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国翔:哲学王国中的巾帼:西方历史上的女性哲学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9 次 更新时间:2021-04-19 20:04:24

进入专题: 女性哲学家  

彭国翔  

  


   [摘要]  20世纪以前西方历史上有不少女性哲学家,但中文世界至今知之甚少。本文依据西方历史分期的惯例,在古典时代、中世纪、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时期以及近代时期这四个阶段之中,分别介绍希腊化时期亚历山大城的希帕提娅、中世纪英国诺威治的朱利安、17世纪英国的玛格丽特·卡文迪士以及18世纪英国的凯瑟琳·考克贲这四位具有代表性的女性哲学家,兼及其它不同时期的另外一些女性哲学家。同时,本文在最后结语部分,也提请从事中国哲学史研究的学者留意发掘中国历史上的那些女性哲学家,以见东西方哲学王国中人类智慧结晶之整全。

   [关键词]  女性哲学家 希帕提娅 朱利安 玛格丽特·卡文迪士 凯瑟琳·考克贲

  

   一、引言

   黑格尔(1770~1831)虽然是我一直敬佩的哲人,但他的确也有一些如今看来令人难以认同的判断。对于中文世界来说,大概最著名的就是他关于中国没有哲学的论断。当然,在他的时代,浩如烟海的中国哲学文献仅有少得可怜的西文翻译。并且,这一状况的改善即便如今也很有限。不过,如果说限于语文能力,黑格尔的这一断言可以归于无知而多少可以谅解,那么,黑格尔对于女性的这种判断,所谓“女性具有受教育的能力,但无法从事那些需要一种普遍能力的活动,例如那些更为先进的科学、哲学以及某些特定形式的艺术创作。……女性调节自己行为的依据不是普遍性的要求,而是任意的倾向和意见。”[1]就只能归于偏见而无法令人接受了。

   随着20世纪女性主义在西方的兴起,女性在人类有史以来各种经验领域的诸多成就不断得到发掘和重视。黑格尔的上述论断就益发显得毫无根据。事实上,即便以黑格尔自己毕生从事并取得伟大成就的哲学这一领域来说,在人类历史上,女性所取得的成就也可以说是不让须眉而极为辉煌的。只不过,我们以往对此所知甚少而已。20世纪以来,西方涌现了很多女性哲学家,佼佼者从较早的沃格尔(Cornelia Johanna de Vogel,1905~1986)、阿仑特(HannahArendt,1906~1975)、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1908~1986)、安斯康姆(Gertrude Elizabeth Margaret Anscombe,1919~2001)、福特(PhilippaRuth Foot,1920~2010)以及去年刚刚去世的帕特南(Ruth Anna Putnam,1927~2019)[2],直到如今在学界正大放异彩的努斯鲍姆(Martha C. Nussbaum,1947~)、卡特莱特(Nancy Cartwright,1944~)、海珂(Susan Haack,1945~)、考思伽德(Christine Korsgaard,1952~)以及巴特勒(Judith Butler,1956~)等,其中不少在中文世界至少哲学领域的专业学者之中,也已经为人所知甚至进入必读和研究对象的范围了。 

   20世纪以来哲学领域中女性哲学家的大量涌现,自然是与女性主义和女性地位在西方的不断提升相伴而生的。不过,即使在女性地位较为甚至极为低下的古代甚至中世纪,西方历史上其实也不乏相当数量的女性哲学家。可惜的是,这些哲学王国中的巾帼们,在以往经典的哲学教科书中几乎是踪迹全无的。西方哲学方面,罗素的《西方哲学史》、文德尔班的《哲学史教程》以及悌利的《西方哲学史》大概是中文世界最为流行的西方哲学史教科书了,但其中没有讨论一位女性哲学家。晚近中文世界翻译的美国学者撒缪尔·斯达穆夫(Samuel E. Stumpf)和詹姆斯·费瑟(James Fieser)合著的《西方哲学史》虽然出版迄今不足6年,[3]其中也没有女性哲学家的介绍。挪威学者尼尔斯·吉列尔(Nils Gilje)和奎纳尔·希尔贝克(Gunnar Skirbekk)合著的《西方哲学史》尽管出版稍早,[4]但其中第二十三章“当代哲学概观”一节讨论了波伏娃和阿仑特两位。不过,也仅此两位。如果说“百科全书”一类的著作历来以收录全面著称,例如,1967年出版的《哲学百科全书》(The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包含了超过900位哲学家,然而,像18世纪英国的玛丽·沃思通克拉芙特(Mary Wollstonecraft,1759~1797)以及现代的阿仑特和波伏娃这三位杰出的女性哲学家,其中就完全没有单独的词条。阿仑特的名字仅仅在讨论“权威”(Authority)的部分被提到一次,沃斯通克拉夫特和波伏娃则完全没有被提到。直到1998年出版的《劳特利奇哲学百科全书》(The Routledge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这种情况才得到改变。不但这三位有了专门的词条,其他一些重要的女性哲学家也得以收录在内。当然,较之男性哲学家的阵容,其中所列的女性哲学家在数量上,仍然是远远不足的。

   那么,在哲学的王国中,又有多少巾帼呢?这恐怕是一个无法获得准确答案的问题。并且,即便根据现有的研究成果,逐一列举也是既不可能也无必要的。由于20世纪以来西方主要的女性哲学家已经或多或少为人所知,就让我根据西方历史分期的惯例,在古典时代(公元6世纪以前)、中世纪(公元5~15世纪中叶)、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时期(公元15~17世纪)以及近代时期(公元18~19世纪)这四个阶段之中,各举一位较有代表性的女性哲学家为例加以介绍。 

  

   二、古典时代:亚历山大城的希帕提娅 

   论及西方历史上的女性哲学家,恐怕首先要提到希腊化时期生活在亚历山大城(Alexandria)的希帕提娅(Hypatia,约350~415)。希帕提娅的父亲席昂(Theon, 335~405)是亚历山大城图书馆最后一位馆员,也是当时著名的数学家、天文学家以及被称为“Mouseion”的新柏拉图主义学派的领袖。因此,希帕提娅从小便得以在据说拥有50万册藏书的亚历山大城图书馆博览群书,同时从她父亲那里学习了新柏拉图主义的哲学。希帕提娅的同时代人、耶教史学家苏格拉底(Socrates of Constantinople/ Socrates of Scholasticus, 380~450)曾经在其《教会史》(EcclesiasticalHistory)中对希帕提娅有这样的描述:“亚历山大城中有位名为希帕提娅的女子,乃哲学家席昂之女,不但在文学与科学领域造诣精深,哲学方面也远超其同辈。作为柏拉图与普罗提诺学派的继承人,她向听众讲解他们的哲学思想。听众中许多人不远千里而来,为的是能得到她的指导。由于教养良好,希帕提娅具有一种沉着从容、平易近人的气质。她经常出现在公共场合以及当地行政长官的面前,从不因参与男性的集会而羞怯。由于希帕提娅超凡的尊严与美德,男性们只有更加敬爱她。”[5]由此可见,希帕提娅在当时作为一位博学的哲学家和教师已经名满天下。

   大概由于2009年西班牙导演AlejandroAmenábar执导的电影Agora(中译名“时代广场”),如果说希帕提娅是迄今为止中文世界所知极为有限的古代西方女性哲学家中数一数二的人物,或许并不为过。虽然这部电影有一些史实的虚构,主要突出的也是希帕提娅作为天文学家、数学家而非哲学家的方面,但对于社会大众的认知而言,无疑起到了巨大的推广作用。当然,之所以能够如此,还是因为希帕提娅在西方历史上的确是古代女性哲学家中最富影响力的一位。也正因此,在西方历史的各个时期,从古代、中世纪、前现代直到当今,其影响都绵绵不绝。形形色色的思潮都将希帕提娅引为先驱和同道。例如,就在希帕提娅被暴徒谋害不久,以她的名义伪造的反对耶教(Christianity)的信件便已出现。而事实上她生前并不反对耶教,其学生中不仅异教徒(pagan)和耶教徒(Christian)并存,甚至还有犹太教徒(Jews)。在启蒙时代,她成为反对天主教(Catholicism)的象征。在19世纪,她在查尔斯·肯思立(Charles Kingsley)的同名小说《希帕提娅》里,则被描绘为“最后的希腊人”(the last of the Hellenes)。而到了20世纪,她又被女权和女性主义者奉为偶像。甚至拉斐尔的名作“雅典学院”中那位白衣女子(图1),都历来被广泛地认为是希帕提娅的形象。

   由于年代久远,希帕提娅的确切生年并不确定,但基本上以公元350、370或375三种说法较被学界接受。其生平事迹和思想主张虽然面临“文献不足征”的问题,但由于她在西方历史上所具有的影响和意义,后来历代对她的研究一直不断。迄今为止,已经有好几部精彩的著作探讨其生平与思想。例如,波兰历史学家玛丽亚·泽丝卡(Maria Dzielska)的《亚历山大城的希帕提娅》(Hypatia of Alexandria),[6]或许是最为详尽的一部。其它如布鲁斯·麦克林南(Bruce J. MacLennan)的《希帕提娅的智慧:为了更有意义的生活的古代的精神实践》[7],还有晚近美国学者爱德华·瓦茨(Edward Watts)出版的《希帕提娅:一个古代哲学家的生活与传奇》[8],都是一时之选。

   电影Agora之所以侧重于希帕提娅作为天文学家、几何学家和数学家的方面,[9]对她哲学方面的成就相对着墨不多,大概是因为前者有存世的文献可为依据。不过,虽然希帕提娅似乎并无独立的哲学著作传世,但西方相关史学研究广泛认可的是,在流传下来的她的学生们的各种纪录中,希帕提娅娴熟地掌握包括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古代哲学家的著作,尤其是新柏拉图主义(neo-Platonism)和普罗提诺(Plotinus)思想的有力诠释者。希帕提娅时代的亚历山大城,耶教的势力蒸蒸日上而异教徒则日薄西山。但希帕提娅的学生中既有异教徒也有耶教徒,可见她赢得了两方面知识阶层的普遍爱戴和欢迎。并且,希帕提娅的学生还不仅限于亚历山大城,不乏从远方四处慕名而来向她求学的各色人士。如果在哲学方面没有深厚的造诣且声名远播,这一点是无法想象的。此外,希帕提娅似乎还是亚历山大城官方正式聘请主讲哲学的第一位女教师。这一点,显然也足以证明其哲学方面的成就。

    希帕提娅固然可以说是古代西方最有代表性的女性哲学家,但即使以公元6世纪以前为限,也并不意味着在她之前不见“古人”,在她之后不见“来者”。例如,在希帕提娅之前,除了早期和晚期毕达哥拉斯学派中的好几位女性人物,其中包括来自克罗顿(Crotona)的思耶诺(Theano),最初是毕达哥拉斯学生,后来成为他的妻子。还有在柏拉图、阿里斯托芬(Aristophanes)和色诺芬(Xenophon)等人的著作中提到的阿斯帕斯娅(Aspasia),以及狄奥缇玛(Diotima)和窦娜(Julia Domna)。在希帕提娅之后,也还有包括阿丽塔(Areta)、阿斯莱琵吉尼娅(Asclepigenia)等人在内的几位女性哲学家。[10] 

  

   三、中世纪:诺威治的朱利安 

对于女性来说,西方的中世纪或许是她们的“至暗时刻”。但是,即便在这一时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女性哲学家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大师与经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11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