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行之:对逆向淘汰的社会机理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56 次 更新时间:2022-10-26 08:39:15

进入专题: 逆向淘汰  

陈行之 (进入专栏)  

  

  

   秦王足己不问,遂过而不变。二世受之,因而不改,暴虐以重祸。子婴孤立无亲,危弱无辅。三主惑而终身不悟,亡,不亦宜乎?当此时也,世非无深虑知化之士也,然所以不敢尽忠拂者,秦俗多忌讳之禁,忠言未卒于口而身为戮没矣。故使天下之士,倾耳而听,重足而立,拑口而不言。是以三主失道,忠臣不敢谏,智士不敢谋,天下已乱,奸不上闻,岂不哀哉!

  

   ——摘自司马迁《史记·秦始皇本纪》

  

   1

  

   “逆向淘汰”即“劣币驱逐良币”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并不特指某种社会制度或社会体制,这就是说,在任何社会类型,无论权力社会还是资本社会,都存在逆向淘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不同点仅仅在于,哪一种社会类型更严重一些,危及面更广一些,而这又不是我所关注的重点。我关注的重点是,从普遍人类——尤其是作为人类的我们——的角度,探索“逆向淘汰”即“劣币驱逐良币”产生的深层社会原因,即标题所说的对造成这种现象的社会原因进行某种程度的“机理分析”,来确证我们作为个体究竟处在什么样的社会位置,或者说,指证一下我们实际上的人生处境。这当然是一种探索,然而我想,这种探索无论对于我们还是对于社会,都是有好处的。

  

   议论之前,有几个概念需要澄清一下。如果我们注意到“逆向淘汰”即“劣币驱逐良币”,那么不可避免就会联想到“顺向淘汰”、“优胜劣汰”等概念,就其社会作用来说,我认为它们是相等的。我们可以用简单的方式来定义这几个概念:“逆向淘汰”、“劣币驱逐良币”是不健康的社会淘汰机制,它对社会发展起着消极破坏的作用;“顺向淘汰”则是正常的社会机理,这里面固然也有不公平,但这种不公平往往是从人自身的原因(身体残疾、智力不全)即自然原因中产生的,国家往往需要通过社会救助手段来填补这个特殊人群先天或后天的不足,使这部分人不至于丧失尊严,不至于忍饥受冻;至于“优胜劣汰”,则是一般意义上的社会规律,虽然有人很不爽,说这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然而它既然是规律,那也就没有正义与否的问题,我们只能说,至少到目前,人类还没有找到摆脱这个规律束缚的方法,人类社会发展仍旧是被这个规律所支配的,这既与人性有关,又与社会发展阶段性内容的局限有关。

  

   那你要是问:“陈行之先生,‘顺向淘汰’是不是‘优胜劣汰’的一部分呢?”

  

   我的回答是:是,又不是。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可以认定,“优胜劣汰”作为自然法则基本上不受人为法则的约束,而“顺向淘汰”虽然看上去不像“逆向淘汰”那样不讲道理,却也需要一定的社会条件作为保障,所以,我们最好谨慎一些,不要把这两者混为一谈。

  

   我下面的探讨可能对上述概念都有所涉及,但为了节省笔墨,我会把主要的注意力放在“逆向淘汰”上。我希望读者在阅读本文时,最好把自己想象成为文中议论的某个社会角色,这样或许可以唤起一种身在其中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对于我们透彻地理解我们企图理解的这个问题又是至关重要的。当然,我在行文中也将尽可能照顾到读者,尽可能在作者与读者间建立起精神呼应,这很重要。

  

   我笃信文章都是经由作者和读者合作才能完成的,此篇更是如此。

  

   2

  

   有一句俗话,叫“好酒不怕巷子深”,意思是你——我们就叫他“张三”吧——的酒要是足够好,即使地处偏远,用不着起劲地招徕吆喝,也会有雇主光顾,同样也会“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一般情况下,我们认为这句话是有道理的,我甚至觉得它有一种励志的作用:它不仅是在鼓励张三,同时是在鼓励所有从事酒水生意的人都酿造和售卖好酒,绝不掺杂使假,绝不克扣分量,如此一来,客观上就会造成整个社会的商品经济繁荣,极大地增进人民的福祉……多好的事情!

  

   然而这只是“一般情况下”,那要是出现“二般情况”呢?

  

   我们通过一个浅显的例证来说明这“二般情况”是什么情况。

  

   譬如,有一天本地有名的恶霸马五突然在巷子口新开张了一家“天下酒店”,在这家富丽堂皇的酒店门前,赫然站立着十数个彪形大汉,手里拿着寒光闪闪的大砍刀,遇到吃酒的客人习惯性地往巷子里面张三开的“诚信酒家”走,就把眼睛瞪得牛蛋大,威胁说:“你们他妈的要是再往前走一步,可就别怪我手里这把大砍刀不认识人了!”亲爱的读者,丫这可不是说着玩儿的,有一个胆儿肥的酒鬼不信邪,心里想:“毬咧你!你还管得着老爷我上哪家吃酒呀?”仍旧往前走。彪形大汉们竟真的“哞”一声抢将过来,把那人砍翻在了酒店门前,吓得众人“妈呀”一声窜向四面八方去了。没来得及跑的人,被大汉驱赶进“天下酒店”,落座在散发着油漆味儿的新餐桌前,酒保把浑浊的酒倒进大海碗,还说了声“慢用”。不慢用也得慢用,那酒实在不是人喝的,由于勾兑了大量水和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味道连马尿都不如,令人作呕。不喝吧,又没这个胆量,拿大砍刀的人就站在酒店门前溜达着,你敢不喝?你更不敢走,走就意味着跟横躺在台阶上那个被砍翻的人就伴,因此你只好坐在那里,泪涟涟地把酒一口一口喝下去,简直就像是喝在潘金莲喂给武大郎那碗毒药。

  

   张三的“诚信酒家”怎么样了呢?马上就门可罗雀了。不仅门可罗雀,还不断地被人骚扰,半夜里撩砖撂瓦,门窗都被砸碎了,而且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隐隐的有人威胁说:“你丫要是再不识趣,可能就要有大事发生了,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无奈,张三只好在一个风高月黑之夜“识趣”地逃离了这个地方。口碑极好的张三都逃了,比张三稍逊一些的酒家——比如李四、比如王二麻子——自然也很知趣地迁到外地寻生路去了,从此以后,这条巷子就只剩“天下酒家”一家了。

  

   马五果真吃遍了天下!张三醇厚浓香的酒成了当地人的遥远记忆,久而久之,就连这种记忆也淡去了,“连马尿都不如”的酒成为了标准,结果马五就用不着雇人拿着大砍刀在酒店门前恫吓行人了,酒店里成天人声鼎沸,生意好到不能再好。巷子里的居民不断增加,马五决定开连锁酒店,十里长街开了数十家“天下酒店”。没有人认为这有什么不正常,尤其是年轻人,根本就没听说过什么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所以他们认为世界原本就是这个样子,没有什么好质疑的。

  

   后来反垄断,从马五那里得到过很多好处的市场管理机构的工作人员就巴巴儿地对马五说:“你老人家至少面子上得让我们过去,不能都是你们一家啊!”结果就有了所谓的“变通”,又出现了“茂元酒店”、“红天下酒店”、“达江酒店”等等,其实都是马五家的。“都是马五家的”所造成的后果,便是从此以后这条巷子里绝不会再产生新的“张三”,也更不会有好酒了,这也就是所谓的“劣币驱逐良币”——“良币”终于被“驱逐”出了流通,而这件事造成的社会后果,则是整个巷子的沉沦与没落。

  

   在这个简单的例证中,包含了我要指出的构成“逆向淘汰”现象的四个重要条件,它们是:一、超越于社会法则和道德律令之外的强力,此种强力——也可以直接理解成“权力”——即为例证中的恶霸“马五”;二、以牟利为目的或被利益收买的管理机构和管理者,即例证中的“市场管理机构和工作人员”;三、丧失公正品格,不再对社会承担诘问责任——或者丧失或被剥夺履行这种责任的权利——的民众,即例证中“吃酒的人”;四、由各种主客观原因造成的不具备反抗非正义、不公平能力的优秀人才,即例证中远走他乡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当然,这里边潜藏着某种程度的或然性:市场管理人员(权力)实际上是这条巷子的“主人”,“马五”不过是“主人”的马仔,是“主人”的白手套,事情也就更加难以想象的恐怖了。但这样的事情已经超出我们的议论范围,因此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我们还是说我们想说并且能说的吧!

  

   按说的话,我不应当把话说得太绝对,然而在这件事上,我却可以毫不犹豫地说,所有领域的“逆向淘汰”都是在上述四项条件的综合作用下发生的,缺了其中任何一项,要造成“逆向淘汰”的结果都是绝对不可能也绝对办不到的。再强调一遍,我说的是“绝对”。“绝对”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不受任何时间与空间——也可以理解为任何历史与现实的条件——的拘束,什么时候都一样,什么地方都一样。

  

   不信么?我们往下看。

  

   3

  

   现在你是一个兢兢业业的青年才俊,在某个关乎国防与民生的科研领域具有独特的知识背景和智慧条件,而你又是一个拥有爱国主义情怀的人,不愿意自己的祖国落后于西方,更不愿意看到西方列强仍旧像一百多年前那样对中国虎视眈眈,威胁恐吓,于是你没黑没明地扑在科研事业上,你几乎就要攻克你所研究的项目,完成“从零到一”的突破了。正在这节骨眼儿上,你忽然接到你所在研究所的一纸调令,调你去另外一个部门从事带有后勤性质的所谓“重要工作”,并且要求定期向有关人员交接科研工作事项。

  

   你知道这件事是谁干的。这个科研所一个叫赵六的副所长跟你属于同一个专业,然而这位热衷于在官场上钻营的所谓“科学家”在科研领域表现平庸,基本上是一个打酱油的,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业绩。所有平庸的人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把自己的无所作为归咎于环境或者他人,而赵六副所长所谓的“环境”因素,其实指的就是你——在跟上级汇报工作的时候,赵六副所长调动起所有大脑机能,制造种种谣言,想尽一切办法诋毁你所做的一切,给人印象,正是因为有名利熏心的你对他形成掣肘,甚至于剽窃他的科研思路,所以才造成他举步维艰,难以突破,延宕了祖国科学事业的发展……不幸的是,科研部门里面的所谓“上级”往往都是行政官僚,除了关注自己的“政绩”以便进一步高升之外,对科研一无所知,一窍不通,当然也就愿意相信懂“科研”的赵六副所长的谗言,于是同意了把你调离科研岗位的建议。而你周围的同事,在“马五”的淫威面前,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沉默,“科研所”里的人开始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着你,更有曾经私下里诅咒“赵六副所长忒不是东西”的人,提了点心去看“赵六副所长”,奉承说:“由您亲自领导,这个项目会越来越好……”虽然对你充满了同情,却也无能为力,你不得不默默地接受这一结果。

  

拿着那纸调令,你感受到从未有过的虚弱,你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权力网和人际关系网,而你在这张网里,就像卡夫卡小说《变形记》里变成甲虫的格里高尔·萨姆沙一样,除了徒然地挥动着羸弱纤细的胳膊腿儿之外,做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举动,所有人都比你强大,包括传达室那个善于察言观色的老头。我忘记是什么人说的了:凡是在科学创造上大有建树的人,都是丧失了部分生活机能的人。你就是这样的人。你就像撞到蜘蛛网上的飞虫,除了让赵六副所长一干人吃掉,除了离开心爱的科研岗位之外,你没有任何办法。你所承担的科研项目,顺理成章地落到了赵六手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行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逆向淘汰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742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