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邦和:菩提树下的的随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91 次 更新时间:2018-06-20 16:07:53

盛邦和 (进入专栏)  

  

   盛邦和,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导(1992、1996)、东京大学外国人研究员(1996)、中央民族大学首席教授(2017)

  

   1

  

   去过不少世界上有名的城市,不管出发之前,还是已经到达,总喜欢打开谷哥卫星地图,从万里高空俯瞰下去,情况很是不同,有的灰蒙蒙一片,山岳河脉,楼宇道路,无不藏在云雾中,沉在泥水里。这是雾霾迷漫的结果。有的空气透明纯净,景观历历在目。譬如新西兰奥克兰的山海市街,就看得很清楚。湛蓝的海湾,月白的沙滩,玫瑰红的屋顶,青草绿的院落,宛如一幅风景画。滑动手指,把地球转到欧洲,英、法、德三国最清晰,其中又以德国能见度最好。呈现眼前的是柏林的3D地图,顺着城市的中轴线,很容易地找到了菩提树大街。

  

   一些道路和景观往往成为一个城市的象征,就像到上海一定要逛一逛南京路,否则枉去了魔都。来东京,必须走一走银座,否则辜贺了东瀛之行。同样,来到柏林怎么可以不去菩提树大街呢?这是一条绿色的长廊,从勃兰登门往东,笔直延伸近1.4公里,路宽60米。两侧是行车道,中间是宽广的步行街。枝叶茂盛的菩提树覆盖大道,浓荫蔽日。人在路上走,如入山林间。

  

   早在16世纪,这里已经出席一条可供马车通行与骑马者驰骋的“马路”,从柏林城市宫直通柏林动物园。街道两侧种上许多菩提树,“菩提树大街”的大名从此叫开了。1753年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进一步整修道路,加种菩提树,还添栽一些胡桃和椴树。

  

   菩提树是德国人特别喜欢的树种。树干笔直,华荫如盖,道路庭园随处可见其雄壮美丽的身影。据说菩提树可以长到直径二米多,二、三个人手拉手才能把它围抱。它有着奇妙的悬垂气根,在上面轻轻划一条口子,乳白的汁液会小泉般地汨泊流出,涂在人体伤口上,具有明显的消炎作用。“菩提”这个词是古印度语(梵文)bodhi的音译,有冥思、智慧的意思。这使菩提树得到不少别名,如神圣之树、思维树等。

  

   传说当年佛祖释迦牟尼佛曾在菩提树下觉悟,因此菩提树被视为明觉开悟的象征。延续佛教的传统,今天印度教的沙陀们还习惯于菩提树下静修。我不知道这个枝枝叶叶满蕴东方智慧的树种,是怎样飘洋过海来到德国的。当成千上万棵菩提树德国大地生根开花,馥郁神秘的花香有没有幽幽播散,飘入黑森林的深处,悄悄影响到刚硬的普鲁士文化的发育与生成。

  

   但我相信这一棵棵“思维树”所形成的冥思氛围,肯定会和“哲理之国”德国的沉思特性发生共振。会有多少德国人来到菩提树下,或盘足于林下的草地,或端坐在路边的木椅思考这个叫日耳曼的民旅的前世和今生、丑陋与美丽。

  

   2

  

   黄昏时刻,我从就宿的小酒店走出来,徜徉在菩提树大街。斜阳低低,透过树冠投下好看的树荫,随清风摇曳,斑驳变幻。一群鸽子旋风般地降落到地面,骨落落转动着眼晴看你。行人停下脚步,取出纸袋里的面包,揉成小粒,向上轻撒。鸽子飞起来接食,一阵翅膀扑闪的骚动。等到吃饱,重新飞回天空,飞往归巢的路上。传来唿哨的余音,像管风琴呜奏那样的好听。这时的人行道变得静谧。夜幕落了,街灯瞬间点亮。一串闪烁幽光的珍珠延伸到很远的地方,直至勃兰登门的门洞。

  

   来到柏林怎么可以不去菩提树下大街呢?这是一条绿色的长廊,从勃兰登门往东,笔直延伸。枝叶茂盛的菩提树复盖大道,浓荫蔽日。人在路上走,如入山林间。这不是一条普通的大街,因她见证:德意志,走向大国的一路悲喜。

  

   晚餐后稍息片刻,就从就宿的酒店走下台阶,徜徉在菩提树下大街。夜幕落了,街灯瞬间点亮。一串闪烁幽光的珍珠延伸到很远的地方,直至勃兰登门的门洞。如果在法国,凯旋门是胜利之门,那么在德国,这座胜利之门就是勃兰登堡门。如果在法国,最具象征意义的是巴黎铁塔,那么在德国,最重要的地标象征还是勃兰登门。对于德国人这座门就是这样的重要。它巍峨地站立在菩提树下大街的开端,大街的美丽从这个地标开始延展。

  

   它神秘地幽藏着一个故事,德国的辉煌从这个故事开始。这个故事叫“七年战争”。历史上的普鲁士与法国是一对死对头。早在18世纪结怨已深。1756年爆发七年战争(1756-1763年)。一方面是普鲁士与英国合盟。另一方面法国、奥地利、俄国三国连线。战场波及到欧陆、地中海、北美、古巴、印度和菲律宾等广阔地区,参战国众多、规模巨大,温斯顿·丘吉尔称其为“真正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在腓特烈大帝 (1712-1786年) 的指挥下,普鲁士取得了胜利。腓特烈带领部队打进萨克森王国,与强大三国联盟决一死战,屡败屡胜,保住西里西亚,赢得最后胜利。这位德国人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在德意志建国史上留下赫赫战功。他通过西里西亚战争和瓜分波兰的事件,将领土从11万扩张至22万平方公里。他组建诸侯同盟与哈布斯堡家族皇帝对峙,取代巴伐利亚王国,让普鲁士一跃为神圣罗帝国内堪与奥地利抗衡的第二大力量,获得“大帝”的英名。

  

   此后1788年,腓特烈大帝的侄子腓特烈·威廉二世下令建造了这座德国的凯旋门。设计者是德国著名建筑学家阆汉斯,属于古希腊柱廊式宏伟结构。它是柏林18座城门中最为壮观的一座,因朝向勃兰登堡而得名。抬头仰望,门楼上立有著名的胜利女神青铜雕像。希腊和平女神厄瑞涅一手紧握权杖,一手驾着四马战车,腾云驾雾,疾驶而来。权杖顶端站着一只山鹰,栩栩如生,展翅欲飞。长年的岁月里,柏林的城门一座座被拆除,只留下勃兰登堡门作为永久的纪念。菩提树下大街东段和西段的连接处,有一座雄伟的雕像。只见腓特烈大帝执戈远视,策马扬鞭,展示德国的自信与自豪。

  

   德国人将菩提树下大街看得伟大神圣,还因为在这里迎接过战胜拿破仑的凯旋之师。这场战争有着反败为胜的奇特经历,德国开始的困窘与结果的狂喜,都在大街的绿荫中上演。

  

   1806年秋,英、俄、普等国组成反法同盟。10月1日普鲁士对法宣战。战争进行了两个星期,结果普军输惨了,几乎全军覆没。10月27日,拿破仑的部队开进柏林,大踏步走过菩提树下大道。次年普鲁士和法国在提尔西特签约议和,普鲁士忍痛割让16万平方公里土地,包括瓜分波兰所得的土地,以及易北河以西领土的全部,赔款1.3亿法郎。海涅对此叹息:“拿破仑一口气,吹去了普鲁士。”此后法国进军俄罗斯。

  

   然而故事没有结束。1812年冬,拿破仑击俄败退,普鲁士再次加入反法同盟,对法宣战。10月24日,普、奥、俄三国联军在莱比锡大败法军。1815年滑铁卢大战,普鲁士大胜。维也纳会议决定普鲁士疆域从默麦尔河扩展到莱茵河,步入欧洲列强行列。可以想见,当普鲁士的胜利之师回到国内,走在菩提树下,德国人是如何欢欣若狂。为仇恨的报复,为耻辱的雪洗,多少顶帽子抛到天上,多少桶啤酒喝个精光。

  

   普鲁士与法国最著名的一场战争要数普法战争(1870-1871年)。普鲁士曾先后击败丹麦及奥地利,然而法国仍然觊觎南德意志诸邦,成为德国统一的莫大障碍。这时普鲁士首相俾斯麦已经登台,他借口西班牙王位继承问题,发表“埃姆斯密电”,激怒法国。终使法皇拿破仑三世对普宣战,

  

   普鲁士借此机会反击法国,最后普鲁士获胜,将本来涣散的德意志联邦统合为德意志第二帝国。一个真正意义的“德国”崛起于世界。俾士麦也以决绝决断的“铁血首相”扬名后世。想当年骑着高头大马的俾士麦,在这条大街上接受万千民众的欢迎。旌旗翻飞,欢声如雷,每一片菩提树叶都在哗哗鼓掌。

  

   3

  

   大街上有一座巴洛克的建筑,古色古香,尤为抢眼。这里原来是王家兵器馆,始建于1695年,前后用11年建成。这是大街上年岁最老的“长者”。二战中它被炸毁,以后用12年的历史将其修复,还原历史的风貌。现在这里成为军事博物馆,也称国家历史博物馆。

  

   走进大门很快就能见到一幅巨大的地图在地板上闪闪发光,只见它在萤光的衬托下或大或小,或分裂成碎块,或聚合为整体。这是一幅德国地图,七彩明灭中展示着它在各个历史时期的疆域变化,而每一次变化都伴随一场战争,让德国人惊心动魄,也让所有的地球人深思不已。

  

   对于德国来说战争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德国不惧打仗,也擅长于打仗,尤其是陆地战。它常是战争的发动者或策划者。屈指数一下,走向近现代的历程中德国卷入的重大战争共有五次,除了击败拿破仑的那次战争是被动应战,其他四次战争都是主动挑战。具体而言,是腓特烈大帝兴起的七年战争、俾斯麦挑起的普法战争,威廉二世参与策划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希特勒发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德国从战争中获利甚多。一场接着一场血肉搏击的获胜,让一个原本被罗马人蔑视为“蛮族”的弱势种群,成为威猛的“日耳曼”,崛起于莱茵河畔;让曾是“诸侯割据”的散漫联邦成为一个叫做“德意志”的统一而强大的国家。德国是从血腥沙场上滚过来的国家,一九四五年往前追溯,千年普鲁士史,每一页都写着打仗。打仗是常态,不打仗反倒成了非常态。

  

   回观德国的历史,人们不禁发问,难道一个国家崛起了一定要争霸,争霸了一定要打仗?难道这是自然的法则、人类的宿命?难道这个人类生存的世界,真的是猛兽称强的黑丛林,是魔影狂舞的罗生门?

  

   最近读到学者郑永年的文章,提到所谓“修昔底德陷阱”。公元前5世纪雅典崛起,跃为古希腊文明的中心。邻国斯巴达原是地区的主导国家,对于雅典的崛起深怀忧惧,而雅典也将斯巴达视为争夺地区霸权的头号障碍,由此残酷的战争不期而至。修昔底德评论云:“使得战争无可避免的原因是雅典日益壮大的力量”。“修昔底德陷阱”理论由此而来。当今哈佛大学的教授爱里森用“修昔底德陷阱”理论强调,一个大国的崛起必然引发旧格局的震荡并导致战争。他的研究表明,近500年间世界上一共发生16次权力大转移。因此转移共引发12次重大战争。

  

笔者不想去论证“修昔底德陷阱”理论正确与否,想要说的是,强大、崛起、争霸、战争的道路确实有人在走。德国就是这样一路走来,但这并不一条光明大道,而是盲人瞎马,通向悬崖的死亡之路。一个国家的真正崛起,必有和平理念的坚持与道义高地的信守。如果一个国家经济上貌似强大,但精神上悖离人类价值共识倒行逆驶,行为上图谋地区以至世界霸权开动战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盛邦和 的专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心灵小语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54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