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邦和:进入近代之际日本思潮中的“亚洲”元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14 次 更新时间:2017-07-04 16:02:34

进入专题: 日本思潮   亚洲元素  

盛邦和 (进入专栏)  

  

   盛邦和,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导、中央民族大学首席教授

  

   “亚洲认识”的一层重要意义,是对于“亚洲文化”的“认识”。本文所要说的是日本进入近代之际对于亚洲文化(主要是东亚文化、中国文化)的认识态度。通过对大义名分、尊王攘夷、华夷之辨等思想元素的认同、解析与诠释,形成独自的明治维新发动论,改制旧有的亚洲秩序论,确认适合世界变局的“海国”论,提出中日“唇齿”论。值得注意的是其亚洲侵略论也在这个时期初见端倪。

  

   1、藤田幽谷等人的“名分”论与维新发动理论的儒学立场

  

   一切经济与政治的行为,当其成为一种社会运动,须倡导思想理论为其正名,以阐明道德的合法性。人们习惯将此思想理论称为“主义”。每一个思想理论都不会凭空产生,都有其文化立场。所谓文化立场,就是思想理论发生的文化根源与站位基础。文化立场可以是古代的也可以是近代的。可以是“西洋”的也可以是“东洋”的。明治维新准备时期表述“文化立场”的基本口号为“大义名分”与“尊王攘夷”,由此凸显三大理论:“名分论”、“尊王论”、“攘夷论”。如果说“自由论”、“民主论”与“平等论”等世界资产阶级革命常用的三大理论,显示文化立场的“西洋”站位,那么明治维新使用的“名分论”、“尊王论”、“攘夷论”等三大理论就其词源性质与地域归属而言,就是“东洋”的、亚洲的而非“西洋”的、欧美的,具体说是中国儒家的。“明治维新三理论”中,“名分论”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名分”论的产生与水户学有关。水户学分前期水户学与后期水户学。第二代水戸藩主德川光圀召集日本朱子学大家藤原惺窝、林罗山等的弟子编撰《大日本史》,此为前期水户学肇始。此后立原翠轩、藤田幽谷等人以九代藩主齐昭为中心,形成后期水户学派。后继者有藤田东湖、会沢正志斋、丰田天功、栗田宽、青山延于等。水户学派主张“大义名分”、“尊王攘夷”等思想,成为日后明治维新指导理论之渊源。

  

   水户学形成与中国朱舜水深具联系。寛文5年(1665年)亡命中的明遗臣朱舜水受德川光圀召请来到水户,其尊史求真,重大义,阐名分的治学理念,成为《大日本史》修史思想的重要基础,且为水户学思想建构奠定深厚基础。朱舜水还重视教育工作,推动水户学派队伍建设。

  

   水户学者藤田幽谷著《正名论》(1791年)倡导大义名分思想,为明治维新理论的主要精神源泉之一。藤田幽谷在《正名论》中说:甚矣名分之于天下国家,不可不正且严也,其犹天地之不可易。有天地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仪有所措。

  

   藤田幽谷又说,“周之方衰也,强霸更起,列国方争,王室不绝如线,犹为天下共主,而孔子作春秋,以道名分,王而称天,以示无二尊。吴楚僭王,贬而称子,王人虽微,必序于诸侯之上。”他认为:“赫赫日本,自皇祖开辟,父天母弟,圣子神孙,世继明德,以照临四海。四海之内,尊之曰天皇。八洲之广,兆民之众,虽有绝伦之力,高世之智,自古至今,未尝一日有庶姓奸,天位者也。君臣之名,上下之分,正且严。”藤田幽谷强调:“幕府尊皇室,则诸侯崇幕府,诸侯崇幕府,则卿大夫敬诸侯,夫然后上下相保,万邦协和。

  

   藤田幽谷力倡“正名”,究其根本,本为中国儒家思想元素,其经典根据则为孔子的《论语》、《春秋》及中国历代典籍。孔子在论语中阐述“正名”之义。《论语·子路》: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盖阙如也。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名失则愆”(《左传·哀公十六年》)。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论语·子路》)

  

   因“正名”,而生“名分”。“正名”论演绎为“名分”论。“名分”论强调社会秩序,因无没有“名分”之别,则无以辨君臣、上下、长幼之位,“无以别男女、父子、兄弟之亲、婚姻疏数之交”(《礼记·哀公问》)是故“法之大分,类之纲纪”(《荀子·劝学》)。《论语·颜渊》云:

  

   齐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得而食诸?”

  

   名分论主张社会以“君臣父子”的顺序排列,等级有差,如天高地低,由天命所成,遵守这样的秩序就是遵从天命,敬守大义。名分论规定人处于不同的等级序列,当有不同的责任规定。“名”为身份地位,“分”为与自己的身份地位匹配相称的责任与义务。名分论不仅是等级论、身份论、责任论,还是一种权利论。人因名分的不同,享受的权力与利益也各有等差。一旦权利超出名分的范围,则名不正言不顺,就是非法僭越,就可以鸣鼓攻之。

  

   孔子记《春秋》,记史论事,褒扬贬斥,寄托自己的社会理想与价值态度。这就是史家称道的“春秋笔法”与“微言大义”。 《庄子·天下》云:“《诗》以道志,《书》以道事,《礼》以道行,《乐》以道和,《易》以道阴阳,《春秋》以道名分”。 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中评论道:

  

   夫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纪,别嫌疑,明是非,定犹豫,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存亡国,继绝世,补敝起废,王道之大者也。

  

   由此看来,赫赫一部《春秋》,目的主旨乃为了“道名分”,而此“名分”的道理就是:“三王之道”规定着“人事之纪”。“大义”者,“王道之大者”,无可丝毫耽搁者,实乃“名分”也。“春秋大义”即为“大义名分”。

  

   《左传·成公二年》:“惟器与名,不可以假人,君之所司也。”从名分论中演绎出尊王论。在君臣父子的身份阶梯上,君,即王。就孔子之世而言是周天子,就历代王朝而言是皇帝。就日本而言为天皇,万世一系,具有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威,无可挑战,只有服从。

  

   应该说,名分论在其提出之初,并不具推翻幕府的目的。相反由于幕府的名分与权利乃天皇所赐,所以说名分,恰为幕府正名,起到提高幕府权威的作用。由此可见,所谓名分论,不是一开始就将矛头对准幕府,并未确定打倒幕府的思想目标,这也是在很长时期,提出名分论的水户学派及其他学术派别能在幕府体制内得以生存的原因。

  

   问题是西势东进,强敌当前,而幕府无力“攘夷”,致使日本蒙受屈辱。这样,原本名分论中的责任论,成为谴责幕府无能失责的思想理由。原本名分论中的权力论成为收回幕府大权,主张“王政复古”的思想基础。由此名分论焕然一新,正式成为明治维新论的理论武器。

  

   学术界习惯的说法认为明治维新是日本的资产阶级革命,但却是不彻底的带有浓重封建残留的资产阶级革命。而日本明治维新没有选用西方政治意识为其方针口号,而以大义名分思想相号召,大概就是所谓其具有“封建残留”的明证吧。吉田松阴(1830—1859)在《讲孟劄记》曾有以下的说法:

  

   夷夏之辨,即论中华与夷狄,自国与他国区别。君子宜当慎思。孟子之论,深得春秋本旨。以《春秋》之法,诸侯用夷狄之礼,乃视其为“夷狄”待之,而当其进而从中国文化,则视其为“中国”待之。故而孟子所疾恶者非纯然疾恶夷狄之本身也,而疾恶由“中国”流而入夷狄也。

  

   对于孟子名言“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于夷者也”,吉田作这样的理解:夷夏之辨至关重要,必须分清华夏与夷狄的文化差别。就当下来看,日本为华夏,西洋即使拥有坚船利炮毕竟还是“夷狄”。为制夷胜夷,西洋之坚船利炮固然可用,然而一味崇慕西洋,舍日本文化(华夏)而入西洋文化(夷狄)之流则万不可取,此也孟子所不取。由此可以解释明治维新何以不用“自由论”、“民主论”与“平等论”等为其口号,而用“名分论”、“尊王论”、“攘夷论”,尤其是“名分论”为其运动方针。

  

   2、荻生徂徕、伊藤仁斋等人的“神州”论与东亚秩序重组论

  

   古代中国持笼统的“天下”观,将交通之所能至,兵力之所能胜,知识之所能及的地方统称为天下。直到海道大通,西势东渐,这样的“天下”观才被改变。中国的地域论又有“中国”论,由此可探究中国之所以称“中国”的地理观原因。天圆地方,地为四方。四方者,为莽林,为荒漠,为沧海,为耸岭,而其中者,河流纵横可供灌溉,沃野千里可供灌溉,风光独好,孕育文明。远古先民“宅此中国”,就将古代中原宝地名为“中国”。除此外,中国人又有“国野”观。所谓“国”,说的是“城市”和“国都”,所谓“野”说的是“边鄙”与“郊野”。住在“国”中的人为“国人”,住在“野”中的人是“野人”。自然,“国”与“国人”是文明的,“野”与“野人”是野蛮的。与“国野”观相关的还有“都鄙”观,即将前说的“国”变换为“都”,将“野”变换为“鄙”,其包含的意义相同。

  

   华夷论是中国儒家的重要思想元素,其为前近代的以中国为中心的东亚秩序论与世界认识论。华夷论的基本概念是“华夏”与“夷狄”。今天理解的“华”,是华美、华丽。因此将美文,称作华章,将秀发说成华发。《书·尧典》云:“重华协于帝”。《传》云:“华谓文德,其言光文重合于尧,俱圣明。”关于什么为“夏”,《书·武成》写道:“华夏蛮貊(mò)罔不率俾。”疏曰:“夏,大也。故大国为夏。华夏为中国。”

  

   中国古代有“西戎、东夷、北狄、南蛮”的说法。所谓“夷”。郭璞《尔雅注》云:“九夷在东”。清儒刘宝楠《论语正义》,引皇侃(488-545)《论语义疏》云:

  

   东有九夷:一玄菟,二乐浪,三高丽,四满饰,五凫更,六索家,七东屠,八倭人,九天鄙,皆在海中之夷。玄菟、乐浪、高丽,皆朝鲜地。

  

   又指出:

  

   子欲居九夷,与乘桴浮海,皆谓朝鲜,夫子不见用于中夏,乃欲行道于外域,则以其国有仁贤之化故也。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盛邦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日本思潮   亚洲元素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498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