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克新:美债危机对商品市场影响几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96 次 更新时间:2011-08-07 21:26:24

进入专题: 美国债务危机  

陈克新  

  

  近段时期,美国债务危机成为世界关注焦点。美债危机如何化解?前景怎样?势必会对商品市场产生重大影响,需要引起有关部门与投资者高度关注,未雨绸缪,正确应对。

  笔者认为,美债危机无论以何种方式化解,都将推高大宗商品价格, 进而加大国内物价上涨压力。

  

  美债危机无论以何种方式化解,都将推高大宗商品价格

  

  长期以来,美国政府一直寅吃卯粮,债台高筑,债务风险不断上升。现在美国政府每支出1美元,就有约40美分来自借贷。美国已经达到14.29万亿美元的法定债务上限,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接近100%。如果不能在近期内提高债务上限,最早在8月2日,美国政府借款权限将全部用完,出现债务违约。这是一种最糟糕局面。受其影响,世界经济势必遭遇重大冲击,如果与欧债危机发酵叠加,其冲击力度有可能超越2008年金融危机。在这种情况下,世界经济陷入衰退,全球大宗商品实体需求大幅萎缩,市场价格短时期内急剧下挫。

  另一方面,美债违约亦会极大动摇美元地位。各国会纷纷抛售美元资产,将会引发美元汇率,尤其是其实际汇率(兑黄金)一泻千里,进而导致大宗商品价格相应飙升。这种飙升,不仅能够完全对冲掉实体经济需求萎缩的负面影响,而且还有很多“益价”富余。先跌后涨,巨幅震荡,将是美债违约后大宗商品市场行情的基本形态。

  值得注意的是,当美国经济遭遇债务违约沉重打击之后,资金紧张、失业增加,势必迫使美联储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对于美元贬值及其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火上浇油。

  如果美国两党能够就提高债务上限达成一致,避免债务违约,这种局面出现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即便如此,也只是暂时避免了矛盾急剧恶化,问题依然存在,而且因为债务更多也更加严重了。所以,美元还是摆脱不了持续贬值趋势。只不过是由“急风暴雨式”的集中性暴发模式,转为“温水煮青蛙式”的渐进性模式罢了。因为道理很简单,美国的累积债务实在是太多了,不可能通过正常增收节支来偿还,比如大手笔增加税收,削减赤字。美联储实际上只剩下了货币贬值,变相赖账唯一出路。当然,美国政府希望美元贬值在其掌控之中,随时控制其贬值节奏与速度,不希望出现“一泻千里”的崩盘局面。

  在这种渐进式贬值模式之下,美元指数的名义汇率贬值速度不会太快,预计两年之内,美元指数有可能降到60以下,但是其实际汇率,即商品购买力,尤其是黄金购买能力,则下降更多,并且会加速。比如与黄金的比价,将会达到2000美元/盎司,甚至更高。

  由此可见,无论美债危机以何种方式解决,美元都将贬值。只要美元还在贬值,大宗商品价格就将一直上涨下去。其中国际市场石油价格会重返100美元/桶价位,甚至达到150美元/桶;铜价格达到或超过1万美元/吨;粮食、油料、铁矿石价格都会创出新高。这个中、长期上涨趋势是难以改变的。

  

  各国货币竞相贬值,显著增强大宗商品避险“溢价”

  

  值得注意的是,现阶段不仅美国债台高筑,出现债务危机,引发货币贬值,而且欧元区国家同样寅吃卯粮,天文赤字。而且因为其它因素影响,其债务危机情况更为糟糕,也更加凶险。与此同时,日本经济也因为长期低迷,不久前还遭遇了复合灾害严重冲击,同样受到巨额债务困扰,币值基础同样不稳。美国以邻为壑的货币贬值政策,势必引起日本与欧盟反弹,竞相进行货币贬值。

  世界各国货币的竞相贬值,无疑会增强大宗商品避险“溢价”。本来主要是黄金、白银等贵金属在纸币贬值时,成为全球资金的避险领域。由于目前世界流动性泛滥实在太多,几乎所有主权国家纸币都不可信任,仅有买黄金、白银等贵金属一个避险领域,无疑过于狭小。这就需要在其领域之外,另外开辟更多的避险场所,以容纳更多避险资金。尤其是大宗商品中的铜、镍等有色金属,因为其价值相对较高,物理稳定性不错,储藏门槛较低,储备费用较少,适合千家万户储藏,因此有可能成为特殊情况下,国内外资金另一个临时“避险所”。届时投机资本推波助澜,一定会使得铜、镍等有色金属避险 、炒作“溢价”急剧上升,显著超出实体经济供求关系所要求的价位之上。此外,石油、粮食、油料等期货市场上的避险需求也会显著增多。如果说,特殊时期连大蒜、绿豆都会出现“天价”,具有大得多优势的大宗商品又怎么会不可以呢?

  

  大宗商品价格进一步上涨,势必加大国内物价上涨压力

  

  今年6月份CPI创下6.4%的新高之后,有关方面传来了CPI见顶的说法。主要依据是翘尾因素减弱,以及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回落。实际上,受到上述因素影响,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回落,只是暂时的。即便回落,仍然处于高位,而且还会再创新高,国内物价的输入性一点儿也没有减轻,而是趋向沉重。

  与此同时,国内一些新涨价因素正在显现。一是随着前期相对低价进口原材料的耗尽,下半年“中国制造”将面对更高的原材料成本。比如石油加工企业的进口石油价格将从去年的90美元/桶以下价位,上升到90美元/桶以上,其下有产品成本亦将水涨船高,进而产生提价要求。二是一些产品,主要是食品的涨价要求,在上半年被压制,很有可能被推迟到下半年体现。所有这些,都会对冲掉所谓翘尾因素,还有一定富余,因此加重了下半年的物价压力,有些月份还有可能继续创下新高,至少是难以回复到温和通胀区间。

  由此可见,现在还不能轻言“物价见顶”,必须密切观察,积极应对,不可掉以轻心。

  

  (作者系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首席分析师)

    进入专题: 美国债务危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285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