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伊朗战争猜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197 次 更新时间:2006-06-12 21:04:43

进入专题: 伊朗战争  

王建 (进入专栏)  

  

  5月2日,部署在美国弗吉尼亚州诺福克海军基地的“企业”号航母战斗群,起程驶向波斯湾海域,据军事分析家的说法,打击伊朗至少需要三个航母舰队,由于“里根”号已经在海湾地区,“林肯”号已经在新加坡的樟宜军港,随时可以向西机动,因此美国打击伊朗的战略态势可以说已经基本构成了。

  2004年我和乔良、王湘穗、李晓宁合作写了一本名为《新战国时代》的书,对未来50年国际经济、政治、军事和外交格局进行了讨论与预测,其中也提到了美国的下一个打击对象可能是伊朗。美国大使馆的一些人读了这本书后曾邀请我们四人进行过座谈,其中也有一些美国军人,当我们说到美国有可能攻击伊朗的时候,他们都是嗤之以鼻,认为是“天方夜谭”式的想法。今年初,美国国务院邀请我们几人访问美国,我因身体不适没有成行,其他人回来后说,他们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几乎走遍了美国,访问了许多智库、政府、大学和企业,也接触了不少普通美国人,总的感觉是,关于美国会打击伊朗的事情,几乎已经没有人怀疑了。

  我在1999年科索沃战争后就写文章指出,在欧元启动后美国在欧洲周边地区所发动的战争,不管用的是什么名义,背后都是一个原因,就是要打击欧元的强势,以驱赶国际资本向美国回流,如果爆发伊朗战争,原因不外如此。

  

  一、高利率已难以支持美元强势

  

  强势美元对美国经济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没有强势美元,国际资本就不会持续流入美国,美国持续扩大的巨大贸易逆差就没有弥补来源,在进口商品已经相当于国内物质产品需求40%的背景下,贸易逆差的缩小就是美国民众消费水平的下降,就是美国经济增长的倒退。

  在整个90年代,美国是用股市的“新经济”概念从世界“圈钱”,利用美国股市的繁荣吸引国际资本流入美国,由此塑造了美元长达10年的强势。“911”以后,美国股市泡沫破灭,又用极低的利率塑造了国内房地产的泡沫,用以保持消费繁荣和经济增长的强势,来吸引国际资本。到2004年,房地产泡沫已经酝酿出危机,才开始转向用提高利率的办法来吸引外资,由此形成了2005年全年内美元走强的格局。

  但是到今年5月10日,虽然美联储已经进行了第16次加息,美元的颓势却开始再次显露。从年初到5月中旬,美元已经对欧元下跌了9%,对亚洲货币下跌得更多,仅从4月21日到5月10日这20天内,美元对日元就猛跌了5%,这还是在美国商务部新公布的一季度经济增长率高达4•8%的背景下发生的,说明利率对提升美元币值的作用已经到顶了。

  为什么加息对美元的支撑作用会发生逆转?这其中既有短期原因,也有长期原因。

  从长期原因看主要有两条。第一个原因是在新的全球化格局下,美国以及其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物质产业,已经或者正在丧失比较优势,在产业外移和中国等新的全球化生产基地形成的背景下,美国已经走上了只能用金融商品与新兴商品制造国进行交换的道路,因此贸易逆差持续扩大成了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而持续扩大的贸易逆差难以长期支撑美元的强势。

  第二个原因是,在长期内强势美元提升了美元的资产价值,但也在美国国内形成了巨大的资产泡沫,国际资本流入越多,资产泡沫化的程度越高,必然使大量流入美国的资金时刻感到美元资产泡沫可能破灭的恐惧,由此也对美元形成巨大的贬值压力。

  因此不管美国用什么办法引资,由于这两个问题长期存在又不可能消除,美元转入颓势是或迟或早总要发生的。

  从短期原因看,主要是用利率引资的机制与用资本市场引资的机制不同。用资本市场圈钱,靠的是国际投资人对美国资产价格升值的预期,而用利率引资,靠的是与欧元和日元等主要国际货币有较大利差,引发国际资本在主要货币之间的套利活动。如果欧、日等经济体的利率水平能在低位保持稳定,则美国用利率机制引资就可以见成效。2004年以来,由于欧、日的经济增长处在低谷,利率稳定保持在低位,就是美国通过不断加息塑造了美元强势的基础。但是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欧、日经济逐步走入复苏,为了抑制通胀和可能出现的资产泡沫,欧、日也开始转入紧缩的货币政策,从去年12月到今年3月,欧元已经进行了两次加息,而且在年内还可能再进行2到3次加息。日本央行在今年3月7日也宣布结束了长达5年的“超宽松”货币政策,预计在收回过度的货币流动性后,最早从7月份开始也可能提升日元利率,而且也可能在年内进行2到3次加息。由于国际主要货币的利率底部开始抬升,如果美国要想保持美元的吸引力,就必须继续加息,以保持与欧、日等主要货币的相对利差水平。

  但是,利率是一把“双刃剑”,不仅可以引资,也会抑制国内的资产价格上升,从而对国内的股市、债市和房地产繁荣具有巨大破坏力。美联储在2004年6月进行加息以来,美国的长期利率水平不仅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被前任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称为“长息之迷”。美国的加息动作没有捅破美国的资产泡沫,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美国加息的同时,大量国际投资人,特别是各国央行因为恐惧美国的资产泡沫,在进行所持有的美国资产结构的调整,把大量短期资产转换成风险度比较小的长期资产。例如根据美国财政部刚发布的数据,截止到2005年6月30日的一年内,外国持有的美国证券增长了14%,但外国持有的长期债券增长了18%,达到4•12万亿美元,而短期债券仅增长了2%,仅有6020亿美元,而在当年新增的美国长期债券中,外国所持有的比重高达77%。

  国际投资人调整资产结构的行动总有个头,到2005年中这种调整行动就基本结束了,所以从2005年9月美联储第11次加息后,美国的长期利率就开始走高了。以30年期国债收益率看,目前已经上升到5•3%,已经比去年同期上升了1•5个百分点以上,30年期长期房屋抵押贷款的利率目前也上升到6•6%,上升了2个百分点左右。长期利率的上升就开始打击到了美国资产价格,尤其是房地产市场,使“9•11”以后成为支撑美国经济增长与消费繁荣的房地产市场开始出现了衰落的势头。今年3月份,美国的新房销售率下降了10•7%,新屋开工率也下降了7•3%,而一度狂涨的美国房屋价格也出现了显著回落。这样就迫使美联储不得不停住加息步伐,加息机制对支撑美元币值的作用也就相应到顶了。

  此外,日本结束“超宽松”货币政策对美元利率的继续提升也有重大抑制作用。自2001年3月以来,日本为了对付国内的通货紧缩,实施了长达5年的“超宽松”货币政策,这项政策的内容,其一是把利率水平降到近乎于“零”,其二是在银行体系内始终保持30~35万亿日元的货币流动性。由于日元是重要的国际货币,这两项政策相配合,实际使日本在这一期间扮演了国际货币供应中心的角色,即当美国为了弥补持续扩大的巨大经常项目逆差的时候,不用过多发行美元,而可以依赖从日本流入的大量货币充当流动资金。由于日本目前已经结束了“超宽松”政策,把货币的流动性目标从30万亿日元以上调整到6万亿日元,并且从3月初到5月初的两个月内,已经减少到17万亿日元,预计到6月初就会减少到10万亿日元以内,这样巨大幅度的调整,将使得在国际范围内的货币流动性也受到强烈紧缩。当美国可从国际货币市场获得的货币流动性大幅度减少的时候,美国为了弥补经常收支逆差所需要的资金,将在很大程度上转向靠本国的货币创造。所以,美国的货币政策也必须适应日本的货币政策调整而进行必要的调整,就是必须增加货币供应量,这也会迫使美国的利率政策转向,甚至会在美国引起通货膨胀。这个问题国内外在目前讨论国际经济问题的时候,似乎还很少人注意到,但我认为这将是一个影响美元币值与利率走向的越来越值得关注的因素。

  如果美国既不能用资本市场引资,又不能用利率引资,则美国靠经济手段吸引国际资本流入的路子就都走到了尽头,国际资本将随时可能出现大规模流出的前景,美元的崩溃也随时可能发生,而美国调节国际资本流向的工具箱中,就只剩下战争这一个手段了,这就是伊朗战争的必然性。

  

  二、四年一场的“货币战争”

  

  这里所说的“货币战争”,是指为保卫货币霸权所进行的战争,而伊朗战争将是美国为保卫美元霸权所进行的第三场货币战争。

  我在科索沃战争后已经写了多篇文章,分析战争行为对国际资本流向的影响,以及美国是如何使用战争手段调节国际资本向美国单向流动的。在2004和2005年我还分别写了《虚拟资本主义时代与新帝国主义战争》和《美元霸权的终结与保卫美元的战争》这篇两文章,更进一步讨论了美元霸权与现代战争的关系,因此在本文中已经无须对美元霸权与战争行为之间的关系进行更多的阐述。在这篇文章中我想讨论的问题,是为什么保卫美元的战争会规律性的大约四年左右就爆发一次。如果在1999年3月爆发的科索沃战争,可以定义为是当代第一场为保卫货币霸权而进行的战争,第二场伊拉克战争爆发的时间是2003年3月,相隔整4年。从目前情形看,伊朗战争可能在今年下半年爆发,更大的可能是在2007年初,也是相隔4年上下。这是个很有趣的现象,似乎形成了4年一次的货币战争周期,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当代的货币战争在时间上会出现如此的周期性呢?我自己也想不通。

  首先可以否定的是战争本身的周期性。为进行一场较大规模的战争需要准备时间,包括前期营造舆论环境和进行外交战,例如在争取在联合国通过对战争目标进行打击的决议,但从已经发生的两场货币战争看,是用不了4年这么多时间的。调兵遣将也用不了这么多时间,上次伊拉克战争美国调集十几万大兵到海湾也就用了半年多时间。

  美元贬值是一个重要原因,因为这三场已经和将要发生的货币战争,都出现在美元地位开始动摇的时刻。但又不全是如此,因为2003年美国进行伊拉克战争后欧元也很快出现上升势头,到当年7月与美元平价,到年底已逼近1:1•3,美国也没有发动战争。

  所以应该看在1998、2002与2006年在欧元方面出现了什么共同变化,而这个共同的变化特征,就是在这些年份,都出现了欧元区经济复苏势头。

  在欧元启动前为了作好启动欧元的准备,参加欧元的各欧洲国家都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共同的宏观紧缩,目的是要把公共赤字压缩到“马约”所规定的水平,这种宏观紧缩,导致了90年底中期以来欧洲经济增长率下滑的态势。到1998年欧元启动前,欧洲各国已经完成了压缩公共赤字水平的任务,经济增长开始复苏。1997年爆发了亚洲金融危机,亚洲各国陷入经济困境,美国由于与亚洲经济联系密切,经济增长率也出现了下滑势头。1998年一季度美国经济增长率还高达5•4%,二季度就下降到1•4%,1998全年则只有2•5%。而欧盟经济由于与东亚地区联系较少,对亚洲贸易仅占欧盟贸易总额的不到15%,所以基本没有受到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还在继续复苏中。从经济增长率看,1996年为1•7%,1997年上升到2•6%,1998年继续上升到2•7%,这成为欧元启动初期形成强势欧元的良好背景,但是欧洲经济受到了科索沃战争的打击,3月份以后国际资本大量流向美国,经济复苏的势头也发生了逆转,1999年当年的经济增长率又下降到了2•1%。

  自1999年以后,欧元区经济增长率一直在下降,到2001年四季度出现了负增长,但进入2002年一季度,欧元区又恢复了正增长。同年,欧元从一个虚拟的货币成功进入到现钞流通,又雄心勃勃地提出了十国东扩计划,欧元对美元的汇率也从2001年最低点开始出现较强势上升,到年末已经从年初的1:0•82上升到1:0•89,这可能正是美国在2002年开始筹划次年伊拉克战争的原因。

  伊拉克战争后,欧元区经济再度陷入低迷,直到2005年下半年才出现复苏势头,进入今年,欧元区经济的复苏势头更加明显,一季度经济增长率已经达到2%,其中德国一季度增长率达到2•9%,是6年来增长速度最高的季度,这些都高出了欧洲央行原来的预期,也是欧洲央行去年12月和今年3月进行两次加息的原因,与此同时,欧元兑美元的汇率目前也已提升到1:1•29。

  所以,欧洲经济复苏加美元贬值这两个因素同时出现,才可能是美国必须进行战争的原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伊朗战争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85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