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以信仰代宗教”的本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66 次 更新时间:2016-12-09 15:35:05

进入专题: 信仰   宗教  

吴青萍  

  

   吴青萍,岳阳市委史志办

  

   潘知常在总结近代先贤高度重视宗教的思想基础上,提出“以信仰代宗教”确能使人眼前一亮。问题是潘为此作的通篇演讲却有嫌表面化潮流化,使人产生了隔靴搔痒之感。“信仰代宗教”,信仰与宗教的本质是什么,它们为什么具有提纲挈领的作用,潘似乎根本无意(力?)说清。更微妙的是,潘全文没有具体分析近代先贤的实践成败情况,没有所谓的理性经验教训基础,却将自己的“信仰代宗教”思路一下子转到了“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上——呵呵,原来,潘之信仰竟然是回潮到孔儒思想学说啊,这倒是“识时务”的“俊杰”了!但靠儒家救中国究竟有什么历史先兆和现代性学理却很难说清。

  

   集中起来看,儒家思想与宗教思想其实刚好是相反对立的观念文化类型。一个讲究精神信仰,一个讲究世俗功利,两者如何能够融合起来?精神信仰蕴含的思想观念往往是超越现实实在存在的,世俗功利却讲究适应现实反映现实重复现实,比如平等意识与等级意识、求真意识与求利意识、崇高意识与低俗意识、博爱意识与仇恨意识等等,纵观中西文明发展的不同演进趋势,恰好就是以这种基本不同的思想意识为导向的。这种世界各种文明走势的基本逻辑想我们的哲学界并无清醒的认知,所以才有90年代以来愈演愈烈的儒学回潮之风,才有如潘知常样的一介学者们思之念之文之而步步扯上了孔儒思想的幽灵。

  

   回想中国近代以来真是那么令人焦灼!泱泱大国,煌煌文明,硬是被人家的坚船利炮打得弃盔卸甲,一败涂地。何以突然就发生了这“三千年未有之变局”,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只是人家有表面上的坚船利炮么。当然,中国也有喜欢思索的人,也有看到超越坚船利炮不如人家的更根本性的东西。是什么?是宗教!宗教才是一切强大基础的起因啊。所以,这才有蔡元培“以美育代宗教”、陈独秀“以科学代宗教”、梁漱溟“以伦理代宗教”、孙中山“以主义代宗教”的宗教救国论。不过,冷静考察历史,他们的理论一概无所成功。真正后来成事的却是毛泽东那群人搞的“革命代宗教”。

  

   为什么毛泽东他们就能成功?首先应该从本质上认识这里所说的宗教究竟是怎么回事,或者为什么我们那些冥思苦想的救国先贤怎么都把宗教放在那么重要的位置呢。宗教的本质就是超越性的思想!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强大要超越过去的生产生活方式而创新性发展,就必须要让治下的人们具有超越性的行为方式,而超越性行为方式只有在大脑中确立了超越性思想才能发生。比如你要大家都不要为个人狭隘的器物利益争权夺利,而要像古希腊人那样不惜一切甚至丢掉生命都无所谓地追求真理,就要以神祇高高在上的位置来引导迫使人们确立最高价值是求真的意识,这样人们才能真正拥抱科学。

  

   所以说,宗教的意义其实远不止过去宣传中指称的麻痹心灵、给点希望的作用,而是尝试以一种全新的超越的思想体系来尽量调动人们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来建设新的社会新的国家新的文明了。当然,是不是所有的宗教都有这样的思想,都能够向人民灌输确立成功这些思想呢,不是的。从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历史观察,真正能够达此标准的宗教其实是很少的。所以我们应该选择宗教。“选择宗教”本质其实是选择思想!从这个角度看,蔡元培的美育、陈独秀的科学、梁漱溟的伦理、孙中山的主义似乎都不是这种思想选择的主要内容,毛泽东的那些思想虽然主要,但也须有选择的继承光大。

  

   说毛泽东思想是信仰代宗教的主要内容,肯定要招来天量的非议板砖砸头的,但既认其真又何恐砸头。我理解人们对毛的反感,那是由其导制的文革一类人祸造成的。我更理解中国人总体上还停留在儒家思想那种世俗功利的感性层面,大家对于更深更全更具理性理论的思考都会很不适应所以才弃之若履。所以我还要谨慎的说说。比如按照本文第二段列数的精神信仰与儒家思想对立的四种意识里,毛泽东思想里显然就具备了那些优秀的观念意识:平等——都是人们勤务员;求真——实事求是;崇高——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博爱——环球同此凉热。当然,毛思想中也有愚昧错谬需要剔除,它集中在阶级斗争学说方面。另外,只有以毛为信仰,才有根基,才有权基,才是可操作可行的。

  

   信仰者,是既信又仰的。信者,不疑也,一定照此行为行动的。仰者,高望也,一定是超越现实存在状态的思想了。所以,信仰的本质就是笃信笃行那种超越性的思想观念罢。信仰的思想当然也关系到人们“情感、意志、行为、理性、决策……的文化范畴和价值理念”,但她绝非一般性的文化范畴和价值理念,而必须是超越性的文化范畴和价值理念。

  

   人们于信仰的需要也绝非仅是“对以往感知到的基本价值、意识到的发展理念统统发生了动摇和怀疑”,而是要革新过去那种非超越性思想所造成的循环停滞的社会状态,进步到不断创新发展或者说是顺利的进行好现代化的社会状态。记得语版在解释宗教信仰的社会功用时还有一个片面陈旧的“麻痹、给点希望”的观点,那也是视角狭窄的思考结论。

  

   上面的拙文曾经讲到要寻找(我们需要的)宗教,本质是寻找适宜我们的超越性思想。从宗教角度看,她确实存在于当今那些发达强国。但从思想角度看,她未必就一定只能从当今发达强国去找了,比如拙文就明确提出了毛泽东思想中的优秀部分。你为此将问题扯到那些强国的霸权主义问题,确实在学理上显得突兀。那样必然扯上世界现代化的真相探讨命题,如此又得另费口舌了。

  

   从一定宗教信仰的求真意识分析,应该有着超越实事求是的部分。它主要体现在上帝或者神祇的非实事性,但信徒却要寻求祂“真实”的存在,以扩申自己的魂灵向上向善的无限空间。但跳出这种神学,站在更大(包括神学宗教信仰)的大科学视角看,存在即事实,即认识的对象,所以,一切存在及其规律性都在认识的范畴、求真的范畴了——这实际上是敝人企图赋予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新的内涵。

  

   存在是人们认识的对象。上帝既然是一些人认识的对象,那么上帝就对于那些人是存在的。也即可以在他们心中形成概念。虽然我们在一般情况下把事实这个概念界定在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存在状态,但考虑到人类精神现象的无比丰富多彩,所以也可将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精神事物划入事实即存在。所以,概念的定义可为:概念是以语词指称特定事物的思维单元。应该指出,精神概念虽然无比丰富多彩,但也须符合概念的定义内涵才能存在(成立),比如须有“特定事物”才有概念。而“圆的方”就无所对应的特定事物,所以它不能形成概念,也不是概念了(可是虚假概念)。

  

   对同一事物不同人抱有不同的认识状态,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时候也有不同的认识程度(结论、印象等),因此,往往大家的概念都是不同的。所以说,概念不同是普遍的存在情况。另外,一个人即使在同一时刻(或者下一时刻)针对特定事物的概念是不是就有十分清晰的边界呢,也需要怀疑。比如人们思考作文时经常用到某些概念时,就会在很多时候无意间出现前后所指内涵有所不同的情况,所以,概念不清也是人们思维中常常出现的情况。普通语义学认为世间的冲突就是由于人们的认知不同产生的,这个结论不是没有道理的。所以,我们搞哲学社会科学的人,非常重要的基础工作就是要学会概念的定义,并且努力按照定义范畴使用概念。你说到的相对论事例由同一事物产生不同概念的情况应在上述分析中能够得到合理解释。

  

   特别希望听听王波先生藉此(毛泽东思想及信仰问题)谈谈具体看法。如怎么一分为二、何优何劣、确立信仰的路径以及相关的理论观点。期待先生的专论。讨论中想到哪说到哪也可以不偏废。此方面前几年我写过两篇专论文章:《论毛泽东的崇高精神信仰》《论湘鄂赣苏区精神及其现代意义》将毛思想的精华归纳了十多个方面,相关的糟粕也有分析批判。现在想起,感觉还有一些精华的东西没有收尽,一些糟粕的问题分析还不够深。以后有机会再续吧。

  

   概括儒家思想为世俗功利的类型,是相对于一定宗教思想的超越世俗的精神信仰类型而言的。比如讲究等级意识就是世俗性的,而推行平等意识就是超越性信仰性的。显然,儒家思想在此就有较强的等级意识。如其思想核心之“三纲五常”就是。“三纲”的等级意识明显好认识。“五常”表面上似乎是比较抽象的“仁义礼智信”,实质也是有等级意识前提的,因为儒家的仁义礼智信不是无原则的,原则就是要看人看对象的,比如亲疏原则、宗法原则、讳尊原则都有等级意识在作祟。

  

   感觉语版并没有全盘准确掌握我在精神信仰命题上的观点立场。比如你说我“给西方宗教赋予更高的社会作用和职能,说它具有精神性、引领性和思想超越性”,此话就不准确。请仔细读读上面我主帖的论说,其中很清楚地表明中国需要寻找的精神信仰主要在毛泽东思想中啊。王波先生于此还专门跟帖与我讨论再三,你怎么将如此重大的信息选择性的遗漏呢。我说句可能不大准确的推测的话,语版是不是受到过去那种打到美帝国主义的教育余韵太深啦。我作为老兄劝你一句,学术思考和敬业是千万要与那些情感性的思绪划清界限的啊。

  

   呵呵,什么叫拒不认错硬不承认落后,这里应该提供了一个现成的例子。回想我在讨论中遇到一些同胞这种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认知情况可是常见现象,概括一下至少有四个方面供读者形成明晰的概念。一是你批儒家等级意识强,他便将平等尺度绝对化,或者是讲平等就须达到绝对平等,只要还有等级现象,就没有平等,就与儒家等级一样,因此儒家也不落后,你能耐他若何。他们就不想想,从等级到平等是人类需要长期努力才能逐步前进达到的目标。迄今,先进群体已经走了很远,儒家治下的中国却是长期停滞不前的。

  

   二是你批儒家不讲科学没有科学,无法促成社会生产力水平的大幅度提高。可有些同胞却是死不认账,言辞中总是反复在讲中国古代怎样经济发达科学昌明,甚至还举具什么四大发明、勾股定理等来作佐证。我说四大发明只属技术范畴,勾股定理也只是片段性单个性的寻找到了事物的规律,不属于科学的系统性知识,比如人家比勾股定理早近200年就有了毕达哥拉斯的三角、几何、哲学等科学理论,儒家是不可能发展出这样的科学理论的。接着我便请对方将其科学概念作个定义,他当然性的作不出定义,但仍不承认儒家不科学。

  

   三是你批儒家治下的中国社会跳不出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的周期律,长期循环停滞在农业社会。他却说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国家民族的兴衰是风水轮流转的,即使欧洲,走出中世纪也才多久,美国即使从建国算起也才200多年,中国历代王朝长者就有300多年,看看吧,将来谁在后面笑,谁笑到最后还很难说。我说现代化的大潮可是“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哪个民族都无法躲避,都必须随其或前进或停滞或消亡,中国奉持儒家思想就很难跟上,风水轮流转是非常缺乏科学知识非常消极的情绪啊,对方便默声为抗了。

  

四是你说儒家是世俗功利文化,追求格调不高,其治下的权者官僚容易腐败,直至带来其它群体和社会的堕落。他却说儒家“仁义礼智信”的道德如何好,如何具有精神价值,以权谋私的腐败情况任何国家都有。我说,“仁义礼智信”是框定在君臣、父子、夫妻等森严等级和亲疏、宗法、讳尊之下的道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信仰   宗教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宗教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47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