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维·冯·德雷勒:如何击败伊斯兰国组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7 次 更新时间:2015-12-22 23:54:55

进入专题: 伊斯兰国   ISIS  

戴维·冯·德雷勒  

  


   翻译:清华大学公共政策兼职研究员、新华社副译审,尹宏毅

   美国《时代》周刊11月19日一期刊登记者戴维·冯·德雷勒撰写的一篇文章,题为《如何击败“伊斯兰国”组织?》,全文如下:

  

   对这个恐怖组织的战争所需要的那种勇气和领导力已经缺失。

  

   无论世界一直在对“伊斯兰国”组织采取什么措施,都没有产生作用。

  

   在埃及上空爆炸的一架俄罗斯喷气式客机、二十五年来贝鲁特最致命的自杀式炸弹袭击、巴黎的一个周五夜晚变成了大屠杀——法国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事件。这些袭击都是在短短两周内在三个国家发生的,这个恐怖主义组织声称对所有袭击负责。这些袭击造成将近400人死亡,更多的人受伤。

  

   11月13日在巴黎同步发生的这场蓄意的暴力活动撼动了欧盟的基础,因为欧盟的边界大开,防务预算少得可怜。“伊斯兰国”组织的一位发言人幸灾乐祸地发表声明,说这场袭击仅仅是“风暴的第一场”。一位前中情局局长严肃地预言,很快就会轮到美国遭殃。11月18日造成两人死亡——包括一名在警察即将来临的时候把自己炸死的妇女——的一场巴黎郊区的袭击可能侥幸地阻止了法国的下一次袭击。目击这场袭击的巴黎居民金巴布·哈德利说:“我们都很害怕。我们都是这些疯子的受害者。”

  

   这是“伊斯兰国”组织造成蓄意破坏与苦难的历史上的又一个转折点。自从该运动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以来的前几次事件包括2014年年初夺取伊拉克城市费卢杰——在那里,在伊拉克战争的两场关键战斗中,100多名美国军人献身——五个月后占领石油资源丰富的摩苏尔、宣布恢复哈里发,以及“伊斯兰国”统治的日益惨无人道的虐待狂。现在很明显的是,所有这些转折点都朝着同一个方向转变。

  

   恶性循环。

  

   这就是在感到极为震惊的大多数世人看来的情况。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寻求一位领导人来告诉他们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最初的结果是令人沮丧的。法国总统奥朗德承诺要“根除”“伊斯兰国”组织,但人人都知道,法国缺少实施他所承诺的全面战争的军事工具。另外一些欧洲官员忐忑不安地看待大量涌入欧洲大陆的叙利亚难民潮——最近的袭击的策划者之一可能就在其中,在前往欧洲途中停下来,以测试突然转变的政治风向。这是11月13日的袭击发生后在足球场外面找到的一份可能与此人相匹配的护照所显示的情况。在美国,共和党州长们、议员和总统候选人竞相显示谁能够不仅对“伊斯兰国”组织而且对突然间被视为严重威胁的遭受创伤的叙利亚难民都采取更为强硬的措施。

  

   这样一来,就剩下奥巴马总统了。他一直对领导自由世界持谨慎态度。在土耳其的一次国际峰会上面对新闻界的时候,他疲惫不堪,而且易怒,而世界却想要振奋精神。对于法国的大屠杀,他称之为一场“挫折”,尽管是一场“可怕和令人厌恶的”挫折,而在这条道路上,“一直在取得进展”。他以历史上陷入困境的指挥官的方式,在一场明显的失败的烟雾中的数据里面找到慰藉。进行了许多次轰炸飞行。有一些平方英里的土地已经得到解放。如果你认为两周内发生三起严重的??恐怖主义阴谋是很多的,那么就尝试数一数已经被阻止的所有阴谋吧。

  

   奥巴马承诺对“我们即将提出的战略予以加强”,但不做出任何改变。他坚持认为,这项战略是“最终会产生作用的战略”。热爱自由的人们愿意相信他,但毫无激情的人们就不会。奥巴马自己看来很少笃信不移。在十多年来西方所遭受的最严重的恐怖主义袭击的余波中,这位总统显得急躁和易怒。他对记者们抱怨说:“我刚刚用了前三个问题来回答这个问题,因此我不知道你们想要我补充什么。”

  

   人们想要得到的正是他们在面临对其生活方式的威胁时总是想要得到的:一位能够阐明他们共同的力量并照亮通往胜利之路的领导人,无论这条道路多么艰难曲折。奥巴马曾经知道这一点。2008年当选的这个人对给人以启迪的领导力具有本能的感觉。在从那时以来的道路上的某个地方,他对听众的蔑视占了上风。

  

   但是,正如一些助手所说,奥巴马在使世界团结一致方面的问题不是听众缺乏理解力。人们能够认识到,“伊斯兰国”组织依然存在,尽管奥巴马将近两年前对其不屑一顾,称之为一个恐怖主义的、“基地”组织的校队中的“二队”。他们能够认识到,一场区域性灾难已经转变成全球性威胁,由于其老谋深算的、机敏的,常常是高度加密的互联网活动。这种活动用酷刑视频、激动人心的音乐和呼吁加入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一项事业的口号的刺激性混合,引诱了心怀不满的年轻人。

  

   人们了解到,甚至在对巴黎的尸体进行统计——有29人即刻死亡,还有许多人受重伤,正在为生还而斗争——的时候,巴黎所窝藏的恐怖主义嫌犯人数远远超过法国当局所能跟踪的。至少其中两名凶手已被当局标记为可疑分子,但却都没有被监视:要跟踪每位潜在的恐怖分子,至少需要20名特工。

  

   人们了解到,比利时在反恐努力方面十分懈怠,因而与欧盟首都布鲁塞尔只有一条运河相隔的一个居民区已经成为欧洲恐怖阴谋的温床。正如比利时安全与内政大臣让·让邦令人不安地所说,“我们目前无法控制局势。”

  

   总统的电子表格上的那些轰炸架次——它们据说每个月炸死一千名恐怖分子——又如何呢?它们并没有阻止“伊斯兰国”组织的招兵买马。美国实施的耗资5亿美元训练亲西方的战士与叙利亚的“伊斯兰国”组织作战的计划如何呢?被当作彻底失败而放弃。五角大楼今年春天组织一支伊拉克军队解放摩苏尔的计划如何呢?一场白日梦。

  

   因为人们了解这些事实以及其他情况,所以总统要想使世人相信他的计划是现有的最佳计划,仅仅冒着很坏的脾气复述他的战略是不够的。但是,使目前局势令人十分不安,并使对领导力的需求十分紧迫的是,尽管出现了种种相反的迹象,但奥巴马实际上可能是正确的。

  

   一个来自地狱的问题

  

   “伊斯兰国”组织之所以是一个特别棘手的问题,是因为它以一个令人沮丧的事实为开端:与之关系最密切的力量不确定自己是否想要解决这一问题。

  

   “伊斯兰国”组织是一块纤维瘤状的领土,陷入在难以理出头绪的种族、部族、宗教和地缘政治类别之中。其一部分位于叙利亚。该国是试图推翻嗜杀成性的暴君巴沙尔·阿萨德的相互竞争的派别的大杂烩。阿萨德得到伊朗和反西方的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支持。阿萨德不顾西方要求其下台的呼声,死抱着权力不放。“伊斯兰国”组织可能会帮助他实现这一目标,因为只要哈里发存在,他与之相比就可能显得不那么魔鬼。

  

   主要的什叶派穆斯林国家伊朗一心要支持大马士革和巴格达的盟国政府,也缺乏动机来对圣战者发动全面进攻。至于也与叙利亚接壤的黎巴嫩,其占主导地位的真主党派别听命于德黑兰。沙特阿拉伯是伊朗的豪门克星。这个王国虽然可能能够纠集起逊尼派穆斯林反对“伊斯兰国”,但大概不愿这样做,如果斗争的结局可能是伊朗更加强大的话。

  

   在这个遭受苦难的地区,另外一些敌对关系也赫然显现。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的库尔德族组织起了迄今为止可以与“伊斯兰国”组织交战的唯一有效力量。但是,库尔德人长期以来一直是土耳其人的敌人,因此北约成员国土耳其正在利用战争的借口对付“伊斯兰国”,以便对其进行轰炸。由于被迫在尊重西方联盟和阻止库尔德国家崛起之间做出选择,土耳其很可能会坚持其旧恨。

  

   分析家与候选人纷纷在广播中轻松地谈论“摧毁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建立安全区”,或者“加强库尔德人的力量”,却忽略了最为棘手的问题。对于可能会参加其中一项计划的每个该地区的关键参与者来说,都肯定有至少另外一个关键的参与者表示坚决反对。与美国不同的是,这些参与者都永久地待在这一地区。这意味着临时的解决办法是不行的。

  

   此外,“伊斯兰国”组织在不同的地方是不同的东西: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它是一支军队和一个准国家机构;在北非和东南亚,它是由非洲的博科圣地、利比亚的“伊斯兰国”附属组织和埃及的西奈叛乱运动等激进运动组成的松散网络;在欧洲和美国,“伊斯兰国”是一种把希望成为恐怖分子的人们及其追随者团结在一起的极端主义意识形态。

  

   根除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伊斯兰国”组织即使能够办到,也很可能会使其分布广泛的卫星组织士气低落,但却不会将其消灭。损失金钱和与拥有一个大本营相伴的安全也不会使之灭忙。最近的三起恐怖阴谋并没有使之付出很大代价。互联网提供了“伊斯兰国”可以在其中自由活动的虚拟空间。

  

   考虑一下这一问题:据反诽谤联盟统计,2015年到目前为止,与前两年的任何一年相比,与伊斯兰极端主义阴谋有联系的美国居民都要多出一倍多。其69人的总数与受到诱惑前往哈里发的成千上万的欧洲人相比为数很少。但这一数字已经明显多于从前。

  

   “伊斯兰国”组织作为关键的招聘者出现,往年,极端分子与各种组织,包括索马里的青年党组织和各种“基地”组织分支机构相关。今年迄今为止,除了两名嫌犯之外的所有嫌犯都与“伊斯兰国”组织相关。据反诽谤联盟说,他们讨论了总共15起阴谋,而2014年却只有一起国内阴谋被破获。

  

   “伊斯兰国”组织对网络战场的指挥有赖于利用社交媒体来吸引人们并进行思想灌输。人类学家斯科特·阿特兰曾在联合国安理会就“伊斯兰国”组织的招兵买马作证。他说,这是“全球化的阴暗面”。年轻人,尤其是移民和移民子女,较少地认同自己身处的社会和国家,而较多地依靠其网络关系。这种关系可能会被“伊斯兰国”组织的宣传员所渗透。阿特兰报告说,一些招聘者抱着一个目标在虚拟通信方面花费数百小时,不断地调整该运动所传递的信息以迎合个人。

  

   对于战乱地区的遭受创伤的儿童来说,所传递的信息可能是:加入我们的行列,赶在敌人杀死你们之前杀死他们。对于欧洲或者美国城市郊区的心怀不满的孤独个人来说,信息可能是加入由强大的穆斯林组成的运动。对于具有历史意识的梦想家而言,则可能是许诺恢复伊斯兰教的伟大。

  

这是很灵验的。来自大约90个国家的年轻人都被吸引到“伊斯兰国”组织之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伊斯兰国   ISIS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545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