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毓方:好风如水——写在季羡林学院创立十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996 次 更新时间:2023-05-21 23:57

进入专题: 季羡林  

卞毓方 (进入专栏)  

 

风从高天来。庄子云:“大块噫气,其名为风。”又,李白云:“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

曾记得,一个小男孩,塔什干的,冲着镜头跑来。条纹上衣,灰中带褐。满头金发,焰焰欲燃。碧蓝的星眸,忽扇忽闪。一位西服革履的中国学者,张开双臂,热切地迎上前去。那不是我,那是北京大学教授季羡林。对于他,《塔什干的一个男孩子》,仅仅是出席亚非作家会议的一则随笔。对于我,却是来自命运的召唤。由是,从读到文章的那一刻起,我记住了,北大有位儒雅的先生,是学者,也是作家,既可在皇皇上庠绛帐授徒,也可去异域他乡猎奇采风。异域,彼时等同于禁区,能自由出入国门,是小镇稚童的梦想。譬如说,孕育莎士比亚的那个村庄是何种风水格局?激发雨果悲怆天才的巴黎圣母院是否安然无恙?普希金、托尔斯泰的故土还留有哪些踪迹?马克?吐温笔下的密西西比河到底有多蜿蜒有多神秘?季羡林执教北京大学,北京大学的门是敞开的,不要阿拉丁的神灯,不要,只需十载寒窗的功力。目标既定,心扉也就洞开:北大,季羡林,学者,作家。偶像在前,汗水是甜的,脚步是实的,知识是金的,梦是香的。梦里腾云,飞啊,飞!飞啊,飞!

曾记得,高考发榜,邮局送来录取通知: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简称东语系,掌门人为季羡林。夙愿以偿,喜从天降。彼时,我已熟读季先生的《春满燕园》。春在湖光山色,春在师生心田。文章说:这个春天,这个人们心里的春天,“同在大自然一样,也是万紫千红、风光旖旎。但却比大自然的春天更美、更可爱、更真实、更持久。郑板桥有两句诗:‘闭门只是栽兰竹,留得春光过四时。’我们不栽兰,不种竹,就把春天栽在心中。”我乘小火轮南下镇江,然后搭沪京列车北上,一脚踏进魂牵梦萦的燕园。窃喜,东语系宛如季羡林学院,我嘛,幸运成为他门下的弟子。

真正成为季先生的弟子,是在毕业二十多年之后。季先生老树著花,名动华夏,是公认的学术大师,散文大家。而我,则是半路改行的文艺新兵。方其时也,如日中天的季先生不惜放下身段,纡尊降贵为晚辈鸣锣开道,始为拙作《岁月游虹》作序,美言:“无论抒情,纪事,或是说理,他的笔下常常有一种奇幻的光,与之相辅,艺术性强,文采葳蕤,颇具气韵,底蕴。”继而为《长歌当啸》作序,力挺:“现在我才知道,毓方之所以肯下苦功夫,惨淡经营而又能获得成功的原因是,他腹笥充盈,对中国的诗文阅读极广,又兼浩气盈胸,见识卓荦;此外,他还有一个作家所必须具有的灵感。”

两序之余,季先生意犹未尽,特书赠我四字“好风如水”。

语出苏轼《永遇乐·彭城夜宿燕子楼》:“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

是期待《长歌当啸》如一阵清风,拂过读者的心湖?

抑是先生春风化雨,助我“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2009年,季羡林先生仙逝。四年后,聊城大学创立季羡林学院。吾蒙青睐,诚惶诚恐,忝列学院名誉院长。

院长是名誉的,弟子的身份却是实实在在的,潜意识里,我依然是、仍将是、永远是季老的门徒。我与季羡林学院学子的区别,仅仅是,他们在校园之内,我在校园之外。论年龄,摆老资格,我称得上师兄。师兄未必比师弟聪明,青出于蓝,后来者往往居上。来吧,让我们携手,聚集在季老的麾下。师道即传道,师脉即矿脉,师晖即春晖。季羡林三字虽说只是一个符号,但这三字有能量,有魅力,有色彩,我们生活在它的辐射场,自觉也精神了不少,自律了不少,博大了不少。十年来,我恪遵师训,“惨淡经营”,陆续捧出《日本人的“真面目”》《不求第一,但求唯一:日本科学家的诺奖之路》《角逐扶桑——日本首相错杂弹》《大器行天下:季羡林的前尘后影》《天马行地》《北大与时间之外》等著作,这都是我本科功课的延伸,也是对季老拳拳之心、殷殷之望的隔空汇报。

回顾当年,季先生校注的《大唐西域记》刚一出版,就送了我一部。先生期许,我想,自作多情而又煞有介事地想,做学问应如唐三藏西天取经吧。书在案头,题词在壁上,谆谆教诲在心坎。我时常净手焚香恭谨翻阅,数十载磨一剑,直到去年,才提炼为两篇心得:《玄奘这棵大树》与《古代考仙记》。

苏轼说“明月如霜”,那是金秋,是成熟、收获的季节。苏轼说“好风如水”,那是金风送爽,似万斛清泉荡垢涤污,伐毛洗髓。苏轼说“清景无限”,对于老者,是“莫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对于少年,是“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季羡林学院是聊大的特区,学子皆出类拔萃,秀出班行。这座校园注定要走出一批盘盘大才,事实上,也已涌现出众多栋梁精英。值此建院十周年之际,我略抒衷肠,既是述职,也是交流。并将季先生当年赐予我的嘉言,“好风如水”,转赠学院的广大师生。

这风,是“来扫千山雪,归留万国花”的春风,是“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的东风,是“直挂云帆济沧海”的长风。

这水,是“上善若水”之水,是“海纳百川”之水,是智慧的涌动,也是力量的彰显。

更愿莘莘学子,牢记毛泽东的名言:“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

 

2023年5月11日于聊城大学

进入 卞毓方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季羡林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爱思想综合 > 学人风范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304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