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稼祥:剪掉国家头上的辫子--通过联邦制将国际问题国内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156 次 更新时间:2008-07-16 16:16

进入专题: 吴稼祥  

吴稼祥 (进入专栏)  

毛泽东先生一生的乐趣就是反潮流,按规则、按常理或按传统,越不应该做的事情,他越要做。有人批评他是秦始皇,他说,秦始皇和他比差远了。有人说不要留辫子让人抓,他说他就是个维吾尔姑娘,满头都是辫子,你来抓好了。我们都知道,他哪里是维吾尔姑娘,他其实是女神美杜沙。在“她”头上飞舞的不是辫子,而是群蛇,看一眼都要命,谁还敢抓?

不过,按照霍布斯的比喻,国家是利维坦,不是美杜沙,头上的辫子还是少一点好。如果多了,就容易被别的国家抓,就会在处理国际关系时处于被动。国家头上的一条辫子,就是国家主权的一个弱点,或者说是别的国家可以随时“打劫”的一个“劫彩”。你如果想保住它,就要让给别人另一个“劫彩”。比如人权问题,成了中国国家头上的一根辫子。要想美国或欧洲不抓这根辫子,中国有时就要出让部分经济利益。中国领导人出访时往往要带上巨额商品(比如民用客机)定单去封美国或欧盟的嘴,让它们在人权会上保持沉默,不谴责中国的人权状况。

只要国家头上有辫子,抓不抓的主动权就在别人手里。前不久,美国允许台湾数名高层官员同时访问美国,一个副国务卿还公开表示,如果日本钓鱼岛发生战事,美国不会坐视不管。台湾问题和钓鱼岛问题,就是中国头上的两根“辫子”,谁有能力抓就抓抓。这次,美国政府大概对中国在反恐怖主义战争上的消极态度不满,所以抓抓你的辫子警告一下。美国和西方,甚至印度都爱抓的中国头上的另一根粗辫子,是西藏问题。布什总统上台不久,就在美国接见达赖喇嘛。他是想抓住这根辫子向北京示一下威,告诉北京,克林顿政府和中国政府之间的蜜月期结束了。他得意的是,手中有辫子,心里不发慌。

所有的国家都不是和尚,头上都有辫子。即使是美国,也有阿拉伯问题,以色列问题,古巴问题,与日本、欧盟甚至加拿大之间的贸易问题,当然,最头疼的辫子是恐怖主义问题。辫子有两种,一种是国际问题,另一种是国内问题变成了国际问题,后者可以被称为国内问题国际化。几乎每个大国,都希望别的大国的国内问题国际化,这样,它们就有更多的辫子好抓,迫使该大国在国际交往和谈判中处于劣势地位,让它作出本来不用作的让步。西方就曾经想使俄国的车臣问题国际化,美国的9.11事件后,恐怖主义成了瘟疫,谁都不想也不敢和它沾上一点边,车臣这根辫子便从俄国头上剪掉了。北爱尔兰问题是英国头上的一根辫子,被人家抓得很不舒服,所以决定自己剪。英国与北爱尔兰共和军以及新芬党的谈判是让英国当局很痛苦的,这等于是向恐怖主义让步。但长痛不如短痛,剪掉它,总比老让别人抓好。

人权问题,西藏问题,台湾问题,新疆问题,等等,本来都是中国的国内问题,但又不完全是“内政”问题,因为这些问题涉及到一个一般性的国际政治准则,即“人权”与“自治权”问题。这些问题能够妥善解决,就是国内问题,如果长期得不到解决,问题就会超出国界,国际化,成为辫子。国内问题国际化的动力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我们已经提到,是其它大国,它们希望找到别的大国的弱点;另一个是当事人,他们是受害人,在国内,他们的人权或自治权得不到保护,自然希望国际上有人来 主持公道。就象一个在家里受虐待的孩子,在被打时希望邻居来干预,虽然这会成为自己家庭的一个笑柄。

听任自己的国内问题国际化,对于当事国来说,等于是授人以柄,请别人来抓自己的辫子。陷入这种境地的国家,有的是因为当时实力不足,内外交困;有的是因为原则问题,难以让步;有的则是观念问题,转不过弯来。过去,西藏、台湾问题国际化,这三种原因都有。如今,中国的国家实力有了增强,国家意识形态也有变化。完全有可能也有必要将国际化了的国内问题,重新国内化,也就是说,将台湾、西藏问题重新变成国内问题。做到这一点的关键步骤,窃以为,是双方在联邦制的框架下进行双边谈判。联邦制是唯一能调和独立和统一立场的国家制度。换句话说,没有对联邦制的基本认同,任何一方都不可能走到谈判桌边来,有关各方只能继续冷战,象今天这样。

走出这一步的主动权在中南海决策者脚下。因为无论是台湾或西藏流亡政府都已经朝谈判桌至少走出了半步:台湾执政党和在野党都提出不排除联邦制或邦联制的统一模式,达赖喇嘛也一再表示西藏愿意留在中国,条件之一是真正的自治,这等于是宣布了接受联邦制的立场。只要大陆和台湾,北京当局和西藏流亡者政府坐到谈判桌边来,这两个老大难的“国际问题”,就开始变成国内政治问题,对各方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对大陆和台湾双方来说,都可以减少巨额“内耗费用”。我所说的内耗费用指的是大陆孤立台湾的费用和台湾买外交关系的费用。无论什么小国首脑访问北京,只要宣布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就可以从中国捞走一大笔援助;而台湾政府则几乎每年要花数十亿美元买通几个南美小国,让台湾总统副总统去过过出国访问的瘾。只要中国 大陆出价更高,它们马上会和台湾断交。

其次,如果走到谈判桌前,大陆、台湾双方的弱点立即会变成力量。目前,美国可以利用日本制约中国,美日都可以利用台湾制约大陆。美国和日本也可用大陆来吓唬台湾。可以这样说,由于有大陆和台湾的对抗,台湾对美日的依赖几乎达到这样的程度,它不可能在任何重大国际政治问题上不听这两个大国的。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美国或欧盟只要对大陆打出台湾牌或西藏牌,对台湾打出大陆牌,大陆和台湾都会立即气短。台湾问题如果变成联邦制下的国内问题,台湾可以分享一个大国的主权,大陆则可增强它的总体国力。

就西藏问题而言,国内化后,中国可以从此安定它的西南边陲,达赖喇嘛可以从此结束他长达近半个世纪的流亡生涯。印度现在正在雄心勃勃地争夺亚洲霸权,它的首选假想敌是中国。西藏问题不解决,西藏流亡政府留在印度,对中国是个威胁,对西藏人是个尴尬。在大国的战略棋盘上,印度和日本都是被用来制衡中国的,西藏问题则是印度制衡中国的一个把柄。去掉这个把柄,就去掉了别国制约中国的一个手段。

俗话说,蚂蚁不钻无缝的鸡蛋。如果你有缝,就不能怪蚂蚁钻你。西藏、台湾问题就是中国这只巨蛋上的两条缝。有人能看到台湾这条缝,因为两岸分裂;但却看不见西藏那条缝,满足于西藏在中国的版图之内。其实,这两条缝一样宽。西藏作为一个传统上政教合一的特殊政治体,其最高宗教领袖和政治首脑不留在西藏的版图之内,不和他的人民在一起,这条缝还小么?如果说台湾问题是主权分裂的话,西藏问题就是“政府分裂”,全国政府和自治体政府的分裂。

我们现在有一种上好的材料可以修补这两条裂缝,这材料,读者已经知道,是联邦主义。

原载香港信报

进入 吴稼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吴稼祥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3161.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