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人:从一个小学班长的选举看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94 次 更新时间:2007-11-21 18:54

进入专题: 选举  

关中人  

周末,从一个朋友那里借来中国导演陈为军2005年拍摄的获奖影片《请投我一票》的DVD。50多分钟的片子我看了三遍,我自己也没想到一个关于武汉常青第一小学三年级一班选班长的纪录片能带来如此巨大的震撼,让我想到了自己小学时代的可怜、现在中国小学生的自负和中国未来民主的走向。

先说我自己的可怜

影片开始的时候是一个画外音问两个女生,“民主是什么?”“投票是什么?”两个漂亮精神的女生皱起眉头,先做思考状,然后摇头,笑着回答,“不知道呀。”之后是常青小学的升旗仪式,是唱国歌,升国旗,背校训:“爱国立志,自强不息,探索实践,发展生命。”

我在想我上小学的时候是否知道民主和投票。我还想起了我小的时候受到的爱国主义教育。我想到了以下细节:

1)那个时候,民主总是和专政连在一起的。先把阶级敌人专政了,人民才有民主。有了民主还必须有集中,否则就是一片混乱。

2)我是人民,因为我爷爷是贫农,我爸爸是军人。我外公是地主,因此是被专政的对象。记忆中外公到我们家里来过一次。爸爸从来不跟他说话。外公临走前给我一块钱。我当时觉得这个阶级敌人很可爱。

3)我爸爸、妈妈和我的班主任常常可以“集中”我的想法或决定。

4)选班长和班委我们从来没有投过票,都是老师任命的。我曾先后被任命为学习委员和班长。后来也曾被老师撤职,理由是性格太软弱,不能压制班里的歪风邪气。顶替我的是班上的一霸,班风大改。不过我的自信心也从此一蹶不振。

5)选“三好”和“五好”学生是要投票的。投票不秘密,现在讲起这些往事大家一笑,当时我的想法是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让那些不投我票的人“吃不了兜着走”。

6)我上小学的时候不升旗,不唱国歌,也没有校训。我们背诵“老三篇”,唱语录歌,跳忠字舞,听忆苦思甜报告,看泥塑收租院,写批判文章,加入红小兵,发誓要为阻止刘文彩这样的恶霸复辟资本主义而奋斗终生。

再说现在中国小学生的自负

影片一开始是武汉常青一小三年级一班班主任张老师宣布,这次的班长选举要由全班同学一人一票的选。有大家选举自己的班长,这就是民主。她跟同学们说,“新鲜吧?新奇吧?”张老师然后说,经过研究,确定了三个候选人,分别是现任班长罗雷、男生成成和女生许晓菲。选举的程序分为三步,才艺比拼、辩论和演讲。每个候选人可以在班上选一到两个小助手。

为什么说中国的小学生自负?首先,三个候选人中,除了许晓菲不知是因为来自一个破裂的家庭还是其他原因,她含蓄、腼腆和柔弱。竞选中,她被成成煽动的同学起哄,在一片“打倒晓菲”的口号声中泪流满面,好不容易完成了自己的长笛独奏。如果不是在学校当老师的母亲一再鼓励和她的两个助手的认真、踊跃,晓菲可能早就退出了选举。

其他两个男生候选人都有“四二一”现象,娇惯、蛮横、工于心计和得理不让人。先说成成。他的母亲是电视台的制作人,继父是工程师。他说他之所以想当班长,是因为“可以对人发号施令”。他在竞选中几次“发号施令”,让同学“安静”。同学对他的“命令”的服从让他不胜激动,更坚定了他要不择手段取得胜利的劲头。他滋事(不让晓菲顺利进行才艺表演)、造谣(他告诉菲菲,欺哄是罗雷指使的)、威胁(公开质问同学是不是投他的票)和阴险(收集其他候选人的缺点,写满了一大张纸)。他在辩论中指责晓菲没有自信心、上课说话不注意听讲、吃饭不仅挑食而且慢,而且爱“疯”,弄得晓菲哑口无言;他还把罗雷说成是“法西斯”统治者,动不动就打同学,不配继续做班长。他在家里骄横跋扈,对父母说话放肆无理。在选举遇到困难后(在班上的同学参加由罗雷父母组织的免费轻轨旅游后班上只有两个表示还要投他的票),他又心灰意懒,执意要退出;在辩论获得胜利后又他“不可一世”,感觉自己势在必得。

三个候选人里罗雷个头最低,但是“心狠手辣”。用成成和晓菲的话说,罗雷两年当班长主要是靠拳头。成成在辩论中让班上挨过罗雷打的同学举手(他父母出的主意),几乎所有的同学都举了手。罗雷也是最有主见的候选人,当父母开始问到他是否需要帮助的时候,罗雷说,“不,我要依靠自己的实力。我不想控制别人,人们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影片几次显示罗雷管理班级的细节,包括罚午休讲话的同学站墙角。

其次,说这些孩子自负我们应该了解他们的性格和品德的畸形发展恐怕多由他们的父母的影响造成。影片从很多方面展现了家长对孩子的正面和反面的影响。从正面讲,三个候选人的父母都鼓励他们积极参选,不打退堂鼓,要做胡锦涛就不能没出息,不能知难而退(成成母亲语)。

从负面讲,他们把自己的话语强加给孩子(三个候选人的演讲都是父母起草的,只有罗雷背了下来,晓菲和成成都是照本宣科,演讲跟省委书记的报告一样),比如“以民为本,依法治班”,比如“投我一票是你们最正确的选择,可以让我们班级体增加一道亮丽的色彩”。他们把大人间不公平的竞争手法、包括中国人最为熟知的“窝里斗”,都教给了孩子,比如罗雷的父母告诉儿子如果成成说他打人,他的反驳应该是,就象大人打小孩,是孩子有缺点;他们还告诉罗雷,你可以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问成成选谁当班长,如果他说选自己,就马上指责他撒谎,因为他私下曾说支持罗雷当班长。

家长天天早出晚归接送孩子,带孩子下馆子,在家里为他们的竞选(才艺、辩论和演讲)排练和出谋划策。他们给孩子的教育是要强势,要置对方于死地。他们甚至动用自己的权势协助孩子当选(如果罗雷在公安局工作的父母不邀请所有三年级一班的同学坐轻轨游览武汉,并让罗雷在投票前给全班每个同学发一张中秋节的贺卡,罗雷当选的可能性就会大大缩水)。

虽然从网上看武汉常青第一小学坚持以德立校、以德育人的宗旨,确立了“全面发展、德育为先“的指导思想,并引导广大学生开展“在社会做个好公民、在校做个好学生、在家做个好孩子”的“新三好”活动,从影片里很难看出这种教育的成功。三年级一班的学生显然没有把“八荣八耻”学到家。

最后说中国未来民主的走向

最后一轮辩论时,罗雷不仅没有念稿,而且给每个同学发了贺卡,当选情况看好。罗雷在教室外观看的父亲为罗雷的出色表现手舞足蹈。

张老师在演讲结束后认真告诉三年级一班的同学,“我的班长,我作主;我的选票,我作主。”谁当班长要由同学们的选票确定。最后,罗雷以25票获胜,成成和晓菲分别得票8张和6张。

2007年6月17日,《请投我一票》在一次国际电影节上打败其他99部入围作品,获得电影节最高奖项“纯银奖长片”。《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莫在报道中写到,“这是一部‘关于一群8岁大的孩子的……令人如坐针毡的政治剧’(a nail-biting political drama)”。电影节主席则评价说:“这是一部关于民主观念的影片,是了解中国的一扇窗户。它揭示了在三方对立的政治运动中产生的政治阴影。”另一个影评说,“《请投我一票》(Please Vote For me),讲述一群平均年龄为8岁的小学生的‘民主实验’。他们选出了3名候选人,而这三位候选人迅速学会了通往‘成功’所需要的‘技巧’:谎言、谣言和行贿。他们传播谣言、许诺集体旅行的空头诺言……幼年的政客在成长——故事发人深省。”

除了对中国的教育制度和社会变迁的震撼人心的无声的折射,《请投我一票》也为中国今后的民主化的进程提出了很多现实的问题。这些问题其实也正是目前国内从村委会、居委会委员和基层人大代表的直接选举到党中央和政治局委员的间接选举都面临的问题。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中国的选举就很难被自己人和外人认为是公平、公正和公开的,而没有透明和富有竞争性的选举,任何所谓民主制度就都缺少了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这部记录片给我们的启示有三。首先,中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没有区别,都有竞争的本能和不服输的精神。无论他们受教育的程度如何,是住在城市还是乡村,如果给他们机会,他们都会去参与政治,去竞选职位。用套话说是没有不想当将军的士兵;用成成的母亲的话说,要做胡锦涛先从竞选班长开始。中国从1979年开始的县乡两级的人大代表直选和1987年开始的村委会选举,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是政府允许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开展公开和公平的提名和竞选,我们都能看到在选民和候选人中迸发的激情和热情和他们参选引起的所谓“选举风暴”。

其次,这样公开和自由的选举,如同政府所担心的,在起初可能会引起混乱。武汉常青一小三年级一班也经历了这样的混乱。晓菲的才艺表演被粗暴地打断,全班陷入呐喊和哭泣,直到张老师直接干涉秩序才得到恢复。三年级小学生的竞选居然也被社会的其他势力(家长的智慧和权势)所介入,展示了房宁等学者担心的中国在目前开始民主选举就会被外来势力和金钱因素所干预,给中国造成万劫不复的局面。当罗雷稳操胜券的时候,他的支持者离开座位,又唱又跳,三年级一班又一次陷入混乱,显示了选民的不成熟和幼稚。

第三,选举必须有细致的程序,没有程序的选举只能被别有用心的人所操纵。三一班的选举就是一个选举程序不完善的选举,上面提到的混乱也是因为没有细致的选举规则所造成的。三一班的选举缺陷很多,其中最为重要的包括候选人的产生是指定的(老师在没有跟同学协商的情况直接推举了三个候选人);对竞选没有细致的规定(竞选的分三步走可以让选民充分了解候选人,但是对家长的介入必须严格规定。如果说给孩子出主意和写发言稿类似一般民主选举的竞选班子的功能,家长利用自己的权势提供免费旅游和赠送贺卡与一般的贿选没有任何区别);投票不是秘密的(有谁可以保证罗雷在当选后不去报复14个没有投他的票的同学?);最后的候选人应该是两个而不是三个(以避免选举出现候选人得票都不能过半而不得不进行另行选举的情况)。

三年级一班的选举结束后,张老师说,“结果不重要,经历更重要。”

的确,如果把常青一小三年级一班的选举放大到武汉、湖北和全国,它显示了中国目前要实现自由选举和民主政治所面临的境况:百姓(三一班的学生)愿意和盼望民主并通过民主实现自己的选择);政府和党(老师和学校领导)必须认识到民主的必要性和急迫性,允许百姓参加选举,实现自由投票和选举;要避免选举出现失控和引起混乱,必须在启动民主选举之前允许尝试并设计极为细致的游戏规则。

三一班的选举结果似乎也可以给那些担心因放开选举而丧失权利的人们一个安慰:选民会永远支持有能力和可以提供更好的福利和服务的候选人。罗雷已经做了两年班长,班上不少同学都讨厌他的霸道的法西斯举止。但是,一旦他宣称自己目的崇高(让三一班成为常青小学先进的班级体)方法欠妥(今后要更加民主,做同学和老师的桥梁)并愿意努力改正,一旦他提出“不想控制别人,人们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并在竞选中得到精明和有钱有势的父母的支持,他的获胜无异于铁板钉钉。

三一班的选举是中国漫长民主路的一个缩影。中国如果不经历这样一个大快人心和出现可控混乱的过程,就不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哪怕那种民主是有中国特色的民主。

    进入专题: 选举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6665.html
文章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