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反恐怖,而是打击美国敌人的战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79 次 更新时间:2001-10-18 17:27

进入专题: 阿富汗评论  

(英)罗伯特·费斯克  

报道苏联侵占阿富汗的战争时,我时常要驱车穿过加拉拉巴市(Jalalabad),通过巴基斯坦边境去白夏瓦(巴基斯坦西北部一城市)休息。在满是洞穴和污渍的“五洲大酒店”里,在标着“会计主任”房间的隔壁,在嘎嘎作响的电传机上打出当天的报道。房门外的墙上??我不知是不是会计主任挂的??有镜框镶的吉普林的四句诗,我至今还记得:

边防驻地的一场混战

马儿沿着羊肠小道踽踽而行

五千英磅的教育

被五卢比的滑膛枪击倒

今天一枚在魁塔(Quetta,巴基斯坦西部的军事重镇)生产的卡拉希尼可夫AK?47,或是八十年代初为杀死他们和我们共同的敌人??苏联人而轻率交给mujahedin的吹火筒导弹,我想都可以有相同的效果。

我想的更多的是崎岖山路、峡谷和危悬的峭壁,那些4,000英尺高耸的岩壁、山洞以及本拉登掘通的纵深的隧道。这大概就是西方人所说的要把本拉登先生“熏出来” 的那些“洞口儿”??总以为他一定是抱头鼠窜,躲进山洞。相信的人越来越多??信的理由又是我们自己的报刊造出来的??本拉登一伙跑了,各自找地方躲了起来。

我就不太信,猜不出本拉登先生现在在干什么。说实在,我也琢磨不透我们西方人在干什么。我知道我们的驱逐舰还有航空母舰还有战斗机还有重型轰炸机还有作战部队正在海湾麇集。我们的“SASboys”(“空军特种部队”)??中东人这样称呼他们??已经在沙马素德军队控制的阿富汗北部的群山之中。但这一仗我们打算怎么打?是为了绑架本拉登?袭击他的驻地把那一伙歼灭??包括本拉登先生和所有追随他的阿尔及利亚、埃及、约旦、叙利亚和海湾地区的阿拉伯人?

或许本拉登先生仅是在中东冒险的第一章,接下来就是伊拉克??推翻侯赛因政府,摧毁黎巴嫩的“上帝党”(Hezbollah),打击叙利亚的嚣张气焰,羞辱伊朗人,重搬欺诈的巴以“和平进程”?

你要是觉得这不大可能,就该知道华盛顿和台拉维夫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纽约时报”说五角大楼建议把萨达姆作为第二章,而以色列认为接着应当打黎巴嫩??夏隆称它是“国际恐怖的中心”,因为那地方发生过一两回爆炸事件。阿拉法特在加沙地带的那堆垃圾也得铲除??还是以色列发现的,说来也怪,居然是“本拉登的小组织”。

阿拉伯人当然也希望世界恐怖早些结束,但他们想把另一些人列入恐怖名单。巴勒斯坦人要夏隆先生对1982年萨布拉(Sabra)和查提拉(Chatila)难民营的大屠杀承担责任。那场恐怖主义的大屠杀是以色列和黎巴嫩军队一起干的,而黎巴嫩的军队却是以色列训练出来的。1,800人丧生,只是9月11日受难者的四分之一。在哈玛市(Hama)的叙利亚人希望把已故总统阿萨德的弟弟利法·阿萨德列入恐怖分子的名单。1982年,他所指挥的国防旅在哈玛实行大屠杀。当时有20,000被杀,是9月11日死难人数的两倍多。黎巴嫩人希望把1982年入侵的以色列军官列入恐怖分子的名单。那次侵略使17,500黎巴嫩人丧生,其中多数是平民,这个数字也是9月11日死亡人数的两倍多。苏丹的基督教徒要哈桑·巴希尔总统抵偿大屠杀的血债。

可美国人已经说了,他们要找的是反对美国的恐怖分子,而不是美国的恐怖主义的朋友和在美国“利益范围”之外滥杀无辜的刽子手。即使是在美国定居的恐怖分子,只要无损于美国,大可舒适地住下去:例如,1980年在黎巴嫩南部杀死两个联合国爱尔兰籍士兵的亲以色列的民兵,自从安然离开台拉维夫,就一直住在底特律。如果FBI想调查的话,爱尔兰人手里有他们的姓名和地址??当然FBI是不想查的。

因此号召我们投入的这场战争所要打击的并非“世界性恐怖”,而是美国的为数众多的敌人。如果是要去抓制造纽约和华盛顿惨案的凶手,谁也没有意见。但确实应当问一声:为什么这几千人比其他所有无辜受害的人更重要??更值得人们付出努力乃至鲜血。还有一个问题更令人费解:9月11日惨无人道的罪行是应当依法制裁,还是用残忍的军事手段去报复,从而扩大美国在中东的政治势力。

不管是哪一种手段,美国叫我们(英国)跟着去打的目的既谬误也阴险。美国人说这场战争非同一般,我看起码有一点与往常不同:我们不知道要打的是什么人,也不知仗要打多长时间。可以肯定的是,政治动机是老一套,没有提出任何改变中东局势的政策,在了无尽期的冲突中没有中间的公正可以谋求。在发动战争的动机之中,人们看不到中东各国人民的绝望、屈辱和痛苦??只是美国和欧洲人的绝望、屈辱和痛苦。

至于本拉登先生现在在哪儿,塔利班说不知道,谁也不会相信他们的话。他就在阿富汗。是不是躲起来了?在反击苏联入侵的战争中,他一再显山露水,打击世界第二个超级大国。他负过六次伤,很善于打埋伏,苏联人是在吃了很多亏以后才认账的。没人知道是谁在美国制造了穷凶极恶的屠杀。如果真是本拉登干的,悲剧就有可能重演。他会坐在家里动手。那里有的是昏暗的羊肠小道,让我们摸索前行。有的是廉价的来福枪在向我们射击。谁也不会叫这样的战争是“新型战争”。

    进入专题: 阿富汗评论  

本文责编: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时评与杂文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560.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