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邦和:“古老文明陷阱”与中国思考

——欧陆游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23 次 更新时间:2016-09-07 18:45:39

盛邦和 (进入专栏)  

  

   提要:埃及、伊拉克、希腊等古老文明是宗教文明,未经变革的旧教精神如密封的钟罩窒息生命,对新思想的输入予以抵抗。中国也是“古老文明”不是宗教国家,乃是幸事,就没有强制弥漫的教权力量,也没有先入为主的思想“硬壳”,这样的力量与“硬壳”会以“神圣”的名义有组织化地拒绝与外部世界融合及世界精神的影响。东亚的日、韩正是这样,在走向世界之际,沒有遇到太大的精神阻抗,而及時地实现文化更新。同时中国无宗教,即属天然去魅的世俗社会,改革后的“新儒学”讲求功利,主张实践,便于迎新除旧。

  

1

  

   高速巴士從德国法兰克福出发,径直往南飞驰,目的地是意大利罗马。途经法国和瑞士,便一头沒进阿尔卑斯山的崇山峻岭之中,转不完的盘山公路,看不尽的雪山奇观。

  

   《红楼梦》里说:“见其轩窗寂寞,屏帐翛然。”这座东西走向連绵数百公里,闻名世界的山脉,不就像一道宏伟美丽的天然屏障吗?把“轩窗寂寞”的欧洲大陆一分为二,屏障的那一头,刚才走过来的德国、法国、瑞士,那是西欧,越过这道“屏障”,所谓的南欧来到面前。

  

   进入罗马,一天的日子特别长。腕表的时针指在晚上九点,天却没有暗下来,西北方向天际,太阳像是落在瓷碗里一颗蛋黄,由金黄而深红,火烧云簇拥着一点一点下沉。汽车开进一个休息站,这在中国叫“服务区”。心头涌起些许激动,想起那些谚语:“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条条大路通罗马”。现在不正是踩在罗马的土地上吗?

  

   在罗马郊区的一处精致美丽的旅舍住了一宿,宁静而舒适。走进罗马会想到希腊。两个名字,让人产生联读效应:“希腊罗马”。对! “希腊罗马”,这是 “西方”文明的源头。这个晚上我梦到了希腊。希腊,罗马天边的一朵云。

  

   梦中,我变成大鸟,摇摆着翅膀,越过树林、湖泊,飞向湛海,然后平静地滑翔。那里有海浪、林荫、细碎的波纹与鸥鳥的欢唱。灯塔站在崖上,像眺望着的姑娘。灿白的院墙,黄昏时屋里点亮了灯光。建在陡峭山坡上的房子,向着海洋的方向,像坐在观众席上,等待球赛的开场。传来船笛的迴想,远处的海港,有一艘邮轮正要启航。

  

   梦中,我成为一名“考古队员”,跋山涉水,去看一条大河的源头,找到那条溪流,看它如何从涓涓细流变成激瀑涌泉,又如何汇成大水浩淼。它就是古希腊文明。梦中,我听到美乐。这是卡农变奏曲中最悠扬的一章,有小提琴的那一曲特別的悠扬。乐声迴荡,想站起来找一本书,布罗代尔的《地中海世界》,翻到有关希腊的那一章。

  

2

  

   希腊人与罗马人都愿意把自己称为“文明人”,而把凯特尔人与日耳曼人称为“野蛮人”。一点不错,在古代,希腊、罗马要比凯尔特与日耳曼“文明”得多,说文明,是因为前者是先发文明,后者是后发文明。

  

   当前者已经知书识礼、文彩斐然,后者还在莱茵河畔的湿地中跋涉,还在摸索文明的途中,牙牙学语、蹒跚试步。以上四个文明中,希腊最古老。早在公元前3200年至公元前2000年之间,古希腊已经以巴尔干半岛、爱琴海诸岛和小亚细亚沿岸为中心,建立了一个又一个富足典雅的城邦。

  

   假如一个熟知希腊史的老师走上讲台,一定会讲到希腊青铜时代,讲到那个熠熠发光的基克拉泽斯文明。这个文明时期人们已学会冶炼,农牧业也有高度的发展。浩淼的地中海上,商船穿梭来往,水手们的航海技术相当娴熟。至于前1600年–前1100年,又出现迈锡尼文明,将希腊文明推向全盛。这个文明因伯罗奔尼撒半岛的迈锡尼而得名。荷马史诗中描述的美丽神话,大多发生在这时。

  

   一位名叫荷马的诗人写下闻名古今的史诗。荷马生活的年代大约在前9世纪-前8世纪。他根据民间口头相传的歌谣与神话,编撰了《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合为《荷马史诗》,記录公元前12-11世纪的希腊历史,对于特洛伊战争及希腊人海上冒险更有栩栩如生的精心描述。

  

   还有一位同样有名的诗人叫赫西俄德,他的活动年代在公元前8世纪。至今人们还在争论赫西俄德和荷马在世的年代谁早谁迟,多数学者认为赫西俄德早一些。有一天赫西俄德去神圣的海利肯山上牧羊,缪斯女神从天上而降,敛翅站在他的面前,问他需要什么。他说出了自己的夙愿,从此获得即兴赋诗的才情。他创作的诗歌《工作与时日》,流颂至今。

  

   希腊神话是人类文化宝库中的一朵奇葩,是传唱至今的欧洲最早的文学作品。是用诗歌形式纪录的古希腊历史传奇。其问世的年代可以追溯到公元前8世纪以前,起先是希腊原始初民口头传唱,后来被《荷马史诗》和赫西俄德的《神谱》记录下来,内容分为众神的故事和英雄的传说。

  

   希腊的众神都居住在奥林匹斯山上,其中的一些神,也为中国人所熟知。比如宙斯是宇宙之主与众神之王,天空、雷电、乌云在他的掌控之中。阿波罗为奥林匹斯山上十二神中的一位,是宙斯与暗夜女神勒托所生的儿子。

  

   他是人类的保护神,主管光明、健康、畜牧与音乐,尤其关注航海,因为这是冒险的事业,体会的刺激与获得的财富也特别巨大。还有一位既天生丽质,而又武艺高強的女神,名叫雅典那。今天希腊首都“雅典”这一地名,就来源于她的名字。

  

   有三座思想的“高山”矗立于古希腊,欧洲哲学的泉源发生于此。这“高山”就是苏格拉底与他的学生柏拉图,以及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他们受后人膜拜,并称“希腊三贤”。其中苏格拉底更被尊称为西方哲学的奠基者。

  

   苏格拉底出生于平民的家庭,父亲是雕刻匠,母亲是助产妇。他其貌不扬,鼻子是平塌的,厚厚的嘴唇向上翻起,身材矮壮。然而当他登上讲坛,开始演讲的时候,洪钟般的嗓音、比划有力的手势,以及语词中不时飞溅出来智慧火花,顿时造成奇魅的精神气场,将所有听众的心一一捕获。

  

   他生亦逢时,希腊在希波战争中获胜, 著名政治家伯里克利正在积极推行城邦民主制度,雅典群贤荟萃,学术繁荣。学者们在课堂、会场、茶园,以至于广场,辩论争鸣,不受约束,种种创新理论、奇思妙想在此激扬交汇。《全球通史》的作者斯塔夫里阿诺斯说:“他永无休止地和朋友们谈话,发展起一套辩证科学,即用一问一答的方式考查一切已有见解,直至确立普遍公认的真理。”

  

3

  

   早在中世紀,罗马人已把希腊文当作了“外语”。人们传说一个故事。罗马教堂每年都要让人抄写经卷。抄写过程中,一个年轻的神职人员看到一份希腊文经卷,情不自禁地叫起来:这是什么文字啊,简直不可辨认。然而,追根究底拉丁文与希腊文却有着密切的关系。

  

   全欧洲的语言,大抵来自希腊。希腊语是欧洲人的原始母语。无论意大利语、法语、英语、德语乃至北欧语言,都要恭恭敬敬地将希腊语叫做自己的“妈妈”。古希腊人以腓尼基字母做基础,创造了希腊字母。希腊字母是基础,此后形成罗马及所有拉丁人使用的拉丁字母。

  

   如果说希腊妈妈生了许多孩子,那么罗马就是她特别喜欢的大儿子。罗马人使用的拉丁语是希腊语的直接传承,成为希腊人向全欧洲传播语言的二传手。欧洲各国从拉丁字母演变出自己国家的文字。

  

   法国人自称高卢人,但高卢语对法语的影响并不太大。公元4世纪,罗马帝国统治高卢,拉丁文开始在高卢流行。至公元5世纪,拉丁文已经广泛通行高卢全境。公元8世纪,查理曼帝国建立,拉丁语和日耳曼语融合的结果形成法文。

  

   德国人自己也承认,日耳曼语的字母并非德国人或日耳曼人的原创,日耳曼人被罗马人叫作“蛮人”,原因之一就是沒有自己的文字。他们在与先进的罗马人的交往中,边“抄袭”边改造,形成日耳曼语。

  

   英语属于日耳曼语族,称为西日耳曼语。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丹麦及德国、荷兰等地迁至不列颠群岛的盎格鲁、撒克逊和朱特部落的日耳曼人带来他们的语言,逐渐演变为英语。

  

   俄国与东欧各国使用斯拉夫语。斯拉夫语最早的书面语言见于公元10~11世纪文献。原本是是古保加利亚语的一种方言,即南部马其顿方言,而这个语言的源头则是希腊语和拉丁语。

  

   当然,希腊语也不是无本之木,它受埃及语言的影响已被学术界证明。中转地是克里特岛。那么埃及语又从何而来呢?这与著名的两河文明有关。公元前三千年左右,两河文明已是亚欧西部文明的重心。滋养埃及的是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最早的埃及语源出于此。

  

4

  

   以上筆者喋喋不休地说到希腊历史上的辉煌,然而曾几何时这样的“辉煌”成了历史的过去式。平时给大学生上课每讲到希腊、罗马,大家也总是举起手来,提出几乎相同的问题:希腊文明为什么衰落,罗马帝国为什么灭亡?当下的希腊、罗马还好吗?原因何在?

  

   不是吗?这次旅欧,总有人在耳边唠叨,欧洲的美丽在北方,可不要往南走。因为纬度的变化,若向地中海方向前进,每走一程日照更猛烈,空气更潮湿。好像与气候的变化同步,每走一程人更懶,心更散,经济情况更糟糕、社会秩序更混乱。是这样吗?我们不相信,想要亲目见证。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盛邦和 的专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27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9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