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阳:读博士上的苦与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63 次 更新时间:2019-08-22 12:49:16

进入专题: 博士   读博经历  

贺阳 (进入专栏)  

  

   今天读到一篇文章——“读博,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读后引人联想、让人感慨。

   “博士苦、博士累,负担累累人心碎。”这篇文章中用不少实例,揭示了博士生这个现代教育顶尖层次人群的生存状况。对这一点,多数人应该可以想到,完全可以理解。既然要做最高层次的人才、获取最高等级的学位,除去天赋,当然也需要“寒窗苦读”、也要付出远高于常人的努力和艰辛。在这方面,世界各国概莫能外。需要改变的,倒是我们教育中一些违背客观规律的东西。

   目前我们国家在博士培养上的明显弊端之一,是最近20多年来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有别于其他国家的“博士群体”——官员博士、准官员博士和老板博士。这个群体中的多数人,读的是“在职博士”,而且与在校专职攻读者不同,基本上都是相当轻松地拿下了博士学位。这种“中国特色”,目前遍布于全国各地,人们早已见怪不怪。特别是近年来反腐抓出的贪官中,相当一批都具有“博士”头衔,给广大百姓一种极其恶劣的观感……

   前几天我看到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提出的一个建议——将近年来获得博士学位者的博士论文全部在网上公开,允许任何人查阅……20多年前我就认识杨帆,虽然他在一些问题上的观点我不敢苟同,但是我感觉他的这个建议并不过激、并不出格。公开博士论文,既有利于他人学习,又有利于加强社会监督,应该说是一件好事。

   28年前我在政府部门工作时也曾有机会去读“在职博士”,而且两位先后提出让我去读博的导师,还都是我非常尊崇的著名经济学家。那时官员读博远没有像今天这样趋之若鹜。尽管我非常渴望去做这两位大师的在职博士生,但由于感觉自己的外语水平还不够,当时我选择了“急流勇退”,以致与近在眼前的“博士”失之交臂。那时我曾深感遗憾,但今天想想,我还真是为自己当年做出这一“免俗”决定而庆幸,为自己的“毅然”放弃而自豪。

   两年前我曾经提过这样一个建议:鉴于目前政治体制和教育体制还存在明显的缺陷,有必要一刀切地停止从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掌握公权力的在职人员中招收在职博士研究生,待今后体制制度条件更加成熟时再予以考虑。实话实说,今天在这一想法上,我比两年前更加坚定。

  

   2019年4月11日

  

进入 贺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博士   读博经历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81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