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步云——当代中国人权学科奠基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0 次 更新时间:2022-05-19 00:12:14

进入专题: 李步云   人权  

陈佑武  

  

   李步云先生是我国法学界泰斗、“法治三老”之一,中国行为法学会原会长,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兼任最高人民检察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湖南大学法学院名誉院长,广州大学法学院名誉院长;中宣部、司法部“国家中高级干部学法 讲师团”成员。中国法学会法理学研究会顾问、比较法学研究会顾问。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李步云先生是我学术生涯的第一个导师,我的硕士研究生阶段是在先生耳提面命下完成的。能忝为我国当代杰出资深法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李步云先生的门生,并有幸在先生身边生活、学习、工作二十余年,这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一段经历、最幸福的一段回忆。

   先生是湖南娄底娄星区人,1933年8月出生于革命家庭,其父李洛骇在1926年入党,是娄星区最早的共产党员之一。1946年先生在娄底涟壁中学读初中,1948年在娄底和乐平小学任教员。从少年时起,先生便在其父亲和老师刘佩琪(地下党员)的影响下从事地下工作,参与组建党的外围组织湖南经世学会娄底分会,秘密印刷和传播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论》等文章。在新中国成立前夕,先生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并于当年11月成为第四野战部队特种兵干部学校学员,1950年7月成为四野炮兵一师二十六团政治处民运干事。朝鲜战争爆发后,先生主动请缨,于1950年10月奔赴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是第一批入朝作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成员。1951年10月,先生担任炮兵一师办公室书记员。1952年9月,在遂安保卫战中幸存,被送至东北军区第26陆军医院第二分院救治与休养。在抗美援朝期间,荣立三等功和小功各一次。在陆军医院治疗与工作期间,由于协助医院在休养员中做了大量工作,被推选为“二分院第6连军人委员会主席”,被评为“二等休养模范”。1953年,先生转到解放军南京军区后勤部453医院工作,担任办公室主任。1954年转业到江苏太仓县人民政府水利局工作,担任办公室主任。1957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读本科,毕业后在北京大学师从张友渔先生继续攻读研究生,系张友渔先生开门弟子。1965年研究生毕业留北京大学任教。1967年2月,先生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工作。2000年7月,先生从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退休后到湖南大学法学院工作。2003年11月,中国行为法学会在杭州西湖宾馆召开了第十二届学术年会暨换届选举大会,先生被选举为第三届学会会长。2004年7月,先生南下广州在广州大学工作14年、在广东财经大学工作3年,其间曾在东南大学兼任3年教职。2021年5月,先生担任湘潭大学特聘教授。

   人权研究与教育的先行者

   我能幸遇并师从先生是命运的安排。1998年,在湖南大学时任校长王柯敏主导下,湖南大学于1952年院系大调整时停办的法学专业得以恢复。借此机缘,那一年6月我从中国政法大学本科毕业后分配到湖南大学工作,担任湖南大学法学专业恢复以来第一个法学专业班班主任,同时教授中国法制史、经济法、立法学等多门课程。当时湖南大学的法学教研室刚刚成立,就我与唐超华老师、罗静老师组成的“法学三人组”,这也是湖南大学法学专业恢复时的真实家底。其间,邀请过湘潭大学宋世杰教授为学生们做过短期的课程讲授。记得当时中央电视台刚好开设“今日说法”栏目,集中收看该节目也是学生的学习内容之一,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师资不足的缺陷。1999年,随着郑远民、蒋悟真、彭辅顺等老师的加入,法学专业教师人数达到了8人。就在这一年,学校也先后邀请著名法学家武汉大学法学院漆多俊先生、李龙先生来校讲学与交流,希望借助先生们的支持重建湖南大学法学院,重现湖南大学法学的昔日荣光。当时,漆多俊先生还专程到了湖南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系,并留下墨宝,这事对我们激励不小。后来,学校专门邀请李龙先生给全校师生作了讲座,李龙先生谈到他伯父曾任职湖南大学法学院院长时非常动情,表态将全力支持湖南大学的法学学科建设。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我的博士生导师李龙先生,当时场景仍历历在目。到了2000年,由于涉及与湖南财经学院法学学科合并的人事安排问题,湖南大学法学学科也迎来新的发展契机。是年6月18日,湖南大学与原湖南财经学院合并,决定恢复法学院,由刘定华教授担任两校合并后第一任院长。成立之前,湖南大学校领导与法学院院领导专程进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邀请先生回家乡支持法学学科建设。先生怀抱桑梓之情,欣然答应并出任新成立的湖南大学法学院名誉院长。后来据先生讲,就在他答应湖南大学邀请后不久,徐显明教授也盛情邀请先生出任山东大学法学院院长,但鉴于湖南大学邀请在先,徐显明教授也表示理解。我想,当年若山东大学的邀请在先,我也可能错过了与恩师这一生的缘分。

   对于湖南大学法学院而言,先生的贡献是奠基性的,是湖南大学法学院恢复以来法学学科发展的奠基人。先生在湖南大学工作期间,亲自推动将法学二级学科硕士点由原来的一个点发展到九个点,亲自指导的学生有肖海军老师、聂资鲁老师、刘士平老师、龚向和老师、陈秋云老师、赵迅老师、杨松才老师、蒋悟真老师、罗静老师、龙柳涛老师等十余人之多,先后亲力亲为促成胡旭晟、王全兴、杜刚健等法学名家的引进。先生对于湖南大学法学院的贡献,正如韩德培之于武汉大学法学院、江平之于中国政法大学。高山仰止,后世之范。在先生全身心推动下,当时的湖南大学法学学科建设已经呈现昔日鼎盛之期的迹象。这也是湖南大学之福,真正体现了大学之大,不在于大楼,而在于大师。当然,先生在湖南大学也有未了之心愿,那就是将湖南大学的人权研究与教育带领到全国一流行列,此事随着先生南下广州大学而告一段落。2000年先生来到湖南大学时便成立了湖南大学法治与人权研究中心并担任中心主任,并于同年在湖南大学开展人权教育与培训,社会影响很大。记得筹备第一次人权培训时,我们按规定向学校递交了申请举办人权培训班的请示报告。湖南大学因为没有举办过类似的活动,拿不定主意,稳妥起见便上报教育部,征求教育部意见。因为在计划时间内没有等到答复,学校也没有明令禁止不许开班,我们最后还是如期举办了人权培训活动。就在我们举办完第一次人权培训班后不久,收到了教育部“建议最好不办”的意见。时过境迁,如今教育部与中宣部已经分3批设立了14个国家人权教育与培训基地,积极推进人权教育与培训,可见先生先见之明。之后,在先生的积极推动下,又陆续进行了六期人权培训,在湖南法学教育领域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就在2004年先生南下广州的上半年,先生主导下的长达52页的湖南大学《“985工程”人权研究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论证报告》已经完成。当年这项工程若得到扶持,湖南大学在今日中国人权研究与教育领域应有极为重要的一席之地。

   2001年9月至2004年6月,我在湖南大学师从先生攻读硕士研究生。这三年在先生耳提面命、言传身教下,获益良多。其一,从先生身上学到了为人处世的基本道理。与人为善、诚实守信、乐于助人、有求必应是先生的一贯品格,因此先生是真正意义上的“活雷锋”,我相信凡与先生有过接触的人都会与我有相同感受。先生虽然学问做得好,但从来没有架子,平易近人,朴实无华。先生的文章也正如先生其人,立意高远,深入浅出,明白易懂。其二,在先生的影响下,我选择“人权”作为学术研究的主要方向。在师从先生之前,我前后教过中国法制史、经济法、金融法、税法、立法学、国际商事仲裁与民事诉讼等多门课程,没有一个明确的专业方向。所以,先生是我从事人权研究与教育的“引路人”,我是沿着先生人权思想进入到人权研究与教育这片广阔天地的。之所以硕士论文以《论罪犯的人权保障》为题,主要是受到先生《论我国罪犯的法律地位》一文的影响与启发。其三,到广州大学人权研究院工作亦与先生密不可分。没有先生的指引,我也不可能到广州大学人权研究院专职从事人权研究与教育工作。记得当我知道先生一行要到广州大学工作时已经是2004年6月底研究生毕业之时,事先并不知道先生要南下。因此,在2004年6月中旬,我与李颂光等法大校友在长沙合伙创办的律师事务所刚成立,正准备在研究生毕业后将精力投入律师业务之中。得知先生要去广州,我立即向先生表示追随先生南下的意愿,先生欣然应允。

   当代中国人权布道者

   我在离开湖南大学后,还不时忆起在湖南大学师从先生的日子。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与先生登岳麓山麓山寺访圣辉大法师而不遇的情形;先生一字一句手把手修改文章的场景如在昨日;协助先生开设人权培训班的那些日子也历历在目;也忘不了先生遭遇一些不公正待遇的无奈与辛酸时刻。这些也是我对湖南大学记忆的重要组成部分。湖南大学不仅是我毕业后第一份工作的单位,在这里更有我与先生在一起的诸多记忆,是我无法忘怀的地方。

   2019年,时任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在湖南大学讲思政课时指出“湖南大学是湖南高等教育的一张名片”。我当时转发这一微信时颇为感慨,在转发微信中写道:“湖大是我的初恋(第一份工作),文庙是我的会场(第一次在湖南大学开会便在文庙),和平斋是我的故居(人总是会死的),爱晚亭是我的庭院(晚上常跑步至此),自卑庭前常自卑(自卑之人到此易共鸣)。”转发微信后突然意识到,对湖南大学的情感一直未曾改变过,只因这里留下了我人生太多的美好回忆,尤其与恩师在这里学习生活的点点滴滴。

   2004年7月,受广州大学时任校长庾建设邀请,先生南下广州大学工作。我追随先生南下。先生在广州大学工作的十四年是广州大学人权研究与法学学科建设取得重大发展的十四年。2004年7月1日,广州大学校长办公会议通过【广大(2004)139号】决定,成立广州大学人权研究中心(后改名“广州大学人权研究院”),确定该中心为校级科研机构。这是全国高校第一个有固定编制、固定办公经费、固定科研场所的专职人权研究机构。当时,人权团队成员主要由原湖南大学法治与人权研究中心核心成员构成,包括李步云先生、黄立教授、杨松才副教授以及我4人,这也是广州大学人权研究院成立之初的4位专职研究人员。

   在先生的推动与带领下,2007年广州大学人权研究院遴选为广东省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2011年广州大学人权研究院与南开大学人权研究中心、中国政法大学人权院一同获批为第一批国家人权教育与培训基地。经过7年的建设与发展,广州大学的人权研究与教育进入“国家队”行列,这极大地促进了广州大学法学学科的发展。也正是在先生不遗余力地推动下,2006年以来,广州大学法学学科获得第一个法学二级学科硕士点——法学理论硕士点,2010年获得法学一级学科硕士点,2017年广州大学与暨南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被广东省教育厅推荐一同申报法学一级学科博士点。尽管此次申博功败垂成,但广州大学法学学科的建设由此进入历史新阶段,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肯定。

   就此而言,先生对广州大学法学学科建设的贡献丝毫不亚于对于湖南大学法学学科建设的贡献。此时,先生已经是85岁的高龄,可以说先生将珍贵的十四年奉献给了广州大学。事实上,这一阶段也是广州大学发展史上极不平凡的十四年。我曾将广州大学人权研究院取得的成功归功于四个方面,其中先生的作用是关键所在。先生站在当代中国人权研究与教育最前沿,呕心沥血谋划广州大学人权研究与教育事业,是推动广州大学人权法学乃至法学学科发展的最重要推手。有鉴于此,我也曾感叹,广州大学在人权研究与教育领域取得的成功经验是难以复制、不可复制或无法复制的。正如有学者曾言,国家人权教育与培训基地之所以落户广州大学,完全是为李步云先生量身定制。

2007年至2010年,应东南大学法学院时任院长周佑勇邀请,先生曾担任东南大学人权法研究所所长(后改名为“东南大学人权研究院”,2020年获批为国家人权教育与培训基地),与龚向和教授等一起组建了东南大学人权法学教学与科研团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李步云   人权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3796.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