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有西:司法改革与社会控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93 次 更新时间:2010-10-26 11:10:53

进入专题: 司法改革   社会控制  

陈有西  

  

  主讲嘉宾:陈有西(一级律师)

  主办: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

  承办:腾讯评论

  时间:2010年10月13日(周三) 晚19点-21点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北三环蓟门桥校区)119室

  主持人:陈景辉

  

  陈景辉:大家晚上好,今天我应邀主持燕山大讲堂。陈有西先生我可以用一句话来总结:著名的律师。陈有西先生今天所讲的题目具有相当学理性和实践性。学者群体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是要保持足够的距离来防止自己的价值判断进入到他所研究和描述的对象当中,由此来显现冷静和中立客观的立场。律师角色是法律实践真正的参与者,他们接触到日常生活中相当多的人的生死离别、悲欢离合。律师的群体能够有一些理性反省,依然会有一些知识问题在其中迸发出来,相信陈有西在这方面做出了他的努力。

  我们对这样的讲座,抱有大信心,相信从陈有西先生参与的诉讼里边,在座同学可以得到一些活生生的事例、切身的体会。这样把纯粹书斋式的研究结合起来,反映中国变迁之下法律所扮演的形象以及我们应该朝什么样的方面去努力。

  下面有请陈有西先生演讲,谢谢大家!(掌声)

  

  司法存在的问题在哪?

  

  陈有西:感谢陈景辉博士有高度也很幽默的开场白,全球的律师形象不太好,有很多的小故事专门调侃律师。中国律师已经不只是调侃的问题了,说“调侃”还是比较受尊重的。中国的律师是,每次人代会中以及市民玩笑当中,形象都不怎么好。人代会中,意见很多,律师往往被看成是腐蚀司法、拉法官下水的一种群体形象。

  我希望通过今晚上讲座,稍稍将中国的律师形象改善一点。我对在座的各位非常敬畏。为什么?在座的在将来很有可能进入律师队伍做律师。“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在沙滩上”,你们将来肯定会超过我们。而且在座的各位,肯定会有人当法官、检察官。你们知道中国现在中国法官和律师的关系吗?有一句调侃的话是:“男律师点头哈腰,女律师打情骂俏”。这是一种调侃,说明了中国律师的现实地位。你们将来当了法官检察官,我不敬畏行吗?当然,真相是大多数律师不是这样。但是,应该说,中国将来的法律人会一代胜一代。

  今天借这个机会,给大家讲讲我执业这么多年的想法,也是给大家提供一些思考方式和思路方式。我前天参加了中国和欧盟学者的一个小型的死刑制度讨论会,国际刑法学界也很关注中国的整个刑事诉讼制度的改革与推进。

  我今天讲的课题非常大,到燕山大讲堂来讲,我反复思考选择什么样的题目,什么样的定位。现在选择这样一个题目,社会控制,这本是一个官方的角度,本不适合我这样一个民间的律师来讲,而应该是中央政法委或者高层的官员来讲,应该是官方的课题。大家可以明白,我反复思考,今天的演讲是维稳的、比较保守的观点。大家应当能够理解。

  演讲最忌讳的是沉闷枯燥,所以我从事例进起,活跃一下气氛,也便于大家能够在中国社会现实的基础上进行分析。

  今天的话题是司法改革,司法为什么要改革?我罗列了一些问题:

  第一个是司法效能的问题,中国的司法效能面临着重大的问题,司法正义的问题,司法公正的问题,司法基础的问题,司法腐败的问题,司法矮化的问题以及司法标准的问题。“三个至上”到底谁至上的问题。

  

  1、司法效能问题

  

  中国现在的司法效能低下,告状难,诉讼程序拖沓,判决书执行不了,这已经是普遍现象。如果大家关注陈有西学术网,最近非常郁闷的事,就是为尹家640年酒窖权状告五粮液公司和宜宾市政府。6月22日起诉的案子,一直到昨天,已经111天了,还是没有告进去。法律规定他们的审查期是7天,决定受理还是不受理。但是三级法院就是让老百姓在门外转了111天。他们就是笑嘻嘻地要求原告去求被告“协调”,求被告施舍点钱。让被告当法官来审原告,帮助政府和大企业压百姓,让百姓去求政府。他们的动听的口号就是“和谐司法”、“能动司法”。我就在学术网上写了一篇文章,《能动司法环境下的中国法院》,而且点了首席大法官的名,说在他的管理下,中国的法院成了这个样子,不知道他是否还能睡得着。

  司法效能的低下在中国已经是普遍性的现象,并且体现在三个环节:一是告不进去,大量的案子徘徊在法院的立案庭的门外,进不去,特别是敏感性、群体性、告政府的案子,在和谐司法的理念下,大量的推向政府自己去解决。特别是是行政诉讼,政府解决意味着被告当法官,由被告决定这个案子受理还是不受理,赔多少钱或者是妥协还是不妥协。这显然是立案程序当中的司法性能低下。

  二是诉讼程序中的效力低下,恶意地利用司法程序权力拖沓,不及时判决,以和谐、维稳的名义,能判的也不判进行和谐、调解。公开的数据说,没有超过诉讼时效的,但我们律师很清楚,拖过时效的比比皆是。他们的数据和工作报告敢于公开撒谎。

  三是大量的判决书执行不了,成了法律白条,很多案子执行不了,不能完全怪法官、法院,有些确实签合同、借钱时,缺乏论证,缺乏尽职调查,破产了、倒闭了,人逃掉了,这确实是客观原因造成的。但大量的执行不了的案件,是因司法腐败、人情关系、司法效能低下,司法执行不力所导致的。

  司法效能低下,导致了老百姓对整个国家司法感到绝望。所以上访,大量的上访居高不下。我们的温总理确实是一个好总理,有民本思想,体贴下情,但是采取的一些恤民方法,恰恰加强了权力的示范作用。比较典型的是三年前的熊德明讨薪,2200块的民工工资,向法院告没有用,一年多一分钱拿不到,最后总理到该地去,她就说,“总理,我现在老公生病,工钱讨了一年多讨不到。”总理就问了这个事。第二天,县委书记亲自拿来钱给民工。从这个小例子可以看出,中国的法院没有用,中国的律师没有用,中国的权力最有用。根本不需要交诉讼费,也不需要交律师费,找到一个领导上访,一句话,县委书记就能将钱送去。这样的事例,通过新华网、新华社的报道大大的放大了司法的无效性,律师的无能,法官的无作用,大大加强了威权政治权力的作用。在这样的示范下,很多人当然就不找法庭,不找律师,直接找领导。所以上访大队伍就产生了。因为全国那么多的法庭、法官、法院没有用,找一个清官马上能解决问题,这样的例子,很多的媒体拼命夸张这样的作用,越宣传,中国的司法越没有权威,也没有用。这样就导致上访大军大量产生,县里不行,找省里,省里不行,找中央。所以全国人大的信访局、最高法院的接访室、国务院的接访室都是人满为患。所以就有了截访,有了截访,就有了安元鼎,黑狱就产生了。司法失效,导致上访大军产生,上访大军产生,导致截访黑狱产生,截访黑狱的产生,新闻就曝光,新闻曝光就采取网络封锁,采取官方媒体不报道,老百姓发泄的地方也没有了,最后就产生了校园血案、杀没有防范能力的孩子制造事端,爆炸税务局、枪击法院。为什么?因为正常的渠道得不到公正待遇。到最后就是暴力抵抗,现在的拆迁事件,那么多人自焚,是因为司法效能失效,向权力哀求也无效,最后就暴力抗争。自己自杀,自己烧死的,也被算是是暴力抗法,干脆不自杀了,来杀你。所以,社会不安定,从根源分析,就是司法失效、司法不公造成的。

  

  2、司法正义问题

  

  司法正义问题大家都很清楚,赵作海案子刑讯逼供非常严重,脑袋放鞭炮,打他。佘祥林案、聂树斌案,血淋淋的现实不需要展现给大家看,因为在座的各位经常上网,知道这些事。最近还有一个案,刑讯逼供很厉害,在网上可以看得很清楚。我的网站转贴了一个视频,就被黑了三天,害怕真相被老百姓知道。但实际上,这个事谁都知道。龚刚模被刑讯逼供,我跟高子程律师在法庭上当场进行验伤,手上的拷印都在,伤痕都是黑色的,他说是海南旅游不小心摔伤的,自己当庭做假证,他被抓时,入监体检记录根本没有任何伤痕,显然是失去自由以后才产生的伤痕。还有大量的黑狱事件,警察不敢打人,而是鼓动犯人打犯人。并且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折磨方法,“吃蛋糕”就是吃大便,“喝啤酒”就是喝小便,所以就有躲猫猫死亡、喝开水死亡、睡觉死亡。如果这些事曝光出来,对社会造成的影响可想而知。更可怕的是,大量的刑讯逼供在判决书中看不到,中国所有的刑事判决书,没有写到一个证据证实说,这个案子有刑讯逼供。唯一的一个判决书是辽宁刘涌案,写到了“不能排除有违法刑事诉讼法的现象发生。”中国语言非常丰富,“刑讯逼供”这四个字用这样的语言表达出来。“不能排除有违法刑诉法的现象发生。”所以这个案子判死缓。网民就认为刘勇就是很黑的黑社会老大,就认为这样的黑社会怎么不杀掉。于是民情判案,领导关注,一个已经生效不上诉的案子,最高法院根据批示就提审。这个案子的提审以后,被改为死刑,并且执行。所有的刑讯逼供,最高法院视而不见,刘勇的腿都被打折了,刑讯逼供非常严重,高级法院中级法院开庭全部证实过的,只写上“不能排除有刑讯逼供的现象存在”,这个判决书可能是中国最大胆的。但是最高法院居然“纠正”这样的有据的判决。一些不明真相的网民还大赞杀得好。其实这些叫好的网民根本没有旁听过审判,根本不知道真相。他们本能地仇黑、仇官、仇富。刘涌案真相是如何的,他们不用去关心。只要贴上黑、官、财的标签,刑讯都是可以的,应该的。中国这样有“正义感”的网民很多。

  佘祥林、赵作海、聂树斌等,都是因为刑讯逼供发生以后,警察被判刑、法官被撤职、检察官被调离,这都是事实,但在他们的判决书没有一个字写到刑讯逼供。谁在撒谎?公权力在撒谎,律师没有撒谎。律师讲刑讯逼供,我们盖上法院鲜红大印的的判决书,公开撒谎,不敢面对真相。所以司法正义完全被亵渎。对于一个普通老百姓,不是刑事律师,没有见到过血淋淋的现实,是不会相信的。因为大家的内心总是很善良,认为公权力总是可以相信的,盖了法院大印的判决书总是可以相信的。律师肯定是胡说八道,大家自然而然地相信公权力。网民为什么很容易误导?因为网民不可能都去参加旁听法庭审判,也没有中央台直播。司法正义的问题,不是真正了解内幕的人,没有深入到司法实践当中的人,往往根据善良的判断、观感,是不会相信公权力有这样多的问题的。

  

  3、司法公正问题

  

  民商审判、行政审判的司法公信力,江河日下。受理环节、审判环节、执行环节都存在很多的司法不公,司法无法守护社会公平的底线。拆迁自焚是怎么产生的?公权力敢于这样去搞,是“合法”的。怎么是合法的?有判决书,有法院的执行通告,行政案子起诉审判以后,法院的判决书生效后,当然可以执行,是依法办事的,所以县长县委书记在拆迁事件中,多数追究不了他的责任,因为司法确认过。司法确认过,非法建筑当然可以拆掉。但这样的判决书为什么会产生出来?很多是通过司法程序。他们有依据。我们的土地是公有的,补偿费就3-400/平方米,哪怕房价已经卖到6000元/平方,补偿给你的就是300、400元。要说原因,他有依据。政府的拆迁补偿标准,是政府定的。法院审判,根据的是政府的这个标准。法院把政府文件变成判决书,然后政府根据判决书再去拆民房,法院和政府密切配合,共同对付“刁民”。按照政府的文件,法院认为补偿这些就够了,房子应该服从拆迁。因为土地公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王要把王土收回了,当然我说了算。到法院去告,法院按照当地政府的拆迁标准判决政府赢,百姓的房子要拆。“合法”就是这么来的。

  有一个案例,政府收回一个老牌厂的工业用地,一亿九。改为商住地拍卖,卖回二十一亿。政府只是发了个文,改变一下用地性质。政府其实是最大的倒卖土地者。你说这“王土”多值钱?土地公有,为地方政府提供了无限的财源,“土地财政”就是这么来的,“血拆”的动力就是这么来的。不血拆,政府没有钱化。基本建设政绩出不来,公款消费没有来源。中国高房价的真正推手,其实就是不受控制的政府权力。房产商只是从中参与渔利加剧剥夺而已。

  现在很多拆迁是违法还是不违法?走了司法程序,有法院生效的判决书,有法院的拆迁公告。他全合法了。原因是我们的立法、司法早就出了问题,表面上是依法办事的,但却是违背天理良心的。

  刑事审判、行政审判中,公权联合,法院不是超脱独立的审查主体,法院是帮助政府、公安、检察院来共同对付律师和被告的。公权的权力是联合的,公权不是司法审查的对象,而是保护的对象。政府、公安、检察是法院保护的对象,这些机关的所有的行为,不是司法审查的对象。比如刑事案子,律师来辩护,(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司法改革   社会控制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6909.html
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第84期

1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