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中印战略伙伴关系中的水资源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538 次 更新时间:2006-08-28 00:09

进入专题: 科学精神  

王维洛  

中国的外交,就象幼儿园中的小孩子一样,一会儿和你好,一会儿又和你不好,好的时候把玩具都送给你,不好的时候和你闹得不可开交。1962年中印在边界地区爆发了战争,2000年两国边境部队进入警戒状态。2006年则是中印友好年。虽然近年来中印之间建立了所谓的战略伙伴关系。但是两国之间的围绕水资源的矛盾,一直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一、印度要建世界第三个大的水电站,中国方面反对

几年以来,印度政府一直计划在雅鲁藏布江(在印度阿鲁纳恰尔邦称SIANG河上游)上建造发电装机量为1100万千瓦的水电站,其规模仅次于中国的三峡工程和巴西的依泰普工程。该工程是印度国家25年建设计划内的重点工程,可行性研究的勘察和调查正在进行,环境影响报告也将完成。SIANG河的中游和下游也计划各建一座水库大坝,但规模比上游大坝小许多。

据印度报纸和国际河流网络报导,印度方面从2003年12月就已经开始进行第一阶段工作,清理施工现场。水坝的高度,将只考虑是否会淹没阿鲁纳恰尔邦内的国家重点文物,包括TUTING僧院和迪汉-迪邦河生物圈保护区。这个工程规划曾经受到拖延,一个原因当地居民和环保组织的反对,另一个原因就是中国方面的反对,工程预可行性研究阶段,中方一直没有向印方提供一些基本数据,包括上游西藏境内的具体的水文和气象数据。

二、印度的水库是“斜湖”,三峡水库则是“平湖”

由于这个大坝工程将来所形成的水库有一部分是在中国境内,中国方面向印度提出要求,降低大坝高度和蓄水高度,将水电站的规模减小一半,装机能力应控制在500万千瓦以内,否则大坝上游的中国地区淹没损失大,洪水灾害的威胁也增大。

中国政府在三峡工程的移民论证中,用的“水库蓄水是一个平面”的理论,因为毛泽东说过∶“高峡出平湖”。如果把这个理论用到印度的阿鲁纳恰尔邦水库,那对中国西藏地区就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印度要建造的水库,中国方面则认为这是“斜湖”,会淹没中国西藏部分地区,截然不同于三峡水库这个“平湖”。

黄万里教授反对建设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也反对建设长江三峡大坝工程,他指出,三峡工程会加重水库上游地区的洪水灾害。但是中国政府在三峡工程决策上,拒不接受黄万里教授的意见。但是在印度阿鲁纳恰尔邦大坝工程上,他们却把黄万里教授的理论全部用上,用来对付印度。这里体现不出什么战略伙伴关系。

三、2000年西藏水库发生溃坝,两国边境部队进入警戒状态

中国和印度之间没有关于利用国际河流的协议,中印两国在用水方面的矛盾颇多,最严重的是2000年西藏水库发生溃坝,两国边境部队进入警戒状态。

2000年6月11日中国西藏境内的一座水库在洪水过程中发生溃坝,溃坝洪水流入印度实际控制区内,使SIANG和的水位上升30余米,造成严重的洪水损失,印度国内群情激愤,反对中国的呼声高起,两国边境部队为此进入警戒状态。对此印度和国际媒体曾纷纷予以报导。中国国内媒体对此没有报导,所以也难以确定是哪座大坝溃坝。

四、中印水资源之争关系到南水北调工程的命运

众所周知,中国正在实施南水北调工程,分东线、中线和西线从长江向黄河、向华北地区、北京、天津调水。许多人引以为豪。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到2030年整个长江流域也将成为缺水地区,根本没有多余的水可以供北调。中国至今为止所进行的所有水资源预测都证实了这个观点。既然长江无水可调,为什么中国政府还要上南水北调工程呢?因为,南水北调工程只是一个大计划中的第一步,是小南水北调工程;这个计划还有第二步,就是从西南地区诸河,包括雅鲁藏布江、澜沧江、怒江等河流向长江、然后再向北方调水。这就是大南水北调计划,也称大西线或朔天运河计划。而中印水资源之争恰恰关系到大南水北调工程也包括小南水北调工程的命运。

五、大南水北调工程的水源竟在印度实际控制区内

最早提出大南水北调工程的是郭开和蒋本兴先生。蒋本兴原是水利部副部长,郭开也是水利部官员。作为国家水利部的官员,他们心中特别清楚,小南水北调工程没有水源保证,特别从中长期来看,长江不具备向中国北方大规模调水的能力。郭和蒋在报告中指出∶“南水北调工程都是在长江上作文章,问题是到2020年,长江也是缺水户。”他们建议实施大南水北调工程。

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将得大南水北调方案作为正式提案上交,称此方案为关系中华民族未来命运的提案。

按照这个提案,将从西藏地区的雅鲁藏布江以及西南地区的怒江、澜沧江等河流每年调水2100亿立米(相当于5条黄河的流量!!),然后利用高坝、水库、穿山隧道将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长江、黄河都连接起来。最后水分三路,利用黄河把水送到西北、华北、东北、中原(同时也通过长江上游向长江下游输水);经青海湖调蓄,可输水柴达木、塔里木、准葛尔三大盆地以及河西走廊与阿拉善草原;经内蒙古的岱海调蓄,可输水晋、冀、辽蒙北草原。另外,何祚庥还建议,可以向原苏联的中亚诸国出口水资源。

何祚庥在提案中说,实现这个工程,全国起码可新增加20亿亩农田,可以一劳永逸地从根本上解决我国的农业问题。另外,这个工程可为一亿六千万人提供就业位置。“总之,实现这个方案将做到中华大地无失业,中国人人有饭吃。”

这个提案,受到中国领导的高度重视,1998年5月24日,江泽民亲自对计划作出批示。邓小平、杨尚昆、李鹏、邹家华、王首道、叶飞、程思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先后为此题过词。69家国家级研究设计院、科研机构参与了研究,一大批专家学者教授、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港台及外籍人士都积极支持,上千名司局级、部级、副总理级以上干部,几百名将军一再呼吁上大南水北调工程。国内外几百家报刊媒体发表了上万篇文章热情赞誉这个计划。

可惜的是,提案人何祚庥院士缺乏最基本的地理知识,他根本不知道,这大南水北调工程的水源竟在印度实际控制区内!

六、中印战略伙伴关系中难于解开的结

何祚庥认为,中国西藏地区处于印度洋气流和太平洋气流的交汇处,降水非常丰富;印度洋西南季风带来的大量水汽撞击高山,降水多而形成巨量洋川固体水。整个西藏高原就是一座天然的大水库。

事实上,西藏的绝大部分地区属半干旱——少水带和半湿润过渡带,惟有藏南一小部分地区属于十分湿润——丰水带。中国水资源评价报告写道∶“雅鲁藏布江下游靠近中印边界一带可达5000毫米。”对比中国水资源丰富的东南沿海主要山地,那里的年径流深只有1600至2000毫米,雅鲁藏布江下游地区的水量是东南沿海主要山地的2.5至3倍,可见这一地区水资源之丰富。

但是这丰水带的绝大部分不在中国控制下,而在“麦克马洪线”以南,在印度实际控制下!何祚庥院士用的是中国出版的地图,这一地区当然是中国神圣的领土。但是在国际上其他国家出版的世界地图上,中国的边境在刚过雅鲁藏布江的“大拐弯”处,在墨脱县镇南不远的地方。而南边那片土肥水足的土地,则属于印度,为印度的阿鲁纳恰尔邦,土地面积九万二千多平方公里(相当于百分之一的中国国土,三个台湾的面积),这里人口密集,人口总数远远超过西藏的人口总和,约为西藏的人口的三倍多。世界其他国家出版的地图中,中印边界线,是根据“麦克马洪线”来绘制的。而“麦克马洪线”基本上是目前中印实际控制线的走向。

麦克马洪线是1914年3月在印度的西姆拉由英国政府代表麦克马洪提出了一条英方勘定的分界线。直到1950年印军才开始向北推进,到1953年,“麦克马洪线”以南地区全部被印度实际控制。对于“麦克马洪线”,中国政府一直不予以承认,1962年的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中国军队曾经夺回了这片土地,但是几天之后,中国军队不但撤回到了“麦克马洪线”,而且还主动再后撤20公里,放弃了大批土地。直到现在还基本保持这一状态。

中国政府解决北方缺水问题的思路,就是依赖技术工程,依赖南水北调工程,先是小南水北调的东、中、西三线工程,然后是大南水北调工程。其出发点是大西南地区,特别是西藏地区有足够的水资源可调。但是水资源在印度实际控制区内。请问决策者,中国应该怎么办?

    进入专题: 科学精神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科学 > 科学评论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0849.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