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新雷 黄进德:江宁织造府与红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3 次 更新时间:2022-11-16 09:35:43

进入专题: 江宁织造府   红楼梦  

吴新雷   黄进德  

   与曹雪芹《红楼梦》研究密切相关的江宁织造府博物馆落成了,这引起了广大红学爱好者的密切关注。为便于大家了解有关的文化学术背景,现将南京江宁织造府的历史情况做一简要的考述。

  

   一、江宁织造府的来历和界址

  

   江宁织造府,又称江宁织造署,是《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家族在南京居留期的重要史迹。[1]这里曾是曹玺、曹寅、曹颙与曹祖孙三代四人干办公务的衙门。它正是周汝昌先生早就确认的“与北方曹家关系密切的金陵老宅”。[2]

  

   织造,顾名思义,职在供奉上用缎匹及应用缎匹。也就是负责供应皇室所用的衣料及祭祀、封诰、赏赐的丝织品。主要产品为织锦、贡缎、龙衣、云锦。早在明代就设有织染局。清代更名为“织造局”(一称织造尚衣局)。织造局与后起的织造府,虽仅一字之差,其职能却各不相同,且由来久矣。局者,操作场所之谓,织造局就是操作织染的工场,遗址在今南京市汉府街到汉府新村之间,太平天国时毁于战火。据乾隆元年(1736)刻《江南通志》卷一○五《职官志》载:“织染局系明汉王高煦旧第,故相沿称为汉府。”至“汉府”的来历,乃源于元末群雄割据,陈友谅称帝,国号“汉”。1364年为朱元璋攻灭,其太子陈理归降。1368年,明太祖朱元璋定都南京,陈理被封为汉王,并于皇城西华门外建府安置。洪武五年(1372),陈理“出怨望语”,被废,徙往高丽。到了明成祖永乐二年(1404)四月,朱棣册封次子高煦为汉王,即以原汉府赐之。其地在今汉府街地段。西邻督院(督院内之煦国,即取名于朱高煦之“煦”字)。清顺治二年(1645),以明汉府织染局旧址设江宁织造局,局内有机房、染坊和理事厅,拥有缎机335张,部机203张,理事厅则是内务府指派官员临时验缴产品的场所。清初顺治年间,织造官每三年一更替,因是临时性差遣就不必专建织造府这样的督理机构。至康熙二年(1663),康熙帝特派曹玺到南京督理江宁织造,专差久任,子孙世袭。于是,曹玺的家眷包括两个儿子曹寅、曹宣随父至任。又有笔帖式二员、库使三名随任。不能居无定所,遂于上元县地界原操江衙门旧址营建了江宁织造府,开府干办公务。康熙二十三年(1684)刻《江南通志》卷二十七《公署志》载:

  

   督理江宁织造府,在城内上元县地方,原系操江衙门。

  

   南京城区,清代以运渎为界,北部是上元县,南部为江宁县。江宁府统辖七县,而以上元县居首。

  

   操江衙门,其建置始于明代。《明史》卷七十五《职官志》载:“提督操江一人,以副佥都衙史为之,领上下江防之事。”明末由诚意伯刘孔昭充任,《明史》本传(中华书局校点本,第3783页)说他“荣勋时出督南京操江”。清承明制,操江衙门一直保留到康熙元年方被裁撤。[3]恰好曹玺于次年初奉命到南京出任江宁织造,于是因其旧址,改建成“专差久任”“永远居住”的江宁织造府。它位于督院之前,织造局之西。

  

   曹玺之所以被特简督理江宁织造,毋庸讳言,缘于他归属皇太后直接掌管的正白旗包衣。曹玺还有过“补侍卫之秩,随王师征山右建绩。世祖章皇帝拔入内廷二等侍卫,管銮仪事”的经历[4],是顺治皇帝的贴身侍从。其夫人孙氏又当过玄烨幼年的保姆。玄烨则以避痘故,不居宫内,常年随乳保居于紫禁城以西稍北的福佑寺。孙氏将其抚养成人,关系自然十分切近。西曹家又是书香门第。曹玺的父亲曹振彦早在后金时期就当过官学教官,从龙入关,以文理优长的“贡士”,出知吉州。曹玺则“承其家学,读书洞彻古今,负经济才”[5],具有很高的文化修养。诗人吴之振(1640—1717)《题曹子清工部楝亭图》诗,就盛情称赞曹玺“深杯絮语蔼春云”,“文章重见波澜阔,行空更不群”。[6]足征曹玺凭借其超凡的功力,行文有如天马行空,波澜迭起。到南京履任之后,他在织府西园书房外特意手栽楝树,盖了楝亭为课子读书、以文会友之所。曹玺周围时有一些著名文人学士。如著名学者周亮工于康熙六年至九年(1667—1671)在南京督理江安十府粮储道时,就与曹玺结为通家之好。据曹寅回忆,他“与司空交最善,以余通家子,常抱置膝上,命背诵古文,为之指摘其句读”[7]。就连昆山顾炎武(以屡次严拒清廷征召而知名当世)的两个外甥徐乾学(1631—1694)和徐元文(1634—1691)兄弟也都成了与曹玺互通声气的座上客。正是受到如此浓郁的文化熏陶和教育,曹寅课业突飞猛进,成了“束发即以诗词经艺惊动长者”的“神童”。这,恰恰又为他继承父业,更广泛地交结社会名流,弥合满汉之间民族隔阂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曹玺忠于职守,原先“织局繁剧。玺至,积弊一清,干略为上所重”[8]。与曹玺同时派遣的苏州织造一职,自康熙二年至五年(1663—1666),四年之间人凡四易。相比之下,像曹玺那样的能臣干吏,实属不可多得。正因为如此,曹玺得以连任二十二年,直到康熙二十三年(1684)夏四月以劳瘁卒于府署。

  

   江宁织造府的遗址在今南京市大行宫地区,东起利济巷,南临吉祥街(今太平南路),西至碑亭巷,北对长江路两江总督府旧址。按照乾隆朝《钦定南巡盛典》所载就江宁织造府扩建后的南京行宫图看,江宁织造府大致有三个部分。东路是干办公务的衙署,深六进;中路为内宅,五进;西路则为花园。内有西堂、楝亭、戏台、射圃、西池等景观。今中山东路和太平北路交会的十字路口,就是织造府的中心位置。原建筑于太平天国时毁于兵火,荡然无存。康熙出于对内务府包衣老奴的信赖和行动方便考虑,南巡时驻跸织造府,习以为常。《康熙上元县志》卷二有明确记载:“南巡至于上元,以织造府为行宫。”曹寅在任期间就连续接驾四次,规格日趋豪奢,声势煊赫,在《红楼梦》中有所反映。如第十六回赵嬷嬷对王熙凤说:“哎哟哟,好势派!独他们家接驾四次,要不是亲眼看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皆顾不得了。”诚然,接驾为曹家带来了“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不过,正是这种瞬息的荣华、一时的欢乐,给曹家带来了经济上无穷的亏空赔累,成了“盛筵必散”的前奏,直接导致“树倒猢狲散”的悲惨结局。痛定思痛,曹雪芹才以生花妙笔展示了元妃省亲的“虚热闹”场面。脂批慨乎言之:“借省亲事写南巡,出脱心中多少忆昔感今。”“‘树倒猢猴散’之语今犹在耳,屈指三十五年,哀哉,伤哉,宁不痛杀!”

  

   二、织造府里的御书“敬慎”匾额

  

   康熙二十三年(1684)稿本《江宁府志·曹玺传》记载:

  

   丁巳(康熙十六年,1677)、戊午(康熙十七年,1678)两督运。陛见,陈江南吏治,备极详剀。赐蟒服,加正一品;御书“敬慎”匾额。

  

   据《总管内务府现行则例广储司册》卷二“解送缎匹”条记载:“初,织造处运送上用缎匹,三处轮派织造官一员,笔帖式、库使各一员,动用驿马,由陆路运送进京。”本该由江宁苏州、杭州三处织造轮流将御用产品解送进京,而曹玺得到天恩,连续两年都由他独得这项美差重任,可见康熙对他情有独钟。不仅如此,他还可以直面圣躬。其时,三藩之乱业已荡平,大一统局面基本形成,清王朝开始转而致力文治。江南人文荟萃,曹玺夤缘时会,凭借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广交社会名流的优势,召见时从容应对,自然也就博得了康熙的恩宠,御书“敬慎”匾额,以示嘉奖,勉励有加。曹玺得此殊荣,喜不自胜。他将此事告知翰林院掌院学士、充日讲起居注官、教习庶吉士徐元文,徐即赋诗致贺,题为《织造曹君示所赐御书敬赋》。这是新近发现的材料,特录全诗如下:

  

   奎壁天奇藻,河山地宝章。典彝探窔奥,道秘协羹墙。圣以多能作,文将庶品昌。丝言垂训诰,瑶札焕琳琅。柏殿常趋侍,枫庭屡拜扬。擘窠惊卧虎,飞白动仪凤。睿制光轩颉,恩施感庙廊。披怀逢缟带,盥手启缃囊。千斗芒千丈,萦河锦七襄。金题严款识,玉躞细装潢。皇矣清宁篆(卷用小玺“清宁之宝”),休哉敬慎堂(所赐“敬慎”二大字为堂额)。钟声挥古句(又赐唐人绝句一幅),麦气咏微凉(御书绝句云:“郊原浮麦气,池沼漾清萍;夏日临桥望,薰风处处新。”乃圣制也)。笺并澄心贵,烟应易水良。凤毛腾九采,龙甲发千光。游艺雪前喆,昭回契彼苍。冲情留染翰,余暇寄垂裳。笔谏谁能继,书证讵敢量。观澜真浩浩,测海但茫茫。制作追畴画,规模越汉唐。臣文恭赞颂,臣玺慎珍藏。[9]

  

   “敬慎”二字,屡见于儒家经典之中。《诗经·大雅·民劳》云:“敬慎威仪,以近有德。”《大雅·抑》云:“谨尔侯度,用戒不虞;慎尔出话,敬尔威仪,无不柔嘉。”《诗·鲁颂·泮水》亦云:“敬慎威仪,维民之则。”意谓:依法办事,态度要恭敬,说话要小心,保持端庄的仪表,才有德者靠近,成为老百姓的榜样。康熙赐以“敬慎”二字,意在督励。而曹玺制成匾额,悬于堂上,自有其深邃的意蕴。

  

  

   从徐元文这首诗中透露出来,康熙除了御书“敬慎”手卷以外,还同时御书唐人绝句和御制诗两件墨宝赏赐给曹玺,可见皇上对曹玺是何等的眷顾,关系亲密,非同一般!从另一个层面来看,此诗文反映了曹玺与朝中大臣的交游状况,说明朝廷内外对曹玺是十分推崇的。

  

   三、织造府西园中的楝亭、西堂和萱瑞堂

  

   楝亭、西堂,乃曹玺读书课子、接待文人雅士之地。纳兰成德《曹司空手植楝树记》有云:“余友曹君子清,风流儒雅,彬彬乎兼文学政事之长,叩其渊源,盖得之庭训者居多。子清为余言:其先人司空公当日奉命督江宁织造,清操惠政,久著东南;于是尚方资黼黻之华,闾阎鲜杼轴之叹;衙斋萧寂,携子清兄弟以从,方佩觿佩之年,温经课业,靡门塞暑。其分室外,司空亲栽楝树一株,今尚在无恙;当春葩未扬,秋实不落,冠剑廷立,俨如式凭。嗟乎!曾几何时。而昔日之树,已非拱把之树;昔日之人,已非童稚之人矣!语毕,子清愀然念其先人。”足征楝亭是曹寅接受其父言传身教培育成才之所。为了永志不忘其父养育之恩,爱屋及乌,曹寅自号曰“楝亭”,并将自己的诗文创作,编辑成集,题名为《楝亭集》。

  

曹玺病殁后五月,即康熙二十三年(1684)十一月,康熙首次南巡,巡幸至宁,亲临其署,抚慰诸孤。曹寅在京任职时结为挚友的纳兰成德适在扈从之列。于是,曹寅以此为契机,精心制作楝亭诗画册,广泛征集图作,这一工作持续了十年以上。首倡者为纳兰成德(文词兼茂),紧随其后依倡韵酬应者有顾梁汾、顾彩、袁瑝、邵陵、许孙蒥诸人。康熙二十九年(1690)曹寅自内务府广储司朗中出任苏州织造以后,更形活跃,士大夫中传为盛事。参与题写诗文词赋者还有驰名诗坛文苑的邓汉仪、吴之振、陈恭尹、尤侗、姜宸英、毛奇龄、王士禛、宋荦、叶燮、高士奇、王鸿绪等,近五十人。绘图则前后有程义、戴本孝、陆漻、严绳孙、禹之鼎、沈宗敬、恽寿平,也都是知名画家。可惜这本诗画册流传至今的仅四卷十图。现藏中国国家图书馆。康熙三十四年(1695)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江宁织造府   红楼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808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