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游 苑秀丽:苏联解体30周年:原因、教训与影响再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806 次 更新时间:2023-09-14 20:50

进入专题: 苏联解体  

王游   苑秀丽  

 

苏联解体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中的重大事件。过去30年来,各国共产党人和学者对这一事件进行了广泛讨论乃至针锋相对的争辩,试图探究苏联解体的原因,并从中吸取教训。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受的空前挫折。对这一重大历史事件进行全面了解和深入研究,总结其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教训与启示,无疑有助于推进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事业发展。

一、苏联解体引起各国理论界的持续争论与高度关注

1991年,苏联陷入空前的社会危机。8月24日,戈尔巴乔夫辞去苏共中央总书记的职务并要求苏共自行解散。12月8日,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三个苏联创始加盟共和国领导人叶利钦、克拉夫丘克、舒什克维奇宣布“作为国际法主体和地缘政治现实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停止存在”,并成立独立国家联合体以取代旧联盟。12月25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苏联至此完全解体。30年来,世界各国理论界对这一事件持续探讨,并于2021年再次掀起了热议。

(一)苏联解体的原因引起世界各国长期争论

纵观30年来世界各国对苏联解体进行的广泛探讨,可以深刻感受到:苏联解体的突然性和复杂性令全球震撼。各国学者的探讨角度和内容多样,涉及斯大林、“斯大林模式”、戈尔巴乔夫、经济因素、思想意识形态因素、改革因素、苏联共产党的蜕化变质、官僚制度、西方因素、军备竞赛、外交政策、民族问题等诸多问题。苏联解体的原因复杂,既有历史的也有现实的,既有内部的也有外部的。对苏联解体这一重大事件,世界范围内存在对立性认识,特别是在斯大林、“斯大林模式”、戈尔巴乔夫与苏联共产党蜕化变质的关系等问题上,甚至存在根本性分歧。一些学者认为,斯大林实行的一整套政治体制深深地埋下了苏联解体的祸根,苏联解体宣告斯大林模式的社会主义失败了。另有学者表示,苏联解体“是可以避免的”。2022年1月1日,俄共莫斯科市委网站刊载了政治学者德米特里·罗季奥诺夫的文章《苏联的不归路》,文中坚决反对“苏联体制病入膏肓”“苏联解体不可避免”等相关说法。

在苏联解体20年之际,中国出版发行的《居安思危——苏共亡党的历史教训》(八集党内教育参考片)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该片在越共中央党校作为内部学习资料,引起了越南共产党部分干部和理论家的共鸣。该片强调,“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并不在于‘斯大林模式’即苏联社会主义模式”,而在于苏共领导集团“逐渐脱离、背离乃至最终背叛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然而,也有观点认为,苏联解体与苏联的意识形态体系、国家制度、执政党都没有直接关系。总的来说,大多数中国学者依然辩证地认为,不能彻底否定“斯大林模式”,应全面地科学分析斯大林和苏联共产党的历史,反对否定苏联共产党,反对苏联的历史虚无主义,汲取苏联解体的教训。

(二)苏联解体30周年之际俄罗斯和相关国家的回顾与反思

2021年是苏共垮台、苏联解体30周年,同时也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值此重要时间节点,俄罗斯、中国以及世界其他国家共产党人和学者发表了新的观点,再次对这一事件进行深刻反思;与此同时,戈尔巴乔夫、纳扎尔巴耶夫、久加诺夫等苏联解体事件亲历者也以撰文和接受访谈的形式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对这些新的观点进行总结,有利于我们更加清晰地把握历史脉络,继续朝着正确的方向推进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

1.俄罗斯结合斯大林诞辰142周年举行纪念与反思活动

苏联解体30周年纪念日与斯大林诞辰142周年的日期只相差4天。2021年12月21日,尽管有着风雪严寒天气和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在俄罗斯许多城市,仍然有许多工人、普通共产党员和共产党干部向苏联领导人的纪念碑献花,表达对斯大林的敬意。在斯大林诞辰纪念日的声明中,俄共中央思想委员会(RCWP)赞扬布尔什维克革命者和领袖的遗产。在莫斯科红场,老共产党员、老共青团员和俄共的支持者向克里姆林宫墙旁的斯大林墓献花。俄共中央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尤·维·阿福宁和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弗·伊·卡申、德·格·诺维科夫参加了这一活动。另外,斯塔夫罗波尔、加里宁格勒、新西伯利亚、坦波夫等地也举行了类似活动。2021年12月30日,俄罗斯左翼阵线的激进成员在莫斯科市中心举行了游行,他们在会上宣布庆祝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成立99周年,要求改变俄罗斯的发展进程,实施社会主义改造,建立新的苏联。游行者站在克里姆林宫附近,举着标语并高呼口号:“为了新政权,为了新联盟!”“让我们恢复苏联!”“我们的祖国是苏联!”左翼阵线的代表声称,30年前摧毁苏联是一项特别严重的罪行,肇事者尚未受到惩罚。今天,在下一次资本主义危机发展和后苏联空间国家人民生活条件恶化的背景下,在后苏联空间实施新的社会主义计划和复兴苏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迫。

在俄罗斯,众多报刊登载了围绕苏联解体事件进行的访谈和回顾文章。俄罗斯《生意人报》刊载系列访谈录《没有苏联的30年》,俄罗斯《独立报》刊载文章《衰亡帝国的编年史——苏共被禁及苏联解体30周年》,俄罗斯“纽带”新闻网刊载文章《为什么没有人打算拯救苏联?》等。

2.其他相关国家组织学术活动对苏联解体进行回顾与反思

2021年,中国学界围绕苏联解体这一主题发表了多篇文章,出版了多部著作,召开了多场学术会议。中国人民大学当代政党研究平台召开了“苏联亡党的历史教训暨世界社会主义现状”学术研讨会。会议围绕苏联亡党亡国的原因、教训及启示等主题展开了研讨。《马克思主义研究》《世界社会主义研究》《马克思主义与现实》《政治学研究》等刊物发表文章探讨苏联解体相关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制作了《历史虚无主义与苏联解体——对苏联亡党亡国三十年的思考》专题教育片,等等。

2021年12月17~26日,由越南胡志明市电视台制作的10集纪录片《1991年冬天》在越南电视台(HTV9)连续播出。该纪录片由河内国家大学下属人文社科大学新闻传媒学院的裴志忠(Bùi Chí Trung)教授指导制作,通过采编多位国内外专家学者的观点,使用多条首次公布的珍贵史料,全面系统地回顾了苏联解体的历史过程,探讨苏联解体的原因及对越南社会主义建设的启示。

2021年8月24日,英国《晨星报》刊载了两篇纪念文章,一篇为英国共产党总书记罗伯特·格里菲斯撰写的《为什么苏联崩溃,为什么反革命胜利?》。文中写道:“在21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仍然可以从过去的历史中学到很多东西,以便准备下一次社会主义革命。与此同时,苏联的巨大成就应该得到人们的强调、辩护和庆祝。”另一篇是卡洛斯·马丁内斯的《苏联解体:完全无必要,完全是灾难》,作者认为:“苏联和欧洲社会主义的崩溃可以被称为全球工人阶级在其历史上遭受的最严重的挫败。它使帝国主义得以续命,使人类解放事业倒退了几十年”,“然而,三十年后,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为清楚的是,资本主义无法解决人类所面临的问题。与此同时,社会主义世界继续取得令人印象深刻的成绩——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的出色表现便是最直接的例子”。

2021年12月13日,欧洲议会举行了苏联解体30周年相关辩论,其主题为“苏联解体对俄罗斯及欧洲的未来的重要性”。希腊共产党(ΚΚΕ)议员科斯塔斯·帕帕达基斯(Kostas Papadakis)在会上驳斥反共分子的谬论,说道:“苏联社会主义被推翻三十年后,反共行动和对共产党人的迫害愈演愈烈。这一事实表明了资本主义的弱点而不是力量”,“社会主义是战胜法西斯主义的唯一方法,也是几十年来唯一解决了困扰资本主义和数十亿人的最大和最紧迫问题的手段。这就是为什么——无论体制如何——社会主义仍然是未来,也是人民唯一真正的出路”。

2021年12月26日,希腊—古巴友谊与团结协会秘书长、“保卫共产主义网站”总编辑尼科斯·莫塔斯(Nikos Mottas)在网站上发表题为《红旗将再次升起:苏联解体30年》的文章,文中列举了苏联解体对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人民和全世界劳动人民造成的种种巨大伤害,认为,“资本主义的复辟几乎在公共生活的每一个领域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野蛮。这种野蛮行径使少数人受益,却使大多数人的处境雪上加霜”。作者满怀信心地表示:“人民,世界各地的工人阶级必将组织反击,铸成反对资本主义剥削和帝国主义野蛮的抵抗的巨大堡垒,并为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创造先决条件。不,历史没有在1991年12月结束,绣着镰刀和锤子的红旗,会再次升起。”

二、关于苏联解体原因的新探讨

2021年,人们对苏联解体的原因进行了多方面的探讨。学界普遍认为苏联解体是多方面因素综合造成的,但在戈尔巴乔夫、苏联共产党与苏联解体的关系等问题上存在尖锐分歧。此外,各国政界、学者就经济因素、意识形态因素、民族问题对苏联解体的影响进行了探讨。

(一)关于苏联解体的多方面原因

2021年10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年会上表达了他对苏联解体的看法。普京称,苏联的崩溃是由于缺乏灵活、深思熟虑的转变以及各种激进分子的行动而造成的。苏联“成为各种教条主义者(反动派和所谓的进步派)的牺牲品。每个人都尽了最大的努力”。

有中国学者认为,在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或根本原因中,长期的思想理论混乱是基础性原因,长期的组织政策失误是关键性原因,实行“改革新思维”的政治背叛是直接的致命性原因和首要原因,“而其他原因即使客观存在,也是排在三大原因之后或是局部的原因”。

2021年10月26~30日,越南中央军委机关报《人民军队报》网站连载五篇主题为“苏联解体30年对越南的启示”的系列文章,将苏联解体归结为五大原因:一是苏共放弃对国家和社会的领导权,亡党必然导致亡国;二是苏共的干部人事工作严重偏离民主集中制原则,任用错误的人领导党和国家;三是苏共党员干部思想严重蜕化,出现自上而下的“自我演变”“自我转化”;四是苏共舆论思想阵线松懈,对外部渗透失去警觉,任由历史虚无主义和修正主义在媒体上兴风作浪;五是苏共放弃对军队的政治领导,导致军队内部思想混乱,在关键时刻无法保证党的领导和党中央的权威。越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报》网站的“评论—批判”专栏以两集视频讲授的形式介绍了上述连载文章。

各国政界、学界还从经济因素、意识形态因素、民族因素等方面对苏联解体进行了探讨。2021年11月,俄罗斯前外长伊·伊万诺夫在接受《生意人报》采访时表示,苏联解体的原因与外交政策无关。伊万诺夫认为苏联解体主要与经济有关,因为戈尔巴乔夫没有制定从完全集中的苏维埃经济过渡到市场经济的明确计划。他认为是“一场自发的崩溃导致了后来的悲剧”。戈尔巴乔夫失去群众支持,仅仅是因为空柜台——物资商品供应不足。俄罗斯国家电视广播公司2021年12月11日报道,哈萨克斯坦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电视频道“俄罗斯—24”的节目中就苏联解体问题发表了观点。他认为,苏联当局奉行的经济政策是苏联解体的原因之一。“极权主义的、行政化的社会主义经济已经耗尽了自身资源。经济领域的领导人本应及时注意到这一点并改变对经济的管理,但未能做到。所有积累的资源在逐渐枯竭,我们首先在经济领域走到了崩溃边缘。”

在苏联解体的各个原因中,意识形态因素的作用受到最多关注。一些人认为,苏联共产党丧失对意识形态领域的领导,是造成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崩溃、苏共丧失执政地位且最终亡党亡国的重要原因。久加诺夫强调西方政坛在苏联解体过程中发挥的特殊作用,并疾呼:俄罗斯国家现今仍然危如累卵,“摧毁我们国家的计划不是由叛徒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雅科夫列夫、谢瓦尔德纳泽制定的,而是由美国的特殊机构制定的,它被称为‘哈佛计划’。该计划的第一阶段被称为‘重建’,第二阶段是‘改革’,第三阶段是‘清算’。现在已经到了第三阶段——‘清算’”。有学者认为:“苏联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话语权从安全隐患到问题与挑战,再到冲突与对抗,直到在各种争夺中败北和覆灭,导致苏联共产党失势、人民思想失控、联邦制国家失守。”也有学者指出:“苏联剧变无疑是由多种因素综合作用发生的复杂政治事件,但历史虚无主义泛滥是其中一个不可回避的重要因素。”

在苏联解体的原因中,民族问题被认为是一个重要原因。一些人批评斯大林关于民族问题的思想与实践,认为他违背了列宁遗愿,“斯大林模式”造成苏联民族问题积重难返并成为苏联解体的推力。2021年,围绕这一问题,有学者提出,“苏联的民族联邦制国家结构、俄罗斯联邦的地位问题是苏联从建立时起就存在的结构性隐患,俄罗斯联邦的支撑和集中统一的苏联共产党的存在,遏制了这一隐患的爆发。戈尔巴乔夫改革取消共产党在政治生活中垄断地位的宪法条款,使作为苏联国家管理机构基础的统一的苏联共产党失去权力……致使苏联的结构性隐患爆发,最终导致苏联解体”。也有学者认为,苏联的民族问题复杂,处理起来相当有难度。苏联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取得了一些成功,民族问题不是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

(二)关于戈尔巴乔夫个人与苏联解体的关系

2021年,就如何认识和评价戈尔巴乔夫与苏联改革的问题再起争论。俄罗斯国内外对戈氏评价的反差依然巨大。有研究者认为,俄罗斯国内对戈尔巴乔夫改革的看法仍以负面为主。然而,普京高度评价戈尔巴乔夫。普京在给戈尔巴乔夫90寿辰的贺电中指出戈尔巴乔夫是“当代出类拔萃之辈和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对国家和全球历史产生了重大影响”。当然,西方也盛赞戈尔巴乔夫。美国总统拜登也给戈尔巴乔夫发去生日贺电,对其做了高度评价。德国时任总理默克尔则赞扬戈尔巴乔夫“为和平克服冷战和完成德国统一做出的贡献”。戈尔巴乔夫也不止一次表达了自己的观点。2021年3月,在自己90岁生日当天,戈尔巴乔夫对塔斯社记者表示,他当年的改革在俄罗斯仍是“众矢之的”。但他坚持认为,尽管有些举措失当,当年改革的大方向没有错。2021年8月,戈尔巴乔夫在《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长文《理解改革并捍卫新思维》。戈尔巴乔夫依然相信自己的改革是正确的。关于改革过程中的败笔,戈尔巴乔夫表示,苏联的物价长期以来未能体现生产成本,拒绝及时进行物价改革,是他的“战略失误”。

俄共对苏联解体的看法是一贯的。2021年,该党在国家紧急委员会成立30周年纪念日前夕举行了专门讨论共产党选举方案和党对国家复兴的建议的新闻发布会。久加诺夫在发布会开幕时向记者发表讲话称:“戈尔巴乔夫背叛了我们的国家,背叛了社会主义的理想,背叛了朋友和盟国,加入摧毁伟大国家的‘第五纵队’,这种背叛变成了我们所有人的巨大悲剧和灾祸。”]2021年12月,久加诺夫在《真理报》上发表题为《历史将把该隐的角色留给叛徒,而我国各民族的友谊将会恢复》的文章,文中写道:“苏联的毁灭不是由于客观的历史原因。一个伟大国家的死亡是人为的。戈尔巴乔夫、雅科夫列夫、谢瓦尔德纳泽、叶利钦及其同谋的背叛使这件事具有可能。苏共中央总书记、他身边的小圈子成员和其他高级干部直接背叛了祖国和社会主义事业。”

有美国华人学者表示:“作为苏联最后一位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冷战体系终结和帝国解体中负有主要责任,直接导致了苏联体制的瘫痪和瓦解,尽管这并非戈氏本意,也完全超出西方预想。”另有学者认为,苏联解体以来的现实,证实了戈尔巴乔夫在苏联解体最后一站“不作为”,叶利钦是毁灭苏联的“罪魁之一”。不少学者赞同这种观点,认为戈尔巴乔夫之流就是要彻底摧毁共产主义大厦,苏联的“改革”实为改向和资本主义复辟。

民主德国最后一任总理汉斯·莫德罗(Hans Modrow)在苏联解体30周年之际也表达了对戈尔巴乔夫本人以及苏联模式的看法。在主题为“苏联解体与两德统一”的采访中,他认为,戈尔巴乔夫是造成苏联解体的关键性人物,他实行了“一项失败的政策”。他表示,戈尔巴乔夫对民主德国的态度导致了民主德国的消亡。不过,他也认为“斯大林主导下的社会主义模式存在局限性”,不只是民主德国,东欧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也需要改革。

(三)关于苏联共产党与苏联解体的关系

苏联共产党与苏联解体的关系一直是一个焦点问题。2021年10月,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对苏联解体感到非常遗憾。他认为,1991年苏联高层正在筹备一部新的联盟条约,并没有打算让各加盟共和国完全分离。“如果这么做了,苏联的解体不会如此严重地影响所有共和国公民的社会经济状况,不会陷入20世纪90年代的‘深渊’。”根据纳扎尔巴耶夫的说法,苏联最高领导层在1991年没有想到这个伟大的国家会解体。纳扎尔巴耶夫谴责了苏联第一大加盟共和国俄罗斯带头分裂的行径:“我一直在问:俄罗斯的这种‘主权’是在谁那里制造出来的?这是崩溃的开始。我不是在谈论俄罗斯共产党何时与苏共分离。我想问那些共产党人……这个问题是:为什么俄罗斯共产党要分裂苏共?”在中国,学者们也就此进行了探讨。一种观点认为,苏共后期思想变质和组织蜕变,党内高层放弃思想信仰、否定历史,追捧西式“自由民主”,鼓吹“民主化”和“公开性”是苏共败亡、制度崩溃与国家分裂的重要原因。有学者指出,导致苏共蜕变的关键问题出在苏共内部。“戈尔巴乔夫在担任总书记的6年多时间里,推行了一条‘由削弱到放弃苏共领导地位’的错误路线。戈尔巴乔夫通过修改苏联宪法,取消了关于苏共作为领导核心的规定,在苏联盲目推行西方的多党制和三权分立……完整的苏联被瓦解也就不可避免。”

习近平同志指出:“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啊!”这一精辟论述,对苏联共产党与苏联解体的关系问题给出了有力解答。

三、苏联解体30年后的影响探讨

(一)原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的相关探讨

苏联解体过去了30年,有关苏联解体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的争论一直在延续。关于这个问题,应首先了解俄罗斯民众的看法。有学者指出:“从列瓦达民调中心进行关于苏联解体问题的追踪调查可以看到,尽管大国瓦解给俄罗斯民众带来空前的民族失落感,但转型30年后,在历经多次危机、付出种种代价后,大多数俄罗斯人仍然不愿重回苏联体制之下。2020年,为苏联解体感到惋惜的受访者为65%,创近10年来新高;认为苏联时代是该国历史上较好时期的受访者占比高达75%;但同意回到苏联道路的受访者只占28%。”

有学者否认苏联解体是“斯大林模式”的失败造成的,认为必须肯定斯大林时期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对于苏联解体造成的后果,俄共中央主席久加诺夫一边列举了苏联时代的成就,一边讽刺了俄罗斯今日的状况:“三十年过去了,今天的结局有目共睹。毕竟,在苏维埃政权的七十年中,我们已经从一个崩溃的帝国变成了最强大、科教和技术水平最高的国家。当时,世界上每三名乘客就有一名乘坐我们的飞机,每两名或三名科研人员中就有一名在苏联的研究所里工作。每个公民都感到自己受到社会的保护。每个人都得到了免费教育、医疗、工作等方面的保障。但今天没有这一切。”

在久加诺夫看来,“苏联的覆亡是一个绝对反动的现象。它违背了全球一体化进程的逻辑。发生的事情对所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经济来说都是一场悲剧。由于长期的经济和文化联系破裂,它们突然发现自己陷入深刻的危机。我们的共同发展在未来几十年里陷入瘫痪。失去了宝贵的历史时机。我们的竞争力被大大削弱”。

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认为,30年前发生的事件绝不仅仅是苏联“解体”,事实上是“崩溃”。在苏联不复存在之后,他希望独联体能够发挥作用。2021年10月,卢卡申科在独联体国家元首线上会议上表示:“苏联是被故意摧毁的。在这种情况下,独联体成为保护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免受混乱的屋顶。”卢卡申科敦促独联体各国领导人在所有领域,特别是在经济方面开展合作,因为全球商品市场早已被其他国家占领。他指出,独联体国家应该消除阻碍自由贸易的内部壁垒。“如果联合起来,独联体国家将能够抵御任何外部威胁。”

2021年7月,乌克兰独立后的第二任总统库奇马在一个访谈节目中谈论了苏联解体,他表示:“乌克兰人民在1991年宣布国家独立的全民公投中被骗了。我们多多少少骗了这些人。当时我们说,乌克兰养活着整个俄罗斯,实际我们只按世界价格计算了乌克兰生产的产品,而没有算俄罗斯提供给我们的东西。”“事实上,我们过去一直以低于茶水和低于自来水的价格(从俄罗斯)获得石油和天然气。因此,当俄罗斯也以世界价格与我们进行贸易结算时,谎言就被戳穿了,这一结果也是20世纪90年代严重通货膨胀的重要原因。”库奇马认为,这是相信了政客承诺的人们必须付出的代价。

(二)其他国家的相关探讨

德国一些学者对苏联解体的影响也进行了研究。东欧与国际研究中心举办了“后苏联时代”系列学术研讨会。来自柏林、莫斯科、叶卡捷琳堡、阿姆斯特丹等地的学者从地缘政治、转型国家、俄罗斯与欧洲关系等角度讨论了苏联解体30周年对世界的影响。他们认为,苏联解体改变了地缘政治格局与欧洲秩序,促成了经济全球化。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政治教育中心官方网站从不同受众的角度刊载了有关“苏联解体的影响”的系列评论文章。这些文章从俄罗斯高等教育转型、受苏联解体影响的无国籍者、年轻一代的政治态度等层面分析了苏联解体这一历史性事件对不同人群的影响。政治教育中心主要以西方意识形态中的“民主”“自由”等观点评价苏东国家的转型过程与转型成果。其认为苏联缺乏民主自由,充满腐败滥权。

中国研究者对苏联解体在国际地缘政治和世界力量格局方面产生的重大影响进行了分析。有学者指出,苏联解体这个“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至今仍然影响着21世纪的地缘政治走向。30年后的今天,一系列因苏联解体而发生的重大国际政治变化都发生了转向乃至逆转,体现在五个方面,即冷战回潮、两极结构再现、新东西方体系重构、自由主义衰落以及大欧洲理想破灭。有学者指出:“相对于戈氏面对苏联高度集中的计划体制采取的激进和天真的改革举措,中国一直在探索和优化执政党、国家机制和社会之间关系的不同机制和不同的排列组合;以开放姿态,渐进改革,灵活务实,使体制‘立新’的速度和质量,远超改造、破除旧机制的进程。在国际层面,苏联解体而导致的单极世界并未‘终结’历史,而是开启了所谓‘自由国际秩序’盛极而衰的过程。面对中国历史性的崛起,新一轮大国博弈已见端倪。”

四、苏联解体的历史教训与启示

苏联解体是20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重大事件。在这一悲剧发生30年后,俄罗斯、中国以及世界其他国家的共产党和左翼力量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视角对其进行反思和探究,旨在吸取历史教训,科学把握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以及社会主义发展进程。2021年,学者们围绕苏联社会主义制度、共产党的领导权、对领导人的评价及苏联解体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影响等问题展开探讨。

(一)苏联解体的历史教训

中国学者从苏联解体事件中总结历史教训得出,加强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领导权建设,建成有强大凝聚力和引领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具有巩固中国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维护中国意识形态安全、凝聚人心和整合时代思想的重要意义。有学者提出,要吸取民族问题的教训,及时填补法律、政策漏洞,强调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认同,强化通用语言文字在国家中的地位和作用,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苏联就是因放弃共产党的领导而失去了维系联盟存在的组织纽带和思想纽带。还有学者认为,民主社会主义的改革颠覆了苏联。“民主社会主义并非社会主义的一种模式。……在社会主义国家搞民主社会主义,结果只能葬送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复辟资本主义。”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的社会主义国家,仍然有一些不信仰甚至怀疑、否定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人钻进党内,这给我们敲响警钟。一定要保证党和国家的领导权始终牢牢掌握在忠实于马克思主义的人手里。

2021年12月20日,越南共产党中央机关刊物《共产主义》杂志原副主编二黎(Nh? Lê)在越共中央宣教部主办的《宣教》杂志上发表文章《回顾苏联解体30年:体制存亡经验教训的生命力》。文章批判了苏联在改革过程中所犯的主观错误,揭露外部敌对势力的无孔不入,指出:历史已经证明,苏联和东欧的社会主义模式是走不通的,越南具有本国特点的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现了统一性与多样性的辩证关系,这正是当今时代社会主义的生命力源泉。社会主义的胜利一定是各国根据本国国情,独立创新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而走向社会主义的独特道路。

苏联的历史是一面镜子,社会主义国家执政党的领导干部必须具有较高的马列主义修养。必须重视党员干部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理论修养,必须守住改革方向这一条底线,保证社会主义沿着正确方向前进。

(二)苏联解体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影响与启示

苏联解体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造成的巨大冲击是有目共睹的。苏联解体30年后,各国共产党和学者们回顾这段历史并从以下几个方面总结了其严重后果与启示。

第一,苏联解体使20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受重大挫折,要从挫折中吸取教训,促进世界社会主义的振兴。苏联解体对世界力量格局产生了重大影响,“历史终结论”一度甚嚣尘上。幸运的是,经过长期不懈努力,各社会主义国家逐渐走出危机,中国共产党展示了自身引领国际共运的磅礴伟力,世界社会主义得到了新的发展,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以来,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充分彰显。2021年12月31日,胡志明国家行政学院原副院长阮曰草(Nguy?n Vi?t Th?o)在越南共产党电子报网的“捍卫党的思想基础”专栏上发表文章《社会主义:世界历史的必然》。他认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充满坎坷艰辛,但历史的发展已经证明,社会主义社会体现人类对美好生活的崇高追求,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

第二,苏联解体对世界各国共产党是巨大的警示,应当吸取苏共垮台、苏联解体的教训。苏联共产党曾经创造出史无前例的辉煌,其领导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深刻影响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方向。总结苏共的历史经验,对全世界共产党尤为重要。有中国学者从政党角度总结教训指出,导致苏联共产党走向覆亡的主要原因是没有从制度上、根本上消除脱离人民的隐患,失去人民的拥护,丧失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党的领导人背离马克思主义,等等。2021年12月28日,越南国防部国防战略研究院黎世亩(Lê Th? M?u)大校在越共中央机关刊物《共产主义》杂志上发表文章《回顾苏联改革、改组过程及其对越南革新事业的经验教训》。文章全面回顾列宁逝世后斯大林及其后的领导人在苏联进行的五次改革,指出苏联解体给越南革新事业建设提供了四点宝贵的经验教训:一是苏联解体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错误,而是一种教条主义、僵化的具体发展模式所致;二是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否定市场经济将抑制生产要素的解放,阻碍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的生产力发展;三是坚持并发挥党的领导作用,是越南革新事业取得胜利的决定性因素;四是警惕并挫败敌对势力的“和平演变”战略,同时与内部“自我演变”“自我转化”现象作坚决斗争。文章认为,尽管苏联解体是世界革命运动的巨大损失,但这并不能改变当今时代的必然性——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历史必然。苏共垮台、苏联解体的悲剧提醒共产党必须重视如何维护党的领导地位、保持长期执政地位的问题。

第三,在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之际,总结回顾苏共垮台、苏联解体的经验教训意义重大。2021年有两个历史性纪念日: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苏联解体30周年。苏共与中共截然不同的命运引发了无数人感慨与深思。意大利共和国前参议员、曾任意大利重建共产党国际部主任的弗斯科·贾尼尼(Fosco Giannini)高度评价30年来中国共产党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中起到的作用:“1991年苏联解体后,弗朗西斯·福山以资本主义的名义‘宣告’了所谓‘历史的终结’。这种‘终结’所蕴含的意味是,社会主义已经永远地消亡了,而资本主义将是永恒的。他们对资本主义在全球的胜利充满了信心。而与此同时,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制度不断完善,中国经济发展逐步取得了巨大成就,从一穷二白变成了世界强国。这使帝国主义称霸世界的企图破产了。”

2021年,在中国共产党迎来百年华诞之际,回溯苏联共产党的兴亡,意在以史为鉴、向史而新。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中国决不能“走苏联的老路”“重蹈戈尔巴乔夫的覆辙”。苏联解体30年,给当代中国人带来一系列值得思考的问题。新时代中国共产党将砥砺前行,引领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继续焕发生机活力。

 

(作者:王游,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研究方向为苏联史; 苑秀丽,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研究部副主任、 研究员, 研究方向为科学社会主义)

来源:《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报告(2021~2022)》,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3年版第60-78页。

    进入专题: 苏联解体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6058.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