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朝阳:熙宁末年宋交战争考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2 次 更新时间:2020-09-03 21:10:52

进入专题: 北宋   熙宁   交趾   战争  

陈朝阳  

   摘    要:

   宋神宗熙宁末年宋朝与交趾国双方爆发战争, 对于此次战争爆发的原因、结果及影响, 研究者说法不一。本文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之上, 将战争与时政相联系, 考察引发战争的原因;以安南行营为切入点, 了解该行营的兵源结构与后勤保障, 以及战争中庞大的耗费;从双方军事目的和政治战略目的是否达成来考察战争的结果, 以期从新的视角来认识和评价此次战争。

   关键词:北宋; 熙宁; 交趾; 战争;

  

   宋神宗熙宁八年 (1075) 十一月, 北宋边邻交趾, 举号八万大军入侵宋界。十一月二十日陷钦州, 二十三日陷廉州, 破邕州之太平、永平、迁隆、古万四寨, 后于熙宁九年 (1076) 正月二十三日, 陷邕州。宋政府亦全力集中财力、物力, 招募兵丁, 反击交趾入侵, 并与熙宁九年十二月, 取得征伐胜利。对于这次战争, 学界已有研究, 但对这次战争爆发的原因及其结果各有说法。郭振铎认为, 战争的爆发是由于“李朝统治者屡次寇宋边境, 强占土地, 宋朝在无可忍耐之下予以反击。‘宋李之战’, 以李朝失败, 目的未果而告结束。但此战影响深远。” (1) 黄纯艳先生认为, 这次战争是“宋朝主动策划的意欲统一交趾的战争。这场战争的引发, 既来自王安石和宋神宗统一交趾的计划, 也受到宋初以来两国关系发展的影响。它以宋朝的失败而结束, 原因在于宋朝的战术失误, 将帅不和及粮草不继等, 也暴露了宋朝军事制度的痼疾。” (2) 面对同样的认识客体, 却出现了如此迥然不同的认识结果, 似乎有必要对这次战争作进一步的研究, 本文拟对交趾侵宋与王安石变法的关系以及北宋对此次战争的准备等方面进行探讨, 希望能够多角度地认识这个问题。

  

   一 交趾侵宋与王安石变法

  

   关于交趾侵宋的原因, 北宋朝廷的诏书反映了官方的说法:“闻侬美善归明, 因沈起令薛举遣人招诱, 及刘彝后来处置亦自乖方, 遂致交趾入寇。” (1) 把安南侵宋的原因归结到沈起和刘彝对边事措置不当, 才引起交趾被迫发动战争。大多数反对新法的士大夫则把罪责归结到王安石的对外政策上来, “王安石秉政, 首用王韶取熙河以断西夏右臂。又欲取灵武以断大辽右臂。又用章惇为察访使, 以取湖北、夔峡之蛮。于是献言者谓交趾可取, 始议取交趾。” (2) 因为有了王安石开拓边功的举动, 所以才最终导致交趾进犯的观点, 是相当一部分士人特别是反对新法的士人所固守观点。

   笔者认为这些因素是导致交趾侵宋的非决定性因素, 而真正的决定因素是由于交趾李朝随着国势的强盛, 需要不断对外进行侵略和扩张, 以此来稳固自己的政权并发展自己的实力。

   安南侵宋的原因是由于王安石变法引起的吗?我们先从北宋边臣欲收安南的献议说起。宋太宗时, 首发献议征安南的是知邕州侯仁宝, 太平兴国五年 (980) 六月, 侯上疏太宗:“交州主帅被害, 其国乱, 可以偏师取之, 愿乘传诣阙, 面奏其状, 庶得详悉。”卢多逊上奏说:“交趾内扰, 此天亡之秋也, 朝廷出其不意, 用兵袭击, 所谓疾雷不及掩耳。今若先召仁宝, 必泄其谋, 蛮寇知之, 阻山海预为备, 则未易取也。不如授仁宝以飞挽之任, 因令经度其事, 选将发荆湖士卒一二万人, 长驱而往, 势必万全, 易于摧枯拉朽也。” (3) 宋太宗听信了这些献议, 从水陆两路发兵安南, 战争的结果以宋军惨败而告终, 侯仁宝战殁。仁宗朝知邕州萧注奏言:“交趾外奉朝贡, 中包祸心, 常以蚕食王土为事。天圣中, 郑天益为转运使, 尝责交州不当擅赋云河洞。今云河洞乃入蛮徼数百里, 盖积岁月侵削以致于此。臣今尽得其腹心, 周知要害之地, 乘此时不取, 他日为患不细, 愿得驰至阙下, 面陈方略。” (4) 但是, 他的献议是与仁宗朝采取安抚的政策是相违背, 并没有被采纳。

   神宗朝边臣取交趾的献议不绝于耳。熙宁三年 (1070) 十月, 神宗任命潘夙为桂州长官, 明确向他表述了朝廷对待南方边境的外交策略, 他说:“智高之难方二十年, 中人之情, 燕安忽事, 直谓山僻蛮獠, 无可虑之理。殊不思祸生于所忽, 唐六诏为中国患, 此前事之师也。卿本将家子, 寄要蕃, 宜体朕意, 悉心经度。” (5) 宋神宗在此告诫潘夙, 要加强警惕, 不可让“祸生于所忽”, 需要对边境地区“悉心经度”。知桂州潘夙自然秉承皇帝的旨意, 审慎对待边事, 对于建言要攻取交趾的人则让其离任, 言:“‘主管邕州溪峒文字蒋圣俞, 近到任, 即建白欲取交趾, 恐致生事。乞改授圣俞广南东路差遣。’从之。” (1)

   同年十一月, 广西转运使杜杞“言自盗据以来世次与夫山川道路兵民之类为最详, 其末又言存取之计, 颇可采” (2) 。熙宁四年 (1071) 正月, “有言交趾为占城所败, 众不满万, 可计日取也。因命注知桂州。” (3) 萧注在仁宗朝时是积极主张伐取交趾的, 萧注喜言兵, 且对安南国情非常熟悉, 但当宋神宗问萧注攻取之策, 注辞曰:“臣昔者意尝在此。方是时, 溪洞之兵一可当十, 器甲犀利, 其亲信之人皆可指手役使。今兵甲无当时之备, 腹心之人死亡大半, 而交人生聚教训之又十五年矣。谓其众不满万, 恐传者之妄也。” (4) 宋神宗也曾就这些献议咨询西京左藏库使、新泾原路钤辖和斌, 宋神宗问道:“‘议者谓交州可取, 何如?’斌谓取之无益, 愿戒边臣勿妄动。” (5) 萧注、和斌对待安南的审慎判断使宋政府对交趾的外交政策仍然以防范为主, 边臣一旦有不利于双边关系的举动, 就立即予以调任。

   总的来说, 熙宁初期, 宋政府以丰财为要务, 对待交趾方面则“戒敕边臣, 抚慰交趾” (6) 。王安石认为宋政府这种被动防守、姑息纵容的态度反而会“致交趾之疑, 盖朝廷未尝有此, 而今有此, 则彼安能不思其所以然乎?昔者秦有故, 厚遗义渠戎王, 更为义渠所觉, 反见侵伐。臣恐用杲之策, 即万一交趾更觉而自备, 且或为难于边, 则是秦与义渠之事也。其余所建明数事。并易潘夙、陶弼, 候开假取旨。臣闻先王智足以审是非于前, 勇足以断利害于后, 仁足以宥善, 义足以诛奸, 阙廷之内, 莫敢违上犯令, 以肆其邪心, 则蛮夷可以不诛而自服;即有所诛, 则何尤而不克哉!” (7) 显然王安石反对厚结交趾, 希望朝廷能够有正确的态度对待交趾, 但是并没有明确提出要攻取交趾。

   熙宁六年 (1073) , 神宗以沈起代萧注知桂州, 后又以刘彝代沈起。沈起和刘彝两人采取了一系列加强边防的举措, 新知桂州沈起“以邕州五十一溪洞洞丁排成保甲, 遣官教阅” (8) , 刘彝“点集土丁为保伍, 授以阵图, 使岁时肄习。继命指使因督军盐之海滨, 集舟师寓教水战” (9) 。作为一个有主权的国家来讲, 加强边防, 开展军事演练, 本无可厚非, 但是后来反对王安石的人都认为这二人妄生边事, 沈起迎合王安石, “遂一意事攻讨” (1) 。“ (刘) 彝乃更妄意朝廷有攻取谋, 欲以钩奇立异为功” (2) , 反变法派人士认为正是因为这两人备边的举措导致交趾的入侵, “二人不密, 造战舰于富良江上, 交趾侦知, 先浮海载兵陷廉州, 又破邕州, 杀守臣苏缄, 屠其城, 掠生口而去。” (3) 刘彝“大治戈船, 交人来互市, 率皆遏绝, 表疏上诉亦不得通” (4) 。当然这两个人积极备战的阵势, 也确实给了交趾入宋的口实, 但直接的导火索应该是沈起接受了侬善美的内附并且断绝了和交人的州县贸易。

   由于王安石变法遭到了众多人反对, 因此, 后来书写此事的作者总是想要把交趾侵宋的罪责最终追溯到王安石头上来, 出现史料内容互相抵牾的地方, 如前所述, 《长编》记载说潘夙为了免于生事, 把蒋圣谕调离他路, 而《宋史·潘夙传》中说潘夙到任后“遂上书陈交趾可取状, 且将发兵”。《长编》中神宗一朝的史料来源于《神宗实录》和《四朝国史》, 由于政治上的原因, 这些史料在变法派与反变法派手里几经改动, 深深的印着政治派别的印迹。李焘对史料的取舍态度有其严谨的一面, 也有囿于政治偏见的一面 (5) , 因此对王安石变法持否定态度的李焘记载潘夙的史实还是可信的。而《宋史》是在批判和歪曲王安石及其变法活动的大环境形成之下修撰的, 书中把潘夙塑造成惹事之人, 潘之所以要上书取交趾, 是因为王安石当政期间有屡开边事的为政特色, 这样书写就可以把罪责引导至王安石身上来。

   再说萧注, 《长编》记载他告诫宋神宗不可小觑交趾, 而魏泰却说:“神宗即位, 王荆公执政, 注度朝廷方以开边为意, 又以黜官未复, 思有以动君相之意, 乃言向日久在邕州, 知交趾可取, 朝廷遽召, 复閤门使, 俾知桂州兼广西经略安抚。” (6) 李焘和魏泰两人的政治倾向有相似的地方。对萧注活动的记载, 《长编》作为信史更为可靠, 《东轩笔录》则有风闻记事的特点, 透过史书背后的作者来看待这些史料, 可以看出部分作者的政治立场在左右着他本人对史实的取舍和观点。

   再者来讲, 如果说沈起等人是在宋神宗和王安石的授意之下有意挑衅交趾, 那么宋政府至少应该有足够的武装力量保家卫国, 而不至于在短短的几十天时间内接连失陷三州, 造成极其被动的军事局面。同时也不会对沈起等人严惩不贷, “沈起可贷死, 削夺在身官爵, 送远恶州军编管。未行, 而中书、枢密院言:‘刘彛亦相继生事, 请罢屯札兵, 致所招之人未堪使;并造战船, 止绝交趾人卖买;不许与苏缄相见商量边事, 及不为收接文字, 令疑惧为变。事恐不独起, 而亦有可疑者。’乃并下招讨司更访其实焉。” (1) 所有客观事实表明, 宋政府并非是挑起战争的主动方。

   再来看交趾方面, 居然为自己的入侵行为提出了三条冠冕堂皇的理由: (一) 所部之民亡叛入中国者, 官吏容受庇匿, 我遣使诉于桂管, 不报, 又遣使泛海诉于广州, 亦不报, 故我帅兵追捕亡叛者; (二) 桂管点阅峒丁, 明言欲见讨伐; (三) 中国作青苗、助役之法, 穷困生民。我今出兵, 欲相拯济。 (2)

   显然这些都是“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的借口。率兵追捕亡叛, 却是攻人城池, 杀人臣民。宋方点阅峒丁, 作青苗、助役之法, 是北宋本国内政, 交趾没有权力到宋朝境内“拯济生民”, 名为拯济, 实为屠戮, 交趾军队在战争中“杀吏卒民丁五万余人;并钦、廉死者十万人。并毁其城。” (3) 财产损失更是无法统计, 为宋朝臣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那么为何交趾在熙宁末年会对宋政府采取军事侵略行动呢?毫无疑问, 经济实力与政治地位决定了交趾的军事外交策略。交趾在北宋建立后的百余年内与宋中央政府的关系几经嬗变, 逐渐摆脱羁縻郡国的身分, 走上了脱离宋政府控制的轨道。

   交趾本为汉南越之地, 汉武帝时置交趾郡, 后汉置交州, 晋、宋、齐、梁、陈因革, 改州为郡, 隋文帝改郡为州, 隋炀帝改州为郡, 唐武德时名称改为交州总管府, 德中时改称为安南都护府。五代宋初时, 中原的藩镇割据逐渐从属中央政权, 而交趾由于位置偏远, 交趾与中央政权的关系愈加松散。乾德年间, 交趾境内大乱, 经过角逐, 丁公著、丁部领、丁琏祖孙三代控制了交趾的统治权。宋太祖开宝元年, 丁部领自称“大胜明皇帝”, “于华闾洞, 起宫殿、制朝仪、置百官、立社稷” (4) 。但是在宋军灭了南汉之后, 丁氏政权重新考虑军事局面, 宋太祖乾德七年, 丁琏上表内附, 宋政府封权交州节度使丁琏以检校太师充静海军节度使安南都护。

丁氏政权很快解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北宋   熙宁   交趾   战争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739.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史研究. 2012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