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金平:“伊斯兰国”突起及西亚北非恐怖活动的变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4 次 更新时间:2016-01-24 09:33:57

进入专题: ISIS   伊斯兰国   中东问题  

张金平  

   【内容提要】 “伊斯兰国”的突起,带动西亚北非地区恐怖活动在暴力活动、组织形式、活动范围等三个方面发生了重大变化,突破了历史上的恐怖活动,掀起了新一波地区恐怖浪潮。地区变局是这一波恐怖浪潮的基本原因,变局为该地区长期存在的恐怖势力提供了新的活动机遇,变局所激化的各种矛盾为恐怖势力提供了新的活动空间,变局中国际社会一些力量的不当政策诱发、助长了恐怖活动。地区恐怖活动的走势,取决于恐怖势力所积蓄的能量、国际反恐策略和地区变局的发展变化。恐怖势力将会长期影响该地区和全球安全。

   【关 键 词】西亚北非变局/IS组织/国际反恐/中东问题

  

   2014年6月以来,“伊斯兰国”势力的大规模武装活动将当代西亚北非地区的恐怖活动带入第三个阶段,带动了新一波地区恐怖活动浪潮。

   当代西亚北非恐怖活动三个阶段的演变脉络和节点清晰。1981年埃及总统遇刺、1992年阿尔及利亚元首遇刺和1993年纽约世贸中心爆炸是第一阶段的重大恐怖事件,这一阶段的恐怖组织主要是从宗教极端组织中分离、蜕变而来,以恐怖袭击向政府施加压力,打击政府。第二阶段中重大恐怖事件很多,如1998年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使馆爆炸案、“9•11”事件等,“基地”及其分支是第二阶段最活跃的恐怖组织,第一阶段中的恐怖分子很多都加入“基地”组织或分支,“基地”恐怖势力采取国际化策略掀起全球性恐怖浪潮。恐怖势力2011年在也门“建国”,2012年在马里“建国”,2014年宣布组建“伊拉克沙姆伊斯兰国”(ISIS)等,是第三阶段具有典型意义的恐怖活动。第三个阶段里最突出的恐怖组织是“伊斯兰国”(IS),IS等恐怖势力围绕暴力“建国”的活动体现出一系列新特点。本文拟分析该地区这一波恐怖活动的变化特点、原因和走势。

   一、从恐怖袭击到大规模武装活动的暴力形式变化

   暴力行为是恐怖势力核心的活动。IS等恐怖势力不仅继续并强化恐怖暴力活动,还参与、主导大规模的武装行动,企图实现其“建国”的终极目标。

   (一)在地区动荡中发生了新一轮恐怖浪潮

   地区动荡以来,动荡国家的恐怖活动迅猛升级并持续外溢;新一波恐怖暴力既有其一贯的恐怖袭击策略,也有针对地区变局的新策略。

   动荡国家的恐怖暴力迅猛升级。动荡前,恐怖势力在利比亚、突尼斯、埃及和叙利亚等国难以活动;但动荡后,这几个国家的恐怖活动骤然激增。2012年9月11日,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及3名使馆人员遭恐怖袭击遇难。2013年2月,突尼斯连续发生恐怖暗杀事件,民众普遍感到缺乏安全感。①动荡发生以来,埃及西奈半岛存在恐怖暴力泛滥的风险,②2014年11月,埃及又遭遇了一系列的恐怖袭击。③2011年12月23日,叙利亚发生了近20多年来的首次自杀式恐怖袭击。④也门长期存在恐怖活动,地区动荡发生后恐怖袭击从也门亚丁湾延伸到沙特、伊拉克、叙利亚,⑤2014年10月中旬,也门又连续发生恐怖袭击。

   恐怖活动从动荡国家向周边外溢并形成地区恐怖新高潮。利比亚动荡后,周边地区的恐怖袭击明显增加。2013年1月,“基地”北非分支劫持人质声援马里的“建国”活动。2014年10月初,马里发生两起针对联合国人员的恐怖袭击。叙利亚战乱将恐怖暴力外溢到伊拉克、黎巴嫩、土耳其。2012年10月,黎巴嫩安全部队情报局长遭遇恐怖袭击,之后黎巴嫩多次发生针对真主党的恐怖袭击。2013年5月,土耳其南部一个城镇发生连续两起汽车炸弹袭击。

   新一轮恐怖暴力体现了恐怖暴力的一贯策略:通过重大人员伤亡、连环爆炸来制造恐怖氛围、传播恐怖效应,向政府和社会施加压力。2013年1月,叙利亚阿勒颇大学发生两起爆炸,导致83人死亡。2014年6月11日,巴格达发生了4起爆炸袭击。新一轮恐怖暴力也有新的策略目标,即更加针对政府目标,试图以恐怖暴力直接打击政府进而图谋颠覆政权。利比亚总理办公室在2012年4月、5月连续遭袭击。2012年7月,叙利亚国防部长和内政部长遭恐怖袭击身亡。

   (二)IS等恐怖势力大规模武装活动的形式与目标

   地区动荡以来,恐怖势力史无前例地进行大规模武装活动,而且大规模武装活动越来越成为IS等恐怖势力参与地区动荡的突出活动。

   第一种是“参与”型武装活动,主要是参与颠覆国家政权的武装活动。ISIS等恐怖势力一度参与叙利亚反政府力量的大规模武装活动,在颠覆卡扎菲政权的武力行动中,国际恐怖分子是其中一股突出的力量,恐怖势力在马里也参与了反政府的武装叛乱。第二种是“主导”型武装活动。ISIS势力自2014年初,特别是6月以来,开始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主导发动了大规模的武装攻势,一些政治武装势力“服从”于该组织的武装攻势。在2011年,也门的恐怖势力也主导了在南部地区的攻城略地活动。第三种是“内讧”型武装活动,如2013年7月到2014年1月,ISIS势力与叙利亚其他反政府势力之间发生了激烈的武装冲突,其严重程度甚至可能影响叙利亚未来的局势。⑥

   IS等恐怖势力采取大规模武装活动,这是恐怖暴力从恐怖袭击到“战争”形式的一种历史性突破,其核心是武装“建国”:第一,通过武装活动实现“建国”。2011年5月,也门恐怖势力在南部宣布建立“伊斯兰酋长国”,这是地区变局以来恐怖势力第一次“建国”。2012年,恐怖组织参与马里武装叛乱,试图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将北非打造成恐怖势力的天堂。⑦IS势力名称中就有“国家”理念和含义,并通过武装攻势实现了跨境“建国”。⑧第二,以武装活动为“建国”做准备,包括通过持续的武装活动夺取、占据大片地盘,劫掠大量物资。如2014年6月,ISIS势力仅在摩苏尔就获取了15亿美元的财富。⑨第三,通过武装活动,维护其组织和“国家”的运作。IS势力对其控制地域内一些“不驯服”的部落力量、恐怖组织实施打击,以维护其“国家”控制力。

   二、从恐怖组织到割据势力的组织形式变化

   从2011年到2014年6月,IS势力从恐怖组织“伊拉克伊斯兰国”(ISI)演化为极端势力“伊拉克沙姆伊斯兰国”(ISIS),又演化为武装割据势力“伊斯兰国”(IS),其他恐怖组织也有类似的组织形态演变。这一组织形态演变过程与恐怖势力的武装“建国”活动是一致的。

   (一)ISI恐怖组织形式及其暴力功能

   IS势力的前身ISI在2006年组建时是“基地”的伊拉克分支组织,自2012年起该组织在伊拉克的恐怖活动激增。⑩曾在也门和马里“建国”的恐怖势力长期进行恐怖活动,“建国”失败后又返回恐怖组织形态。2014年10月,联合国维和人员在马里遭到恐怖袭击。2014年1月20日,恐怖分子在也门政治中心实施的连环袭击导致33人死亡。

   恐怖组织是恐怖势力的一种基本组织形态,恐怖势力在变局动荡中进一步发挥其功能:第一,显示和保持其组织存在的功能。索马里青年党被逐出城镇后无力发起大规模武装反击,就强化了恐怖袭击,在2013年9月和2014年12月初连续制造重大恐怖袭击事件。叛乱失败后,马里恐怖分子在2013年初发动了恐怖袭击。第二,制造恐怖氛围的功能,特别是在中心地区和重要城市实施恐怖袭击。2011年5月在也门南部“建国”后,恐怖分子10月上旬在南部中心城市亚丁制造了恐怖爆炸。第三,配合武装活动的功能。IS在叙利亚围攻库尔德村庄时,于2014年11月连续制造了针对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政府大楼和科巴尼库尔德力量的爆炸袭击。

   (二)ISIS等极端势力组织形式及其“建国”功能

   恐怖组织ISI进入叙利亚后迅即向极端势力转化,有以下表现:(1)与叙利亚的反政府势力汇合、开始了大规模武装活动;(2)在叙利亚汇合、吸纳西亚北非、西欧和澳洲、东南亚的极端分子,在2013年4月成立了ISIS组织,车臣恐怖分子以“游击队指挥官”的身份参与该组织活动;(11)(3)ISIS在叙利亚占据了一些地盘包括一些边境通道,进行公开的活动;(4)2014年1月,ISIS势力回师伊拉克安巴尔省后与部族力量、萨达姆残余势力等进一步汇合。(12)

   在马里和也门,恐怖组织也与其他力量汇合、向极端势力组织形态转化。在马里2012年的武装叛乱中,恐怖势力与“阿扎瓦德民族解放运动”统一成立“过渡委员会”。恐怖势力2011年初在也门南部发起武装攻势时,部落武装、分裂势力在2011年6月也向南部一些城市发起进攻,也门驻美国大使认为也门的部族庇护恐怖分子,默许部族人员参加恐怖组织及其武装活动等。(13)

   通过向极端势力转化,恐怖势力为武装“建国”做了一系列准备。(1)在极端势力这一组织形态下,这股势力聚合了大量的极端分子,聚合了巨大的暴力能量,包括大型武器和大规模作战的经验;(2)极端势力占据了一些地盘得以公开活动,也为其“建国”做了一些组织机构的铺垫;(3)在这一过程中恐怖势力获取了巨额的物资,包括对所占据地区的资源进行劫掠和控制,为“建国”做了一些物质准备;(4)在向极端势力演化的过程中,恐怖势力的政治野心越来越膨胀,追求“建国”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三)IS等“割据”势力组织形式及其“建国”目标

   2014年1月,ISIS回师伊拉克安巴尔省,旋即宣布“建国”,经过随后一段时间的武装活动后,在6月底再次宣布“建国”,组建跨境的“伊斯兰国”。该组织成为一股武装割据力量,(14)占据了伊拉克和叙利亚1/3的地域;(15)它将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控制区域连成一片,实现了跨境存在,以“政权”形式对控制区实施行政治理,(16)每天攫取巨额收入。这一“政权”直到现在仍然继续其武装活动。也门的恐怖势力在2011年5月到2012年3月的一段时间,马里恐怖势力与部族武装在2012年的一段时间也一度维持了其“割据政权”的存在。

   国家,是最高的政治组织形态,也是恐怖势力的终极目标。“割据政权”形式的出现,意味着恐怖势力开始接近其“终极”目标:(1)宣布建立“国家”主导组建“政权”。(2)盗用各种宗教名目的“割据政权”都推行极端政治统治,实施宗教迫害,宣示极端政治主张。(3)进一步图谋地区性和全球范围的“国家”版图。IS理想中的“国家版图”大大超过历史上阿拉伯帝国的疆域,不会满足于局部“割据”状态,而是图谋更大规模和范围的武装“建国”。

   三、从恐怖活动中心到恐怖活动地带的地域范围变化

   地区变局动荡以来,恐怖活动的地域在深度和广度上也发生了质跃:恐怖势力原有的活动据点、中心已经扩展为连片的活动地带;出现了伊拉克—叙利亚新的恐怖活动高发地带;三个地带之间存在组织、人员和政治声势上的多重联系。三个恐怖活动地带涵盖了西亚北非的大部分地区,一些没有成为恐怖组织势力范围的国家处于被恐怖活动中心包围的境地。对大片地域的控制,是恐怖势力武装“建国”的一个基本条件。

   (一)北非—西非恐怖活动地带及其特点

   在北非和西非长期存在恐怖活动。地区动荡发生后,这一地区的恐怖活动发生了重大变化:第一,北非—西非的恐怖活动在深度扩展,向第三阶段转化,恐怖势力参与马里的武装分离活动,标志着武装“建国”很快就成为该地区恐怖势力的直接目标。2014年8月,“博科圣地”模仿IS宣布建立“国家”。在摩洛哥,针对政府的恐怖袭击图谋也明显增加。2011年4月,摩洛哥发生了重大恐怖袭击,2013年5月,两个恐怖团伙图谋在摩洛哥建立恐怖活动营地。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ISIS   伊斯兰国   中东问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6576.html
文章来源:《国际观察》(沪)2015年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