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光楷:2008年国际安全形势的主要特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05 次 更新时间:2009-02-10 15:23:22

进入专题: 国际安全形势  

熊光楷  

  

  过去的2008年,是国际金融危机乌云压顶情况下,全球安全形势动荡不安的一年。在世界准备告别旧的政经秩序,酝酿新蓝图的前夕,中国战略学会会长、解放军前副总参谋长熊光楷将军日前在香港天大研究院网站发表了中国官方对2008年国际安全形势的分析总结,以下是熊光楷文章的全文:

  

  2008年国际安全形势的主要特点

  

  天大研究院特邀顾问、中国国际战略学会会长熊光楷 2008年国际安全形势继续保持了总体和平与稳定的基本态势,但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多,传统安全威胁仍然严重存在,非传统安全威胁迅速扩展而且更加突出,因此必须居安思危,树立综合的“大安全观”,妥善应对当前传统安全问题与非传统安全问题相互交织的复杂形势及其对中国的影响。

  

  一、2008年国际安全形势的总体评估

  

  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和社会信息化等趋势深入发展的推动下,国际力量对比出现新的消长,各国利益出现新的变化,世界主要国家外交与安全的战略和政策也在不断调整。这是我们观察分析2008年国际安全形势的大背景。2008年是国际安全形势发生诸多复杂变化的一个很不寻常之年,主要有三个特点:

  一是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国际形势总体稳定,但不安全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加,局部地区的动荡甚至战乱有新的发展,其中俄格武装冲突是个典型的例子,具有“小冲突、大战略”的特征;

  二是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交织的趋势更加明显,传统安全威胁仍然严重存在,非传统安全威胁由恐怖主义迅速扩展到气候、粮食、能源以及经济、金融等领域,其中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尤为突出;

  三是面对上述形势,各国更加重视加强各种安全问题的国际对话与合作,主要国家军队在深入推进新军事变革、加强信息化条件下作战能力这个核心的同时,还重视加强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的建设,以应对多种安全威胁。

  2008年也是中国国家安全形势很不寻常的一年。国家不仅面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强劲风暴,而且面对“台独”、“藏独”以及“东突”恐怖主义势力的兴风作浪,面对冰冻灾害和强烈地震的严重破坏。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下,举国上下,万众一心,共克时艰。中国国家安全总体上有利的基本态势没有改变,但国家安全仍面临诸多风险和挑战。

  

  二、国际传统安全问题的发展变化

  

  传统安全问题指的是涉及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政权稳定等方面的安全问题,集中体现在政治和军事领域。冷战结束后,国际安全领域的传统安全问题主要是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依然存在。

  2008年国际传统安全问题的发展变化突出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仍保持高发态势,二是以新军事变革为核心的国际军事竞争日益激烈,三是核扩散和军备控制形势依然严峻。

  当前全球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呈现出“数量居高不下、地域相对集中、起因复杂多样”的特点。2008年,全球发生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数量46起,较去年同期33起大幅上升。中东和南亚部分地区是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相对集中的区域。美于2001年发动的阿富汗战争和2003年发动的伊拉克战争至今未能结束,美军仍陷在伊拉克泥潭,同时阿富汗安全局势急剧恶化致使美军正在将其战争重点移向阿富汗,中东及南亚其他地区的局部动荡也有新的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8月8日,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因南奥塞梯问题爆发武装冲突。这场冲突持续4天半,投入兵力3万多。从作战规模、强度、持续时间看,这场冲突只能算是一场“小冲突”,但其影响不可小视。冲突双方均动用陆海空军力量,在多维战场展开较量,并实施一定规模的舆论战、心理战、法律战和网络战。值得深思的是,俄格冲突是在俄国力加速复兴、美欧加紧推进北约东扩等战略背景下发生的,具有深刻的地缘政治的战略背景和错综复杂的历史根源,绝不能从纯军事角度简单地看待这场冲突,它对国际安全形势的战略影响远未终结。

  与此同时,世界主要国家以信息化为核心的新军事变革在不断调整中继续深入展开。主要国家持续加大军费投入。2008财年,美军费达4814亿美元,同比增长4.35%;英军费约646亿美元,同比增长0.6%;法军费约522亿美元,同比增长1.4%;日军费约402亿美元,仍保持较高数额。主要国家战略核力量建设快速发展。美出台《21世纪的国家安全与核武器报告》,重新评估核安全环境,酝酿调整核政策;俄加紧部署机动型“白杨—M”洲际导弹,多次试射“圆锤”潜射弹道导弹,重点提升突防能力和打击精度。美俄围绕部署反导系统斗争持续发展。美加快推进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计划。2008年7月8日,美捷签署反导雷达基地协议,美将在布拉格西南约60公里处建立反导雷达基地,计划2013年投入使用。8月20日,美波签署反导基地协议,美将于2013年前在波北部部署10个导弹拦截装置。俄为反制美部署反导系统,宣布将在加里宁格勒州部署“伊斯坎德尔”战役战术导弹系统,并暂缓科泽利斯克洲际弹道导弹师撤编计划。太空军事竞争日益激烈。美继续研发反卫星武器和太空对地攻击武器,力图维持其太空优势。2008年2月21日,美从位于夏威夷附近的军舰上发射1枚“标准”-3ⅠA型反导拦截弹,成功摧毁距地面247公里太空的1颗失控侦察卫星;俄加紧“格洛纳斯”卫星导航系统建设;印发射首颗绕月飞行器;日通过《宇宙基本法》,为军事利用太空排除法律障碍。主要国家继续深化军事改革。俄宣布实施至2012年的军事改革,裁减军队员额,优化军官结构,继续推动陆军“师改旅”进程;日推出“防卫省改革报告”,拟对现行“文官治军”原则和军队领导指挥体制进行大幅度改革。总的看,新一轮以质量建设为主的国际军备竞赛正在进一步展开。

  此外,朝鲜半岛核问题与伊朗核问题仍是国际安全领域尤其是核扩散领域的热点问题。朝宁边核设施去功能化工作在曲折中推进,朝正式向六方会谈提交核申报清单,炸毁宁边5兆瓦核反应堆冷却塔,2008年10月11日美国务院正式宣布将朝从“支恐”国家名单中除名。2008年12月举行的第六轮六方会谈第三次会间团长会虽达成一些共识,但未能就朝核申报验证问题达成一致,表明朝核问题最终解决仍有待克服诸多困难甚至反复。伊核问题仍处于僵局。美欧绕开安理会,单独出台多项对伊制裁措施,力图迫伊主动弃核。伊则运用软硬两手与美欧周旋,努力为核研发活动争取时间。目前,和平解决伊核危机仍是国际社会主流诉求,谈判大门并未关闭,但恶化的可能也不能排除。

  中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为和平解决国际冲突、推动防核扩散和军备控制作出了积极贡献,但尚未完全实现祖国统一,仍面临着反分裂、反颠覆等传统安全问题。况且,中国与邻国围绕领土领海主权和海洋权益的争议尚未完全化解,也有待妥善处理。

  

  三、国际非传统安全问题的发展变化

  

  非传统安全问题由来已久。但冷战结束后特别是“9·11”事件以来,以恐怖主义为代表的非传统安全威胁日益突出,越来越成为影响国际安全的重大问题。2008年,全球范围内非传统安全问题不仅仍有严重的恐怖主义,而且引人注目地扩展到金融安全、能源安全、粮食安全以及气候变化、食品和公共卫生安全等领域,对中国安全的影响也越来越明显。

  国际金融危机迅速蔓延,金融安全问题特别突出。2008年9月美次贷危机发展为“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从虚拟经济向实体经济、从美国向欧洲、从发达经济体向全球各地扩散。多国股指恐慌性暴跌,国际金融市场剧烈震荡,全球和各国经济增速明显放缓。金融安全问题受到各国高度重视。美欧等国推出总额达数万亿美元的金融救援计划,但其效果尚待观察。2008年11月,美国主办20国集团峰会,专门讨论金融安全问题。11月22-23日,亚太经合组织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第十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发表《利马宣言》,承诺将密切协作,进一步采取全面、协调的行动应对当前的国际金融危机。中国政府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积极参与应对金融危机的国际合作,并主张国际社会应在所有利益攸关方充分协商的基础上,对国际金融体系进行必要的改革。2008年下半年以来,在国际经济环境急转直下影响下,中国经济困难明显增加,维护经济和金融安全的紧迫性进一步增强。中国政府坚持灵活审慎的宏观经济政策,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加大对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结构调整的支持力度,并决定从2008年10月起到2010年底共投资4万亿元人民币,着力扩大内需,以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中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不会因为这场国际金融危机而发生逆转,但国际金融危机对国家经济发展的影响今后一段时间会更加显现,必须要更加充分估计困难,更加周密扎实应对。

  国际反恐斗争取得进展,但反恐形势仍很严峻。截至2008年10月底,全球共发生恐怖袭击事件898起,造成4800余人死亡、8400余人受伤。恐怖事件数量较2007年同期增加17.7%,主要集中在中东、中亚、南亚和非洲部分地区,其中南亚地区已成为2008年国际恐怖活动引人注目的“高发区”。1—10月,南亚地区发生恐怖事件380余起,约占全球总数的42%。2008年11月26日晚,印度孟买发生连环恐怖袭击事件,造成174人死亡、300余人受伤,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中国面临的恐怖袭击威胁也呈上升势头。2008年3月14日,“藏独”分裂势力在拉萨制造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东突”恐怖势力不断策划在中国境内实施袭击行动,8月份在新疆连续发生4起暴力恐怖袭击事件,造成约50人死伤。中国驻外机构和人员也日益面临恐怖袭击的现实威胁。1-10月,共发生中国公民在海外遇袭事件5起,造成6人死亡、4人受伤。10月18日,9名中国工人在苏丹遭劫持,其中5人遇害。

  国际油价剧烈波动,能源安全问题更加突出。2008年1月3日国际油价首次破百,7月11日一度高达每桶147.27美元。此后油价又一路下滑,11月21日跌至每桶50美元以下,12月18日甚至跌破每桶40美元。国际油价大起大落,牵动有关国家围绕油气产地和运输通道的竞争更趋激烈。中国经济快速发展,而油气资源相对不足,维护能源安全问题尤显重要。2008年,中国石油进口预计将达到1.8亿吨。保持海外原油供应稳定、妥善应对能源安全挑战,已成为实现国家可持续发展的一大战略问题。

  国际粮价波动增加,粮食安全问题日益凸显。受世界主要产粮国粮食减产、生物燃料生产快速增长等影响,近两年来国际市场粮食供求趋紧。与此同时,在美元贬值、石油价格上涨、粮食生产成本增加、国际投机资金炒作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2008年上半年国际市场主要农产品期货价格涨势迅勐,国际市场大米和大豆期货价格分别创20年和34年来新高,小麦价格超过历史最高位。迅速飙升的粮价还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引发粮食危机或社会动荡。但自2008年第三季度以来,国际粮价随油价有所回落。联合国粮农组织报告指出,受全球粮食供需失衡等长期因素影响,未来世界粮价总体上仍将维持在较高水平。中国的粮食安全基本上有保证,自给率在95%以上,但也要居安思危。目前中国每年净进口粮食500亿斤,进口依存度不断上升,粮食安全问题不容忽视。2008年10月9日至12日召开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强调要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始终把解决好十几亿人口吃饭问题作为治国安邦的头等大事。

  气候变化、食品和公共卫生安全等问题也很突出。气候变化问题已持续成为国际关注焦点之一。2008年7月八国集团峰会提出到2050年将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半作为世界减排的长期目标。中国支持世界减排的长期目标,但中国坚持发展中国家执行共同但有区别的标准。禽流感问题仍较严重。据世卫组织统计,H5N1型禽流感病毒已传播到至少45个国家,387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245人死亡。就中国而言,2008年9月发生的“三鹿奶粉”事件是近年来较严重的一起食品和公共卫生安全问题。事件发生后,中央高度重视,国务院立即启动国家重大食品安全事故Ⅰ级响应,全面开展奶粉市场治理整顿。

  非传统安全问题具有很强的扩散性、跨国性乃至全球性。单凭一国之力,难以从根本上加以应对。因此,应对非传统安全问题已成为当前国际和地区安全合作的主要内容。我国以双边、多边外交为平台,在一系列非传统安全问题上开展国际合作,为维护我国安全、树立负责任大国形象发挥了重要作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国际安全形势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474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