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宝祥:胡耀邦创办《理论动态》纪实——纪念《理论动态》创刊45周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81 次 更新时间:2022-07-18 10:03:46

进入专题: 胡耀邦   理论动态  

沈宝祥  

  

   1977年7月15日,胡耀邦创办了《理论动态》这个刊物。到今天,2022年7月15日,已经整整45年。

   《理论动态》这个刊物,起了历史性作用。第1期的文章《“继续革命”问题的探讨》,就对当时仍然作为指导思想的“继续革命”理论提出质疑。第60期刊发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引发了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要真正弄清社会主义生产的目的》一文(160期),引发了一场社会主义生产目的讨论。《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清理“左”的思想》一文(263期),公开提出反“左”,影响巨大。

   《理论动态》这个刊物,已经载入史册。

   本人从一开始就参与了《理论动态》的筹办。当时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过去在书籍和文章中,我对《理论动态》多次作过介绍,但都比较简略。现在就《理论动态》的创办,进一步作系统回忆。

   胡耀邦于1977年3月25日到中央党校上班。4月7日下午,就召开整风会议。

   整风会议的全名是:中央党校党的骨干分子整风会议。开始时参加者共70人,除了领导骨干外,全校25个党支部各选一名党员代表参加会议。本人被选为文史教研室支部的党员代表参加会议。

   整风会议全体会议在第一教室召开。会场极为简陋,没有任何布置,大家随意入座。

   一个月后,即5月7日的整风会全体会议上,胡耀邦提出:把被林彪、四人帮颠倒了的思想是非、理论是非、路线是非再颠倒过来。他说,要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搞。于是,他就想到要办一个刊物。

   据一些同志讲,耀邦同志在不同场合都讲过办刊物的设想。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酝酿,物色人选,6月4日,耀邦同志把这件事提上了日程。

   6月4日上午,召开整风会全体会议。会前,秘书陈维仁通知我:全体会议后留下,参加耀邦同志召开的小会。

   上午十一点,整风会全体会议提前结束。耀邦同志在第一教室的一角,召开小会。我数了一下,共十个人。后来知道,其中吴振坤和刘立中二人,也是参与办《理论动态》的。

   耀邦同志说:谈四件事,一是学员读书的书目,二是征求意见的名单,三是教学计划,最后是简报和刊物。

   耀邦同志说:好几个礼拜脑子里酝酿这个问题。党校内部简报和刊物是否搞三个东西,一是中央党校简报,二是一个校刊,暂不打算出,第三个,搞一个理论动态性简报性的东西。

   耀邦同志说:凡属我们这里提出的问题,观点,材料,我们收集到的重要的观点,材料,或为了阐述这个观点从经典著作中找出来的一些论断,论述,简报性的东西,很简单,有这么两页就够了,最多不超过三页,发给我们自己看,也可发给中央同志,华主席,叶副主席,政治局同志,也可考虑发给各部委和省市委,给他们参考。名义,教育长下面有教务办公室,教务办公室选编,二天,不超过三天一期,最好二天一期,字还可以考虑大一点。三个作用:一是给中央同志了解理论动向,起耳目作用,二是对自己,是了解情况,提高自己认识,钻研问题的一种材料,三是给下面参考。基本上搞定期。题目叫“理论动态”也可以,简短明了。“理论探讨文选”,也可以,“理论动向选编”,“理论战线要闻”,没想清楚。先搞几个人,有人提出孟凡、沈宝祥同志,还有几个人先搭一个班子。我已经有些题目了(陈维仁:至少有三四期了),要有三五期才能付印,不然就没有早饭米下锅了。主要找党校,各省市资料,主要不搞《人民日报》的。创刊二个月内篇篇我都要定稿,至少我负责参加搞二个月再说。今天题目不议了,后天上午到我那里开会。只要准备了五六篇,开学后学员提许多问题,各教研室可以提出许多问题。

   耀邦同志最后说:“总而言之,我们自己造一个环境,自己压迫自己”。

   “我注意的是,三五年把科学态度搞好。这个搞不好,我们党还可能走弯路。主席在修改宪法的讲话中讲,就是搞科学态度”。

   在这个小会上,耀邦同志讲了四件事,但讲得最多的还是办刊物的事。

   6月6日,上午,耀邦同志在办公室,召集我们开会,参加者除秘书陈维仁,就是孟凡、沈宝祥、吴振坤、刘立中四个人。以后,耀邦同志把我们这些人称之为动态组(正式定名为理论动态组)。这是最早的一次动态组会议。

   在这次会上,耀邦同志比较具体地讲了办刊设想,对我们提出了要求。他说:宁少勿多,一期一篇,最多二篇,要及时,给人们头脑里装一个问题,不要装几个问题,一般一期就是一篇东西。这东西好编,不太困难。我们只搞理论问题,政策问题可牵涉一点,带理论性的政策问题,牵涉一点。如果一个礼拜二期,一个月就是9期,9到13期一个月,不要超过13期,不要少过9期,最好能做到二天一期,不要多,再多了没人看。每期都要有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论断论述,它的背景,它的论断,你们试编几篇出来看看。

   要经常出题目,经常想,有的请人写,有的自己写。人家已经讲清楚的不要选。要估计到中央同志没有看到的。凡是马克思的话都要查实。我亲自审阅,搞两个月你们自己就可以搞了。两个月后我看到什么东西再批给你们。这东西并不难。

   耀邦同志一下给我们出了十一个题目。他要求,6月15日前搞好几篇。

   耀邦同志提出:发行范围除中央外,各部委、军种兵种、各省两份,指定一份是给党校。名义,中央党校教务办公室(孟凡:用理论动向编辑部)。

   发行数:地方100份左右,中央100份左右,专业100份左右,自己100份左右。

   题目同意《理论动态》,一星期二期。

   写批判的东西不容易,要加紧看书,掌握资料。

   这次会上,耀邦同志确定了《理论动态》的刊物名称。

   这个会后,我们四个人讨论最多的是,一个星期出二期,甚至二天出一期,很难办到,我们提出,十天出一期,耀邦同志不同意,我们又提出,一个星期出一期,耀邦同志还是不同意。

   6月22日上午,耀邦同志又召集我们开会,共讲了七点,主要是重申上次会议讲的办刊宗旨和具体设想。

   这次会上,耀邦同志明确:暂定五天一期,准备好了再出。

   他说:现在办这种东西没有经验。我们试办,要实践,如事前没有大体规划,就是盲目实践,要有一个大体规划,不会完善,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不断修改。办上二三个月,就走上轨道了。万事开头难。

   这次会后,我们各自都在考虑如何撰写文章。

   耀邦同志考虑的是,如何尽快把刊物办起来。

   问题在于,要有一篇合适的文章。

   1977年4月,出版了《毛泽东选集》第5卷。在当时来说,这是重大政治事件。5月1日,党中央主席在《人民日报》发表介绍《毛泽东选集》第5卷的长篇文章。即将复校开学的中央党校,如何组织学员学习《毛泽东选集》第5卷,是教学中头等重要的问题。对此,胡耀邦作了很多考虑。

   1977年7月12日上午,胡耀邦召开了一个十多人的小型座谈会,邀请教研室的负责人,请他们谈如何辅导学习《毛泽东选集》第5卷的问题。耀邦同志让我们也参加这个会(以后,耀邦同志在校内外会议讲话,都尽量让我们参加)。

   哲学教研室主任吴江,就“继续革命”问题谈了比较系统的看法,提出了质疑。耀邦同志很赞赏吴江的发言。散会后,耀邦同志对吴江说:把你的发言整理一下,作为《理论动态》第1期的文章,怎么样?吴江说,可以。我正好站在一旁,听得很清楚。耀邦同志转身对我们说:7月15日出第1期,我现在先给你们出了第1期,以后就得五天一期出下去,逢五逢十出刊,风雨无阻,不管礼拜天还是国庆,春节,都要按期出。

   1977年7月15日,我的日记:

   “上午,发行第一期理论动态。

   下午,与吴振坤一起去胡耀邦同志处反映对第一期理论动态的意见。”

   《理论动态》第1期的文章《“继续革命”问题的探讨》,在肯定毛泽东“继续革命”理论的前提下,提出并阐述了两个重要观点。

   一是“继续革命”的对象。吴江阐明:既包括上层建筑方面的革命,也包括经济基础方面的革命和技术革命,即生产力方面的革命。他引毛泽东1958年主持写的《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从今年起,“把党的工作的着重点放到技术上去。这个问题必须引起全党注意”。文章据此作出论断:“我们要实现‘四个现代化’,不首先抓好科学技术革命是不行的”。首先抓科学技术革命,生产力方面的革命,实际上就是否定阶级斗争为纲。

   二是反倾向问题。文章指出:“有人说,‘无产阶级专政下的不断革命就是不断反右’。说这种话的人好像是在总结一项重要经验。必须说,这不是毛泽东思想”。文章说:毛主席在五卷中就说过:“我们要进行两条战线的斗争,既反对‘左’,也反对右”。历来如此。这条毛泽东思想现在也并没有过时。文章提出:“有‘左’,也有右,或形‘左’实右,有什么反什么,无产阶级专政下的不断革命也是如此”。在当时“反极右”的基调下,提出也要反“左”,这显示了作者的清醒和勇气。

   《理论动态》第1期的这篇文章,在肯定“继续革命”理论的前提下,作出两点自己的解读。这两点,实际上抽掉了“继续革命”理论的关键。虽然语言不够鲜明,但蕴含的思想观点是很清晰的。

   我查看了《理论动态》第1期的原始资料。流程如下。

   7月14日上午上班后,吴江将他的文稿送到54号楼耀邦同志办公室,交给秘书陈维仁。吴江原稿的标题是“吴江同志的发言”。

   陈维仁在文稿上写了一句:“下午三时打清样五份14/7”,他立即让党校印厂排清样。下午,清样出来。陈维仁加了《“继续革命”问题的探讨》的标题,写了按语,立即送耀邦同志审阅。耀邦同志当即审阅定稿。陈维仁在定稿上写了:“照此定稿。刊动态第一期,十五日发出。陈14/7。”“300份”。交党校印厂立即付印。

   第二天,即7月15日上午,王聚武同志骑车到印厂,将300份《理论动态》捆放在自行车后架上骑回。

   《理论动态》第一期,在校内发给校级和各单位领导干部,他们都比较赞赏。

   上面记述的情况表明,《理论动态》第1期在1977年7月15日创办,带有偶然性。有人在文章中说,《理论动态》在7月15日创办,是胡耀邦的精心安排,赶在7月16日开始的党的十届三中全会前。这是过度解读。

   吴江在《十年的路》书中说,耀邦同志敢于发这样的文章,是因为他将文稿送邓小平看了,得到了邓小平的同意。从上述流程看,从收到文稿到定稿付印,是一天之内的事,没有先报送邓小平的可能。从当时的领导关系来说,耀邦同志也不会那样做。那么,吴江这个误解是怎样产生的呢?吴江离开中央党校后,胡耀邦找他谈话。胡耀邦说,《“继续革命”问题的探讨》这篇文章,我送小平同志看了,小平同志完全同意这篇文章(邓小平怎样表示完全同意的,耀邦同志没有对我们讲)。胡耀邦送的是《理论动态》第1期,吴江误以为是文稿。

   《理论动态》第1期提出,对“继续革命”问题要探讨,是胡耀邦自主决定的。

《理论动态》第一期发行以后几天,我和孟凡二人在办公室(主楼西侧北边的一个大房间)。电话铃响了,孟凡拿起电话接听。他放下电话高兴地说,老沈,是中央办公厅打来的电话,(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胡耀邦   理论动态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5370.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