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人类必须敬畏大自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06 次 更新时间:2007-01-18 10:09

进入专题: 科学精神  

古道  

苍天正以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注视着人类。

人类不怎么敬畏大自然,尤其是中国人,让人感到矛盾,一边对看不见、摸不着的鬼神极度敬畏,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和不恭。而对日日相处,休戚相关的大自然却是漠视。

常常做出一些令人不可思议、十分愚蠢、十分残忍的破坏大自然生态的恶劣行为。有这么一个人所共知的现代寓言故事:上帝召集地球上所有的动物,讨论谁是破坏大自然生态的首恶者,并开除它的球籍。所有的动物都举手表决是人类最坏,对大自然生态的破坏犯下了滔天罪行,要求上帝惩罚和消灭人类。

这个寓言不可能是狗啊猫的猪呀羊的编出来的,当然是人类自己有理智的人编出来的。因为寓言就是要告诉人们一种道理,同时也是一种预言。也由此可见,人类也认识到自己是所有动物中最坏的一种高级动物,虽然自称为人自称为人性,但自私、卑鄙、狡诈、虚伪、贪婪、残暴等兽性的东西在人类身上表现得形形色色、淋漓尽致。没有哪一种动物能超过人类,从战争到掠夺,从发现到毁灭,都是人类在作孽,对大自然的恩赐不感恩敬畏,还总以为是世界的主宰。

作为我们中国人,与其他国家的人相比,显得勤劳、淳朴、安分,有许多的优点,但也有许多的缺点。比如对大自然与西方一些国家的人相比就不怎么敬畏,相反还有点喜欢改造自然(包括破坏自然),喜欢把自然的东西改成自己所喜欢的东西,也就是说人为的东西。据说金鱼就产自中国,金鱼是鲫鱼变种而来,早在1500年前开始,那些吃饱了撑着的人就对鲫鱼进行改良,把鲫鱼变成了可供观赏的金鱼,后来到了明清时代,为了追求奇形怪状,用剥掉金鱼的鱼鳞、给它眼睛矫形等残忍的手法进行种种改造。以至于金鱼成了现今这种鼓泡眼、大肚皮的怪模样。还有那鸟儿,上帝是让它飞的,大自然的生态是需要它吃害虫平衡的,却硬要把它捉来关在鸟笼里,可以说在全世界的公园里,唯有在中国是四处可见那些溜达的提着鸟笼的人们。

还有那种捕鱼的方法,更是赶尽杀绝,有些人采取电瓶电鱼、炸药炸鱼、甚至毒鱼,记得笔者在闽北农村插队时,当地农民有这么一个很不好的做法,就是每年“双抢”结束洗谷桶时,生产队必要打牙祭,全体村民集体聚餐,每逢那时便派人到当地小溪的上游放农药毒鱼,省事是省事,那农药水一放,所有的大鱼小鱼都翻了白眼,所有的鱼儿虾儿难逃此劫。而这种残忍绝后的行为也就是中国最淳朴最老实的农民干出来的。当然城里人就更好不到哪里去。吃起动物来更是让人听了看了感到前所未闻和惨不忍睹。猴子是多灵敏的一种动物,还说是人的祖宗呢,竟把它活压在桌底下,只落个天灵盖,一刀劈去,掏了脑汁,沾着酱吃,你说这还不残忍吗?

世间万物都是有灵性的,包括那树,也是有灵性的。就说那长在印度洋边的红杉树,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一棵棵独立的杉树,它们大都长在海边河边,但当风暴来袭时,它们的根会连接在一块互相支持、互相保护,一同抵御风暴的袭击。这么聪明的树,能够在自然的挑战中抵御上千年的风雨,可惜就是抵抗不了人类的砍伐和破坏。

回顾历史,一个现象显而易见:就是人越聪明,文明越发达,衰亡就越彻底,换句话说也就是人类发达的文明毁灭了人类自己。从已知的历史中,我们看到从伊拉克的两河流域到黄河流域。在人类大规模无节制的开发下,生态环境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兴起于4000年前的玛雅文明曾经辉煌一时,然而在1050年,玛雅文明却突然神秘消失。在长达2000年的过程中,玛雅人几度自发撤离他们建起的城郭。直到十九世纪,人们才在静穆千载的密林中发现他们的遗迹。他们究竟为何放弃家园?如今人类的考古给出了答案:因为玛雅人乱砍滥伐的集体行动,严重破坏了原始城郭天然的水循环系统,缺乏饮用水的玛雅人被迫大举迁移,流散他乡。

进人工业社会以来,人类改造自然的手段又远比玛雅人“高明”得多,恶劣得多,为此常常遭到大自然的惩罚和报复。比如:十九世纪,美国鼓励向半干旱的西部大草原移民开荒,认为这是既发展西部又解决饭碗的聪明之举。1860至1890年,90万平方公里处女地被开垦,孰料过度垦牧造成大面积沙化,20世纪30年代,沙尘暴渐成气候。1932年爆发14次,1933年达38次,1934年春季终于发展成灾害性的沙尘暴,扫荡了中西部大平原,全国小麦减产三分之一。1935年,震惊世界的黑风暴降临,裹挟着大量新耕地表层黑土的西风形成了东西长2400公里、南北宽1440公里、高约3公里的“黑龙”,3天中横扫美国三分之二的地区,把3亿吨肥沃表土送进了大西洋。黑风暴所经之处,农田水井道路被毁,小溪河流干涸,16万农民逃离西部地区。当年美国农业损失惨重,粮食减产一半以上。事后美国不得不专门制定“林业复兴计划”,推行免耕法,建立了国民资源保卫队,实施世界四大造林工程之一的“罗斯福生态工程”,沿西经100度线种植了一条宽100英里、纵贯美国的防护林带,恢复了这一地区的自然环境,才避免了黑风暴的继续肆虐。

还有埃及阿斯旺大坝是一座横跨尼罗河的高坝,1970年建成,耗资约15亿美元。水坝体积相当于最大的胡夫大金字塔的17倍,是世界上七大水坝之一。按照初衷,高坝截河后形成的水库可用于防洪、灌溉、发电、航运和养鱼,是一项综合利用的工程。竣工30多年来,它在蓄洪、灌溉、发电、航运和养殖等方面产生了较大的效益;但在生态环境方面的影响更加深远。历史上,尼罗河水每年泛滥带出的淤泥为沿岸土地提供了丰富天然肥料,阿斯旺大坝建成后,这些淤泥被挡在库内,还造成河口渔场退化,渔业捕获量大幅下降。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坝的正面效益不断减少,而当时决策时认为可能克服的弊端却渐成灾害。

再例如我国“三北防护林”曾被誉为中国的“绿色水城”。20余年的时间里,用了上百亿资金来“筑城”,尽管局部收效不小,但首都北京每年仍要“迎接”沙尘暴。还有那飘飘扬扬的杨树絮在北京到处飘扬,我去年5月间在北京出差,那飘来飘去的杨絮漫天飞扬,随处可见,在饭店里连吃碗汤都不安宁,要护着不让那杨絮落入汤里。这是因为当初造林时不

讲科学,北方到处种杨树,不仅许多地方的杨树长成半死不活的“小老头”,而且由于普遍种的是纯林,在发生虫害时,一倒一大片,仅小小天牛就将宁夏20年的建设成果——几十亿株杨树毁于一旦。

最近的一次大自然的报复是2004年月12月26日发生的震惊全球人类的海啸大灾难,卷走了十几万人,让人们至今心有余悸,或许有人认为这是地壳的本身运动,是无法避免的。然而灾难过后,许多科学论断证明,如若没有人为的破坏,没有砍掉那许多红杉树,没有在海边建那许多房屋,破坏了周边的生态环境,海啸不可能产生如此大的能量和破坏力。海啸灾后,国际自然与自然资源保护联合会专家们经过科学分析,这场灾难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传统的村庄都建在内陆,为了在海边建造养虾的池塘,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许多红树林被砍光,当海啸袭来时,珊瑚礁的阻挡会使其强度减弱,岸边的红树林能进一步减低海啸的速度,虽然海浪还冲上岸,但是很多能量早已经消失了。今年春节,女儿所在的歌舞剧院前往泰国演出慰问那儿的灾区人民,回国后她告诉了我这么一个传说,在灾区流传说这次海啸是上帝对人类的惩罚。所以在这次海啸中不伤害任何动物,只惩罚人。不管这个传说有多大可信度,但据许多报载海啸中死了无数计的人,而动物却不见死伤,莫非上苍真是在惩罚人类?

人们在看一些科幻影片时,对那些“异形”感到恐怖的不可理解,但都认为那是影片,是科幻而已。而这些年在现实中却真正出现了许多令人无法解释的现象。

今年5月6日,在福州水产品批发市场冒出一只大异形怪蟹。这只大怪蟹重8公斤多,全身红白相间,八足两螯,全部展开可达两米左右,蟹壳像石灰岩一般凹凸不平,腹部还挂着朱红色的蟹子,样子十分恐怖吓人。摊主老板说:这只大怪蟹是海鲜货车从浙江运来的,据有关人员进行分析,这是因为河水污染原因,产生异形。

广东番禺南沙广龙村,前不久一个渔民打捞到一只鸭嘴状怪鱼,这条鱼摸上去有鱼鳞,但用刀却刮不下来。即使用菜刀猛砍,也不能伤到这条鱼。而且在这条鱼的嘴部,还有两个鼻孔,即便不在水中,这条怪鱼照样可以依靠这两个鼻孔来呼吸。所有的渔民包括不少有经验丰富的老渔民,他们说没人见过,也没人知道这是什么鱼。送到有关部门,也不知道是什么鱼类,断定是“异形”。

在河南上蔡县后时村,有一个6岁的孩子牛牛(化名)和正常孩子不同,牛牛脸庞中部,正常位置和两眼之间,各长一个鼻子,正常位置上的鼻子一个鼻孔大,一个鼻孔非常小,另一个鼻子只有一个鼻孔,像垂下来的半根手指。“偎”在正常鼻梁骨旁边。为此,牛牛总是受到同龄人的嘲弄和欺侮,大伙儿谁也不跟他玩,都把他当成个怪物,牛牛的妈妈无法面对别人的风言风语,几次想服毒自杀。

据专家们经过调查断定,这位母亲怀孕期间胎儿感染病毒,与环境污染有关。后来到实地考察,果然在后时村附近有一条污水河,河水受上游一家造纸厂污染,牛牛的妈妈在怀孕的时候,正是河水污染最厉害的时候。

人们真得必须冷静下来,思考灾难给予的警示,人类文明虽然已经走得很远,但远远还没有强大到把握和征服大自然世界万物的程度,人类真的必须保持对大自然的敬畏,学习和大自然的和谐相处,包括像破坏森林资源这种恶劣行为,不给森林树木活路,就断了水的活路,不给水活路,水就不给人活路。

  

(摘自《最后一滴水是眼泪》,上海三联书店2005年10月版)

    进入专题: 科学精神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科学 > 科学评论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2879.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