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海法师:大众问经--开拓佛教中国化的新境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4 次 更新时间:2021-03-08 21:45:48

进入专题: 佛学  

明海法师  

   大众阅藏在一年多前,由河北省佛学院杨新宇老师和其他几位法师及老师最早于2015年3月份筹备,7月份共同倡议发起,2015年12月12日在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内的河北省佛学院正式启动。

  

   一年多来,大众阅藏在全国各地受到广大佛教信众以及社会各界朋友的关注和支持,在广大的层面上踊跃参与,坦白地说,这确实是我们始料不及的。这说明社会需要佛法,大众需要佛法。

  

   大众阅藏是由杨新宇老师依照蕅益大师的《阅藏知津》,以我们汉传佛教大藏经为基本的文本根据,做了一个梳理,发现要把全部汉语的佛经都读一遍,并不是我们想像的那么难。在佛门里面,以前一说阅藏就是天大的事,得准备三年的时间,那还得有专门的地方,再加上汉语大藏经浩瀚的份量,就让我们普通人觉得很难,望而生畏。那么经过梳理发现,不管是出家师父还是在家居士,把汉文的佛经全部读下来,并不那么难。以在家居士来说,如果不读律——有一些只允许出家人读的律,不读论,光是读佛经,只有四百多部。有很多的佛经是同本异译。那我们依照《阅藏知津》,做一个选择,这样下来,这个数量并不是很大。并且三藏十二部在当今的时代,已经都输入到电脑,已经数据化。

  

   台湾CBETA電子佛典集成,给我们提供了比较好的一个电子文本。在杨新宇老师以及其他很多法师和居士的参与下,又进一步地做了梳理工作,比如说对一些难字、生僻字的标注,加汉语拼音,有一些加了标点符号。这样我们就有了一个可以广泛推广的很贴近大众、贴近时代的文本。有这样一个佛经的版本,这是我们推广大众阅藏最起码的一个条件。

  

   我觉得,大众阅藏的内容可以由读经、解经、问经三个部分组成。

  

   第一部分就是读经,读圣人智慧,分享觉者的生命体验。

  

   第二部分就是要解经。读,并不难,要解,可能还需要很多的法师、学者、专家来参与。比如,对佛经的翻译,对佛经的语言在中国汉语的历史上发生的变化,还有对经义的解读,在这几个方面,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学者专家来参与。

  

   今天,我们要开启的是大众阅藏的第三个部分——问经。什么叫问经呢?问,就是要叩问。佛是觉者,觉悟的人,这个伟大的觉者把他的智慧讲出来,有幸在今天还有宝贵的文本记录在我们面前。我们在学佛中,在生活中,在工作中,我们有很多的疑问,疑惑。这些疑问和疑惑在佛讲的法里面都有答案。佛经,其实就是解决我们内心疑问、疑惑的方法,开启我们内心智慧之门的钥匙。

  

   这关系到我们的人生,关系到每个人的修行。佛法的修行,世间法的生活,包括家庭生活、社会生活。我们的很多问题,在佛经里佛陀都有讲到,都有方法给我们提供。我们把眼界再放大,二十一世纪的人类面临着很多的困惑——人们跟大自然的关系,生态的挑战,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众生所遇到的很多的问题,在佛经里面能够找到答案。

  

   问经是什么?

  

   第一,问经是要带着我们的问题,在佛经里找答案。仿佛佛经是一个人,实际上佛经就是佛的化身,法身,可以把佛经视为释迦牟尼佛的另外一种形象。也许,我们比较适应那个用泥塑木雕的释迦牟尼佛的形象,其实佛经也是释迦牟尼佛的一个形象,一个存在。我们来向这位释迦牟尼佛请教,请教我们生活中的问题。我们生活中有什么问题,在佛经里去查,去找,如同有机会亲自面对释迦牟尼佛,向他请问。也许有的人说,唉呀,我的问题是不是太低级了?在释迦牟尼佛那里,他有讲到吗?在佛的跟前,众生的问题,众生的迷惑,没有高低之分。比如,怎么处理好与父母的关系;夫妻之间怎么处理好关系;我们的财富如何管理支配。也许你觉得跟成佛跟解脱比起来,这些问题是不是很低级呢,但是佛陀在佛经里都有讨论这些问题。我们今天在这里启动大众阅藏问经的部分,就是希望所有参与大众阅藏的师父们、居士们进入佛经里面,去寻找与我们的生活、与我们的工作、与我们的修行有关的所有问题的答案,可以是很具体的问题,也可以是比较抽象的问题。

  

   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我们来观察佛教,做为一个宗教,她的经典比较多。为什么佛教的经典多?因为佛教是智慧宗教。智慧,首先是知识层面的,也有观念层面的,还有更高的观照,修行层面的智慧。释迦牟尼佛讲法四十九年,就是以佛的智慧,普遍地回应了众生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的问题。有时候,他讲宇宙人生的普遍规律,有时候他讲我们众生生活某一个特定领域的、特殊领域的特殊规律,针对众生的某一个具体问题的具体的规律,他都有讲到。由于佛陀的讲法是应机说法、契理契机地说法,随众生的疑惑而说的法,所以说,四十九年,他所讲的内容,就非常丰富。记录下来,就成为今天我们所面对的《大藏经》。

  

   我们这个时代呢,可能有很多和中国古代的祖师们面对的问题是一样的;也可能有很多问题和古人所遇到的不一样,有特殊的问题。不管是哪一方面的问题,大家都可以在佛经里去寻找答案。所以希望大家要发心来问经。如果你要问一个人,也许需要一些因缘和条件,那么问经呢,只要有经就好,只要有经就够了,你就可以在里面去寻找答案,这是每个人都可以做的。

  

   由于前一个阶段我们有了大众阅藏推广的实践基础,我们有很多大众阅藏小组。我希望未来阅藏小组活动的形式和内容也要有进一步的提升。我们在一起不仅仅是读经,我们也可以请人来导读来讲。如果联系问经,阅藏小组其实可以落实,比如阅藏小组有三十个人,大家在一起读,读完以后,把自己想到的问题先提出来,先说出来,下来以后,大家回家可以去查佛经,在里面去找答案。那么下次再聚会,再碰头,可以就这些问题,互相来分析,互相来分享在佛经里面,就具体问题所找到的答案。所以阅藏小组未来的活动内容,还可以有其他的方式,可以更加丰富。

  

   第二,可以结合每一个人生活中修行的实际。因为我们现在有互联网,所提出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在佛经里面找到答案,这种联系可以以网络的形式,把它建立这种关联,建立一种联系。我觉得,经过这么多的同参道友,大家一起参与,经过一段时间以后,一个时间的积累,我们可以建立一个索引,一个搜索的体系。在这个搜索体系里面,有关于我们修行的一些问题,有关于这个时代的学科分类等好多问题。佛经里面的内容太丰富了。大家不要以为没法进去读啊,有时候可能把佛经想得太高深,其实他讲的都是生命,讲生活,讲人生,讲人类的活动。其中涉及有哲学,有心理学,有博物学,有非常丰富的医学。还有跟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的很多问题,在《大藏经》里面都有。

  

   《大藏经》由经律论三部分组成,我想特别强调一下戒律部分的很多内容,比如出家师父的比丘戒律,按照佛教的规矩,在家人不适合读,只有受了戒的出家师父适合读。但是我发现,恰恰是在戒律里面,有特别丰富的关于生活的一些具体的事情,比如包括一些疾病,医药,有一些特殊的疗法等等,这些在戒律里面是最丰富的。所以我也在此特别地恭请,特别地呼吁,希望我们的出家师父多读经律论三藏里面的律藏的内容,特别是广律。我们出家师父每半个月要诵戒,那个戒本是摘录出来的。比如说四分律,四分律的广律是六十卷,我们读的戒本字数并不多,但是广律的字数就很多了。但是那一部分里面,有大量的跟今天的人类生活息息相关的内容。在此,我特别的恭请出家师父能够多读戒律,特别是广律,把里面的跟我们的生活、跟我们的修行,还有跟今天人类所面临的共同的挑战以及很多相关联的内容,在佛经里找出来,建立网上索引。我觉得,如果建立了这种索引以后,有一些内容,比如说戒律里面有一个关于治病的药的内容,关联治病,在家人按照这个索引直接去读那一部分,我觉得无妨,不涉及到出家人的戒行。他只读医药的,保健的这一部分,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大家的力量汇合起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一起建立这样一个搜索的体系。

  

   这个体系其实就是一个佛经和现代社会、现代人的一个连接站。不一定只是佛教徒会到这里来查阅,甚至其他宗教的人、研究其他学问的人,他也会出于兴趣,到这里面来寻找在佛经里面与他的兴趣点相关的一些问题的答案。这里面的内容太丰富了,打个比方说,在佛经里面关于母亲受孕以后,胎儿的孕育的阶段,那里面都有讲;佛经里面,佛陀也有教怎么样交朋友啊,这些跟我们的人生息息相关的内容;当然也有讲到我们这个地球的文明史。

  

   整个的三藏十二部的文献,客观地说,核心价值是释迦牟尼佛的智慧。但是释迦牟尼佛的智慧是在一个具体的时间空间,在一个历史的维度上发挥出来的,在历史中流传。所以这个文献集成里面,也一定会有与释迦牟尼佛在古印度所处的社会文化环境相关联的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所以,这里面是一个宝库。

  

   现在我们发动大家来问经,就是希望大家带着我们的问题,带着我们的疑惑,带着我们对某一方面的兴趣,我们一起来向佛经请教,向佛经叩问。刚才我说,佛经其实是佛的另外一个存在形式。古人比喻就像洪钟一样,钟一叩就会响,那么我相信,只要我们去叩,去问,我们一定能够找到与我们每一个人有关的、与我们的修行生活有关、与我们的兴趣点有关的各种各样问题的答案。然后我们建立一个搜索平台。那么这样的一个搜索平台,它应该是跟辞典不一样,跟佛学辞典不一样。佛学辞典,它的头绪是佛学概念、名相,比如说“三昧”,“戒定慧”等等这些名相。那么现在呢,我们是从我们的问题、从我们的兴趣点出发,我们去问佛经。所以,这是所有人都可以参与的。

  

   现在我们很苦恼的一件事不是雾霾吗?那佛陀在佛经里面,有没有讲到雾霾啊?我们也可以去查一查。现在好像在全球,大家都在讨论到核武器,说到我们的生态灾难,也有人说到整个宇宙太空的一些状态,也会说到地球文明的灾难、地球文明的末日这样一个话题,或者在有的时候,有一些人会说这样的话题。那么我们在佛经里面去找,看看佛陀有没有讨论这些问题(其实也都讨论过)。我们可以去找。还有现在有人说外太空有没有其他的生命,其他的文明……种种的问题。不仅仅是我们修行佛法层面的问题——修行佛法就是戒定慧三学了,持戒修定修慧的这些问题,在佛经里,是它最重要的价值、最核心的价值;还有与我们今天时代相关的很多问题,在佛经里都有。

  

   在此,我们发动大众阅藏的问经,就是希望大家都来参与,走进佛经,走进去,然后去问她,解决我们心里的疑惑。每个人的参与,都有价值。每一个人的每次参与,不光是对自己有意义,你记录下来,都能成为其他人按图索骥的路径,成为解决问题,寻找答案的一个重要指南。

  

   今天我们很有幸在二祖寺开启大众阅藏问经的活动。二祖寺,禅宗二祖慧可在这里传禅弘法达四十年之久。邯郸成安有两个寺院跟二祖有关,一个是二祖寺,一个是匡教寺(二祖说法的地方)。所以,二祖慧可在我们邯郸成安传禅弘法的时间最长。二祖是达摩祖师的传人,达摩祖师从印度到中国来,二祖是接续他法脉的最重要的弟子。所以,我们可以把二祖看作佛教中国化的宗师。佛教从印度到中国来以后,经历了漫长的中国化的过程,二祖慧可是佛教中国化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要人物。

  

   佛教的中国化在过去的两千多年,一直都在进行,并没有停步。我觉得佛教的中国化如果停步了,那就意味着佛教的衰落。今天我们仍然要继续努力推动佛教的中国化。我们已经进入到二十一世纪,在一个全新的时代,那么,佛教中国化在今天,它的核心,应该是佛教的时代化、佛教的当代化。由于历史的原因所造成的大众和佛教的隔膜,我们要通过努力,来打破这个隔膜,这就是佛教中国化的涵义。在今天的时代,我们要坚持佛教的中国化,就要致力于佛教的时代化、当代化、大众化、社会化。本来在中国佛教的历史上,佛教的大众化和社会化,已经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但是在今天,我们还要继续努力,去推动它的大众化,去推动它的社会化。不能让佛法的大众化、社会化停下脚步。这也就是我们今天讲佛教中国化的内涵,我们要开拓佛教中国化的新境界。

  

   大众阅藏的问经,就是我们在今天这个时代继续推动佛教中国化的一个努力。我们希望籍此大众阅藏,大众问经,来为佛教中国化,贡献我们的绵薄之力。每个人,只要会认识汉字,你来阅藏,你来问经,都能做到,都能参与到这个伟大的事业中来。这一事业与习总书记所提倡的坚持宗教中国化的方向是完全一致的。

  

   在此非常感谢大家来参与今天这个活动。感谢邯郸市佛教协会,感谢二祖寺,感谢成安县邯郸市的各位领导,感谢从北京来的蒋劲松教授,还有吕新国老师,感谢各位居士。

  

   祝大家身心安顿、六时吉祥、深入经藏、智慧如海!阿弥陀佛!

  

    进入专题: 佛学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489.html
文章来源: 来源:大众阅藏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