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托弗西姆斯:货币和财政政策的政治经济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9 次 更新时间:2015-12-08 20:14:17

进入专题: 货币政策   财政政策  

克里斯托弗·西姆斯  

   今天我将谈一谈关于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政治经济学,我选择这一话题是因为这应该也是当下中国人思考的核心问题。

   首先,我们来看看为什么在此时此地讨论这一问题是有益的。在富裕国家中,现代法定货币(fiat money)和财政政策体制是金融部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金融部门则引导储蓄得到高效的利用。这些国家有复杂的金融部门,金融部门中又有很多不受集中控制的机构。可以说,在现代富裕国家,金融部门的重要作用就是将储蓄导向经济中的各种复杂活动。

   中国的金融体系正处于高速现代化的过程中,但是美国、英国、欧洲和以色列及很多其他富裕国家的金融体系都经历了长期缓慢的发展过程。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已经发展出了拥有一定独立性的中央银行,这个过程并非一蹴而就,也并非朝着同一个方向发展。美国曾经数次尝试建立中央银行,其间,有好几个准中央银行机构都消亡了。尽管美国现在有了联邦储备体系这一看似稳定的中央银行,但是独立的中央银行体系具有优越性的原因、它带来的好处,以及它的工作原理,仍然没有得到理解和认可,甚至在独立的中央银行体系占主导的国家,也是如此。如果了解一点美国新闻,你就会知道在美国政治谱系中,有一部分人严厉批评美联储,并扬言要实质性地改变这一制度架构。因此,这一制度架构仍然存在争议,但是不再像19世纪末20世纪初那样富有争议了。那么,我们为什么需要中央银行呢?毕竟,美国在19世纪的好几十年中并没有中央银行。安德鲁?杰克逊当选美国总统时承诺摧毁当时的中央银行,他确实这样做了,这并没有终结美国的经济增长;另一方面,人们又不断努力重新引入中央银行并最终取得成功。为什么各国最终都建立了中央银行制度呢?

   中央银行有两大主要任务:稳定价格和充当最后贷款人。这些是对社会有益的目标,但是自由市场自身并不关心这些目标。另一方面,为了实现这些目标,中央银行需要巨大的权力,而这些权力会招致滥用。稍后我会更详细地讨论中央银行需要哪些权力。

   那么,为什么稳定价格很重要呢?为什么这是一个对社会有益的目标呢?我们确实没有能够准确解释为什么价格稳定是很重要的经济学理论。我们有很多关于经济周期和产业组织的正式模型。我们没能对保持价格稳定的重要性给出量化概念的正式模型,尽管保持价格稳定很重要这一理念已被广泛接受。我们可以从定性的角度解释它为什么很重要。在任何价格稳定的地方,人们都是用当地货币计价来签署合同,并据此安排金融交易。他们借钱时会指定当地货币,贷方也会在合同中指定借方在某一时间归还某一数额,同样以当地货币计价。你会发现,如果没有人能够确定借款归还时的单位货币价值是多少,那么指定在某一日期借出某一数额的款项,并在某一日期归还某一数额款项的合同就会变得不那么有用。同样,劳动合同有时是明确的跨时间合同,尤其是工会合同,有时是隐含的跨时间合同。工人知道,他们工作之后,工资不可能在短期内有大幅度变化,这其中隐含的概念是稳定的名义工资能够有一个稳定的真实回报。拉美国家有几十年通货膨胀率高企且变幻莫测,一些欧洲国家在“一战”和“二战”之间通货膨胀极其严重。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或者不会再用名义条款签订合同,你不会看到贷款合同,很多事务以更加非正式的方式进行;或者合同开始包含视通货膨胀率而定的条款。

   1970年代美国通货膨胀率达到5%—10%,此时工会合同开始包含工资视价格上涨幅度而定的条款。但是,这是有成本的,同样我们不知道成本有多大,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当价格稳定时,人们重新签订标准的贷款合同;当价格不稳定时,人们很少这样做。我们还可以看到,当通货膨胀率很高且变动不居时,工会和雇主就合同中视通货膨胀率而定的条款讨价还价,但是一旦价格稳定,合同中的这些条款就会消失。这告诉我们合同中包含这一条款一定有成本,如果没有成本,为什么不是所有合同始终都包含视通货膨胀率而定的条款呢?所以,我们可以直观地知道,修改以当地货币单位签署的合同来反映当地货币真实价值变化的风险,是有成本的,尽管不知道成本的确切数额。这就是为什么价格稳定是公共产品。

   最后贷款人制度又如何呢?在经济发展的最初阶段,最后贷款人功能并不那么重要。当资金主要依靠人际关系网络流通时,借方和贷方都非常了解彼此。他们在同一个家庭,住在同一个城镇,他们有很多途径来直接了解彼此的可靠程度,因为他们相互之间非常了解。或者有政府资助的大型基础设施,不需要距离型(arm’s length)的金融合同。在资金主要以这种方式流动的体系中,流动性危机很难出现。但是,随着金融业的发展,信用风险评估和资金投入完全相脱离,人们创建标准化的、流动性强的金融工具。下面我举例说明,为什么我需要一个银行账户。在美国普林斯顿,当我走进一家商店买三明治时,我需要现金、支票或者信用卡。我去过一个三明治店,那里不能使用信用卡,需要签银行支票。事实上,多年前我在马萨诸塞州坎布里奇生活时,住处附近有一家小型副食店,你可以进去买面包、咖啡等,店主认识你,知道你住在哪里,他只需要记下你拿了什么东西,你可以每周或每月跟他结一次账。这就是人际关系网络的信用。这可能是因为我们互相认识,需要保护自己的信誉,对他来说,没有必要在我买东西时当即收钱。但是在我现在所处的现代化大型超市,不能像这样赊账。如果我去一个有恒定人流的机场饭店,人们互相之间都不认识,就不可能赊账。随着金融系统的不断发展,从杂货店的记账单交易发展到现金或信用卡交易,商人不再需要对我有很深的了解,这种模式是可以大量复制的。专门评估信用风险、将非流动性资产(如银行贷款)转化为流动性资产(如支票账户或借记卡账户)的金融中介机构应运而生。银行贷款的价值取决于借款人是谁。我们很难确定贷款价值,除非银行清楚地知道借款人履行还款承诺的风险。但是,银行的活期存款账户或储蓄账户非常类似,它们更多地取决于银行的整体信誉。所以当我走进一家三明治店时,我不会再打欠条,店主也不会接受,我会向他出示我签的银行支票,这也是一张纸,但是相较于我打的欠条,他更愿意接受这张支票。原因是银行会以某种方式将我的存款转移过去,或者我将现金存入银行,设立一个活期存款账户而不是靠通常的信誉,这样银行就将我的欠条转化为更容易评估出信用风险的金融产品。金融中介机构将非流动性资产、特定资产转化为同质的、便于交易的流动资产,这使储蓄能够在国内不同行业的陌生人之间自由流通。但是,这样做会制造出挤兑的可能性。

   当一种资产被广泛认为是标准化且低风险的,那么购买者就会在缺乏必要调查研究的情况下抢购它,但只要人们对这一情形稍有疑虑,流动性危机就会爆发。当人们开始认为某些银行可能破产时,就会出现挤兑。如果你有银行存款,当你知道某些银行可能破产时,你就会有很强的动机将存款取出来或者转存到你认为没有破产风险的机构。当然,如果很多人同时决定将他们的钱从银行系统中取出来,这就会变成一个自我验证的预言。人们预期银行可能不稳定,最后真的导致银行不稳定,因为所有人同时开始取钱。尽管经济学著作中有很多关于银行破产的正式模型,但是这种情况并不仅仅会发生在银行,2008年就是部分住房抵押贷款发生了挤兑。它们被称为证券化债务,这些以抵押贷款池为基础的证券被不断交易,好像它们是同质且无风险的。金融中介机构计算出一种方法,能够将那些需要用专业技术进行单独估值的抵押贷款池转化为人们会将其等同于国库券的聚合工具,国库券是同质性很高、风险很低的证券。但是,当很多人都持有这种热销的证券时,万一他们需要偿还某种债务,或者人们开始怀疑这些证券是否如他们当初认为的那样风险很低时,每个人都试图卖掉这些证券,就如2008年美国的情形。很多曾经看重其热销(或者说流动性强)的公司也想要立刻卖掉这些证券,并将其转化为国库券或者联邦储蓄系统存款,结果导致证券价值下降。

   由于流动性紧缩和方便用于金融交易的资产供给迅速萎缩,经济至少会短期地、部分地倒退到人际关系型金融模式。经济中不记名的、同质的流动性就会大量流失。

   自从第一批同质化证券交易以来,这类事件在金融市场上就经常发生,交易中的证券开始退回到最初的品种。英格兰银行可能最先发行了能够大范围交易的股票,它最初是一家旨在收购英格兰国王发行的债券,并以此为支撑向公众发行股票的机构。有了这一金融市场和股票的革新之后不久,英国的很多贸易公司开始销售股票。领头的便是南海贸易公司,它很早便在金融市场上制造出一个经典的泡沫和崩溃。此类危机中的最近一次是大萧条,在大萧条之前,西方国家还有一些常规性的金融危机,这些危机的共同特点是资产价格迅速上升,流动性很快蒸发。流动性危机的本质是,即使总体上看资产是安全的,也不再具有流动性,因为人们认为其中有些资产最终会变得不安全。资产无法被快速出售,因为任何买主都需要花时间研究它。

   以前看重资产流动性的人们开始抛售那些他们认为不安全的资产,并将这些资产转换为更安全的其他流动性资产,从而导致资产价格下跌。此时,如果有一家机构进入市场并买走这些被低估的资产,尽管其中有一些资产是有风险的,但如果大部分没有风险,是安全可靠的,那么在低价时买入并持有这些资产直到可以出清,就有可能带来丰厚的利润。同时,这样做也可以防止价格下跌,从而防止金融系统崩溃。

   然而,只有大型私人机构才能做到给正在遭受挤兑的资产进行价格托底。如果只是在高价时少量买进,那是无法为该资产进行价格托底的。进行价格托底的机构必须宣布,它将在当前价格下,全部买进其他人卖出的证券。如果所有人都知道它的收购极限,而且这个极限并没有大到难以测试,那么进入市场进行价格托底的努力就会失败。如果该机构价格托底的努力失败,就会停止购买价格继续下跌的证券,而对托底机构来说,尽管是一家大型机构,也会成为此次挤兑的受害者。托底机构购买了价格下跌的资产后,如果并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托底,就会冲击它本身的资产负债表。 

   所以,让私人机构介入救助是有风险的,可能介入的私人机构在评估风险时,仅仅着眼于私人利益。它购进这些证券是为了获得利润,而不是以切断流动性危机有利于整体经济为出发点。历史上也有私人部门充当最后贷款人的例子,但是他们倾向于多家大型机构联合组织行动。美国曾有过一次著名的危机,JP摩根组织纽约多家大型银行介入并结束了流动性危机。但是应该看到,第一,联合这些银行是要耗费成本的;第二,如果担心金融体系内的竞争,那么以这种方式来履行最后贷款人的职能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这会鼓励最大的银行和每家银行联合制定价格。如果它们打算以最后贷款人的身份介入,的确需要这样做,但是,在其他时候,大型机构联合其他银行制定价格是反竞争的,会造成福利损失。

所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货币政策   财政政策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487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