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茹:理念分歧与中美国际秩序博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22 次 更新时间:2021-01-14 09:17:01

进入专题: 国际秩序   中美关系   理念   价值观   意识形态  

孙茹  

  

  

[内容提要] 中美国际秩序博弈有双方实力对比变化的原因,但更体现了双方深层次的理念分歧。中国积极参与和引领全球治理,但遭到美国越来越蛮横的阻挠和打压。美国在现有国际秩序内部削弱中国影响,并出现了“另起炉灶”的动向。面对中国主动塑造国际秩序、中国理念的影响力扩大,美国竭力维护美国理念的正统性和垄断性。中美博弈将对国际秩序的未来产生深远影响。回归求同存异、和而不同、相互尊重、共担责任,应是化解分歧、管控中美国际秩序博弈的出路。

   [关键词] 国际秩序 中美关系 理念 价值观 意识形态

   美国对华战略竞争已延伸到国际秩序领域。对于中国提供更多的国际公共物品、承担更大的国际责任,美国的反应日益敌对,从鼓励中国融入现有的国际秩序转向阻挠中国发挥更大作用,中美国际秩序博弈加剧凸显了双方深刻的理念分歧。中国面临现有国际秩序衰弱的挑战,这比国际秩序存在的不公正、不合理问题更紧迫,对此类型挑战需给予重视。

  

一、美国以理念塑造国际秩序

   中美国际秩序博弈有中美实力对比变化的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与理念有关,涉及到用什么样的理念来指导国际秩序的运行。

   首先,现有的国际秩序体现了美国的理念。国际秩序并非建立在价值中立基础之上的,它体现的是秩序构建者的理念。美国的基本理念包括自由、民主、平等、公正、自治、法治等,这些理念铸就美国政治制度。中国学者王缉思认为,美国的核心理念 是“自由”,“以‘自由’为核心的意识形态是美国的 立国之本,通过《独立宣言》、《美国宪法》《权利法 案》《联邦党人文集》等经典著作化为文本”。建国 二百多年来,这些理念超越种族、血缘和党派纷争, 成为凝聚美国、“合众为一”的纽带。特朗普政府称 “今天美国捍卫的核心权利和价值观都见诸于美国 的建国文件”, 强调这些理念构成美国的特性 (Who We Are),称《独立宣言》和《权利法案》中阐述 的美国核心原则包括个人自由、自由企业、平等的法律地位以及所有人的尊严,构成了美国特性的核心。

   美国的国际秩序理念和国内秩序理念高度一致,其所构建的国际秩序不过是美国“国内秩序的国际化”。从门罗宣言、威尔逊十四点计划、《非战 公约》、《大西洋宪章》到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的 “四大自由”等,美国关于国际秩序的理念和实践日 益丰富。二战结束前后,美国趁机将其理念国际制 度化,掌控了国际秩序的话语权。美国主导制定 《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等文件,将自由、民主、人权、法治、自由贸易、开放市场、多边合作、尊重国家主权、大小国家一律平等、和平解决争端等主张成功转化为国际规则和规范;主导建立了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关贸总协定、北约等国际政治、经济、安全机构和机制。美助理 国务卿史达伟宣称,美国建立的战后国际秩序“多 元和自由程度都是空前的”,“让所有人都在国际论 坛上有平等的发言权”。美国吸取过去几百年国际秩序兴衰演变的历史教训,吸纳更多国家融入国 际秩序,尽可能延续“美利坚治下的和平”。强调理念的影响并非否定美国实力的作用,美国实力相对 弱小时期,并没有机会将其理念国际制度化,直到二战后才凭借其无可匹敌的综合实力主导构建国 际秩序,将其“世界蓝图”付诸实施。一旦其他理念威胁到美国的话语霸权,美国的做法与过去的霸主一样,将以超强军力为后盾维持国际秩序。

   其次,推进美国理念成为美国维护国际秩序的目的。理念兼具手段和目的两重性,一方面,理念是美国谋求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的幌子。美国打着自由民主人权的旗号,大搞政治颠覆、外交胁迫、经济制裁、武装干涉、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霸道、傲慢、残忍、伪善本质暴露无疑。据统计,二战结束后美干涉了80多个国家的选举和内政,造成众多国 家政局动荡和流血冲突。另一方面,理念是美国追求的目的。美国参与的历次战争都塑造着美国是 为自由而战的神话:一战是为了“使民主更安全”和 建立永久和平,二战则旨在实现“四大自由”和《大 西洋宪章》的原则,冷战是为了抵御集权主义的进 攻和保卫自由世界。美国深信“民主和平论”,民主国家越多美国越安全,民主、安全和经济繁荣三 者相互促进。克林顿总统将民主、安全、繁荣三者 并列为国家安全战略的三大目标,小布什总统声称 “在全世界传播自由是世界实现和平的最大希望所在,也是美国的国家安全提出的迫切要求”, 奥巴马总统称民主和人权是“国家安全的考量”。

   再次,美国竭力维护其理念的正统性和垄断性。美国自认为其政治制度和价值观最优越,具有 普世性,放之四海而皆准,适用于全世界和全人类。受基督教教义及其“救世主”情结影响,美国将输出 理念、传播福音视为义不容辞的责任。这种优越感 和使命感使得美国自诩为尘世间的理想国、独一无二的“山巅之城”、指引全世界前进的“灯塔”国。美 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等战略文件一直重复“灯塔”说,称美国是“民主和人权的灯塔”“全世界人民 希望的灯塔”“自由和机遇的灯塔”。美政要讲话 则毫不掩饰地宣扬美国理念和制度的优越性,特朗 普总统称美国“无论在国外还是在国内,都必须持续地捍卫和保障自由与民主”;彭斯副总统称民主 价值观“符合美国和全球利益,是最佳的政府模 式”;蓬佩奥国务卿称,“自由的国家比人类文明史上尝试过的其他模式的国家都更成功”。

   对于挑战美国理念正统性的其他理念,美国绝对予以排斥。美国人眼中的世界一直就是两个,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世界”和以美国的敌人为代表的“邪恶世界”,美国的使命就是“捍卫自由世界”和 “消灭邪恶势力”,灰色地带是不存在的。带有浓 厚基督教色彩的世界观使得美国总是将自己包装 为正义的一方,占领道义制高点,而将对手污名化, 透过黑与白、光明与黑暗、善与恶、文明与野蛮、“不是支持我们、就是反对我们”的二分法碾压对手。美国深信“历史终结论”,排斥任何削弱美国优越感 和自信心的理念和模式。

   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多次发动意识形态攻势。20世纪50年代,艾森豪威尔总统用“十字军东征”形 容反共斗争。“9·11”之后,小布什总统用“十字军东 征”来讨伐恐怖主义,之后为避免触犯穆斯林众怒 不再使用。里根总统称苏联为“邪恶”帝国,小布什 将伊朗、伊拉克和朝鲜称为“邪恶轴心”,称伊斯兰 激进主义为“黑暗的意识形态”。美国将与苏联的 较量称之为“自由”与“暴政”的历史性较量,将反恐 战争称之为“自由”和“暴政”的斗争。特朗普政府 故伎重施,将欧洲在中美之间的选择歪曲为在“自由”和“暴政”之间的选择。在冷战和反恐战争中,美国使用意识形态术语“自由世界”以及文明术语 “西方”,制造意识形态冲突和阵营对立,建立反共 和反恐的国际统一战线。尽管苏联是联合国成员,但是美国在国际经济制度,如布雷顿森林体系三大 机构、经济合作组织、七国集团中将苏联及其他社 会主义国家排除在外,安全制度上组建排他性的北 约、东南亚条约组织等。“9·11”后,小布什政府推动 大国合作,组建反恐国际战线,综合运用各种手段 打恐。特朗普政府再次将美国理念与“西方”捆绑, 蓬佩奥称,“西方不是以一个地方或一片土地上的 国家来界定。它是任何国家——任何采纳尊重个人自由、经营自由、国家主权的模式,它们都是西方这个理念的一部分。” 这表明美重新诉诸西方团结,重组意识形态联合阵线。

  

二、中美理念存在的分歧

   美国长期单向度塑造国际秩序和中美关系,现在面临中国反向塑造国际秩序和中美关系的挑战。中美双向塑造、相互影响有助于中美关系的共同演进(Co-evolution),也有助于中美共同推动国际秩序改革,但美国只想让中国分担维护国际秩序的负 担,排斥中国理念的国际影响。

   中美理念分歧一直存在。中美在人类发展道路、经济发展模式、国际贸易理念、国际发展理念、安全合作理念、网络空间秩序、国际关系基本价值观等一系列理念上存在深刻分歧。在国际秩序理念上,中国经历了从提倡社会主义国际主义秩序,到主张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再到主张国际秩 序朝着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的阶段性变化。中国的国际秩序理念顺应时代变化,不断丰富和完善: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主张超越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对立,同所有国家平等交往;主张优先解决发 展中国家的发展问题,增加发展中国家在国际经济问题上的决策权;支持自由贸易、国际合作、多边主义;提倡新安全观和亚洲安全观,反对排他性的军事同盟;提倡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参与引领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提倡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增进人类共同利益。中国对待国际秩序的态度从革命者向维护者转变,主张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秩序,指出 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 价值;推动国际秩序改革“并不是推倒重来,也不是另起炉灶,而是与时俱进、改革完善”;承诺“始 终做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美国反对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认为发展中国家的问题是自身原因造成,只有进行国内改革,实行自由民主和法治,才有希望获得发展;反对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外另建新的国际经济机构;反对发展权,拒绝在贸易、金融、援助、技术转让、债务等问题上作出实质性让步,在开放市场方面搞双重 标准,实行贸易保护主义。苏联解体增强了美国的理念和制度优越感,美宣称“实现国家富强的唯一持久有效的模式是自由、民主和自由企业”。美国 借机推行“扩展民主”战略,大搞人道主义干涉,推 进自由贸易,巩固制度霸权。“9·11”后美国改造世 界的野心进一步膨胀,推行“自由议程”“保护的责 任”及“大中东民主战略”,但是国际金融危机重挫了美国模式,美国的制度自信遭受严重打击。

   尽管中美存在理念分歧,但过去这些分歧并没 有妨碍国际秩序框架下的中美关系。从尼克松访华到奥巴马时期,美国试图将中国融入国际秩序,将中国塑造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Responsible Stakeholder)。美国接纳中国参与布雷顿森林体系 三大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贸组 织),企图以此打消中国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念头;敦促中国接受现行的国际规则和规范,期待中国的经济自由化将导致政治自由化;在中国经济奇 迹出现后,美国要求中国提供更多的全球公共物 品,帮助分担维护国际秩序的负担。美国甚至欢迎 中国发挥“领导”作用,但前提条件是遵守美国赞同 的国际规则和规范。尽管中国跻身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仍寄望以过去的设想来塑造今日的中国,要求中国按照“尊重法治、自由和主权的一套西方规则(western rule set)来行事”。

随着中国塑造国际秩序的能力提升、中国理念影响力扩大,美国从担心中国不遵守国际规则扩大到担心中国修改国际规则、重塑国际秩序,以挑起意识形态之争来抢占国际秩序博弈的主导权。概括起来,美国对华国际秩序理念的攻击集中在“反 现状、反西方、反自由主义”上。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国内就断断续续地争论中 国是否是“修正主义者”,特朗普政府首次从官方层 面予以定性,称中国为“修正主义者”,且排序在俄 罗斯之前。蓬佩奥诬称中国要扩大“中华帝国” (Chinese empire)、“颠覆基于规则的秩序”,是“自由 世界的首要挑战”。美国战略界人士尽管认为中 国并非百分百的“修正主义”,并不寻求完全推翻现 有国际秩序, 但大多认为美国将中国融入现有国 际秩序的幻想破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国际秩序   中美关系   理念   价值观   意识形态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32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