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结:《程氏墨苑》中的题图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6 次 更新时间:2021-04-18 00:49:19

进入专题: 程大约   《程氏墨苑》   题图赋  

许结  

   摘要:在历代题图赋中,明人程大约请人在自编的《程氏墨苑》中制图并自题其赋,其创作不仅在绘图史、木刻史上有其价值,而且在辞赋史上也堪称独树一帜。程氏对制墨的热爱而兼文翰,受到当世诸大家的肯定,同时,他的题图赋作以其铺衍图画与寄托精神,又与明代大量的题图赋创作有着同气连枝的意义,彰显了以自娱为创造的时代风貌。

   关键词:程大约;《程氏墨苑》;题图赋;摹像

  

  

   历史上的题图(画)赋并不罕有,可是自制其墨请人制图并刻印,又自题其赋者却不多见,明人程大约的《程氏墨苑》(以下简称《墨苑》)中的图与赋,显然是一个有趣的创作个案。程氏编撰的《墨苑》是以“墨”为主体,兼有图像(绘画)与语象(文章),赋为其中一体。值得关注的是,程氏在题图赋写作中,一方面同于其他的题图赋,在于铺衍图画展示的内容;另一方面则较多的抒发心志,寄托精神,这种“自娱”式的书写,又与明人题图赋的创作风格,有时代共有的特征。

  

   一、翰墨缘与题图赋

  

   《墨苑》的编纂人程大约1,字幼博,又名君房、士芳,岩寺人,著有《幼博集》。程氏为明代著名制墨家,其制墨博采众长,讲究配方、用料、墨模,首创超漆烟墨制法,代表作有《玄元灵气》《寥天一》《重光》《妙品》《贝多》《芗泽》《百于榴》《青玉案》《合欢芳》等,使用者以为具备坚而有光、黝而能润、舐笔不胶、入纸不晕的佳处。《墨苑》十二卷,由丁云鹏等绘图,黄应泰、黄麟等手刻,徽州滋兰堂套色印刷,被郑振铎称为古代版画之国宝[1]。他与罗小华(呈坎人)、方于鲁(岩寺人)、邵格之(休宁人)并称为明代制墨四大名家,时人董其昌在《刻程氏墨苑序》中说:“程氏之墨满天下,同能者宜悉力而与之角,乃数年来不闻有超乘而先者,……百年以后无君房,而有君房之墨;千年以后无君房之墨,而有君房之名”[2]。《墨苑》列分《玄工》《舆图》《人官》《物华》《儒藏》《缁黄》墨品六部,500余式,其中不乏精品,如程氏根据利玛窦1606年送给他的从欧洲雕刻品中复制的西方文字和圣像,摹绘和雕刻成四幅西方天主教宗教图画,并附以罗马注音,解释图画内容,第一次将西方刻的圣经故事图像收入了中国版画的制作。关于程大约的生平事迹,多见于《墨苑》的众多序跋,今人亦有记述与考论[3,4,5]。而围绕其墨图的文学创作,《墨苑》中存录了程大约自撰与他人写作的各体文本,包括诗、赋、赞、颂、铭、书、文、解、辩、品、偈、歌、行、曲、连珠、古乐府等近两百篇,其中辞赋创作共有13篇。在辞赋作品中,程氏自撰9篇,分别是《日初升赋》《太微垣赋》《天市垣赋》《三峡飞涛赋》《笔花生梦赋》《百老墨赋》《大千椿赋》《徂徕之松赋》《螽斯羽赋》,另有姚履素的《南岳衡山赋》、程涓的《百雀赋》两篇题图之作以及两篇题“墨”赋,即邹迪光的《程典客墨赋》、罗元甫的《程幼博墨赋》。

  

   程氏在当时享有制墨之盛名,亦工于文翰。他在《日初升赋序》中曾记述自己“少而为儒”及“舍儒而攻墨”的经历,在《笔花生梦赋序》中亦有“情思无聊,间以篇籍自娱,粗涉吟咏”的自述。而根据当时人的记载,如王锡爵《墨苑序》谓“君负侠好结客,能文章”[6]1306;常道立《墨苑序》谓“工古文辞,而又长于辞赋”[6]1411;彭好古《奉和筿野程丈四首》之二云“故人洒洒书千缕,不数当年作赋才”[6]1562,重视其翰墨因缘,尤其对其“赋才”大加称许。针对程氏文学地位未显的原因,屠隆的《程君房墨苑序》则认为:“君房实雅士,博物好古,工词赋,虽不与时流诸君结社竞名,居然词林翘楚,乃为墨掩,世未尽知也。”[6]1430其中言及“工词赋”“不与时流”“词林翘楚”,已兼及其文翰、品性与影响。而在《墨苑》附录的邹迪光、罗元甫的两篇赋作中,对程氏的评价也无不以制墨与文翰为视点,赞述其创作成就。如邹迪光《程典客墨赋》在“序”中评述谓“守玄知黑,以墨为技,名重词林,品越族贾”,再观其赋文的描绘:

   揉杂百馥,和调诸膏,烟胶相得,子母携抱。峄山之桐不多,齐州之漆贵少。……比漆于一点之小,为德于三年之藏。……词坛擅秀,文苑驰声。……乃其若烟无烟,若质无质,似香非香,似色非色,漠漠嘿嘿,变幻恍惚。漏元气而涳濛,盗沆瀣之流液。[6]1821

   赋以“揉杂百馥,和调诸膏”论其“墨”,以“词坛擅秀,文苑驰声”评其文。又如罗元甫《程幼博墨赋》于“序”谓“予友幼博程君,小隐鸿胪,大乘墨乡”,其在赋文中又称道:

   我圣皇多士济济,受计明堂,侯封即墨,世食玄乡。……飘飘凌云之气,含之以蒸泽;翩翩吐凤之舌,唾之以凝霜。[6]1851

   罗赋所用“凌云”与“吐凤”典故,源自汉代的赋家司马相如与扬雄。前者语见《史记·司马相如列传》“相如拜为孝文园令”而上《大人赋》,汉武帝“大悦,飘飘有凌云之气,似游天地之间意”[7]3056,3063,后人遂以“凌云之笔”状文采壮丽。后者语见《西京杂记》卷二《扬雄梦凤作太玄》条,记述扬雄“著《太玄经》,梦吐凤凰,集《玄》之上”[8]12,其虽非言赋,但后世转述,亦在文采乃至于赋域,如《旧唐书·文苑传序》赞颂文皇帝时“门罗吐凤之才,人擅握蛇之价”[9]4982,白居易《赋赋》显然将其引入作赋,谓“掩黄绢之丽藻,吐白凤之奇姿;振金声于寰海,增纸价于京师”[10]877。由此可见,程氏的翰墨缘,在当时受到较高的评价。

  

   也正因为程氏的翰墨缘,才使其钟情于题画赋的创作。这一点在程氏自撰的《笔花生梦赋》中有所昭示。“梦笔生花”源于南朝江淹的典故,程氏在赋序的开篇即谓“昔江淹梦人贻笔一枚,毫端生五色花,光彩可爱,由是文思日进,擅名当时”,接着自述涉入文翰的经历:“余幼承父命,习计然之策,浮游江湖,不遑问学。中年适有所激,奋迹成均,始亲经史,领略大义而已。薄宦一载,归罹家难,久困保宫,情思无聊,间以篇籍自娱,粗涉吟咏,思致蹇涩,未敢示人。一日,偶涉梦境,见架上管成晔然生花,喜而美之。醒觉聪明稍益,质之文通,畴昔之梦为不爽焉。”[6]483-484而在赋后程涓的“跋”语中,也描述了程大约早年“文急不索韵”,“稿旋就而旋弃”,到后来作文“较曩之大相迥异”,其中奥妙不仅在前引其序文中的说明,还可见于“赋”文的描写:

   览载籍于曩昔,异江生之笔花,缀吴律以吐萼,联赵毫而扬葩。攘采色于锦绣,夺鲜景于云霞。……尔乃出入六经,周旋百代……契周王于羑里,慰史迁于犴狴。质备规矩,色辩天地,实赖以阐千圣之道术,岂直以纪五车之文字。[6]484-485

   这是篇题图赋,赋前印制的墨绘图构设一庭院场景:有假山石、竹林以见雅趣,院墙回廊边放一卧榻,榻上主人侧卧,有书简伴眠,榻边架上置笔花,示梦“生花”义,院内两小童,一捧书简,一持拨火器炊茶。程氏赋中有“见架上管城晔然生花”,显然是题图之语,而其拟述文王“羑里”之囚,史迁“犴狴”之难,又内含了创作隐蕴,这也决定了他的题图赋兼有铺衍图像与寄托精神的意义。

  

   二、铺衍图像与寄托精神

  

  

   用赋体创作来铺衍图像,有多重意义:一是赋体写作的“蔚似雕画”[11]136的特点,二是赋与画共有的“空间”感[12]225,三是作为题图赋必然对图像的描绘。这些在程大约《墨苑》的赋作中有典型性的呈现。考察程氏作赋所题图像,大体有以下几类:

  

   一是天象图,其作品有《日初升赋》《太微垣赋》《天市垣赋》。例如“日初升图”为圆型图案,绘海洋波涛拱起初升轮日,上略施云彩衬托,工笔绘饰,却气象雄浑。而观其赋文描写,显然是依图以铺词,因像而呈象:

  

   尔乃曜灵悬象,布景开祥。矢曈曈之初旭,晞亭亭之遥光。驾六龙而飞三足,经旸谷而出扶桑。濯虞渊而晕赤,敞大块之青苍。……其始也……其少进也……其方升也,大明于赫,丽天当阳。顺赤宵之左旋,列黄道之中央。……乃有圣人在天子之位,九重继四方之明。丽重华而秉阳德,鉴日迈而法天行。[6]27-33

   其仿效汉大赋写作方法(如枚乘《七发》描写“观涛”),摹画骋势,彰显气象,最为突出。“太微垣图”与“天市垣图”均为星象图绘,程氏所题赋文秉承《史记·天官书》“仰则观象于天,俯则法类于地”“天则有列宿,地则有州域”[7]1342,以天官象人事,画野分州域的方针铺词写意,所谓“缅上元之旷眇兮,昭列象于苍穹。步翼轸之直北兮,见太微之中宫。辟端门之洞达兮,乃位乎正中。俨执法之左右兮,对峙乎垣之西东”(《太微垣赋》);“美天市之于垣兮,居南斗之所部。市楼车屠肆以列兮,辨阴阳之分数”(《天市垣赋》),皆摹图显象,以喻示人事政教及希贤法圣的观念。

  

   二是经义图,其作品如《螽斯羽赋》。“螽”即蝗虫,“螽斯羽”语出自《诗·周南·螽斯》:“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引《毛序》“后妃子孙众多也。言若螽斯不妒忌,则子孙众多也”;引《韩诗外传》“孟母教子”“为相还金”二事,以为“贤母使子孙贤也”[13]35。今人注《诗》,则多为“讽”,所谓“以蝗虫纷纷飞翔,吃尽庄稼,比喻剥削者子孙众多,夺尽劳动人民的粮谷”[14]7。观察《墨苑》所绘《螽斯羽图》,仅摹写虫飞谷间之实像,而读程氏《螽斯羽赋》,其假托梁王与邹阳、枚乘、相如对话构篇,如相如所赋“彼螽斯之积羽,群毛介之蜚扬……若乃德施政平,化行比屋,厚泽丰仁”,……邹阳赓续,而为“有怀周雅,敬扬清曲”,枚乘为《乱》曰“螽斯羽兮麟之趾,美振振兮诸公子,宜万姓兮传千祀,绥福禄兮歌乐只”[6]892-896,显然是取“颂”,而遵循旧注之古经义的。应注意的是,宋以后画师多绘《诗经图》,如《豳风图》《陈风图》等,不乏名作,为人乐道,而程氏请绘《螽斯羽图》并自题赋作,在赋图史上值得关注。

  

   三是寓言典故图,其作品有《大千椿赋》《笔花生梦赋》以及收录程涓的《百雀赋》等。如《大千椿图》系程氏“属友人丁南羽绘”,取典《庄子·逍遥游》:“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15]8观其图的画面,从丘石之间,伸展起一盘卧斜曲之老树干,撑起婆娑枝叶,衬以几缕祥云,或覆盖椿树之上,或穿梭树枝之间,给人以苍劲、古朴、老境的视觉感受。再读其赋,其为“大宗伯谷翁于相公”的祝寿之作,故赋文先明示典出庄叟寓言“睹眇论于庄叟,等至人于大椿。岂榆柳之比性,俨冥灵而齐龄”,继写大椿图像“尔乃修干参云,乔枝碍日。下临……上倚……威凤之所徘徊,文鸾之所栖息”,后归于祝福之人“爰有东海大老,谷城耆英,传黄石之秘诀,像姑射之神人……方其濯缨清朝,簪笔禁苑。践玉笋之班,充瀛洲之选。逼华盖于咫尺,为词臣之冠冕。膺纂修之重任,陪经筵之盛典”[6]680-687。而赋中对其“为词臣之冠冕”“陪经筵之盛典”的钦羡,以及赋尾题语“放臣程大约”,可见其中借题图以抒情怀的意思。

  

四是自然风景图,其作品有《三峡飞涛赋》《徂徕之松赋》,以及收录姚履素的《南岳衡山赋》。观其《三峡飞涛赋》,附题于《墨苑》中“水峡三流倒源词”图画之后,赋、图虽不完全相符,但其赋文所述如“巴东之三峡”之地域,“骇浪暴洒,(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程大约   《程氏墨苑》   题图赋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099.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