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天林:中国的文明观与中医学史的文化精神

——访北京中医药大学访问学者、国学院荣誉教授敬天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4 次 更新时间:2021-04-13 19:50:36

进入专题: 文明观   中医学史   中医战略  

敬天林  

  

   内容摘要:为进一步认识中医药和中国医学史的重要地位、重要作用,进一步深入挖掘和弘扬中国医学史的文化精神,提供了新的理论指南和精神动力。李经纬主编的《中医大辞典》认为,“中国医学史的任务是运用辨证和历史唯物主义观点,阐明医学的实践和理论在发展过程中的辩证关系,以及各个历史时期医学成就的内容,揭示医学状况和医学发展的关系以及社会意识形态对医学发展的影响”。敬天林:我认为这是国家大力发展中医药的举措,必将对中医和中国医学史研究产生重大影响。今天的中外医学交流远远超过了历史上任何时期,我们应该思考如何发挥中医药科学的优势,更好地发挥交流互鉴对中医药事业及人类文明发展的推动作用。

   关键词:中国医学史;交流;敬天林;研究;文化;中华文明;创新;中医药科学;中医药学;时空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先后在中央党校等多个场合就文明、文化发表了多次重要讲话,形成了系统、深刻、内涵丰富、具有鲜明时代特色和指导意义的文明观、文化观。习近平在讲话中明确提出,“要加强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和阐发”,“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这为我们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承、弘扬中华文明、文化的优良传统,实现文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指出了明确方向;为进一步认识中医药和中国医学史的重要地位、重要作用,进一步深入挖掘和弘扬中国医学史的文化精神,提供了新的理论指南和精神动力。围绕中国医学史的历史和当代价值,本报记者专访了北京中医药大学访问学者、国学院荣誉教授敬天林。

   “超越时空”是中国医学史的基本特征

   《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医药学的历史与中华文明的历史一样久远,能否请您简要介绍一下中国医学史的流变以及当前的研究状况?

   敬天林:中国医学史研究认为,甲骨文最早记载了中医学的内容。李良松、郭洪涛的《出入命门——中医文化探津》指出,经过王懿荣、郭沫若、胡厚宣等文字专家的潜心研究,形成了胡厚宣的《殷人疾病考》、温少锋与袁庭栋的《殷墟卜辞研究——科学技术篇》中的医学部分和李良松的《甲骨文化与中医学》等著作,较为系统地揭示了原始医政通析、临床各科探要、各科医案和七种医学之最,即最早的传染病发病记载、疾病隔离、外科手术、按摩疗法、艾灸疗法记载和最早的龋齿、生育记载等。金文记载的中医学内容,涵盖了疾病、医药、生理、卫生和饮食多个方面,内涵深刻,寓意精专,是中医史研究的重要内容。在十三经等诸子百家经典中,中医药学的记载和阐述就更多了。

   较为系统的医事记载始见于汉代的《淮南子》和《史记》;最早的名医传记——甘伯宗的《历代名医列传》产生在唐朝;首次提出医史概念则是明代李濂的《医史》;到清代,方才有了医史史论作品,如徐灵胎的《医学源流论》;我国第一部系统的中国医学通史著作——陈邦贤的《中国医学史》直到上世纪20年代才出现。正如李经纬所言:“事实上,医学作为一种社会现象”,“自有文字记载以来,历史的长河中始终荡漾着医史研究的浪花”。

   中医药在中国近代社会的遭遇中,几次经历了“废医”和“护医”的斗争。中医药科学,作为中华民族对人类生命科学的伟大贡献,作为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始终与民族命运、中华文明的命运密切联系。中国医学史忠实地记录了这段历史。

   今天,中国医学史研究进入了有史以来的最好时期。各种中国医学通史专著、教材广泛发行,运用于教学;以《中华医史杂志》为代表的医史、医学刊物,不断发表医史研究的新成果,纵古论今,涵盖医学起源、医史分期、医事制度、疾病史、交流史、教育史、民族医学史、医学人物、中医典籍、医史著作等。特别是李经纬、张志斌主编的《中医学思想史》,马伯英所著的《中国医学文化史》,钱超尘对《内经》、《伤寒》等医籍经典的考证和主持汇编的《内经》以及古代名医的研究集成,还有程雅君的《中医哲学史》等,考证缜密,论述深刻,达到了很高水平。

   与此同时,医史学分会在中华医学会领导下,团结了中医史界的大批专家学者,面向实际,履行职责,开展了多种形式的中医史学术研究、研讨、交流活动,为中医史学的繁荣发展,为中医药事业的传承创新,作出了重要贡献。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人类四大古老文明中,唯有中华文明绵延不断,传承至今,具有超越时空的文化品格。中医是中华文明的瑰宝,也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被誉为“中国古代第五大发明”。作为一门科学,中医药学具有怎样的超越时空的普遍性?

   敬天林:在中华文明的长河中,中医药学的传承,具有特殊的地位。毛泽东主席把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首先归功于中医”。袁行霈主编的《中华文明史》从古代科学发展的角度指出:中医药学“作为一个学科体系,其生命力和持久价值已经得到两千余年的实践检验,同时直到今天仍然保持着浓厚的中国传统色彩,可以说是中国古代科技文明中的一个奇迹”。这是中医药学“超越时空”的特征所在。

   中国医学史作为中医药科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样具有“超越时空”的特征。李经纬主编的《中医大辞典》认为,“中国医学史的任务是运用辨证和历史唯物主义观点,阐明医学的实践和理论在发展过程中的辩证关系,以及各个历史时期医学成就的内容,揭示医学状况和医学发展的关系以及社会意识形态对医学发展的影响”。这说明,中国医学史“超越时空”的特征,是由它的学科性质和任务决定的。

   “跨越国度”是中国医学史的重要内容

   《中国社会科学报》:不同文明的交流互鉴一直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不竭动力,中医在这方面有哪些体现?

   敬天林:在诸多中医史著作、特别是中外医学交流史著作中,各位专家经过缜密考证产生了大量研究成果。如丝绸之路中留下了大量中外医药交流的痕迹。从敦煌藏经洞的重大发现、武威出土的《治百病方》,到古代阿拉伯医学典籍阿维森纳的《医典》、唐代李珣的专著《海药本草》,再到钱超尘主编的《辅行诀五脏用药法要传承集》等,都与丝绸之路有关。陈存仁《被误读的远行:郑和下西洋与马哥孛罗来华考》,生动记述了郑和下西洋的医学交流,他不但为所到之处带去了中医和中医药,也带回了诸如樟脑、犀牛角、丁香等药材。回国后,他命人在南京狮子山静海寺和牛首山等地栽种培育。当时,李时珍还专门到静海寺考察,完善、充实《本草纲目》。

   中外医学交流源于对人类生命的重视,主要集中在食物、药物互通有无,医学知识交流互鉴和医药文化交流互鉴三个方面。如,从西域最早引进的食盐,是饮食中的“百味之首”;先后引进的葡萄、苜蓿、胡麻、胡桃、胡瓜、大蒜等,赠与和输出的“牡、桂、干姜等著物”,至今仍是东西方生活的日常食品。唐代李珣的《海药本草》,专门介绍了外来的124种药物。阿维森纳《医典》中记述的48种脉法,35种与西晋医家王叔和的《脉经》相似,有的研究明确认为是采自王氏《脉经》,多种疾病的治疗方法明述出自中国医学。同时,印度医学的五明学说和阿拉伯的天文学知识,也对中医学有着不同程度的影响。而与日本、朝鲜、蒙古、越南等周边国家的医学交流,历史悠久、交往频繁、关系更为密切,双方学者的研究成果就更多了。

   《中国社会科学报》: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医药学在中外医学交流的研究方面取得了什么样的学术成就?

   敬天林:一是在中国医学史通史专著、教材中,全面介绍、系统阐述了中医药的对外交流。二是内容翔实、思想深刻的《中外医学交流史》,以及在综合史、专题史著作中的中外医学交流专卷等专著不断出现。三是多种中医学和医学刊物,普遍开设了常态化的中外医学交流栏目,发表、刊登了多样化的中外医学交流成果。四是以我国作者、译者为主,撰写和翻译了《蒙古医学史》、《医学史》等周边国家和世界主要地区医学发展及中医药交流情况的研究成果。可以说,中外医学交流,是与人类的交往史、与人类文明的交流史同时产生、同步发展的。中国医学史“跨越国界”的文化精神,是中外医学交流的内在品质和客观实践决定的,对中外医学发展和人类文明进步发挥了重要作用。

   马伯英在《中国医学文化史》中引用的《淮南子·览冥训》“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说明了一个道理,即维护健康、寻求不死之药是与人类社会的出现与生俱来的;维护人类生命健康的医药学,在人类文明交流互鉴中所具有的跨越时空、跨越国度、跨越文化的本质特征,是蕴含在中医药学原始状态之中的。李经纬在《中外医学交流史》中详细介绍了从古至今中医药学与世界各国各地区的交流情况,并特别指出:“(自我间的交流和异质文化间的交流)从来都是双向的,不加任何条件的。这些交流在完善自己、提高自己、发展自己的长河中,曾经发挥了巨大作用。”

   马伯英用“漩涡效应”、“钥匙效应”和“放大机制”来说明中外医学交流对于国外医学的影响和推动,并列举了魏晋隋唐时期中印医学的交流,清末民初中西汇通派的形成,和炼丹术之与化学时代、人痘术之与免疫学时代等事例予以说明。而上世纪70—90年代,先后出现了三个引人注目的情况:一是1977年,美国医生恩格尔提出应由单一的“生物医学模式”转变为“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二是80年代,世界卫生组织修改并提出了新的健康定义,认为健康不仅仅是没有疾病和虚弱,而且是身体、精神和交往处于完美状态。三是90年代,苏格兰医生提出了“循证医学”,而且把中国医学列为治病讲证据的主要根据之一。这明显是中外医学交流带来的向中国医学的靠近和认同,也是文明交流互鉴推动人类健康事业不断进步的有力佐证。

   “永恒魅力”是中国医学史的内在品质

   《中国社会科学报》: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中医在世界医学中产生广泛的影响,很大程度上源于中医带有鲜明的中国特色,体现出中国人的哲学思维。您如何看待中医的独特品质?

   敬天林:我认为中华文明具有“永恒魅力”的本质特征,这也是中国医学史的内在品质。中国医学史鲜明的史学特征使这种内在品质更加深刻、更加厚重。

   在中国医学史上,一个不变的主题是对人生命的尊重。被称为“中医理论之渊薮”、“医家临证之‘兵书’”、“世界医学之宝典”的《黄帝内经》,奠定了中医药科学体系以人的生命、寿命和健康为主题的基础。在《素问》和《灵枢》中,黄帝和岐伯等臣子讨论的第一个问题都是从人的生命出发;其中的阴阳五行、藏象、经络、病机、病证、诊法、论治、养生等问题,都是围绕寿命和健康展开并深入的。“万物悉备,莫贵于人”,“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直是中医药科学的基本理念。马克思、恩格斯从历史发展的高度强调了人生命的重要性,即“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

   中国医学有两个基本特征,即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整体观念是中医诊疗疾病的一种思想方法。即把人体内脏和体表各部组织、器官之间看成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同时认为四时气候、地土方宜、环境等因素的变化,对发病以及人体生理、病理有不同程度的影响,既强调人体内部的协调完整性,也重视人体和外界环境的统一性。辨证论治又称辨证施治,是理、法、方、药运用于临床的过程,为中医学术的基本特点。即通过四诊八纲、脏腑、病因、病机等中医基础理论对患者表现的症状、体征进行综合分析,辨别为何种证候,称辨证;在辨证基础上,拟定出治疗措施,称论治。

这两个特征,鲜明地体现了中医药科学的哲学基础、思维方式、辨证方法,鲜明地体现了中医药科学的中国特色。中国医学史围绕中医药学这两个特点的研究体现在各类成果之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文明观   中医学史   中医战略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6022.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