-11 00:49:31

进入专题: 新疆问题   经济牌   疆独  

薛理泰  

  

  近期新疆地方治安呈现不稳的趋向。在新疆各地恶性暴力事件频频发生,每次暴力事件的恶性后果益发严重,而且暴力事件爆发的间隙期明显缩短。这个不祥的趋向引人注目。

  7月18日,新疆和田市发生暴徒袭击派出所、劫杀人质的恶性事件。暴徒向位于大巴扎的一个派出所发动恐怖袭击,杀死一名武警、一名联防队员和两名人质,一名联防队员受重伤。在当地警力闻讯赶到增援以后,击毙了数名恐怖分子。

  7月30日,新疆喀什市发生严重的暴力案件,暴徒分别在巿中心砍杀路人,杀死14名民众,伤害了39人,包括三名警察。增援警力到达以后,当场击毙五名嫌犯,两名嫌犯在逃,稍后这两名嫌犯也在逃窜过程中被击毙。

  7月31日,喀什市中心步行街发生了爆炸事件。警察当场射杀了四名嫌犯,包括警察和路人在内,至少有十多人被炸伤。

  和田事件发生不足两星期,喀什就接连发生数起袭击事件。这一事态说明,在新疆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彼伏此起,而且暴力事件的烈度惹人注目,事态发展趋向不禁令人萌生忧虑。

  这几起恶性事件发生以后,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表示,“中国在当地的镇压和有计划的安置移民政策是直接导致冲突和局势动荡的因素”。该发言人如此说法,是不足为怪的,因为他的说法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就是反映了疆独的观点。

  新疆频频发生暴力事件,据判,至少映射出三个动态:

  一、接连发生暴力事件的频度和烈度,令人有不知伊于胡底之感;

  二、暴徒袭击对象已经由军警蔓延到平民,显然是为了破坏民众安全感进而制造社会恐慌,产生更直接的政治作用;

  三、过去的暴力事件多数是有组织的疆独分子精心策划的,目的性明确,这几次却不同,似乎是暴徒“自发”采取的随机行动,令人防不胜防。这也说明,在维吾尔族聚居地区,这类随机泄愤的行动呈现袭击方式多样化、作案时机零星化的趋势,而且体现出这类恶行在更广泛的社会层面具有更大的代表性。

  笔者认为,这类恶行的发展趋势说明,危险性恰在于此。这一趋势尤其发人深省。

  

  新疆骚乱有深层因由

  

  如何处理新疆动乱,是一个系统工程。本文篇幅有限,不容详论。这里仅指出,在新疆骚乱的背后还存在更深层次的因由,而这层因由才是真正令人怵惕的。

  当前中国政府为了维持政治稳定,在边疆地区,由中央反恐领导小组协调专政手段,发挥直接的震慑作用。这是“硬”的一手;至于“软”的一手,也是多管齐下,不遗余力。

  各项软招中,尤以“西部开发”的力度最大。始自1994年,北京大幅度增加给新疆的财政拨款,至今北京给新疆的拨款比给西藏的拨款多出一倍有余。至于收效,近年新疆经济发展有目共睹,就是一例。

  问题在于新疆总体经济发展了,政治稳定却迄无成效,维族人心仍与中央渐行渐远。十多年来,新疆民族关系恶化的趋势愈演愈烈。说到底,民族、宗教纠纷的本质是政治性的,而不是经济性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北京鼓励少数民族弘扬民族文化,而维族文化的核心乃是伊斯兰教。于是,维族聚居地区清真寺(回教堂)如雨后春笋,纷纷从大地上崛起。至今新疆维族人口不足千万,却具有两万余座清真寺,成为伊斯兰世界清真寺密度最高的地区,而印度尼西亚人口两亿多,清真寺才2万5000座。何况,穆斯林凝聚力特别强,伊斯兰教在新疆以强势姿态出现以后,欲求北京施政在新疆如同风行草偃,其可得乎?

  倘若北京谋求民族和谐,单纯依赖经济手段,而不从政治性的源头去追溯民族关系恶化的根由,不啻缘木求鱼。这种手段体现在国内外施政上,效果同目的无异南辕北辙。 

  

  维吾尔族青年失业率高

  

  纯从内政而言,前伊朗国王巴列维发展国民经济,将现代化生活形态引入伊朗,收效明显,举世瞩目。这一举动却加剧了伊朗国内伊斯兰宗教势力的强力反弹,终于导致政权崩溃,成为一个典型的例子。

  若论外交政策,单纯依赖经济手段,往往也是适得其反。例如,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不断对东盟(亚细安)国家输血、让利。这些国家也明白,当前西方国家自顾不暇,不可能对它们输血、让利,因而纷纷把中国视为帮助它们摆脱困境的强有力的经济引擎。孰料去年7月在河内召开的东盟论坛上讨论南中国海问题时,东盟国家对中国群起而攻之,连余地也不留。

  况且,新疆经济发展,大多数维族并没有分享到经济迅猛发展的成果。在维族聚居地区,失业率始终居高不下,在全国显得非常突出。大小城市街头上,充斥着无所事事的维族青年人,互相宣泄、交流对社会、对当局的怨怼情绪,成为社会不稳定的活跃因素。

  维族觉得处于被压制的状态中,当前对之似乎无法理喻。维族失业青年前途茫茫,又值精力过剩,血气方刚,在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挑唆下,随时会闹事泄愤,以宣泄郁结已久的不满情绪。这就促成新疆社情特别具有爆炸性。

  尤其是在新疆,经济牌对于维持当地政治稳定,收效不大。一定要打经济牌,也要从提高维族青年就业率着手,而不是盲目追求GDP。一味追逐GDP,到头来,只是肥了一小撮权贵,汉族弱势群体都分享不到好处,遑论维族民众?

  综上所述,经济牌对于维族青年尚且没有多大的正面作用,又岂能羁縻疆独?当前北京需要改弦易张了。只有运用新思维,以综合治理的手段,多管齐下,才能真正稳定新疆政局。

    进入专题: 新疆问题   经济牌   疆独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3003.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