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怖主义神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45 次 更新时间:2001-10-18 17:35

进入专题: 阿富汗评论  

(导语:美国的反恐怖计划是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引以为荣的“世界宪兵”职责之一,但曾在中央情报局供职的作者向我们讲述了反恐怖背后机制运作的弊端和无奈。其实,貌似强大的美国反恐怖组织也有它“纸老虎”的一面。)

反恐怖主义神话

自从1998年8月美国驻坦桑尼亚和肯尼亚使馆被炸后,美国投入数十亿美元进行反恐怖活动,其中的数千万美元专门投入反本.拉登及其恐怖组织的秘密活动。即使在去年十月停泊在亚丁港的美国驱逐舰“科尔”号被炸后,一些美国高级官员仍吹牛说,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正“一个胳膊一个腿”地秘密“撕碎”奥萨马.本.拉登的组织。但作为在中情局从事中东事务工作9年的官员,我更愿意说美国在中东及其周围地区的反恐怖计划是一个神话。

“恐怖主义者”战斗的动力更多地来自于他们的信念。

本.拉登迷踪

白沙瓦是巴基斯坦东北部边境城市,地处阿富汗门户开伯尔山口的主干道南面,属于中东文化的外围。

根据阿富汗联络人和巴基斯坦官员提供的消息,本.拉登的人经常潜入白沙瓦,把白沙瓦作为对外联络的据点。炸驻非洲使馆的小组成员很可能计划逃回巴基斯坦。一旦回到白沙瓦,在众多的“基地”组织朋友的帮助下,他们很可能找到路子回到本.拉登的怀抱。

阿富汗的每个地区和每个部落都有代表在白沙瓦,它同时也是阿富汗原教旨主义统治者的武器基地。了解这个城市的风吹草动对美国追捕和刺杀本.拉登和他的亲信的行动是必不可少的。除非联络网覆盖整个白沙瓦,否则收集到的有关“基地”组织的情报就不可能有多大的真实价值。

最近我去了一趟白沙瓦。黄昏时分,除了一个偶尔闪烁的霓虹灯,城里曲折的小路都变黑了,我在阿富汗人居住的地区穿行。即使在黑暗中,我也有一个执行人员最糟糕的感觉——到处都有眼睛跟着我。为了逃避人群,我在能碰到的任一间地毯、铜器和珠宝店或网吧钻进钻出。不管我走到哪,那感觉一直没有离开我。在白沙瓦这个中亚隐秘的城市,我看不到目前状态下的中央情报局有什么机会成功进行一次反本.拉登恐怖主义的行动。

大部分本.拉登的步兵来自城市那片土砖房组成的穆斯林世界,如果没有宣告自己是谁,西方人不能访问那片灰色的街区。没有一个驻巴基斯坦的执行官员能深入白沙瓦的阿富汗社区或西北边境大量为本.拉登和塔利班提供人员和主意的宗教学校,也不能寄厚望于他们收集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情报,更甭提招募外国代理人。

在这种环境下,甚至会讲本地语言的中情局穆斯林官员也不会比一个金发碧眼的百分之百的美国人做得更多。(据现役项目官员说中情局只有极少的几个来自中东的执行人员。)项目官员不能长期离开他们工作的大使馆和领事馆。美国海外工作人员被当地情报部门拍照和记录在案,不可能多次旅行而不被驻在国的有关部门发现,特别是在警察很多的巴基斯坦。美国官员如试图混入当地人中间,假装成有真正信仰的激进的穆斯林,为共同事业寻找兄弟,那么不久将会证明自己是个傻子。

白沙瓦“堡垒”

离白沙瓦中央市场几英里远有一个美国俱乐部,它靠近美国领事馆和英国士兵曾经操练过的旧兵营。这是国际援助人员、外交官、新闻记者和间谍的传统活动场所。精疲力竭的西方旅行者从阿富汗回来的路上经常在这停留,喝一点、看看录像、要份牛排。美国使馆的安全警告就贴在俱乐部走廊的布告栏上。

去年十二月我看到布告栏建议美国官员和他们的家人应远离人群、清真寺和其他虔诚的巴基斯坦人和阿富汗人可能聚集的地方。伊斯兰堡的美国大使馆极力劝告美国人保持低调生活,活动范围最好在西方化的、有高墙的旧兵营地区或其他不大可能碰到原教旨主义者的地方。美国大使馆本身则像个堡垒,被路障和巴基斯坦士兵包围,墙头装着监视摄像和铁丝网。

这些警告确实反映了美国国务院和中情局的心理。官员个人也许会冒险出去,但他们的好奇心不会受到鼓励和奖赏。除非本.拉登的步兵正好走过美国大使馆或领事馆的门口,否则中情局反恐怖主义官员几乎没有机会看到他们。

中情局行动理事会的成功史几乎跟它与激进穆斯林恐怖分子的斗争没有关系。大概理事会最值得纪录的成功史是70和80年代对付巴勒斯坦武装人员的斗争。中情局与他们能找到共同点,后者经常在舒服怡人的国家喝酒、玩女人,在高级饭店逗留。而行动理事会“深入”巴勒斯坦武装部队起到了在阿拉法特和美国政府之间传递信息的作用。

虽然与原教旨主义者和土砖房里的居民们打交道有困难,中情局还是顽固地拒绝专门在一个或两个国家发展干部。在1979至1989年整个苏联-阿富汗战争期间,行动理事会一直没有发展出阿富汗专家队伍。直到战争结束前一年半的1987年,才有一个阿富汗语稍微流利的专家到来。

谁将睡不着觉?

中情局反恐怖中心现有来自各个政府部门数百名雇员,是一个格外有能量的虚置官僚机构。80年代中,花了不到一年时间,中心把原来在一间屋子里看CNN电视的三人行动组变为一个庞大的机构。反恐怖中心一点也没有改变中情局在海外的行事方式。我在中情局期间,没有一次听说海外的项目官员回到总部,讨论针对中东某个目标的招募计划。打算长远的项目根本就没有。

1997年任中情局局长的乔治.特纳,一遍又一遍说美国的反恐怖活动是强有力的,在大多数行动中成功使本.拉登恐怖主义者“乱了方寸”,担心他们自己的安全。理查.克拉克是克林顿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反恐怖主任及布什政府反恐怖主管,他相信本.拉登和他的部下现在正“围者篝火”,彻夜难眠,“担心他们下一个会碰到谁”。

如果美国要打败奥萨马.本.拉登,必须公开支持阿马德.沙,他仍有相当机会打破塔利班力量后面的部落联盟。这比我们在中东的秘密反恐怖活动有效得多,它将迫使“基地”组织的领导人离开阿富汗,否则美国和盟国的情报和军队力量根本触及不到他们。

不到那时,我不认为奥萨马.本.拉登和他的盟友会围着篝火,睡不着觉。

    进入专题: 阿富汗评论  

本文责编: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563.html
文章来源:中新网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