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夫:澳洲抒情诗十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27 次 更新时间:2008-06-04 11:57

进入专题: 新诗  

冰夫 (进入专栏)  

裸露的礁岩

海鸥飞去了

裸露的礁岩憔悴

沙滩上的浪沫

前挤后拥

涂写沉霭的暮色

一轮淡红的月亮

仿佛飘浮在波涛之上

浪迹天涯

幷非人生苦旅

我独自漫步沙滩

薄雾如潮水涌来

多情的星月间

闪过夜航机小小光点

倾听大海的呼吸

弄潮只是一种幻象

沉睡的灵魂苏醒

幷非取决于浪涛的喧嚣

失去真诚的火焰

年轻的生命也无法燃烧

何况我 如同

收敛翅翼的鸥鸟

渐渐裸露的礁岩

此刻

拥有树林

拥有海岸

拥有月光

拥有涛音

也拥有无边的寂寞

(原载澳洲《星岛日报》副刊、《酒井园诗刊》第三期、中英双语诗集《看海的人》,澳洲白象出版社)

浮游的鱼

在如梦的目光中

我常常踹着自己的影子

幻想潜水浮游

灵魂囚禁已久

幻想并未消失

如那缚于月桂树下的老人

终日挥动板斧

总也砍不断琼楼宫阙

直到有一天

电波惊走了嫦娥玉兔

美丽的神话才悄然破灭

再没有自我诋毁

侏儒与恶魔的化装舞会

也已烟消云散

人的尊严与燕的呢喃

重又返回世间

众多的鸟儿飞离故地

嘤嚶的鸣叫声飘洒云天

于是

我的诗

我的灵魂

如同一尾鱼

潜入南太平洋

任意舒畅地浮游

澳洲白云蓝天绿树

众多温暖柔情的海湾

(原载澳洲《星岛日报》副刊、《酒井园诗刊》第三期、香港《诗双月刊》34期、美国《新大陆》诗双月刊2001年第62期、台湾《创世纪》2006年夏季号)

ROSE BAY(玫瑰湾)

花期已尽,一株孤独的玫瑰

柠檬树下流露最后的温柔

夕阳的脚步丈量石径的幽深

一片秋叶静悄悄飘下橡树枝头

宁静的海滩开始喧闹涨潮

善跃的青年攀登蓝色透明的峰峦

俏丽的泳女穿行在欢乐的波涛

水中的游鱼浮游于芬芳的港湾

我沉思在星光繁殖的海湾峡口

灵魂始于何方?

哪里又是归宿?

迷惘的诗句油然跃上冷静的礁岩

今夜我也许被月光的潮水卷走

((原载澳洲《自立快报》副刊,香港《诗世界》第2期)

一行大雁飞过

一个宁静而平常的早晨

我正为迟开的玫瑰浇水

一行大雁飞过天空

那熟悉的凄清叫声

仿佛要告诉思乡人

花园枝头成熟的橄榄

甘甜中仍含青涩的苦味

空灵的瞬间

云朵幻化成梦景

雁阵在蓝天演译故乡山水

烟雨江南已是红叶斑烂

隔着浩瀚的大洋远眺

涛声中依稀有亲人呼唤

相思化作白昼流光

跨越心灵距离的堤岸

啊.......

大海潮汐 高山云雾

生命自有沈甸甸的厚度

边缘人什么都应该品尝

孤独也算一种财富

视线中

模糊了遥远的雁行

心中涌动

近乎荒诞的思绪

(原载澳洲《星岛日报》副刊、《酒井园诗刊》第三期、中英双语诗集《看海的人》,澳洲白象出版社)

土著人舞蹈印象

从大地收割梦幻与神话

那些原住民的舞蹈摇撼大海

果实累累的枝干与坚强

正挽着袋鼠和树熊

戏嬉蓝天, 追逐草原

脸涂花卉, 耳坠银环, 扮演

一场独特的婚配

千万年种植开垦

岩层刻下冰川纪的留痕

那条古老的河流

在无星无月的夜晚远去

你们纹身的臂膀

或鹰翔, 或鹿奔, 或鱼游

自有大地赋予的美感

不能因赤铜的色泽

一生就注定忧耶多愁

你们流盼如星的眸子

挥洒出大海辽阔的蔚蓝

阳光下绵羊咩咩的牧场

耶金香的火焰燃烧原野

天边一朵紫黛的笑靥

(原载澳洲《自立快报》副刊、澳洲《酒井园诗刊》第4期、广州《华夏诗报》、中英双语诗集《看海的人》,澳洲白象出版社)

Parramatta River(帕拉玛塔河)

不知你的源头

但见亮丽的水波

清澈典雅风流

相识于春天

也许是风的缘故

水波间游荡花的芳香

帆的梦影

鸥鸟的翅翼

将我带入杏花春雨

唐代的江南

兴盛的唐代

自由豁达开放

烟花三月抑或红叶斑斓

诗人们遨游运河大江

如同这船上的华裔老人

畅游巴拉玛塔河

蓝天上白云悠悠

岸边游艇绿树红楼

澳洲人会生活

幽闲舒适的创意

险些将我的心掳走

巴拉玛答河

让我的小诗

献给你

清澈亮丽的水流

(原载澳洲《星岛日报》副刊、澳洲《酒井园诗刊》第7期、中英双语诗集《看海的人》,澳洲白象出版社)

河滨小站

迟疑抑或颟顸

黄昏时我滞留在小站

失落了人生的盟约

寻寻觅觅

永无终点

远离了长城的梦

五十年变成瞬间

南半球风光旖丽

鲜花 丛林

白云 蓝天

飞鸟归巢的啼鸣

犹想起 幽幽芳草

早已绿遍了江南

乔治河披上了夜色

灯火 柔波

任意戏抚

青春伴侣的风帆

幸运的列车已经开走

空落落的小站

紫色花伴我

踽踽走进梦幻

(原载澳洲《星岛日报》副刊、澳洲《酒井园诗刊》第四期、中英双语诗集《看海的人》,澳洲白象出版社)

布里斯班(Brisbane)短歌

走进黄昏

也许不是寻梦的季节

布里斯班河的秋水

飘浮花瓣与翔云的踪迹

白鸥自褐色岩壁环绕飞旋

依稀有浪子徘徊的心境

失散于青春烽烟的往事

如今返青也成空瘪的果实

异域他乡有一丝寂寥的幻觉

跳跃于黄昏的夕阳

一树柠檬淡香的气息

将思绪引向悸动的五月

((原载澳洲《自立快报》副刊、《酒井园诗刊》》)

夜在滑浪者天堂

夜色逐渐吞没熙攘的人群

临海的旅舍一片空蒙寂静

窗外有风 沙滩有雨

摇来摇去是霓虹闪烁的棕榈

海已不再是原来的蔚蓝

踏浪勇士的视野无际无边

星星在云波中扮演诱人的喜剧

闪电的长鞭甩亮水中的滑板

大海以无形的绳索

将冲浪人悬挂高空

又沿着波涛的斜谷摔倒

灯塔不时闪烁智慧的寓言

滑浪者竞争的空间越来越少

仿佛德彪西月光下咆哮的海

无舵无帆的船不屈地飘摇

((原载澳洲《自立快报》副刊、《酒井园诗刊》》)

海上云霞也在变幻容颜

曾剪下一截渤海的蓝波

珍藏于帆驰的梦乡

那时约友人登芝罘观海

笑谈秦皇愚顽李斯痴騃

一具风雨剥蚀的碑石

空为历史留下一段苍茫

谁知青春的稚嫩与梦幻

染就我一生诗文的疏狂

直到浪迹天涯的暮年

方悟草木凋于深秋岁月的枯黄

闲时静立于悉尼东岸的海湾

海上升起的云霞又在变幻容颜

傲骨只因无惧人世风疏雨骤

秋思却为远方一星茕茕烛光

((原载澳洲《自立快报》副刊、《酒井园诗刊》》)

进入 冰夫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诗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诗词 > 新诗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905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