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旭:看危机背后的战略玄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14 次 更新时间:2009-01-08 16:23:59

进入专题: 华尔街风暴  

戴旭  

  

  只有自己拥有金融话语权,才是真正掌握了自己的命运。

  美国7000亿美元救市的强心针打下去了,欧洲数万亿美元的强心针跟着打下去了,中国也以大幅度降息给予了积极配合,但是,金融危机并没有明显地呈现出被遏止的迹象。忙乱中,一些应该深刻思考和分析的问题不能被忽略:那就是这场金融危机背后到底有没有什么玄机?

  

  受害者是谁?

  

  正常而言,谁发生危机谁受损是天经地义的,就像谁得病谁痛苦一样。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受害者不主要就是东南亚国家吗?而此次美国金融危机,美国摔倒了,自己却似乎并不感到疼,这是为什么?法新社说中国在这次危机中表现出“帝国般的镇定”,其实美国才称得上这样的评价。那么在这场金融危机中真正感到疼的都是谁?

  第一是中国和日本。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首先表态已经做好准备参与救市,后来发现此黑洞深不见底;而日本虽没有如此高调,却悄悄地进行了大规模“抄底”。西方舆论一致把救市的呼声直接对准中国,并爆出中国已经持有美国过万亿美元债券的消息,威胁加利诱。中国和日本是美国两个最大的债权国,在此次金融危机中面临的危险也最大:如果不救美国的金融市场,可能导致已有的债券变成烂账;如果去救,则新的资金可能又被死死套住,未来也许损失更多。两害相权,实难取舍。但日本经济实力比中国强得多,因此虽然同遭困境,疼痛感也要轻得多。

  第二是中东产油国和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这些国家或是美国的宿敌,或是美国的新仇。当年中东产油国曾经对美国石油禁运,导致美国经济危机;后三个国家,现在正在全球与美国短兵相接,而其共同的资本,都是前一阶段高到140 多美元天价的石油。金融危机一来,国际原油大幅回落,这些拥有黑金的国家,钱袋将瘪去不少。特别对于正在全球准备和美国大打出手的俄罗斯,能源收入的骤减,将大大削弱其复兴的速度。

  第三是欧洲。美元掉进深坑,欧元也被拉进来垫背。美国在金融危机发生后一把拉住欧洲。此次金融危机肇始于美国雷曼兄弟倒闭,而这个华尔街老牌银行的规模并不大,美联储拿出百亿美元左右就可以救下。但在次贷危机很长的时间内美国并没有果断出手,而是听任其他更多的银行因受池鱼之殃而相继倒闭,接着美国国会通过7000亿美元的银行业救助法案,迫使全球央行全部紧急降息,以放大金融恐慌。这个举动看似合理正当,但却引发全球商业票据市场崩溃,而欧洲商业银行融资的大部分正是来自商业票据市场!于是,世界就看到美国金融危机的祸水,如悬湖决堤般冲毁当初发誓决不为美国救市的德国、法国、英国等国的商业银行、房贷机构和保险业。连荷兰、冰岛这样如田园牧歌般宁静的国家也被冲荡得一片狼藉。就在不久前,雷曼还向欧洲央行拆借了80亿欧元,而雷曼英国分部则在倒闭前一天还向美国总部汇入了40亿美元。难怪法国财长愤怒地说“让雷曼倒闭是有预谋的”。由于被“裸泳者”死死地拉住,虽然德国财长说“美国将会失去全球金融体系中的超级大国地位”,但欧元并没有得到取代美元的天赐良机。

  美国凭着金融领域超级大国的霸权骑在中国、日本和欧洲以及俄罗斯的身上,表面上此次危机摔倒的是“骑手”,实际上受伤最重的却是“坐骑”。今天美国国家的总债务是50万亿美元。它借到的、消费掉的是真金白银,而别人手上拿着的只是以美国金融信誉做担保的一把白条。美国不要这个金融信誉了,那些白条因此也在真金白银和废纸间来回变幻。说这是美国对全世界发动的金融战争,可能会被一些人扣上冷战思维的帽子,但说现在的情形是美国在高明地抢钱或赖账,不过分吧?

  

  那只“精心设计”的手

  

  世界每一次金融动荡看起来是当事国自己造成的,其实背后都有世界金融资本巨头那只看不见的手在操纵,说好听点是全球利益重新分配,说白一点就是“合法”的掠夺,只不过美国的政治和金融玩家技巧高超,在自己遭受金融危机的时候,不仅自己的财富别人卷不走,还能把那些想趁火打劫的人装进口袋。这真是世界谋略史上的一大奇观:美国求着别的国家来“ 打劫”,而别人还如临深渊不敢举步。我是不敢小看这个“奇观”的,要知道这是曾经设计把苏联玩死的美国的最新发明;我也不相信它会满足于只在纯金融领域赌场玩空人家的钱袋,近代以来,白宫的智囊都是世界级深谋远虑的战略家。

  美国现在是唯一超级大国,其唯一的战略目标就是建立无冕的世界帝国,作为必然的战术选择,就是要在世界范围内压制出现能够挑战其权威的国家和地区,恰如封建时代帝王对藩王的控制和警觉。至于手段则从战争、颜色革命到经济阴谋无所不用其极。合并观察可以看出,美国在金融危机中一网打尽的那些国家和地区,都是美国刻意在经济、军事方面予以限制的首要对象。这些国家和地区,综合实力无一能和美国相提并论,但各自拥有对美国的局部优势,或经济或资源或军事或发展速度。

  早就有人指出,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是美国银行最大的烂账。美国仅为伊拉克战争付出的隐性成本就有3万亿美元。毋宁说,此次金融危机,就是连续的战争和当前的持久战,把美国累出的“心脏病”。在美国筋疲力尽的时候,它的对手们就显得精神抖擞了。石油价格的疯长,已经鼓舞了富油国的伊朗和委内瑞拉,壮大了俄罗斯,使其在格鲁吉亚冲突中表现凶猛。加之中国借助奥运会,准备开始新一轮经济腾飞,这都是美国建立世界帝国的巨大危机。美国当然不会让这些国家“沉舟侧畔千帆过”。否则,美国陷在两大战争泥沼里旷日持久,失血过多,如何避免多极化的快速到来?在经济领域最核心又是自己最擅长的金融领域,一箭多雕地削弱潜在对手,因此就成了美国战略家们考虑的大问题。就像苏联突然解体之后,美国以打压石油价格和推动军备竞赛拖垮苏联的大战略才为人们所知道一样,金融危机背后的真正玄机,目前是美国最高机密,要想大白于天下也需要几十年。

  但我们不能等到几十年后才恍然大悟。我们应该思考一下:此次金融危机本是由美国的住房消费者支付不起本国银行的贷款引起,按说,受害者应该是美国金融机构和美国财政,但最后受到打击的究竟是谁?而受害者还必须去救加害者。谁都知道之所以出现金融危机,是因为货币的流动出现断裂。从十余年前东南亚金融危机看,危机的直接后果就是导致货币贬值,接着会出现支撑货币体系的硬通货的升值保值。但此次美国金融危机,却带着让世界看不懂的“美国特色”:石油、黄金等商品期货同时暴跌,而美国开动印钞机大量注资那些摇摇欲坠的银行,迅速稀释美元的实际价值,按理说应该导致美元大幅度贬值。但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美元还在不断贬值,危机以来,美元反而表现出强势特征。这种反世界金融规律的现象,如果不是为了吸引别国“抄底”的诱饵,又是什么(因为如果美元大幅度贬值,别国将不会继续持有和增加美元,那美国还怎么骗钱呢) ?通过大量印刷美元“纸”,一方面以最简单的办法拯救本国金融企业免受别国的控制(别人投了钱也不能控制美国金融结构 ),同时又成倍地减少债权国拥有的美元的实际价值,同时还把世界资金吸引到美国。美国是早有图谋或是急中生智,利用金融危机洗劫全球的财富,固然还可以做更深入的论证,但目前这种只有美国金融危机才会发生的离奇情节是不是太有点“好莱坞”了?

  

  下一幕会怎样?

  

  这种既反常又真实的现象,应该引起我们高度的警觉。

  现在对这轮金融危机,在国内还只是局限于经济学家的圈子里讨论。而中国经济学家的一个普遍性的致命缺陷是,只具备专业知识,而没有战略思维,只有经济领域的局部眼光,没有国家安全与发展的整体观察。不然,中国就不会把过万亿的外汇,都买成美国的各类国债。美国和西方为什么不购买我们的国债,只购买我们的实体经济,而对我们正好反过来?这些问题不思考清楚,是不会在目前如何应对美国金融危机的讨论和此次惨重的损失中学到真经的,那以后还会不停地受伤。在华尔街这样资本主义游戏的深海里,看上去很富态其实既没有制订规则的资格,也没有机智深邃大谋略的中国金融机构其实只是一条小金鱼,和美国的金融大鳄们在一起嬉水,还是小心为妙。

  美国金融危机是一部最新的教科书。笔者在思考美国人还会把目前充满战略玄机的金融危机玩出什么花样。美元一直在贬值,为了诱使别人抄底,现在暂时稳定并升值,但接着会不会再来一次更大规模的贬值?毕竟我们手上握着的主要是美元纸币。当我们的外汇债券大幅度缩水时,国际资本会不会又一次疯狂拉高石油、黄金和其他价格?那我们又要多付出多少成本?一边把我们手中的钱变成废纸,一边又把它们手中的石头变成钻石,一擒一纵,谁会付出代价?美国在世界上的潜在对手有许多,但在经济领域最关照的却是中国。但愿笔者是杞人忧天。

  自二战以后原子弹问世,大国争衡的主要舞台就不再是血腥硝烟的战场,而转向以经济领域为主的战略制高点。上兵伐谋,比内功使软刀子,用头脑不用爪牙较量,成为主要特点。苏联在冷战中倒下,不是这种软战争的结束,而恰恰是一个开始。“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度美国,并不是出于民族或意识形态的成见,而是基于美国的国家利益反向推导的结果。美国不是恶魔,但为了它的霸权目标,为了它的世界范围的国家利益,它必然要损害别国。俄罗斯在成立之初和美国、西方之间,几乎是蜜月关系,今天如何?它能付出的都付出了,但换来的却是北约东扩和全球被封堵。军人固然担当着国防的使命,殊不知,在核武器、网络和太空时代,大国之间发生大规模军事对决的可能性是很小的,就是偶尔发生的常规局部战争也不足以动摇国本;倒是经济海域的无声拼杀是经常的、大量的和致命的。中国的经济学家有必要于专业之外,进进国防大学,读读孙子兵法。

  早在上世纪之初,法国内阁总理克里孟梭就说过,“战争太重要了,以至于不能交给将军们去干”。在全球化经济时代,如何制订金融政策使用外汇,也是国家战略问题,也不能仅仅由经济部门决定。如何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笔者认为,从眼前看,应从国家战略高度,思考如何提升中国在西方金融体系中的地位,从长远看则应该考虑让巨额的外汇从美国市场上大部分脱套,同时建立起以矿产资源和土地为支撑的人民币货币体系。在巨额外汇的使用上,在欧美发达国家,应以收购高技术企业为主;在其他地方,则以掌控矿产、森林资源为主。同时,还应投资于国内,扶持制造业,拉动内需。

  世界迄今所有大国的崛起,无非是占有资源市场和消费市场,或者是用军队夺得或者是用公司控有。我们不选择武力崛起,使用商业手段就是唯一的选择,外汇和一支具有战略头脑和娴熟运作经验的国际金融队伍,因此应该被视为中国未来崛起的一支生力军。

  只有自己拥有金融话语权,才是真正掌握了自己的命运。这方面,中国的航天发展给了中国金融体系一个很好的启示。当初美国排斥中国不让我们参加国际空间站,后来我们自己建立了完备的航天体系,迫使美国主动来和中国谈太空合作。如果我们和周边国家建立了自己的金融体系,我们不仅可以提高抵御经济风险的能力,实际上,也是在建立和谐的周边政治关系,是对和谐世界理论的实践。毫无疑问,这将大大有利于整个国家发展的战略布局。

    进入专题: 华尔街风暴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4060.html
文章来源:新民周刊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