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建人:从东盟一体化进程看东亚一体化方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51 次 更新时间:2008-10-09 15:24:04

进入专题: 一体化  

陆建人  

  

  内容提要:东亚一体化已有10年历史,但至今仍有三大困惑未解。东亚一体化的方向和路径究竟在哪里?在欧盟不足以成为东亚榜样时,东盟却自信地走出了符合自身特点的一体化道路。具有40年一体化经验的东盟或许正在为东亚一体化提供经验,但它同时也面临一系列新的挑战。

  关键词:东盟 东亚 一体化

  

  东亚一体化,路在何方?

  

  2007年是东盟成立40周年,东亚一体化起步10周年和亚洲金融危机爆发10周年,而这三者又是互相关联的。东盟是东亚地区最早进行一体化的次区域组织,也是东亚一体化的倡导者,而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则是东亚一体化的契机。正是东盟的倡导和亚洲金融危机造就了今天的东亚合作机制——“10+3”,开创了东亚一体化进程。这里,不妨让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历史。

  东亚一体化始于东盟的一项倡议。早在1990年12月,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就敏锐地看到东亚面临着欧洲和北美两大经济集团的挑战,从而呼吁建立由东盟和中、日、韩三国组成的“东亚经济集团”(EAEG)。马哈蒂尔建议该集团由马来西亚出面组织,日本起主导作用,中国则发挥重要作用。但由于这一倡议遭到美国的反对,日本因此回避表态。当时,只有中国明确表示支持。[1]后来这个建议也得到了东盟其他各国的赞同。

  但由于美国的打压、澳大利亚的强烈不满和“集团”一词本身所具有的封闭性和排他性,EAEG难被国际社会接受。[2]为此,东盟于1992年10月将其更名为“东亚经济核心论坛”(EAEC),试图淡化“经济集团”的封闭性和排他性。尽管EAEC 最终也未成功,但东盟没有放弃推动东亚一体化的努力。1994年,东盟倡议召开“亚欧会议”(ASEM),并得到欧盟的响应。而ASEM 中的亚洲成员就是EAEG的预定成员。东盟巧妙地借助欧洲力量,排除美国的干扰,使东盟和中日韩作为一个集体,于1996年首次以地区的名义出席了首届亚欧会议,迂回地实现了“东亚集团”理想。这可视为东亚一体化的前奏曲。

  1997年7月,一场史无前例的金融风暴席卷东亚,使高速增长的东亚经济跌入深渊。12月,在大难临头的关键时刻,东盟邀请中日韩三国在吉隆坡召开了东亚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共商对策,由此拉开了东亚合作的序幕。[3]此后,“东盟加中日韩”逐渐成为东亚一体化的机制。

  1997年是东亚区域合作历史上一个真正的转折点。虽然早在20世纪60年代,日本民间就提出建立“泛太平洋组织”、“亚洲经济合作机构”和“太平洋自由贸易区”等设想,但直到1997年,东亚地区仅有东盟一个区域一体化组织。同年,世界GDP 排名前30 位的经济体中,只有日本、中国、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这五个经济体没有加入任何一体化组织,而它们都属于东亚。但是,自1997年底起,以“东盟加中日韩”机制为开端,东亚一体化进程开始启动。此后,各类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在东亚地区大量涌现,使东亚成为全球区域经济一体化第三次浪潮的主角。[4]

  1999年11月第三次“10+3”领导人会议的召开是东亚一体化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会议就推动东亚地区合作的原则、方向、重点领域达成了共识,发表了《东亚合作联合声明》。韩国总统金大中在会上倡议成立“东亚合作展望小组”,旨在对东亚合作的进程与目标进行规划。值得一提的是,金大中是继马哈蒂尔之后东亚又一位极具远见的区域主义政治家。早在1993年,他就提出“韩、中、日与东南亚联合起来就可以立足世界”的观点。可惜的是,他的主张在其离任后未能延续,致使韩国对东亚一体化的建树有限。

  2001年,东亚展望小组提出建立“东亚自由贸易区”和“东亚共同体”的长远目标。“东亚共同体”不仅仅包括经济领域,还包括安全和社会文化方面。2002年,第六次“10+3”领导人会议通过了东亚展望小组的报告。这表明,东亚各国已就东亚一体化的目标达成共识。

  然而,东亚展望小组提出的目标是很笼统的。“东亚自由贸易区”和“东亚共同体”构想都缺乏细节,更没有路线图,难以操作。事实上这也不奇怪。东亚地区的多样性、利益上的差异性、历史纠葛和地缘政治的复杂性都大大超过了欧洲,所以东亚各国要就一体化的具体目标和路径达成一致决非易事。即使设计好了细目标和路线图,也未必能顺利实施。因为,迄今东亚一体化仍然没有任何硬的有约束力的机制,而且可能在较长时期内很难建立起这样的机制。

  虽然东亚一体化在过去的10年已经取得很大的成就:从无到有(“10 +3”出现是东亚一体化零的突破),从少到多(目前已有东盟、“东盟+1”、“东盟+3”、中日韩和东亚峰会五种机制),但现在东亚一体化依然面临重重困难。除主导权这一敏感问题外,目前至少还有三大困惑:东亚的认同在哪里?东亚共同体的“共同”程度有多高?东亚一体化的路径又在哪里?以下略作说明:

  首先,东亚的认同在哪里?“东亚认同”所包括的内容至少有三方面:区域认同、文化认同、价值观认同,其中区域认同是最基本的认同。根据欧洲的经验,没有区域认同,一体化难推进,更难巩固。区域认同问题在欧洲与北美的一体化进程中都不存在。虽然这两大区域的一体化范围也在逐渐扩大,但新成员都来自本地区,有天然的区域认同感。[5]而东亚则不然,自从“东亚峰会”出现后,原有的以“10+3”为范围的“东亚”区域认同被打破。来自南亚的印度和来自大洋洲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加入东亚一体化进程,使东亚的区域认同变得不确定了。以后东亚峰会还可能增加新成员,如果继续沿袭东盟提出的三条标准来办,[6]那么东亚今后将变得无区域认同可言。区域认同的缺失,无疑会加大文化认同和价值观认同的难度。目前文化认同和价值观认同在“10+3”范围内已经面临不小的困难,在“10+6”或更大范围内将更加困难。

  其次,东亚共同体的“共同”程度究竟要多高,又能否做到?撇开政治、社会、文化方面不谈,仅就经济方面而言,未来的“东亚经济共同体”将是一个什么程度的一体化组织?是欧盟那样的高度一体化组织,还是东盟那样的低度一体化组织或者是介于二者之间的中度一体化组织?[7]或其他创新模式?而共同体的“共同”程度又与成员国的经济成熟程度有关,无疑,成员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差别越大,一体化的程度将越低。把来自不同区域、经济发展水平不同、文化和价值观不同的成员捆在一起,硬从不同中求“共同”,会大大增加一体化的难度,降低一体化的程度,加大一体化成本。从东亚的情况来看,高标准的经济共同体恐怕很难实现,但最低的经济共同体的标准和模式又在哪里呢?谁能为东亚共同体指路呢?

  再次,东亚一体化的路径在哪里?按照东亚展望小组提出的目标,东亚一体化的第一步是建立“东亚自由贸易区”,然后过渡到东亚共同体。目前,东亚区域内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已有不少,但还没有任何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和相关的制度框架。究其原因,是东亚各国对于怎样建设东亚自由贸易区至今尚未达成共识。

  东盟认为最好将东盟与中、日、韩三个双边FTA融合在一起,组成未来的东亚自由贸易区,这种“轴心—轮辐”(hub-and-spoke)模式可以确保东盟在东亚一体化中的核心地位,而且能使东亚自由贸易区按照东盟的规则(如原产地等重要规则)来办。但自从主办东亚峰会后,东盟有关东亚一体化的立场发生了微妙的变化。[8]

  韩国在金大中之后,目光主要放在东北亚,对东亚一体化的兴趣下降。目前韩国的FTA战略,首先考虑的是美国和欧洲,接下来才是亚洲,而且重点是与中国和日本商谈双边的FTA。[9]有关东亚自由贸易区问题,韩国官方很少有声音。

  日本在东亚一体化问题上,态度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日本长期坐享东亚“雁行模式”带来的利益,这是一种不需支付成本的“没有协议的一体化”。[10]但随着雁行模式的解体,日本不得不面对现实。日本初期的东亚FTA战略,是以韩国和东盟为主轴,排除中国,在东亚推动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并以此促成东亚自由贸易区的建立。[11]但随着“10+3”进程的发展,特别是中国影响的增强,日本改变了战略。2006年4月,时任日本经济产业大臣的二阶俊博提出“东亚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东亚EPA)战略,计划从2008年开始,用10年时间,建立包括日本、东盟10 国、中国、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共16 个国家的“东亚EPA”,即所谓的“扩大版东亚共同体”。[12]值得注意的是,EPA 是高于FTA的一体化形式,不仅包括FTA取消关税的全部内容,而且还有投资、服务、人员自由流动、保护知识产权等许多新内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的初步估算,“东亚EPA”将刺激东亚的经济发展,可使日本的GDP 提升约5万亿日元,合作区域整体的GDP 提升约25万亿日元。[13]

  但是,“东亚EPA”的战略目的,绝不仅仅在经济利益方面,二阶俊博称其为“日本争夺地区主导权的核心战略”。而且,作为国家的重要战略,日本在2006年8月的东亚经济部长会议上已将其正式提出。2007年11月,日本与东盟签署了双边EPA 协定,实现了“东亚EPA”所预定的一个重要步骤。现在,日本对东亚一体化路径的立场已相当清楚而且坚定,那就是建立东亚峰会16 个成员的“东亚EPA”,而不是东亚展望小组提出的“10 +3FTA”。显然,“16EPA”与“10+3FTA”在成员范围、一体化程度、主导权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别。笔者在此用“16EPA”而不是“10+6EPA”的提法,是因为后者仍体现出东盟的主导作用,而前者却是日本的倡议,自然以日本为主导。16EPA 彻底颠覆了东亚展望小组所设计的东亚一体化路径,但日本的如意算盘能否成功颇值得怀疑。

  中国坚定地认为,东亚合作和一体化应以“10+3”为主渠道,始终支持东盟发挥主导作用,主张循序渐进地推进东亚一体化进程。中国已经实施了与东盟的自由贸易协定,并正在与韩国商谈FTA,还积极推动建立东北亚(中、日、韩)和东亚(“10+3”)自由贸易区。中国认为,东亚峰会是东亚合作的新平台,它不能取代“10+3”,建立16 国FTA的条件并不成熟。

  综上所述,东亚各国对区域一体化的认识差别很大,各国的战略取向和利益都不同。东亚一体化,路在何方?这始终是一个令人备受困扰的问题。

  

  东盟的一体化经验可资借鉴

  

  就在东亚一体化出现困扰、曲折和困难之时,[14]东盟一体化却取得了巨大进展。东盟提出在2015年建成“东盟共同体”,其中包括经济共同体、安全共同体和社会文化共同体。2007年11月,作为东盟共同体法律框架的《东盟宪章》已签署,另外还发表了《东盟经济共同体蓝图宣言》。东盟的一体化非常值得关注,因为它不仅是东亚一体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对东亚一体化颇有借鉴意义。

  东盟原定于2020年建成共同体,后来提前到2015年。[15]国际社会对东盟能否实现这一计划有所怀疑。但笔者认为,东盟共同体,特别是作为其主要支柱的东盟经济共同体如期建成的可能性很大。因为东盟经济共同体内容简单,门槛不高,方式灵活。

  东盟经济共同体的主要目标是建立一个“单一市场”(single market )[16]和生产基地,让东盟各国的货物、服务、资本和技术人员在这个大市场上自由流动。其他三项目标包括:第一,形成一个竞争力强的经济区域,包括制定竞争政策、建立保护消费者机制、知识产权保护、加强区域基础设施建设;第二,保持区域经济平衡发展,包括加速中小企业发展、推动东盟一体化行动计划;第三,推动与国际经济体系的融合,包括采取协商一致方式处理对外经济关系、积极参与国际供应网络。[17]

  上述目标根本不涉及共同经济政策(如欧盟的共同农业政策)和财政、货币政策,足见东盟经济共同体的难度远不如欧洲共同体那么大,东盟搞的是“低度一体化”,务实、灵活和简化是东盟处理难题的有效方法。

  东盟经济共同体建设将按先易后难原则分阶段实施。2009年前,先实施短期内可以落实的优先项目,如2008年起在6 个老成员中推行简化货物通关手续的“东盟一站式服务”(ASEAN Single Window),而其他各项行动计划可于2011年前落实;更难的事情可以延至2012~2015年去做。而且,在执行经济共同体计划时,容许采用“10-X”方式,即尚无能力的成员可以先不参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一体化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组织与合作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1251.html
文章来源:《当代亚太》2008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