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行之:对当下和未来世界的十个臆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33 次 更新时间:2023-01-26 21:17

进入专题: 世界  

陈行之 (进入专栏)  


2022年12月27日,俄罗斯前总统、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在推特上晒出了自己对2023年的十大预测,引发广泛关注。被梅德韦杰夫预测将成为美国总统的马斯克称,这是条“史诗级帖子”,是他听过最荒谬的预测。


梅德韦杰夫作为政治家之所以要做出被他自己称之为“最疯狂、最荒谬”的十大预测,当然不是在开玩笑,必定有他自己的政治动机,这里面的关联元素很多,比如陷入胶着的俄乌战争、俄罗斯的国际处境、俄罗斯国内的政治状况、国际局势的发展等等。


我对国际政治完全外行,因此不敢做此种类型的预测,我只能说,自己对当下世界有某种程度的直觉,或者说臆想,而臆想要比预测拥有更高的容错率,即使不准确,却也不至于到“疯狂和荒诞”的程度。我相信读者是宽容的,即使认为有的地方不成道理,也是能够谅解的。


新年伊始,我就把它写出来吧,博大家一笑耳。


一、美国不可能改变对华战略,中美之间的竞争,将是长期的,尖锐的,甚至会是激烈的。这既是国家利益之争,亦是种族生存之争。盎格鲁萨克逊民族海盗式的阴魂和魔影从未消失,即使是在他们最有脸面的时候——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时期,美国建国初期——亦是如此。美国人信念里的“山巅之国”绝不单纯是下意识的孤芳自赏,它反映的更是将世界上其他民族视为劣等民族的种族优越意识。盎格鲁萨克逊民族,具体说是美国以及西方世界,从来没有平等地对待其他民族,其他国家。某种意义上,“帝国主义意味着掠夺和战争”这句话的确是一条被反复证明的真理。


不要有任何幻想有一天美国民主党或共和党会放弃与中国竞争,摒弃前嫌,向中国伸出橄榄枝。一个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仍旧扬言要“用中国人的头骨垒起美国人的王权宝座”(出自美国一位议员之口)的国家,是不需要和平的。在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实力出现碾压式增长之前,中美和解这样的事情绝不会发生。那么,什么时候、什么条件下的中美关系才会发生逆转呢?我认为只有中国在全球的政治影响力持续扩大、经济规模达到美国的两倍、三倍以至于数倍、军事实力至少可以覆盖整个太平洋之际,这种逆转才会发生。在此之前的任何善良愿望都仅只是善良愿望,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不管我们嘴上说不说,对美斗争都将是未来相当一段时间的主轴,绝对不能排除代表美国金融资本和军工复合体利益的美国政府铤而走险,贸然发动对中国的战争,中国要有足够的手段予以全面应对。譬如,美元体系既是美国霸权的标志之一,亦是美国的七寸,目前它已经摇摇欲坠,必须持之以恒地狙击美元,直到它崩溃。


二、虽然美国以及西方世界正在走向衰落,但绝对不要低估他们在世界政治、经济、文化上的影响力,作为经营了二百多年的早期海盗国家以及维系着主导世界事务的强权国家,在他们即将失去对世界的全面掌控之时,绝对不要低估他们无视世界通则的蛮横野心以及他们的军事动员潜力。尤其是美国,为了维持霸权,自二战以来,它已经走向了它的反面,它变成了战争策源地,变成了通过战争和美元对全球资源进行掠夺的强盗。每一块美元都滴着被美国发动的战争蹂躏的国家人民的鲜血。


如果中美直接发生战争,对于美国以及整个西方世界来说,就像输光了的赌徒,将关乎生死,他们势必倾尽全力做最后一搏,哪怕他们明明知道结果是覆亡,他们也不可能放弃挣扎。不要有任何侥幸心理,说什么“美国不会介入台海战争”,我认为美国必定会介入,并且是全面的介入。这是因为,台湾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一块流失的国土,它早晚一天要回来;对于美国来说,失去台湾作为制衡中国的手段,则意味着美国国运的彻底终结,意味着美国霸权的最终裂解。它输不起,它也决不能输。如果不具备战胜美国的坚强决心和绝对实力,最好暂时不要诉诸解决台湾问题,至少暂时不要诉诸于武力。美国巴望着我们早日对台湾动手,因为它比我们更知道时间在我们这一边。


也正因为上述见解,我认为中美一旦直接发生武力冲突,必将滑向核战争,启动核按钮的一方,必定是美国。什么时候都不要低估美国毁灭中国与世界的决心和意志。普京总统曾经说的“没有了俄罗斯,要世界干什么?”所折射的末日歹徒心理,同样是美国人的心理,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美国忌惮俄罗斯,却未必忌惮中国,即便是中国的军事实力对美国形成碾压之势时,亦是如此。这里面,因种族而起的尊严意识在这里发挥着潜在却极为重要的作用。种族矛盾、种族冲突永远不会以和平方式解决。


三、欧洲将分裂,欧盟解体。这里有最不可能的一种可能:德国和俄罗斯结盟,试图控制整个欧洲地区。英国和法国将成为抗衡俄、德的主要力量,如果那时候英国还没有分裂、还在作为一个国家存在的话。东欧国家将成为两大对抗集团的附庸或者同盟。我们目前观念里的中国与“欧洲”的关系将不复存在。欧洲的碎片化对中国来说既不是好事,又不是坏事,历史将证明欧洲国家没有动力成为中国人的朋友。贸易联系不具备、更不足以构成改变国家关系性质的分量。


四、除非乌克兰灭国(这个可能性是有的),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将是一场长期流血战争,即使实现停火,俄罗斯占领的四个州以及克里米亚也不会实现和平。这些地方将成为俄罗斯的长期出血点。北约忌惮与俄罗斯发生核战争,不会贸然下场,但会持续加大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力度。无论乌克兰战争输还是赢,俄罗斯都存在极大变数,或者进一步靠向中国,或者完全靠向美国和西方,中国必须在不放弃合作的同时对俄罗斯保持高度警觉。这是一个随时都可能对你露出獠牙的民族,不能不防。


还有第三种可能:俄罗斯在一段时间内作为超级大国将不复存在,暂时降低为地区性大国,甚至有可能从国际舞台上消失。但是俄罗斯拥有成为超级大国的诸多必要条件,比如庞大的国土,绝对数量的能源、矿产和粮食,拥有长期发展的军事科学能力。如果把目光往后放五十年、一百年,我们必须警觉到,当俄罗斯某一天崛起之时,它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朋友,更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敌人,并且是极为凶恶的敌人。


普京之后的俄罗斯将迅疾地变得极度危险。就国家关系而言,无论在欧洲方向还是在亚洲方向,俄罗斯都将是破坏者而非建设者。这不仅是由俄罗斯国内右翼势力拥有不容小觑的影响力所决定,更是这个民族长久以来的民族心理使然。俄罗斯人的民族心理,从本质上说是泛斯拉夫主义的。这是一种极端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集中体现在了今天的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杜金的学说之中。


在我看来,杜金的学说狂妄、贪婪而无知,他活在一个庞大的泡沫般的沙皇式霸权梦幻里;杜金的学说是种族主义的,是反人类、反文明的。在杜金的学说中,中国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中国必须按照俄罗斯的意愿分裂;在杜金看来,中华民族是低等民族,中国人不是人,中国人更应当成为俄罗斯人的奴隶。杜金的学说下意识地反映了失去霸权的国家的意识形态,这是一种异化了的意识形态,或者说,反映的是无力称霸世界却心心念念想要称霸世界的国家的意识形态。


五、对中国来说,日本终究是一个躲不开的严重问题。日本问题不解决,就不能说解决了中国安全和国际处境问题。日本现在为美国所利用,未来更有可能为俄罗斯所利用。日本之于中国,是一个未被清算的国家。血债血偿,必须让他们——统治者及其拥护军国主义的国民——付出代价。这既是旧账,亦是新仇。当下,对日本必须软硬兼施,做到极致。对日关系“无为而治”本质上意味着妥协和纵容。中国最终必须以全国之力灭亡日本,哪怕冒着与美国发生核战争的风险,也要全面彻底地摧毁这个国家,最终使其成为中国的附庸国。只要日本还存在一天,就不能说我们在亚洲站稳了脚跟,就不能说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国。中国绝不应当接受日本迫于战略困境而对中国的所谓“服软”,中国必须解体这个国家的作为国家政体的所有方面:宪法、政府机构、政党、军队以及各种形式的社会组织。


六、警惕印度、菲律宾和越南,这三个国家未来有可能给我们造成巨大困难,终归需要把握时机予以彻底解决。对这三个国家要有长远战略,一段时间的缓和绝不意味着消失了发生潜在冲突的可能,尤其是在美国对亚洲仍旧具有影响力的时候。必须软硬兼施,任何单纯的经济笼络和政治妥协都不是办法。绝对不能协助他们的经济发展,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一带一路”应当摒弃掉这三个国家,即便付出一定的代价,也不能为了缓和关系而进行大量的经济援助。不管什么程度的援助,终有一天会对我们的国家安全造成反噬。


对于无理取闹的挑衅者,尤其是印度,应当在一定时候予以痛击,必要的时候——印度尚未崛起成为世界性大国之前——动用武力,以战止战,不惜打一场不受规模限制的战争。在西线,保持进攻态势,条件许可时(譬如打到新德里形成围城之势),逼印度签订城下之盟,在我方意愿下划定所有边界。在东部,取回藏南,把藏南建设成为一个比印度本土更富裕、更文明以及更有向心力,拥有更强军事实力的类国家区域(高度自治的区域),以软实力和硬实力威慑印度本土,瓦解印度人的向心力和意志力。这是赢取和平的必要手段。不能害怕后果,一味的忍让只能进一步助长印度人认为我们软弱可欺,贪得无厌,得陇望蜀。


七、我们处在一个极端危险,既充满机遇又充满挑战的时代。就中国来说,目前处在一千二百多年(发生“安史之乱”的年代,这场祸乱骤然改变了中国的国家方向,由外向改为内敛,直至今日)以来最为重要的历史关口,迈出的每一步都至关当下和未来的国家民族兴衰,甚至于——生死存亡。


毋庸讳言,中国目前需要极高的国家智慧,才可以应对纷繁复杂的国际国内情势。那么,国家智慧来自哪里呢?只能来自人民,只能来自人民全面而彻底的精神解放,只能来自“把权力关在笼子里”的政治生态改变。我们必须有自己的战略家和思想家,而这更需要进一步改革开放,更需要进一步开放思想的市场。最强大的生产力是科学技术,更是思想自由。必须让思想充分流动起来,只有在思想的自由流动中,国家智慧才会进一步增值而不是贬值;只有在思想的自由流动中,科学技术才会大规模出现从零到一的突破;只有在思想的自由流动中,才可以最大程度促进各民族、各阶层的团结,激发出蓬勃向上的国家向心力;只有在思想的自由流动中,才会有新的政治制度和国家行政体制建立起来,才会更高效地促进国家的政治发展、经济发展和文化发展。这是产生汉武帝和唐太宗的必要社会历史条件。我们需要汉武帝和唐太宗这样的拥有雄才大略的政治家。


西方世界以科学技术为标识的迅速兴起——这也是美国得以称霸世界的主要原因——从根本上说来是思想放飞和精神解放的结果。我们不妨把现代科学技术的奠基和发展直接视之为文艺复兴、启蒙运动等人文领域发生革命的结果。中国需要自己的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我这样说,当然不是指要复制西方的发展经验和发展道路,我是想强调,中国无法脱离于整个人类历史去创造独属于我们自己的历史,无法不遵从于全人类的普世价值去创造只有我们才可以理解的价值。我们必须在普遍人性的基础上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否则,这句话就将是一句无法被人理解的空话。当我们拥有自己的能够被世界接受和理解的哲学家和思想家时,我们才可以说,中国真正具备了腾飞的基础。


八、经过二十多年改革开放,中国人以中华民族所独有的勤劳奋进精神,创造了举世瞩目的经济成就,奠定了进一步腾飞的经济基础。无论美国和西方世界怎样打压,只要我们自己不出现重大战略失误,只要我们正确处理内部问题,将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中国在经济总量(GDP)上超越美国,这个时间点,考虑到美国国内目前出现的重大负面因素,我认为应当是2028年或者更早。到那时,我们将开始逐渐巩固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政治基础、经济基础和文化基础。我赞同“中华民族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接近伟大复兴”的判断。中国确曾积贫积弱,然而那是反动腐朽的皇权专制主义导致的结果,就无数个体来说,中国人从来不缺少“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精神,中华民族值得拥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尽管目前我们发展得很好,国际威望有了很大提高,然而这还远远不够,也正是因为“不够”这两个字,中国当下的国际处境才如此艰困。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毋庸置疑的结论:中国目前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福祉,其他诸如台湾问题、中美竞争问题都在其次。换一句话说,发展经济是关乎国家未来的战略问题,其它都属于战术性问题。只有把国民经济这块蛋糕做大做强,我们才能安全,我们才能进一步发展,否则,谈论一切都毫无意义。“发展是硬道理”,我们必须有足够的战略定力,不被美国所左右,不为美国所起舞。我们可以选择避战,可以选择隐忍,甚至可以选择一时的屈辱,唯有在发展经济这个国家目标上不能有丝毫的动摇和改变。


经济发展的核心和灵魂,只能是不折不扣地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律制定政策和策略,而不是相反;只能是不折不扣地给民营企业家相应的政治空间和经济发展空间,而不是相反;只能是各种所有制经济公平公正地获得资源和发展机遇,而不是相反。“相反”没有出路,“相反”只能是死路一条。这不仅为建国历史所证明,更为改革开放历史所证明。当下以及未来数十年、数百年,中国既需要无数殚精竭虑的科学家,又需要无数具有顽强开拓精神的企业家,更需要无数被世界接受、在世界范围内拥有广泛影响的思想家和具有雄才大略的政治家——就像我前面说的,中国既需要开疆破土的汉武帝,又需要虚心纳谏、长于国内治理的唐太宗。这种种需要,在当下以至于可见的未来,变得愈来愈迫切了。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聪慧、最勤劳、最有创造力的民族,没有之一。我们从来不缺人才,过去不缺,现在不缺,将来也不缺。我们缺少的是人才源源不断产生、让他们大有作为的制度性条件。权力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大于法律。必须切断权力随意干预民营经济的通道。就当下来说,为了提振民营企业家的信心,必须果断、迅速、彻底改善关于民营经济的舆论环境,必须严厉打击与中央精神背道而驰的种种舆论喧嚣。“法无禁止即可为”、“法无禁止皆可为”应当成为执政理念的一部分,应当成为民营企业家的座右铭和护身符。“藏富于民”、“国富民富”应当成为我们矢志不渝追求的社会范式。畅想一下:当我们拥有数十家、数百家具有世界性影响的超大型民营企业的时候,还用发愁我们的国际话语权不能全面提升么?还用发愁中国整体实力(政治、经济、文化)不能全面提升么?


九、既然以国内经济发展(民生)为最主要目标,那么,国际间一切政治的、外交的事务都叮当并且必须服从于这个总体目标。我认为应适当控制“一带一路”的规模,有所为有所不为,当下把主要立足点放在东南亚等周边国家,再放大一些,可以把中亚和中东纳入进来,在这些地方精耕细作,取得经验,再向世界其他地方推广。


外交当然应当有国家政治的考量,然而政治考量绝非是经济活动的第一位指标。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精细的财务算计都应当被放到最优先位置,不做或者少做赔本的买卖。永远不要忘记,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人民的手头还不宽裕,即便是对于朋友,我们也还没有到有求必应、无条件慷慨解囊的程度。换一句话说,中国尚不具备向全世界发展中国家提供全面经济援助的经济能力和政治基础。中国人民用血汗换来的血汗钱必须被珍惜,我们每花出一个铜板,首先要顾虑到人民的意愿和心理承受力,考虑到成为强盛国家的优先战略目标。只有一个强盛的中国,才可以对世界做出更大的贡献,而贡献的方式多种多样,并非只有经济支持这一种。领先于全球的科学技术本身就是对全世界的最大贡献;强大的军事力量,超大的经济体量,超大规模的贸易能力,将使我们拥有推动世界发展、维护世界和平的更多手段。


十、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政治家和媒体,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力度重新塑造中国人的世界观;他们的对华恐惧症,他们无底线的反华歇斯底里以及从娘胎里带来的伪善(价值观双标)和暴戾(战争威胁),正在让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重新认识所谓的“西方文明”。换一句话说,“西方文明”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摧毁中国人对“西方文明”的想象。爱国主义的歌声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高亢响亮。这是我们的底子,有这个底子在,我们就什么也不怕。谁也无法阻挡中国在不远的将来,成长为一个可以睥睨群雄的世界性的强大国家。


这一点,现在是越来越清晰了。


2023-1-25



进入 陈行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世界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030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