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海军:从“视民如伤”到“为人民服务”——由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反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3 次 更新时间:2022-09-28 00:25:08

进入专题: 视民如伤   为人民服务  

曾海军  

   【内容提要】 新冠肺炎疫情即危情,没有什么比“由己溺之”表达的那种刻不容缓、生死一线更为贴切。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如水深火热之中自不待言,“救民于水火”需要国家庞大而复杂的战略布局。自上而下的体恤精神离不开每个人全心全意地落实,这种“全心全意”在“视民如伤”的传统政治话语体系中叫做“匍匐救之”。“为人民服务”既体现人民的主体地位,又要求共产党员的先进性,在新冠肺炎疫情这一非常时期,受传统“赤子”论的启发,这种服务关系可以获得深刻的理解。“为人民服务”所包含的与人民同欢喜、共忧患,称得上“与民同乐”的变奏曲。与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相照应,勾连的是整个“视民如伤”的传统政治文明。

   【关键词】 视民如伤,为人民服务,赤子,人民

  

   庚子开年的新冠肺炎疫情自武汉突然蔓延全国,让全国人民遭遇规模空前的一场战“疫”。在新冠病毒的席卷下,人民的生命显得如此脆弱。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确诊病例每日攀升,死亡病例有增无减,疫情将这片国土上的每一个人都卷入其中,谁也无法置身事外。在国家的强大动员下,全国人民从未如此大规模地集中守在家里,或者共同戴着口罩出门,新冠病毒让每一个人都显得那么无力。疫情防控刻不容缓,国家的力量变得无比重要。任何团体和社会都无法应对如此大规模的动员,只有国家的意志才能做到。人民需要国家强有力的组织和调动,而国家正守护着人民,全方位地履行“为人民服务”的承诺。过去两年多来,这种守护在全世界疫情普遍蔓延的形势下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使得国家始终处于动态清零的状态,在维护国计民生方面保持了强劲的优势。2022年由于奥密克戎变异株传染性更强,上海的疫情遭遇强势反弹,并一度使得动态清零的政策面临严峻挑战。具体政策的调整需要科学的依据,而疫情防控期间人民的健康始终需要国家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全心全意守护人民的生命健康,这不禁令人想起中国传统文明中的“视民如伤”,特别贴合当下“为人民服务”的处境。

  

   一、“由己溺之”

  

   传统文明中的“视民如伤”,原文可见于《孟子》。①孟子曾将禹、汤、周文王、周武王和周公相提并论,其云:

  

   禹恶旨酒而好善言。汤执中,立贤无方。文王视民如伤,望道而未之见。武王不泄迩,不忘远。周公思兼三王,以施四事;其有不合者,仰而思之,夜以继日;幸而得之,坐以待旦。(《孟子·离娄下》)

  

   孟子所论其他方面按下不表,单说论文王时的提法。“视民如伤”的意思不难懂,历代注解差别不大,难懂一些的是后面一句中“望道”,孤零零的不好解释。赵岐注云:“视民如伤者,雍容不动扰也。望道而未至,殷禄未尽,尚有贤臣,道未得至,故望而不致诛于纣也。”前贤已经指出,赵注与杜预以“如伤,恐惊动”注《左传》中的“视民如伤”相合。焦循在这个基础上疏解道:“文王视民如有疾病,凡有疾病之人不可动扰,故如伤为不动扰,因不动扰,故雍容不急迫也。”②视民如有疾病之人,而病人最不胜动扰,故治民须雍容不急迫。大致意思就是这样,确实不难懂。

  

   也可以再推敲一下细微之处,比如前面的“视民”与后面的“望道”,两者有什么关系呢?民若有疾病,固然不可动扰,意思却未免有些消极,甚至有些像老子所言“治大国若烹小鲜”(《老子》第六十章)。河上公曰:“烹小鱼不去肠,不去鳞,不敢扰,恐其糜也。”故王弼注云“不扰也。躁则多害,静则全真”,而躁即“动、扰”之意。③两者的意思差不多,不能不让人产生疑虑。朱子有云:“民已安矣,而视之犹若有伤;道已至矣,而望之犹若未见。圣人之爱民深,而求道切如此。不自满足,终日乾乾之心也。”④朱子的《四书》章句一向以圆融、精微著称,此注即可窥斑见豹。“视民”与“望道”两相对称,不至于成为两截话,这是圆融处;以视民“若有伤”与如有伤之人微有区分,其意味尤深,下文再论,这是精微处。对于“望道”的理解,赵岐注以“殷禄未尽”,与成汤“执中正之道”⑤等前后文相关联,并不突兀。焦循更致力于前后文的整体疏通,其云“商纣之初,民伤已极,而天眷未更,故文王但爱民以辅救之,守臣节以帅天下诸侯”,⑥将“视民”与“望道”的关系处理到位。尤其点出“爱民”“辅救”,已不只是不动扰之意,就此而言,焦循的疏解似也不输朱注。

  

   从某种角度说,焦循与朱子之间的注解只是各有胜场,交代文王时期“民伤已极,而天眷未更”的背景,能够让人更具体地理解“视民如伤”,也符合不离事言理的清代儒学特色。朱子谓“爱民深,而求道切”,直陈道理,明白晓畅。仔细玩味“民已安矣,而视之犹若有伤”一语,恐怕不只是各有胜场那么简单。除了“若有伤”的细微差别,还有一个“民已安”故谓之“犹”的意思。“如伤”读成如同伤病之人抑或如同有伤病那样,这并不关键。重点在“民已安”,这在“视民如伤”中分明读不出来。朱子为何添入这个意思呢?线索在对后面一句“望道而未之见”的理解中,从赵岐到焦循都将“道”理解为天道的转移,“未之见”是文王还未有天下。但朱子不一样,文王有没有天下是一回事,有没有见道是另一回事,文王岂是未见道之人?当然不是说赵岐和焦循的注解就错了,这就涉及对“道”作哪种层面的阐发。“殷禄未尽”和“天眷未更”具体到王朝的更迭,“道已至矣”则未局限于王朝及其他事物。文王虽未有天下,却不妨碍见道,此与后世以文王为周王朝的受命之君相吻合。“民已安”显然来自“道已至”,这并非牵强附会,而是相得益彰。

  

   “民已安矣,而视之犹若有伤”,既包含不动扰、爱民、辅救等意思,更有不停息的内涵,即朱子所谓“终日乾乾之心”。民虽“已”安,爱民却不“已”,意味更深远,而不只是如焦循所言,“谓文王爱民无已,未伤如伤,望道心切,见如未见也”⑦,仅在于提供另一种不同的解释。通过朱子的注解,“视民如伤”的涵义得到深化,其基本精神不变,即视民如有伤痛,治民时自然生一份求助、守护之心,更不忍再施伤害。这在传统的政治话语中属于常见的叙事,在现代的政治背景下则陌生化了。在国家力量的动员下,新冠肺炎疫情使得许多未感染病毒的人也不得不待在家里,“视民如伤”的传统政治话语仿佛一下子复活了。若能回到这一政治话语中,或能通过古今之间的勾连,相互有所发明。“视民如伤”作为传统的政治话语,自有一套话语体系。新冠肺炎不只让全民“如伤”,而且形势紧迫,刻不容缓,必须在第一时间救助患者,此乃“视民如伤”话语体系中的“由己溺之”所要表达的。

  

   “由己溺之”亦见于《孟子》。孟子阐明禹、稷、颜子同道时论道:“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饥者,由己饥之也,是以如是其急也。”(《孟子·离娄下》)溺水或饥饿,皆百姓身处患难之意,其与伤病属同类情形。相比之下,溺水的状态更迫切,那是惊悚、恐惧、慌乱的危急时刻,生死一线,溺水之人最渴望有人施以援手,随便递个什么东西便立刻抓住不放,故有救命稻草一说。“由己溺之”的基本命意就是危急之中的紧迫性,即孟子所言“是以如是其急也”。赵岐注云“禹稷急民之难若是”⑧,朱子亦曰“禹稷身任其职,故以为己责而救之急也”⑨,皆集中在一个“急”字上。危急看起来属于客观情状,人若不以为急则枉然,“由己溺之”还在于“由”的涵义。“由己溺之”的意思亦不难懂,然“由”字却有两种不同的读法。

  

   朱子注曰:“由,与犹同。”⑩犹己溺之是天下有溺水者,如同己推而使之溺于水中,故迫切救助实乃责无旁贷,乃朱子所谓“以为己责”。另一种读法,焦循引曰:“由当读如字。盖己既为司空,则天下之溺由于己;己既为后稷,则天下之饥由于己。读为犹,尚是譬况未合。”读法不一样,意思略微有别。所谓“譬况未合”,大概以为比作己推而溺之比较过分,不如只是因己而溺水更为恰当。“既为司空”“既为后稷”,正是朱子“身任其职”之意,犹己使之溺,使之饥,与“由于己”的说法在理解上并无实质区别。焦循声称“此深得孟子之旨矣”11,未免有些夸张。视天下溺者由己使之陷溺,是民之险境与己脱不开干系,绝不可能漠视,故能迅速承担危急关头的救助任务。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过程中,有相当部分的舆情都集中在危急关头的处置问题上。疫情即危情,既有新冠病毒蔓延的危急,又有感染者及时治疗的危急。随着患者人数急剧增加,医护人员、医治场所、医疗设备和物资等高度紧缺。每一步都在跟时间赛跑,再也没有什么比“由己溺之”表达的那种刻不容缓、生死一线更为贴切,“视民如伤”的精神值得重新进入思想的视野。以类似于伤者、溺者、饥者描述百姓的患难之地,从而表达治民的深切关怀,这在传统的政治叙事中,有着一套完整的话语体系,其中以“救民于水火”最具代表性。

  

   二、“救民于水火”

  

   水与火既是古今日常生活中最不可或缺的部分,也是中外早期哲学的共同话题。水火是有生活经验的人最熟悉的东西,故通过水火的比喻,往往很能将深刻的思想表达得生动形象。孔子说“民之于仁也,甚于水火”(《论语·卫灵公》),就是拿仁与水火比较,通过熟悉的水火来理解仁。孟子谓“仁之胜不仁也,犹水胜火”(《孟子·告子上》),亦是类似的手法。孟子在论说思想的过程中,常以水火作喻。如以“火之始然,泉之始达”(《孟子·公孙丑上》)喻恻隐之心的扩充,特别贴切。以“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孟子·公孙丑上》)阐述人皆有恻隐之心,在思想史上堪称经典。以“水之就下”明“人性之善”(《孟子·告子上》),乃千古不易之论。

  

   水火二物极有益于人们的生活,自不必多言,却也会给百姓带来巨大的灾祸,以至于“水深火热”成为人类苦难的代名词。“由己溺之”实则出自水患,此外还有沟壑之中的挣扎,常用来象征百姓多灾多难的生活处境。孟子叙述伊尹“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妇有不被尧舜之泽者,若己推而内之沟中。其自任以天下之重如此,故就汤而说之,以伐夏救民”(《孟子·万章上》),就以“沟中”象征未被尧舜之泽的不幸生活。赵岐注曰:“伊尹思念不以仁义之道化民者,如己推排内之沟壑中也。自任其重如此,故就汤说之,伐夏桀救民之厄也。”12“如己推排内之”实与“由己溺之”如出一辙,朱子将“由”读为“犹”,未有不妥。“若己推而内之”亦表达“自任其重”之意,与“身任其职”“以为己责”相当,而且同是“救民之厄”。“溺”是厄之急,“沟”是厄之常,孟子屡言“凶年饥岁,君之民老弱转乎沟壑”(《孟子·梁惠王下》),“使老稚转乎沟壑,恶在其为民父母也”(《孟子·滕文公上》)。与庄子甘愿“曳尾于涂中”(《庄子·秋水》)不一样,孟子笔下的沟或沟壑可一刻也不想让人呆。朱子注云:“转,饥饿辗转而死也。”13此可谓人间惨剧。

  

上古时期的水患治理无疑以大禹治水最为著名,孟子对此亦有记载:“当尧之时,天下犹未平,洪水横流,泛滥于天下。草木畅茂,禽兽繁殖,五谷不登,禽兽逼人。兽蹄鸟迹之道,交于中国。”(《孟子·滕文公上》)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一背景下。火灾虽未有同样著名的叙述,却常与水患相提。如谓“逮至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舜之时,共工振滔洪水,以薄空桑,龙门未开,吕梁未发,江、淮通流,四海溟涬,民皆上丘陵,赴树木”(《淮南子·本经训》),便是水火之灾患并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视民如伤   为人民服务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790.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22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