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六堂:2021年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研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24 次 更新时间:2021-08-09 15:54:04

进入专题: 经济形势   十四五  

龚六堂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国内外形势出现新的变化,多重因素叠加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进入2021年,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阶段,在复杂多变的内外部环境下,如何恢复经济发展,并在中长期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对于我国在“十四五”时期乃至更长发展阶段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下面结合2021年的经济形势进行分析。

   我国经济得到持续改善,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正在逐步形成,新的比较优势发挥作用

   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20年宏观经济数据和2021年上半年数据来看,我国经济得到持续改善,新的比较优势凸显,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一方面,2020年我国经济逐季改善,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经济实力迈上新台阶。2020年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控制,我国经济得以逐季改善,全年达到2.3个百分点的正增长,经济增长水平逐步恢复常态。经济实力迈上新台阶,2020年我国GDP总量超过百万亿,占世界的17%;人均GDP达到72447元,上升到世界第59位;工业增加值占世界比例超过30%。

   另一方面,2021年我国经济持续改善,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在逐步形成。从2021年公布的数据可知:

   一是从增长结构来看,2021年我国经济增长持续改善,结构继续优化。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532167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12.7%;两年平均增长5.3%,比一季度加快0.3个百分点,经济发展呈现稳中加固、稳中向好态势。从增长结构来看,2021年上半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1.7%,拉动GDP增长7.84个百分点;资本形成总额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为19.2%,拉动GDP增长2.4个百分点;净出口增长19.1%,拉动GDP增长2.4个百分点。

   二是从工业增加值来看,已经基本恢复到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前的经济水平,工业企业利润增长强劲。今年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5.9%,两年平均增长7.0%,比一季度加快0.2个百分点;服务业增加值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达53%,比一季度提高2.1个百分点。

   三是从国内市场来看,内需强劲恢复。今年上半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255900亿元,同比增长12.6%,两年平均增长4.4%;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11904亿元,同比增长23.0%,两年平均增长4.4%,比一季度加快0.2个百分点。

   四是从国际市场来看,货物和服务进出口持续改善。今年上半年货物进出口总额180651亿元,同比增长27.1%。同时,从服务贸易来看,今年一季度,我国服务贸易进出口同比增长0.5%;其中服务出口增长22.8%;进口下降13.5%,服务贸易逆差下降74.7%。1—5月我国服务贸易进出口同比增长3.7%;出口增长20.1%,两年平均增长8.3%;进口下降7.5%,两年平均下降14.8%,逆差下降67.3%。

   “十四五”期间和未来我国的经济增长面临的挑战

   2021年世界经济处于恢复阶段,世界银行估算2021年全球GDP增长为4个百分点,虽然世界经济仍在恢复的过程中,但是面临的国际环境会更复杂。首先,疫情的防控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虽然我国很好地控制了疫情,但是国际上还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现在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确诊病例总数不断攀升,对国际经济产生极大的不确定性,对我国的对外经济存在极大的影响。其次,国外政策的不确定性对我国宏观经济产生冲击。如美国的超规模刺激措施会带来通货膨胀,带来美元的贬值,进而影响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对我国人民币的汇率和价格水平产生影响,从而造成我国经济的不确定性。

   因此,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最关键的还是要靠我国国内市场。从现在的数据来看,我国投资、消费水平会进一步恢复,国际组织也预测我国2021年经济增长会超过8%,但是从最近几年的数据以及2021年的数据来看,“十四五”期间和未来我国的经济增长还存在以下问题。

   一方面,2021年整体投资水平虽然有所恢复,但是持续下滑的趋势没有得到明显改变。一是投资水平还有待进一步恢复。尽管2020年受疫情影响,我国投资水平仍达到增长2.9个百分点,但是和2019年增长5.4个百分点、2018年增长5.9个百分点相比,分别下降2.5个百分点和3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投资增长12.6个百分点,两年平均增长4.4个百分点,尚未达到疫情前的水平。

   二是民间投资水平增长不快。从民间投资来看,今年上半年民间投资同比增长15.4%,与2020年的民间投资水平相比仅上涨1个百分点,比2019年的4.7%和2018年的8.7%下降了3.7个百分点和7.7个百分点。

   三是民间投资占比下降。如果进一步考察投资结构,民间资本的投资在整体投资中的占比是持续下降的,从2015年的64个百分点下降到2020年55.7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也仅仅为57.3个百分点。

   另一方面,近年来一直支撑我国经济平稳增长的消费水平持续下滑,而且下滑趋势还没有得到抑制。一是2021年消费虽然有所恢复,但是下滑趋势没有改善。2020年受到疫情的影响,消费同比下降3.9个百分点,与2019年的8%与2018年的9%相比,下降近12个百分点和13个百分点。2021年上半年同比增长23%,两年平均增速为4.4%;但是从单月来看,6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长12.1%,两年平均增长4.9%,比2019年的8个百分点,2018年的9个百分点都低。

   二是我国消费率和居民消费率相比国际同期水平,仍处于相对较低水平。从宏观层面的消费率来看,2019年我国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但是我国宏观层面的居民消费率还只有38.8个百分点,比美国同水平的60.5、日本的53.9和韩国的51.8都低;从微观层面的居民消费率(人均消费占人均收入之比)来看,我国2019年的居民消费率为67.4%,低于美国同期的87%、日本的79.2%。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我国居民消费率下降到65.8%,今年上半年进一步下降到65%。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从2013年到2020年我国居民消费率从71%下降到65.8%,今年上半年下降到65%,城镇居民的消费率是从69.85%下降到61.6%,今年上半年进一步下降到60.4%。

   三是我国消费存在结构性问题。首先,我国服务性消费存在不足,导致恩格尔系数上升。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国服务消费下降,2020年人均服务型消费支出9037元,比上年下降8.6%,占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为42.6%。恩格尔系数在疫情后出现上升,2021年一季度上升到33.22%,其中城镇32%,农村35.9%。其次,消费水平存在地区不平衡和城乡差距。同时,城镇居民的人均消费始终是农村居民的2倍以上。最后,虽然我国进出口旺盛,但是我国高端制造业供给还存在一定不足,较依赖进口。2020年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达到32.16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创历史新高。但是,我国核心技术产品还需依赖进口,2019年我国芯片自给率仅为30%左右,自给率不足。

   影响我国经济增长内生动力的原因

   我国内需存在的问题和高端供给不足的问题造成了我国内生动力不足,除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外,还存在更深层次的问题,需要在未来的经济发展中综合考虑。

   第一,投资水平中民营经济的投资增长速度不快是非常重要的原因,国际经济的不确定性对今年的投资提出了挑战。

   一是我国出现投资水平下滑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我国民营投资水平增长不快,而且民间资本在投资中的占比下降。今年上半年民间投资虽然同比增长15.4个百分点,但是和2019年同期比较是下降的。进一步考察民间资本的投资占比,今年上半年虽然有所增长,但是也仅为57.8%。民间投资动力不足仍然是我国固定资产投资下滑的重要因素。

   二是国际经济的不确定性对今年的投资水平产生了不确定影响。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今年开始的工业生产者出产价格和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上涨过快也对投资的增长产生了抑制作用。今年上半年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同比上涨5.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上涨7.1%,6月份PPI同比上涨8.8%,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上涨13.1个百分点。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的上涨过快,对企业成本推升造成企业投资下降。

   第二,我国消费水平下降的根本原因是居民收入的问题。这包括收入占GDP比重不高、居民收入增长不快、居民收入结构存在问题以及收入不平等的问题。

   一是我国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不高,而且近几年还出现了下降。决定居民消费水平的是居民收入水平,2020年我国GDP超过100万亿元,人均GDP达到72447元,但是我国GDP中居民的收入份额并不高,一直徘徊在40%—50%左右,2003年占比达47%左右,到2011年反而下降到41%,党的十八大以来这个比重慢慢回升,到2015年达到44.6%。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从2015年开始我国居民收入占GDP的份额不是上升,而是下降的趋势,从2015年的44.6%,下降到2018年的43.4%,2019年的43.4%,2020年有所上升但是也仅为44.4%。这个占比和发达国家比较仍然存在巨大差异:例如美国2008年总量GDP是14.39万亿美元,而可支配收入为10.64万亿美元,占比超过70%,事实上美国1990—2008年期间的收入占GDP的比率平均达到84%。

   二是我国居民收入增长存在问题。一方面,居民收入增长不快,特别是城镇居民收入增长不快。从最近几年来看:2019年我国居民实际收入增长5.8%,没有达到GDP增长6.1%的速度;2020年我国居民实际收入增长2.1个百分点,低于2020年实际GDP的增长速度;2021年第一季度居民收入增长13.7%,低于GDP的增长,如果按照两年平均计算,两年平均实际增长4.5%,也低于GDP增长。特别是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2021年一季度增长12.3%,低于GDP增长1.5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居民收入增长12个百分点,也低于GDP的增长。另一方面,工资性收入增长不快是居民收入,特别是城镇居民收入增长不快的重要原因。我国居民收入结构中工资性收入一直占重要部分,2019年占比56%,但是居民工资性收入的增长速度要低于居民收入和名义GDP的增长速度。在2019年名义GDP增长10%左右,名义收入增长8.9%,而工资增长8.6%。2020年,城镇居民工资收入占比达到60%。城镇居民工资性收入的增长速度比居民收入和名义GDP的增长要低。在2019年名义GDP增长7.8%左右,名义收入增长8.9%,而城镇工资增长7.5%,这也是近几年城镇居民收入增长不快的根本原因。今年上半年我国居民收入增长中工资收入增长12.41%,低于居民收入增长速度,特别是城镇居民工资收入增长10%,比居民收入增长更低。

三是我国居民收入存在结构性问题,我国居民的收入结构中财产性收入占比不高,特别是农村居民财产性收入占比更低。在我国居民收入结构中,财产性收入占比一直不高,2019年居民财产性收入增长10.1个百分点,比2018年下降12.9%,财产性收入占比有所上升,也只有8.5个百分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经济形势   十四五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宏观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971.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