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立平:论美国反核扩散战略与防核扩散政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00 次 更新时间:2008-10-30 22:50:16

进入专题: 防核扩散  

夏立平  

  

  [提要]美防核扩散政策与反核扩散战略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兴衰和走向产生重大影响,在阻止横向核扩散方面发挥一些积极影响。但美国采取强硬方法推行其反核扩散战略,特别是实施“先发制人”动用武力,则往往对国际和地区安全产生负面作用。防核扩散近年来成为中美合作的一个热门领域和新的增长点,但中美在反核扩散领域存在一些政策分歧。

  [关键词]美国战略防核扩散、反核扩散

  

  美国反核扩散战略与防核扩散政策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扩散分为横向扩散和纵向扩散。美反核扩散战略与防核扩散政策主要在于防止或消除部分的横向扩散,即防止核武器技术、材料和设备落入美国认为对其产生威胁或不友好的国家或非国家实体之手,为此不惜动用武力。这虽然在防止横向核扩散方面有某些作用,但与广大无核武器国家、国际核不扩散机制和美国家安全战略目标产生严重矛盾。这种矛盾使美防核扩散政策与反核扩散战略的效用大打折扣,甚至产生负面影响。

  

  一、美防核扩散政策和反核扩散战略的演变

  

  防扩散(Non-Proliferation) 与反扩散(Counter-Proliferation) 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区别。根据美国政府的定义,防扩散是指“在双边和多边框架内积极采取外交手段,以寻求达成不扩散目标”,包括“劝阻供应国不再与扩散国合作,促使扩散国中止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与导弹计划”,“寻求增加对不扩散和合作减少威胁计划的支持”,以及“对核材料的控制”、“出口控制”、“不扩散制裁”等。[1] 美国务院负责制订防扩散政策。

  反扩散是指“美国军队及有关文职机构应对某些国家和恐怖分子使用或威胁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美国、美军以及友邦和盟国进行攻击”,包括采取“制止”、“威慑”、“防御和减灾措施”、“在适当情况下先发制人” 等措施。[2] 美国防部负责制订反扩散战略。

  美国防核扩散政策和反核扩散战略经历了长时间的演变:

  (一) 第一阶段(1943年至1963年):力图建立美国垄断核武器的国际秩序或独享绝对核优势。

  在这一阶段,美国先是企图建立其一国垄断核武器的稳定秩序,在苏联也造出核武器后,美国则企图独享其绝对核优势。

  早在1943年8月,当美国的、也是世界的第一枚原子弹尚在研制阶段时,美国就与其盟国英国在加拿大签订了代号为“管合金”的协定,规定不得将研制原子弹的信息,特别是其中的敏感技术和材料扩散给第三方。这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早的防止核扩散协议。

  1945年春,美国派出秘密部队摧毁了德国境内的核设施,收缴了德国的铀储备。不久,美国B—29 轰炸机又对日本用于研发核武器的回旋加速器进行了轰炸。这些为美国使用武力阻止核扩散开了先河。

  1945年7月15日,美国在阿拉默果尔多核试验场试爆原子弹成功。同年8月6日与9日,美军在日本广岛和长崎各投下一枚原子弹。美国成为当时世界上唯一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为了垄断核武器,在联合国原子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美国代表巴鲁克1946年6月14日提出了一项建议(即巴鲁克计划) ,要求先对各国原子能的发展和利用建立有效的管制,然后再处置现存核武器。这有利于美国防止其他国家发展核武器,从而保持其核垄断地位和进行核讹诈,而并不能确保销毁美国的核武器。这当然遭到苏联等国的反对。

  1947年8月,苏联爆炸了第一枚原子弹,从而打破了美国的核垄断。其后,美国将重点转向企图保持美国绝对核优势地位。

  (二) 第二阶段(1963年至1991年):美苏合作防止其他国家拥有核武器。

  在这一阶段,美国与苏联在防止其他国家发展核武器方面有共同利益,签署了多个防止核扩散的条约。

  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后,苏联开始进入大规模生产和部署核武器时期,美苏“相互确保摧毁”的局面逐渐形成。同时,两国在防止核扩散方面的共同利益上升。

  1963年8月5日,美、苏、英三国签署《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英文缩写PTBT) 。美国签订该条约的主要目的,是防止无核国家和刚拥有核武器的国家通过大气层试验研制和改进核武器,当时主要是针对中国和法国。随着时间的推移,该条约的消极作用已经大大减少,积极作用已经成为主要的。

  1968年7月1日,美国和其他国家签署《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英文缩写NPT) 。该条约明确规定世界分为有核国家与无核国家两类,此后不再承认新的核国家的出现;核国家与无核国家享有不同的权利与义务;最终达到所有国家和平利用核能和全面禁止与彻底销毁所有核武器的目的。该条约尽管有缺陷和不足,但已成为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基石。

  在这一阶段,美国签订的其他有关核不扩散与核军控的国际条约还包括:《外层空间条约》(1967年1月签署) 、《拉丁美洲禁止核武器条约》(美国1968年4月签署该条约的第2 号附加议定书) 、《海床禁核条约》(1971年2月签署) 、《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1986年12月生效,美国签署了该条约的第2 号和第3 号议定书) 等。以上条约对防止核武器的横向扩散发挥了一定作用。

  (三) 第三阶段(1991年至2001年):由传统的防扩散向防反并举的战略转型。

  在这一阶段,针对华约解散和苏联解体后的形势,美国更加重视防止核扩散,并首次提出反扩散战略。

  1991年春,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在重创伊拉克军队同时,对伊拉克核设施进行了毁灭性打击。这是二战结束后美国首次使用武力阻止核扩散,实际上成为美国后来提出反扩散战略和“先发制人”战略的一次预演。

  华约解散和苏联解体,使美国遭到大规模核攻击的危险大大降低。同时,美国认为,核扩散的危险在上升。老布什总统在1991年8月发表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将“防止核、生、化武器及有关的高技术投送工具的扩散”作为美国国家战略的目标之一。[3]

  1993年12月7日,美国防部长莱斯·阿斯平在美国国家科学院的演讲中宣布了美政府重大政策转变,即将军事手段增加到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努力中去。他提出了美国“防务反扩散倡议” (The Defense Counter- Proliferation Initiative,英文缩写DCPI) 。[4] 该倡议的出台标志着美反扩散战略正式成型,开始与美防扩散政策并列为美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两大工具。

  1997年美国防部发表的《四年防务审查报告》进一步强调:“为了推动反扩散方针的制度化,参联会和各大司令部将制订一项攻防手段兼备的全面反核、生、化武器战略。”[5] 这表明美反扩散战略正在成为美军建设的指导方针之一。

  (四) 第四阶段(2001年至今):将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确立为国家安全战略的最优先事项。

  在这一阶段,美国大幅提升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在国家安全战略中的重要性,将反扩散战略的执行范围推向全球,着重防止恐怖分子和“恶棍”国家掌握核武器。

  “9·11”事件极大改变了美国人的安全观。小布什政府借此强调恐怖分子和“恶棍”国家如果掌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的严重威胁。2001年12月,小布什总统在查尔斯顿堡军校讲话中将“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投掷手段的扩散”作为美国防止大规模恐怖事件发生的三大要务之一。[6] 2002年6月,他在西点军校讲话时强调:“一旦化学、生物和核武器以及弹道导弹技术扩散,即使是虚弱国家和一小撮人都能获得灾难性的力量来打击强大的国家。”[7] 同年9月,小布什总统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宣称:“我们国家面临的最严重的危险是激进分子与技术的结合。我们的敌人公开宣称要获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证据表明他们是决心要这样做的。”[8] 该报告第一次把反恐和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并列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最优先事项。

  2002年12月10日,小布什政府出台美国第一份《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战略》报告。该报告认为:“敌对国家和恐怖分子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即核、生、化武器,是美国面临的重大安全挑战之一。我们必须寻求制定一个全面的战略,以应对各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威胁。”报告实际上规定了美国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胁的全面国家战略。

  2003年5月,小布什总统提出“防扩散安全倡议” (Proliferation Security Initiative,英文缩写PSI) 。该倡议旨在通过情报交流、执法合作、武力拦截等措施打击贩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相关敏感物项的活动。这实际上将反扩散行动的范围推向全球,并企图实现其国际机制化。

  

  二、当前美国防核扩散政策与反核扩散战略的主要特点

  

  (一) 将反核扩散、防核扩散和针对核袭击的后果管理三项任务和政策措施相整合。

  美国2002年出台的《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国家战略》,将“反扩散”、“加强不扩散机制”、“后果管理”作为该战略的三根重要支柱,认为这“三个支柱是一项全面战略中密不可分的组成部分。”[9] “后果管理”主要指美政府“应对敌对国家或恐怖分子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美领土造成的后果??应对美海外驻军遭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援助美友邦和盟国”。[10] 其中包括制定美政府应对美遭到放射及核武器等袭击的方案,根据这些方案为州与地方政府提供训练、计划及援助,拥有各种防护、医疗、补救手段,能迅速对美领土遭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做出判断和反应等。

  反核扩散任务主要由美国防部和美国内有关执法部门负责。防核扩散任务主要由美国务院负责。针对核武器袭击的后果管理在美国内主要由美国土安全部负责;美国家安全委员会中的反恐办公室负责协调和改进美国处理发生在美领土以外的恐怖袭击时的各项措施;美国务院通过与反恐办公室合作,协调美政府各机构,与美“友邦和盟国”合作,帮助它们作好对付突发事件准备并具备后果管理能力。[11]

  为了将反核扩散、防核扩散和针对核袭击的后果管理这三大支柱整合起来,布什政府强调重点加强以下四方面工作:

  1. 改善情报的搜集和分析,特别是改进搜集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关的设备和行动的情报能力、美情报部门与执法部门和军方三者间的相互配合以及美国同“友邦和盟国”的情报合作。

  2. 加快发展可以迅速有效地发现、分析、阻止并防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运用的极端技术,为美实施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整体战略提供保障。

  3. 加强与美在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方面观念相近国家的密切的国际合作。

  4. 针对那些搞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国家和企图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恐怖组织,分别制定专门的应对战略。

  (二) 以美国利益为准则改造国际核不扩散机制,加强美出口控制和防核扩散制裁。

  布什政府宣称:“美国支持那些当前正在发挥作用的(国际多边核不扩散与军控) 机制,不仅要遵守这些机制,而且要努力提高其效能。”[12] 但实际上,布什政府以它所定义的美国国家利益为准绳,根据自身需要区别对待国际核不扩散机制。

  1. 不希望批准或达成新的有关核不扩散的多边国际条约。布什政府在国际条约方面比较偏向于单边主义,不愿意被新的多边国际条约束缚手脚。例如,美国参议院1999年10月表决拒绝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英文缩写CTBT) 以后,布什政府从未做出任何努力使参议院通过该条约,反而采取一些使美国可能更容易恢复核试验的立法行动。又如,布什政府上台以来,在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上,美国对谈判达成“禁止生产武器用裂变材料公约” (英文缩写FMCT) 不积极,导致谈判进程一直停滞不前。

  2. 寻求联合国、八国集团等国际组织和其他国家支持美国的防扩散努力。美国要求联合国安理会承担对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胁以维护和平与安全的责任。2004年4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1540号决议,根据《联合国宪章》第七章授权,要求所有国家禁止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行为,构建有效出口控制,促进在其领土上核物质的安全,阻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有关物质及其投掷工具的扩散,特别是防止它们落入非国家行为体手中。该决议还要求各国采取有效措施控制可能会用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项目出口和运输的资金和金融服务。根据该决议,2005年八国集团首脑会议主张通过合作,加强发现、追踪和冻结与扩散有关资金的努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防核扩散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1789.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08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