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艳萍:采撷一天的美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414 次 更新时间:2023-10-03 22:19

陈艳萍 (进入专栏)  

 

丝瓜藤爬过破屋顶,翻过院墙,到了另一边。

我总是抻头抻脖,看那边有没有丝瓜。我知道,并看不清楚。但凡爬藤的蔬菜,果实都非常掩蔽。

一大早,我决定过去寻。那边是荒地,草比人高。我穿上高筒雨靴,穿上长袖,戴上帽子,拿一根竹竿探路。怕荒草里有蛇,竹竿是蛇的舅舅。

我先是站在地上看,有两条丝瓜。等我攀上栏杆,去摘丝瓜时。人站高了,近了,才发现有五六条丝瓜。

把它们一一剪下,“啪啪”落在地上。天热,一动就是一身汗。但是劳动使人畅快。

一辆车过来,停稳了才看清,是邻居高先生。他家房子装好后,一直未曾来住。他应该是来拿东西的。

过了一会儿,他走出来,提着一个大南瓜,说给我。我以为是从乡下带过来的。他说不是,在后院摘的。

青皮花纹南瓜,葫芦型,也似一尊佛。放在地上,周正平稳。抱起来,沉。我到底是乡村长大的孩子,总是想到收成。很想知道这南瓜有多重,正好家里有电子秤,一挂,十九斤。

知道斤两后,感觉收获更具体。

这是天降的喜悦。

看我这么开心,孩子他爸不以为然,说只是个南瓜。我说,人为什么不能从万物生长中体验欢欣。看那手机上,别人编的段子,哈哈笑。这种自然的,生命的,人情的喜悦感,反而不去体验。太可惜了吧。

从微小事物中体验快乐,是一种能力。

邻家并没有种南瓜。我仔细看了看,是后面人家院落里的南瓜藤爬进了他家的院子。

看一个南瓜的时候,并不一定关注眼下,而是会想到它安静从容渐渐长大的过程。不要想着它只是蔬菜,而是去欣赏它身上的花纹,圆滚滚的形态。想着造物主创造南瓜的意图,想着属于南瓜的独特美感。

越是看得深沉,南瓜就越不再是南瓜。它是生命的成长,是自我的完成,是天造的艺术品,是世界在发声。

浅浅地睡了一会儿午觉后,想写点东西,又觉得差火候。环顾居室四周,觉得凌乱,迫在眉睫地想要收拾。

一个红色的酒瓶,可以当花瓶用,一直觉得它好看。舍不得扔掉。这会,毫不犹豫地把它丢进垃圾桶。

该洗的洗,该擦的擦,该丢掉的丢掉。近年来,我变得爱丢东西了。一些物件,一两年都没用,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我是这样的个性,身心要有条理,家居也要有条理。我也越来越有种需要,让东西越来越少,清晰可见。

明确知道内心的需要,明确知道外在的需要。

专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念头只在当下,心思宁静。当自己安静下来的时候,就是舒服的时候。

我也不再强求自己学什么,懂什么。可能我最想的是,去喜欢有意思的事情。

整理家务,就很有意思。看起来是整理家务,其实是在梳理自己。

书柜的下面,有一个铁盒子,很久没打开。这会,打开一看,是一盒子橡皮筋之类。最近天热,我一直在找皮筋扎头发,找不到,只好用那种捆扎蔬菜的皮筋将就着用。我一直在想,哪天去街上买。

如获至宝的感觉涌遍全身。

一两个小时,家里的角角落落都清理干净后,又打开衣柜。隔一段时间,我就要打开看看。老了,记性太差,几件衣服,都不大记得穿。

艳华给我的裤子,是我很喜欢的棉麻,屁股后面有两个口袋。总是很在意这些细节。明明是女人的裤子,后面装两个口袋干嘛。装两个口袋也就罢了,还有口袋檐子。

口袋不好拆,但我必须要把檐子拆掉。拿出剪刀,发现看不清。这活儿,模糊着做,会剪破,便喊黄晴过来帮忙。

劳动结束。这个时候,当我凝视这个居家时,有一种享受。我才明白过来,那个急切想要收拾的动机,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凝视。

这是女人的特性。女人喜欢小摆件,喜欢收纳整理,是享受劳动的过程,更是享受凝视焕然一新的这种感觉。

女人和家是一体的。女人和男人,组成一个家。对于男人,家或许就是吃饭和睡觉。而女人,还有这种凝视的快乐。这是她和自己的关系,和生活的关系,和家的关系,和男人与孩子的关系。

她要创造温暖和舒服。她也享受这种温暖和舒服。她愿意附着这个家,附着这种感觉。

一个家,只有女人和孩子,也成其家。一个家,只有男人和孩子,就不成其家。这一点上,女人比男人更完整。女人属于自然的属性多,男人属于社会的属性多。

傍晚,去散步。

夏天,旱魃水流之外,天空可看,植物可看。总是说,这世界有那么多人。其实,这世界还有那么多植物。

道路两旁,各种野草葳蕤,有青蒿,蛇床子,一年蓬,桑叶,茅草,红蓼,龙葵等等。龙葵已是成熟阶段,结串串果实。圆溜溜,黑得发亮。听说不好吃,但可吃。全国各地都生长,各地的叫法不同。

尤其要说说苍耳。一片荒草地,去年的时候,只是零星几株。今年,忽地长了一片。为它的生命力顽强感到欢欣,也为那些枯萎了的植物感到惋惜。它们没有争过苍耳,自己消失了。

杜鹃鸟儿的叫声传来。想起日本和歌里的句子:春花秋月杜鹃夏。植物们,并不顾着自己生长,它们还有责任,昆虫鸟类都要靠它们掩蔽和护佑。

在对花草植物的关注之中漫步,置身美好的境界之中,对存在,对周遭的一切,皆有了更多体悟。如此,我的生活便获得了许多意义。

散步的时候,我穿着一双布鞋。有一会,我突然脱掉鞋子,大吃一惊,脚上是黑灰。我想起了儿时跟着奶奶去姨伯家走亲戚,土路,又远,布鞋不隔灰,光脚穿着,脚上就是这样,布满土灰。

但是,我散步走过的这条路,是水泥路,不可能走出黑灰来。那是什么原因呢?我这鞋子穿了三年了,从来没出现这种现象。难道是它的陈旧?材质里跑出来的灰尘。

想不明白,纳闷着往回走。明日,把鞋子洗洗。

厨房的窗外,是一株紫薇,这几天,正开着花。花间,垂着一条丝瓜。我坐在餐桌边,吃一碗稀饭,欣赏紫花摇窗。这一刻,感受到的美,抵尘世万般苦楚。

每个人都要找到疗愈自己的方式。

擦黑时分,不急着干别的,餐桌前坐一会。不开灯,看窗外的紫薇,看那条丝瓜。插黑这个词,是儿时常听奶奶挂在嘴边的话。每每想起这个词,就觉得生活多了意思。

汪洋发来信息,说想喝一碗汤。马上想起紫薇树上吊着的这条丝瓜。剪下、刨皮、切块,滚汤。

黄晴说汪洋,你吃的不是丝瓜,而是一片风景。

真的,紫薇树上的丝瓜没有了。蓦地感受到那无言世界里,万千的落寞感。

晚间,洗洗刷刷后,坐在电脑前,修改了两篇文字,再一看表,已近十一点。时间过得如此之快。

躺在床上,想起黑灰的事情。联想到鞋子放置的地方,猛然想起一件事。那天,燕姿给了我一捆蚊香。这蚊香,是户外蚊香,一米多长。这几天,每天在门口点一根。我的鞋子正好放在蚊香旁边,烧过的灰落在鞋子里,我穿上去走路,脚上染满黑灰。

案子侦破的那一瞬间,直觉告诉我另外一点:有些事情,不想明白,会更美。

进入 陈艳萍 的专栏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638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