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毓方:与巴菲特共进午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61 次 更新时间:2022-05-09 11:15:34

卞毓方 (进入专栏)  

  

   登船次日,面对天的苍苍海的茫茫,看久了,看酸了,也就看腻了,忽然想到,来了不能白来,玩了不能白玩,也要为此行写一点什么。

   午餐时,我与翊州把饭菜端上甲板,选择人少的地方,一边吃,一边商量。

   翊州说:“爷爷,你去年四月逛日本,来回半个月,回来写出十万字。这是你和合作者事先商定好的数字。我相信,如果事先让你写十五万字,二十万字,你也照样写得出,这是你的本事。这趟游加勒比海,来回也是半个月,你也可以写它十万字呀。”

   我说:“我对日本很熟悉,走过的地方,看过的东西,可以深入浅出,举一反三,信手拈来。对美国,多少有点研究,对加勒比海周围这些小国,了解的很有限,发挥不起来。”

   “签证下来后,我看你查过很多资料呀。还在电脑上看了很多电影,光《加勒比海盗》,就有六部。”翊州指出。

   “那是临时抱佛脚,”我说,“《加勒比海盗》我是下载了六部,只看了五部,第一部还可以,有点历史价值,后面四部都是妖啊怪啊鬼啊魂啊的,越看越玄,越没有意思,第六部,干脆不看了。它跟这次旅游基本没关系。”

   “签证没下来前,我看你就很忙,桌上、地板上堆的都是书,你在忙什么?”翊州问。

   “我在做《寻找大师》续集的案头准备。”

   “不对呀。”翊州说,“《寻找大师》写的都是中国人,可我看你堆在桌上、地上的书,都是外国的,有小说,有戏剧,有传记,你还向我推荐了《巴菲特传》和《基辛格传》。”

   “这就是案头准备。”我解释,“你要描述大写的中国人,也得了解大写的外国人。”

   “那么……”翊州想了想,说,“你可以站在巴菲特的角度考虑一下。”

   “怎么考虑?”我有点不明白。

   “你最喜欢巴菲特的哪几句话?”

   “这个,”我脱口而出,“我喜欢的第一句,是他说:如果比尔·盖茨卖的不是软件而是汉堡,他也会成为世界汉堡大王。”

   “对了,”翊州说,“你要把自己想成比尔·盖茨,不管你怎么写,都会写得很棒。”

   哎,这小家伙!巴菲特的话是我当初用来鼓励他的,现在却反过来用到我的身上(不过这话不能让盖茨听见,免得人家要广告费)。

   “你是跟着我一块来的,照你说,我应该怎么写?”在小家伙面前,我首次谦虚起来。

   “你写《寻找大师》,每个人物的写作手法都不一样,用词也不一样,这是你的长处。你只要发挥你的长处,自然就能写得好。”看样子,他对我还顶有研究。

   “我喜欢写人物,我最看重的是人,尤其是内涵丰富的人。游记么,我也会写,但必须是真正打动我的。像这种跟团旅行,所见所闻都被限死了,挥洒不开,写几篇可以,写十万字,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我表示无奈。

   “你可以增加维度。”

   “什么意思?”

   “巴菲特还有一句话:‘做你没做过的事情叫成长,做你不愿做的事情叫改变,做你不敢做的事情叫突破。’对吧。”

   是的,这也是我当初让他抄在本子上的。

   “你可以突破单纯游记的框框,把‘寻找大师’的思路和部分材料,拿来和游记穿插在一起。”

   电光石火,我觉得海波突然凹陷,海平面无限延伸。

   沉默。他望着我,我望着他。

   “这是你教给我的方法呀,把两个看似不相关的事情,放在一起写,会出现出人意料的效果。”翊州打破沉默。

   太好了!我没有白教他。

   “我让你抄的巴菲特的话,你还记得哪几句?”我有意考问。

   “只要想到隔天早上会有二十五亿男性需要刮胡子,我每晚都能安然入睡。”

   “这句话对我有什么参考?”

   “有呀!现在旅游是时尚,你只要想到有多少旅游者在等着看你的书,还有大量的文学爱好者,还有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你就一定能把它写好。”

   “还有呢?”我觉得翊州的悟性上来了。

   “其它的话,记不得了。还有就是他的小故事,他五岁兜售口香糖,六岁贩卖可乐,小学开始送报,这些,你比我清楚。”

   “我跟你讲过巴菲特午餐的故事,你还记得吗?”

   “记得,就是跟他吃一顿牛排,公开拍卖,谁出的钱最多,谁就获得那个机会。”

   “是从二000年开始拍卖的,去年已经拍到了两千多万人民币。”我补充。

   “吃顿饭,听他说几句话,最好的结果,就是古人说的,‘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当然,这是最理想的结果了。也有的人,只是想跟他见个面,照张相。巴菲特的名气就是广告。”我说。

   “花那么多的钱?”翊州惊讶。

   “前提是人家不缺钱。”我提起一件事,“有位中国的富豪,拍得那年的‘巴菲特午餐’,事先没有想好怎么利用这机会,到时直截了当地问巴菲特如何炒股,巴菲特冷冷回了一句‘不知道’,你想这场面有多尴尬。你要跟巴菲特交谈,你要把他研究透彻,问话要问到点子上。”

   “如果巴菲特也在这游轮上,我就替你问他这本加勒比海的游记怎么写。”翊州幽了一默。

   “不用的,”我说,“他的确就在这游轮上,而且,就在你我中间,今天,我俩一分钱未花,就……”我故意顿住不说,我想翊州会明白。

   果然,翊州恍然大悟,他用叉子夸张地举起了牛排。

   我的盘子里没有牛排,我就顺手从他的盘子里叉起一块,也高高举起——祝贺今天咱俩免费和巴菲特共进了一顿午餐。

  

进入 卞毓方 的专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3336.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