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雄:我们踏雪而来——教育公益发展的专业化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06 次 更新时间:2024-01-16 23:30

进入专题: 教育公益发展  

王雄 (进入专栏)  

1月4日暴雪覆盖全国中东部,机场、车站、高速路不是封闭就是暂停运转。远方的伙伴有的到了河南,也有的到了安徽,可不论高铁还是动车都慢了下来,微信上各自呼叫“到哪啦?”

5日早晨,路面积雪漫过脚踝,泥泞难行,也不知大桥有没有通车。约了午后的车过江,很是忐忑,高速路上还有积雪,车速比平时慢了很多,万幸的是提前到了车站,可屏幕上一片通红,很多班次都已经取消,我们的那班高铁迟迟不露面,晚点1个多小时才上车。

19:36冲进会场时,杭州教育公益界及各地先到的伙伴已经济济一堂。致朴公益的花布姐姐宣布会议开始,这个寒冬最温暖的聚会拉开了序幕。

情怀与专业哪个更重要?

教育公益人士两年聚会一次,他们中有机构创办人、志愿者、基金会管理者、记者、自由人、教师、校长、企业家等,大多自费前来,今年达到700人。不论是发表演讲的、做路演的,还是参与组织的都是志愿者,没有一分钱报酬。现场常有人感叹,这些人才应该做教育,他们热情、勇敢、百折不挠,不被金钱所动,内心拥有一股力量,期待用自己的行动带给困境儿童更好的教育。

可是,问题来了,从事商业的朋友就会说:大家都不看重钱当然不能简单否定,但是,如此这般发展,这个行业永远不可能吸引更优秀的专业人才,而没有专业支持,这个行业就可能低水平打转。所以,别用道德绑架公益。今年大会对此问题做了许多探讨,只是互动交流依然不够。

德国学者沃尔夫·勒佩尼斯在《何谓欧洲知识分子》中记录了一个事情。1859年6月12日一艘船从阿拉伯半岛前往欧洲,途中撞到了珊瑚礁,船开始下沉并倾斜,船上的150多个人顿时陷入混乱,但很快人们就安静下来,有一位乘客(西门子)搭了一个小观察台,他通过一颗明亮的星星观察船的倾斜程度,这是大家最关心的。当他报告一点点移动的角度时,大家都屏住了呼吸,而当他宣布倾斜的移动停住时,大家爆发出欢呼声,可又开始倾斜的消息发出,绝望的喊声四处响起,直到最后船停在一个角度不再倾斜,被极度的恐惧吓得浑身发软的人们才开始展开救援行动。

这个事例中的西门子是一位专业人员,他能解决别人无法解决的问题,这是专业的第一层含义。惊恐的人们并没有怀疑或指责他,因为他们至少可以判断:他正在找的是预计船只是否倾覆的重要依据。重要的是观察者没有被众人的欢呼或惊恐影响,他一直在用理性做出判断,并及时发布。不被众人的情绪或观念影响,做出理性的判断,应该是专业的第二层含义。沃尔夫写道:大难临头,西门子站在下沉的船的甲板上,内心受到道德力量的驱使,在布满星星的天空中寻找迹象,想知道自己处于什么位置,有什么办法可以死里逃生。这里体现了专业的第三层内涵,即专业的信念。

在教育公益双年会上,梁小燕老师在演讲中说,公益人在看到社会问题时,他不会说:“这个问题与我无关”相反,他会说:“这就是我的问题,我要想出各种办法去解决。”这是一种勇气,也是公益人特有的情怀。公益人的心中也有一种信念,就是不忍心看到这个世界上弱势群体的孩子受苦,他们没有办法假装没看见,也没有办法让自己的心冷却下来,他们会立刻行动,去争取一切可能为孩子服务。那么,解决社会问题的情怀与专业真的冲突吗?

专业精神里面没有冷酷

教育公益领域的事务不仅跨学科,而常常跨界。从事这方面工作既需要对教育和公益的理解,又需要有各种丰富的沟通、管理、评估等方面的技能。先举两个教育的例证。

我认识两位初中数学教师,第一位解题能力很强,不仅准确而且速度快,不少教师都称他为“解题帝”。他很喜欢数学好的孩子。因此,在他的班里,总有一些数学能力强的孩子得到他的宠爱。可是,对数学成绩不高的孩子,他就没耐心了。

“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会,没长脑子啊?”这是他的口头禅,站在他身边的孩子只能发抖,为自己的数学不好感到羞愧,感到自己简直是一个笨蛋,不配在这个班学习。不仅如此,连家长都会说:“你太不认真了,你们数学老师多优秀啊!你太不珍惜了。”那么,这位数学老师专业吗?

第二位是大学生志愿者,非数学专业毕业,在很多方面肯定不如第一位。可是,他愿意陪伴在孩子们身边,听他们讲自己的事情,如果学生有不会的题目,他便与学生一起想办法,实在解不出来,他会在网上向同学请教,再来教学生。尽管他们班数学成绩平平,但是,孩子们都喜欢上数学课,因为,每个孩子都有机会表现自己,都能得到他的尊重与关爱。那么,这位教师专业吗?

只要稍加分析,就能发现第一位教师实际上关心的是数学而不是学生,他的眼中只有数学没有人。第二位教师则将学生放在第一位,尽管数学不够专业,每一位学生得到了尊重与关爱。两者相比,数学好的学生或家长还是会选择前者。那么,教师的专业是否只有学科能力呢?

《美国小学教师专业标准》(2007)在“教学”标准中指出“适应学生的个性差异:小学教师应知道学生在个性发展和学习方法方面的差异,能够创造各种学习机会以适应学生的个性差异。”美国“州际新任教师评估及支持联盟”在十个教学专业标准中指出,“为个别学生需要进行的教学调整”1。

由此可见,教师除了必备的学科能力之外,必须对所教学生有专业的关注与支持,一位对学生的学习困难无动于衷的教师是不合格的。专业能力中自然有对人的理解与关注。

也许你会说,“可是我不是教师,我只是一个公益项目管理者。”或者你可能是一位社会企业的发起人,面对的不是学生。OK,很理解你的问题,下面就来说一下社会企业家或公益项目管理者的情怀。

社会企业家之父比尔·德雷顿认为,社会企业家最核心的特质不是领导能力、管理能力,或执行事务的能力,而是情感上深深地致力于创造遍及整个社会的变革,这事实上也是社会企业家的驱动力。具体而言,包含六个因素:(1)具有强有力的、全局变革理念的个体;(2)设定目标和解决问题的创造力;(3)实现影响力的强大抱负;(4)废寝忘食地全身心投入工作;(5)变革整个体系的渴望;(6)以及道德意志。2

公益或教育的情怀是如此的重要,以致成为最为关键的因素。没有情怀的专业是不可想象的,而缺少专业的情怀呢?

有情怀的人们如何走向专业?

沃尔夫还将欧洲知识分子做了分类,一类就是上文所提到的有信念的专业人士,西门子就是其代表,另一类则是多愁善感的忧郁者。有情怀的公益人士中也有不少多愁善感的忧郁者,他们总是担心社会的发展向着不好的方向,忧虑教育的状况会越来越恶劣。为此,他们奔走呼叫,身体力行。这是一股看似正面的力量,然而,如果缺少专业的眼光,做出的判断常常会产生误解,严重的甚至会导致伤害。

每年有数百万人次的大学生去乡村支教,有不少常常是开始几天很兴奋,带着孩子玩一阵,遇到真正的困难(如学习的困难、交往的自卑等)就退却,体验几天以后就满意地回去了,丢下被“热情”熏过的孩子们再也不管了。

拿我们自己的例子来说,“小画眉”生活识字项目是一个提升苗族低年级语文教学能力的计划,原本设想的是:提升苗族教师的教学技能,编印有民族特色的识字课本,再组织一些好玩的识字活动,这个计划就能完成了。实施后,遇到的困难比我们设想的大多了。不只是教学问题,评价、管理、文化的差异都与东部地区相差很大。当初项目启动时,一腔热血,一定要啃下这个硬骨头。现在看来,我们团队的专业性远远不够,需要引入更多的专业力量,提供测试、评估、指导的支持,才能解决看起来简单的识字问题。

那么,有情怀从事教育公益的人们如何才能更专业呢?

提到专业化,很多人常常想到的是个人如何更专业,或者某一个机构如何更专业,其实,整个行业的专业化程度才是最为重要的。

国社会学家米勒森在研究了23位学者对“专业”的界定之后,提出了学者们频繁提到的六个特征:(1)具有建立在理论知识基础上的技巧;(2)提供训练和教育;(3)测验成员的能力;(4)组织;(5)恪守一种行为准则;(6)利他主义的服务。3 不过,20世纪70年代以后,这个研究遭到严厉的批评。

美国的社会学家弗雷德森认为,“专业自主”才是专业唯一的一个与众不同的特征。这里的专业自主包括:专业规定和控制自己工作的权力。即职业群体从政府那里获得特权,如发放许可证、自主的制度及受保护的市场等。

英国另一位社会学家约翰逊则从委托人与从业者的关系来分析,他认为专业实际上是一种特殊的职业控制,包括高度的自我调节和不受外部控制。4如果用上述属于市场范畴的概念来界定市民社会中的“专业”一词,恐怕很难说明跨界的志愿者工作,因此,我们既需要考虑这些社会学家的界定,又要根据我国教育公益的发展做出适当突破。

为此,我列出专业自主、专业准入和专业影响三个大类及八项具体要素,可作为“专业”界定的主要特征。(参见下图)

居于核心地位的是专业自主,它包括:这个专业群体的行为规范、专业组织化程度、专业学术活动及其相关延续历程;专业准入涉及到专业化培训、专业资格认证,以及相应的专业知识体系(包括知识、技能、态度与价值观);专业影响包括解决哪些特定问题以及由此产生的专业声誉。

如果用这八个要素来看“教育公益”的发展,我们会看到一幅从基金会、公益组织管理者、核心志愿者、松散志愿者的金字塔型图画,这与公益组织去中心化的理念相抵触,或者说,专业化与去中心化之间存在着需要警惕的张力,这个领域不能像其他技术领域变成专业控制的知识堡垒,居于专业领域顶层的是少数知识精英,他们通过掌握福柯所指出的知识权力,控制这个领域的准入、评估、提升等等“霸权”,正相反,教育公益领域正是由许许多多相互尊重的自组织参与的,它应该成为我国专业领域中最先实现“专业自主”的领域,只是在组织化、规划化和学术化方面还有不少欠缺。

作为个人,或者单一的公益机构来说,如何提升专业化水平呢?

首先,理解专业与情怀的关系。应该说,这两者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专业”为“情怀”提供理性支持,提供坚实的学术基础;“情怀”为“专业”发展提供动力和保障;“情怀”与“专业”结合可以建立专业信念,成为创新的动力源,并展现人本主义的关怀。

其次,具备不断学习的能力。没有人能够一直保持很高的专业水准,除非他/她一直在学习,不只是自己熟悉的领域,相关领域都得学习。教育公益涉及的范围非常广,不只是教育和公益,还涉及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管理学,以及这些学科的细分专业,此外还有很多技能性知识,如传播、财务、网络等。上述知识不断生长,不断出现新问题、新案例,要求从业者处于不断学习之中。

再次,追求专业管理,寻求专业支持。对于公益组织内部,专业化管理非常重要,这是提高工作效率的基础。公益机构又不能样样精通,大多数项目特别需要社会各领域相关利益群体的参与,因此,可以整合外部专业力量,持续支持相关项目取得成效。

说理有点多了,看到网上正在热议“高铁门”、“冰花男孩”等各种问题,希望教育公益领域的伙伴们除了热议,还需要留点儿时间提升组织和自身的专业化。

外面的风雪已经停息,充满热情的公益伙伴像是举着公益情怀的火炬,在寒冬里,相互支持,蹒跚前行,尽管专业的道路漫长而艰辛,但是,不论是忧虑还是激情,都将公益人的情怀展现在民众的面前,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各界人士加入到踏雪的征途中。

注释:

[1] 我国正在制定的《初中数学教师培训课程标准》中也指出初中数学教师应该“能够准确分析学生出现错误与学习困难的原因”。

[2] 【美】保罗·C.莱特(Pual C.Light)著,苟天来等译:《探求社会企业家精神》,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5月版,第4-7页。

[3] 【英】亚当·库伯、杰西卡·库伯编:《社会科学百科全书》,上海译文出版社,1989年2月版,第600-601页。

[4] 同上。

本文作者:王雄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青童教育学院院长。

第五届全国教育公益组织双年会上的演讲

进入 王雄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教育公益发展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8697.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