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映:实践中的目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4 次 更新时间:2021-05-06 11:07:49

进入专题: 目的  

陈嘉映 (进入专栏)  

   §1 目的—手段

  

  

   讨论人类行为和行动,躲不开目的 这个概念。我买彩票,目的是赢大奖;我当壮工挖沟,目的是挣工钱;我请包工头吃饭,目的是得到他拖欠我的工钱。我们做一件事,重要的是目的,所做的事情则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不得不做的手段——为了挣到工钱,我不得不扛麻袋、挖土方、糊火柴盒。不是我喜欢挖土方,工头的儿子结婚,工头高兴,说今天你不用挖了工资照付给你,我不会非挖不可。

   目的—手段这个解释框架会带来一些问题。有些人类行为似乎并没有什么目的。睡觉有目的吗?睡前看会儿电视,有什么目的吗?生理学家说,睡觉是为了恢复体力。这里的“为了”更多指功能而不是目的。反正我们平常不大会说到睡觉的目的,大概只说,困极了,得睡了。

   有人据此区分行为和行动,无目的的活动是行为,有目的的活动是行动。这个区分不一定行得通,糊火柴盒是有目的的,但我们仍然不把它叫做行动。行为和行动有别,值得细究,但这不是这里要做的,这里只须说明,伦理学所关注的,一般说来总是与目的相连的人类活动。

   目的—手段解释框架还会遇到人们更常提出的问题:目的正当,是否可以不择手段?托洛茨基说:“革命要求革命的阶级为达到自己目的可以采取它拥有的一切手段:如果需要——武装起义,如果需要——实施恐怖。” [1]几种宗教中的原教旨主义者今天正在继承托洛茨基的路线。为了保持士气,将军骗士兵说援军马上就要到了,虽然他知道援军还离得远着呢。这样做是否正当,古人就开始讨论。为了建成共产主义这个美好目的,人们曾采用好多不那么美好的手段。当然,不择手段这个成语有点儿贬义,咱们可以换成为达到正当目的而采用任何手段 这类中性的用语,不过,问题的实质好像没受什么影响。再说,“不择手段” 为什么本来带有贬义呢?

   最后,说一句人生的总目的。买彩票、挖土方、请工头吃饭,这些都是具体的活动,有具体的目的。但伦理学通常不只谈论这些具体的活动和具体的目的,还会谈论人生的总体目的——我们的所有活动都是为这个总体目的服务的。通俗看法常把快乐或幸福视作人生的总目的,前面讲到的功效主义就这样认为。我们的种种活动,连同种种具体的目的,都是达到这个总目的的手段——挖土方是为挣钱,挣钱是为了娶老婆生孩子,娶老婆生孩子带来快乐。 [2]然而,事涉人生整体,目的—手段这个解释框架似乎有点儿笨拙。我们常可以有效地问这样做那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我们似乎无法问:行为的目的是什么?行为 这个词,按奥斯汀的说法,是个百搭(a stand-in),究竟指什么,通常要看上下文。 [3]就像我们很难问行为是什么或行为有什么特点,我们也很难问:所有行为的总目的是什么?伦理学中常见到的“总目的”,快乐、幸福、自我实现,这些我们后面再行讨论,这里只提一句:谈论整体人生的目的或人生的意义与谈论做某件事的目的和意义有不同的含义,如果坚持从目的来谈论整体人生,那么,人生的总目的大概应当被理解为各种行为所含诸目的之间的协调一致。

  

   §2 下棋不是好玩的手段

  

   我好下围棋,下棋的目的是什么?古力下棋,也许有个目的,得冠军,赢大笔的奖金。棋而优的确可能带来名利,可街头老头儿下棋,无望得到任何奖金,白白搭出时间精力。教育家也许主张下棋有益智的功效,但那是功效,不是我下棋的目的——即使下棋无助于益智,他还是会去下棋,他就是喜欢下棋,就图个乐子。

   “图个乐子”这话似乎给出了街头老头儿下棋的目的。我挖土方是为了挣钱,我下棋是为了好玩、高兴、快乐。然而,这里的对称只是字面的。下棋不是好玩的手段,下棋就是好玩本身。(排成长队的家长把孩子送往围棋学校多半不是因为下棋好玩,又当别论。)我对挖土这件事没啥兴趣,我关心的是挣钱。我下棋,兴趣却是在下棋的整个过程之中。下棋好玩跟下棋这种特殊的活动紧密联系在一起,简直难分彼此。

   那么,让我们说,下棋的目的是赢棋——下围棋要多围些格子,下象棋要将死对方。但显然,赢棋这个目的也不同于挖土方为了挣钱这种目的。棋行至中盘,你困了想去睡觉,我拉着不让你走,你说,不下了不下了,这棋算你赢了。你算我赢也不行,我非拉你接着下下去。这可不像前面说的——我不用挖土工头照给工钱,我不大会坚持挖下去。有些活动,对于参与者来说,目的和手段是分开来的;有些活动,目的和你达到目的的活动结合在一起。

   与其说我们为了赢棋去下棋,不如说我们是为了要下棋才设置了赢棋的目的。哪怕你下棋总输,你还是想下棋。我们甚至该说,下棋不是为赢棋服务的,相反,赢棋是为下棋服务的。我女儿要跟我赛跑:爸,你说咱们把终点设在哪儿吧。

   看来,我们最好把挖土要挣钱这类目的跟下棋要赢棋这类目的区分开来。前者不妨称之为外在目的——挖沟与挣钱是分立的两件事情,你可以通过挖土方挣钱,也可以通过扛麻袋挣钱,如果啥都不干包工头照给钱,你就啥都不干。可你无法不通过下棋去赢棋。反过来说,不设立赢棋这个目的,这个游戏就无法进行下去了——我根本不想赢棋,车啊马啊随意乱走,这显然不叫下棋,实际上也没谁肯跟我接着玩下去。所以我们也不妨把赢棋这类目的称作内置目的。

   一般情况下,好玩、快乐根本不是目的——这个我们到良好生活一章再说。

  

   §3 目的与用途

  

   我为什么挖沟?为挣钱。这是从我能因挖沟得到什么来回答的。你问我为什么挖沟,我也可能回答为了埋光缆,为了埋排水管;这是从挖出这条沟有什么用处来回答的。

   我们也可以说,挣工钱是我的目的,埋光缆、种树是挖沟挖坑的用途。为整齐起见,我们也可以把这两种回答分别称为主观目的和客观目的,或主观意义和客观意义。我挖沟挖坑,只为挣工钱,至于这沟这坑干什么用,不干我的事。这沟这坑当然通常有个用处,我通常也知道它们是干什么用的,或至少,我笼笼统统相信自己所做的事情会有用处。如果它全无用处,恐怕也没人肯付钱让我挖它,只是我通常不关心它有什么用处罢了。

   概括上述辨析,大概是下面这个样子。挖沟人的主观目的是挣钱,这个目的跟挖沟这种特殊的活动没有内在联系,如果做比较轻省的活计挣同样的工钱,我就换件事情去做了。在这个层面上说目的,下棋人没什么目的。挖沟这种活动的客观目的是埋光缆或其他什么,这个客观目的跟挖沟有内在联系——这条沟是用来埋光缆还是用来排水或灌溉,决定这条沟应该挖成什么样子。多多少少能跟这个客观目的相应的,是赢棋——赢棋这个目的规定着棋应该怎么下。不过,就像上面说到的,在挖沟这件事上,我们先有挖沟的目的才去挖沟,下棋这个游戏却不同,我们设置赢棋这个目的,是为了进行这个游戏。

  

   §4 绘画既非单纯取效也非单纯游戏

  

   人类活动不是一式的,挖土方这样的事情,工人在乎的是干这活儿挣多少钱,雇他挖沟的人是为了埋光缆,无论从做事的人来想,还是从所做的事情来想,我们要的只是结果而不是过程,有一天,电子讯号都无线传播,就没人挖沟埋光缆了。挖土方、扛麻袋、糊火柴盒这些事情是纯粹实用的或说单纯取效的。在这里,目的是确定的,所需考虑的是达到目的的方式、手段;目的外在于达到目的的活动,所以,无论采用什么手段,能达到目的就好——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在街头下象棋这类活动跟单纯取效活动正相反,参与者没什么目的,活动本身也没什么效用。我们下棋,要的是下棋这个过程。若说下棋有什么目的,这个目的是内置的,就是说,目的是为活动而设。

   挖土方和下象棋是人类活动的两个极端,极端的东西比较简单,我们不妨从简单的模式开始思考一个问题,然而,进看一步,就应当看到绝大多数人类活动既不是单纯取效的也不是单纯游戏。绝大多数,对,几乎所有的人类活动都是如此:画画、建筑、学术、教育、行医、政治、经商、战争。我们做这些事情,要取得某种效果,但也在乎这些活动的过程本身。

   我们试以画画为例来做一番说明。画画跟挖土方不一样,这一点相当明显。壮工靠挖土方挣生活,画家靠画画挣生活,这两种挣法不尽相同。倒不在画家挣得多——的确有零星几位成功画家画画跟印钞票似的,但很多画家穷困潦倒,别人不说,梵高是咱们人人都知道的;后来,梵高的画拍出天价,不过,这钱都落到藏家和拍卖行手里,梵髙只得个千秋万岁名,那都是寂寞身后事了。画画挣生活跟挖土方挣生活最突出的不同在于,壮工并不喜欢挖土方,画家画画呢,一方面他靠这个挣生活,另一方面,他喜欢画画。即使来了个富豪愿意用豪宅香车把梵高供起来,但从今不让他画画了,梵高多半还不肯。他靠画画挣生活,但他不是只要挣钱这个结果,他更要画画这个过程;像棋手要贏棋一样,他要画出好画,哪怕他明知他认定的好画不能给他带来更多收益,明知画出不那么好的画反倒能卖出好价钱。自己的画若能卖出好价钱,画家当然高兴,但他的高兴,多一半不是因为挣到了更多,倒是因为别人认可他画得好,所以肯出大价钱。

   艺术和下棋有很多相似之处,难怪探讨艺术的人常把艺术比作游戏。但比作是比作,若把艺术完全等同于游戏,恐怕就走得太远了。艺术跟游戏的一项根本区别,在我看,正在于艺术多多少少还是取效的。

   常有人问:艺术有什么用?问者倒不一定出于刁钻,成心为难艺术,艺术从业者自己有时也这样自问。之所以有此一问,部分原因,是因为艺术往往像下棋打球一样,只是自己玩得髙兴,没想着有什么效用。然而,如果有用不专指能吃能穿,很多画显然有用。基督教传统上通过图像来教化没文化的信众,尽管这个传统由于涉嫌“偶像崇拜”引发过剧烈争议。没有摄影术之前,个人留影、家庭留影的功能要交给肖像画。墙上挂一幅画作装饰,村口涂一幅画做宣传。广泛说,一幅画画出来,观众爱看,就是这幅画的“效用”。

   虽说画画常是有效用的,但有两点须得补充。

   第一点,画画比挖沟的范围广多了,我们无法笼统谈论绘画有什么用。开会时不好好听报告,在笔记本上涂鸦,很难说画出来的东西有什么效用,另一个极端,广告画宣传画可以目的非常明确。

   第二点,一件事情有效用,我们不见得可以用一个词一句话说尽其效用。行医、送孩子上学、盖房子,这些活动显然不是游戏,而是求效用的活动。但它们各自有什么效用?医学的目的看起来很明确:治病救人。但法医鉴定和试管婴儿也在医学的功用之列。送孩子上学校的一个目的是让孩子学会算术语文外语。但孩子也学画画、唱歌、做体操。把这些合在一起,说是长本事吧,这个回答已经很宽泛,但还是遗漏了好多,例如,她在学校有好多玩伴,即使放在家里我自己可以教她长更多本事,我还是送她上学。盖房子当然有个目的,有个效用。什么效用呢?居住。但居住这个效用包括了很多内容,避风避雨御寒御暑防野兽防外人,内设床铺炉灶,还得考虑采光通风,不像挖条沟,挖多宽多深多长,一般是挺明确的。更不说还有住房之外的种种建筑,神庙、纪念堂、歌剧院,它们各有各的效用。大多数人类活动的目的或效用都不是单义的。哲学有什么用处?艺术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可以试着回答这些问题,但无论怎么回答,恐怕都会发现,这些活动并非只有一个单义的目的。 [4]

我们也许会想,无论目的多么复杂,目的还是目的,我们只要把复杂的目的加以分解,例如,把盖房子的目的分解成避风避雨采光通风这样一项一项,每一项就会像挖沟那样目的明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嘉映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目的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伦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353.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