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战略思想库:关注油价下跌背景,加快中国石油战略储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10 次 更新时间:2015-09-21 07:57:57

进入专题: 石油战略储备  

中国战略思想库  

   ◆《战略与管理》杂志授权发布,转载需取得授权

    

   中国战略思想库自成立四年来,一直在研究中国崛起过程中的主要制约因素,形成的主要共识是,资源不足将是崛起的主要瓶颈,其中石油又是重中之重。最近一段时间,国际形势动荡不安,6月份以后,国际油价突然暴跌,而中国的战略储备油建设才初具雏形,国际石油市场动荡对中国有何影响,能否利用这个机会加快中国的战略储备油建设,自然成为我们所关心的问题。

   为此,思想库连续两次进行专题讨论,对国际油价下跌成因和国际货币资本与汇率变动的背景,以及国际政治、军事和安全格局进行了综合分析,并特邀国家石油储备中心主任姚新国,对国内外石油储备情况做了介绍。

一、问题背景

   早在2001年的"十一五"规划中,就提出了要建设中国石油战略储备的任务,发达国家的石油战略储备,都在120~180天左右。建立石油战略储备主要目的是为了应对石油供应中断,保障社会经济平稳运行,维护国家能源战略安全。

   中国自1993年就已转入石油净进口国,随着上世纪90年代后期中国经济进入重化工业增长阶段,石油消费急剧增长,但是到2008年以后,中国石油产量在2亿吨水平徘徊,由此导致石油的进口依赖率不断上升,目前已接近60%的关口。如果中国石油消费保持高速增长,则到2020年将增加到6亿吨以上,到2030年将增加到6.5亿吨以上,若国内原油产量仍维持在目前水平,则进口依存度相应分别超过65%和70%。如果考虑到治理雾霾,降低燃煤比重的要求,还需提高油气消费保障水平。

   次债危机以来,国际形势显然进入到一个愈加不安的动荡期,今年以来,在欧洲周边,先后出现了乌克兰危机与IS的兴起,相应有占世界12%的人口被卷入了战争威胁当中,2009年以来,在中国东海和南海,也不断孕育着地区冲突的阴影,因此未来20年是否还会有以往30年的国际安全环境,已成值得讨论的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的石油消费却不得不越来越多的依赖进口,因此保障中国的石油安全,加快中国石油战略储备的建设,已成为了迫在眉睫的事情。

   近期国家统计局公布国家石油储备一期基地仅储备原油1243万吨,只相当于15天净进口量,再加上企业库存,估计只能达到60天左右的净进口量。根据目前的建设进度安排,到2020年要建成90天储备的目标,这样的储备规模及速度,我们认为与中国这样一个世界第一位的经济与制造业大国的地位,是极其不相称的,不足以成为中国经济与国家安全的保障。

   另一方面,美国在次债危机后并没有重建其工业,而是在疯狂滥发货币并在虚拟经济领域再度堆起巨大泡沫,美国下一场金融危机很可能在未来一两年中爆发,并有可能导致美元的大幅度贬值,这将对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规模形成严重威胁。

   因此,怎样扭转中国在世界大国中,外汇储备最大、石油储备却最小这个不合理的国家储备格局,也是在国家战略层面调整中的重要议题。

   恰在此时,自今年7月以来,国际油价突然暴跌,到目前为止下跌幅度已接近40%,因此需要讨论的是,这个下跌期是短期的市场波动,还是会持续一个较长时间?如果是一个较长时间,就可以给中国的石油战略储备建设,提供一个绝佳的窗口,这就需要对本次石油下跌的成因进行分析。

二、油价下跌的表面原因

   从表象与公开信息看,此次石油下跌有三个原因:

   第一是美国要用油价下跌来打击俄罗斯。今年3月7日爆发了乌克兰危机,由此形成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对立。乌克兰危机以来,美国联合欧盟等国对俄进行了政治与经济的多方面制裁,但是俄罗斯始终没有放弃其强硬立场。由于俄罗斯的国家财政高度依赖石油出口,有分析说明,俄罗斯必须在国际油价保持在每桶百美元以上水平的时候,财政收支才能平衡,因此打击国际油价就可以破坏俄财政经济的稳定。若如此,则油价持续下跌到每桶70美元时俄会因避免财政崩溃而放弃乌克兰问题上的强硬立场,美国放弃制裁,油价可以回升。

   第二是国际油价受需求影响而下跌。次债危机爆发以来,国际经济始终没有重建繁荣,美日欧三大经济体始终没有摆脱国际金融危机所导致的衰退阴影,石油消费持续低迷,例如根据BP统计,欧盟到2013年的石油日均消费,比2005年的峰值时要低15%。BP的统计还显示,到2013年,世界石油贸易为5648万桶/日,仅比2007年危机爆发前增长了1.6%,并主要是由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石油消费与进口上升。但是自2011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持续下行,石油消费与进口增速明显降低,2003~2011年,我国石油消费年均增速约7.4%,原油进口年均增速约13.7%(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摘要2.14》),去年已分别下降到2.8%和3.9%。由于发达国家与主要发展中国家的石油消费增速都下降,就产生了油价下跌因素。

   第三是美国页岩油的兴起对OPEC未来的国际石油市场份额产生威胁,为了未雨绸缪,以沙特为代表的中东产油国要利用国际油价下跌的机会,逼迫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停止生产。有关分析说明,美国页岩油的生产成本在每桶70美元以上,而OPEC各国的井油生产成本普遍低于40美元,中东产油国更是在10美元以下,所以此次沙特一反过去每逢油价下跌就"限产保价"的做法,反而逆势增产,就是因为今天的世界石油市场将要进来美国页岩油这个新对手,要趁美国的石油生产商立足未稳时把他们挤出市场。

   对市场上所普遍分析的这三条原因,我们认为尚不足以说明油价的突然暴跌,因为世界经济的衰退以及中国经济减速,都已持续多年,美国页岩油产量明显增长也已持续了四年,供给与需求变化都是渐进性的,因此不能说明油价突然暴跌。此外,美国页岩油的生产成本明显高出中东与俄罗斯的井油,目前美国油价已跌破70美元并且还在下跌,已经跌破了美国页岩油的生产成本线,但美国的石油产量不降反增,说明美国的页岩油是在亏本增产,这种情况,说美国更需要油价下行,比说沙特在打击油价更贴切。

   所以我们就需要分析,美国为什么要打击油价。

三、国际油价下跌的深层原因分析

   我们认为,分析国际油价下跌的深层原因,首先有以下几个问题背景需要关注:

   第一,美国由于页岩油技术的出现,正在逐渐增加国内生产而减少进口,并最终可能转变成石油输出国。有关数据说明,在过去四年里,美国的原油产量突然猛增了400万桶/日,并将在今年超过沙特和俄罗斯成为世界第一产油国,而自新世纪以来,美国就在逐渐减少对中东石油的依赖,进口石油来源越来越转向南北美洲和非洲。目前从中东进口石油的比重,已从2005年峰值时30%的比重下降到目前的15%,这就使得美国可以不再依赖中东石油,最终甚至摆脱石油进口。

   第二,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美元脱离黄金,但恰逢两次石油危机,国际石油市场规模突然放大,并且用美元结算。"石油美元"使美元霸权重新获得支撑,因此有"美元以石油为锚"之说。由于石油美元主要流向美国,也给美国金融资本带来了新的巨大利益。但是自冷战结束后,美国经济开始进入了虚拟化过程,美国的制造业比重从90年代初期的近30%下降到目前的11%,随着新全球化过程中产业资本的不断外移,金融资本已取代了产业资本的传统地位,成为了美国资本的主体,金融利益相应成为了美国的主体利益。目前美国最大的生意是美元交易,每年近2000万亿美元,占全球货币交易量的八成,是美国工业产出的1000倍,对外贸易额的500倍,是全球贸易额的100倍,也是全球石油交易额的1000倍。由于美国金融利益的产生越来越脱离实体经济,产生对美元需求的主体是金融交易而不是实物交易,这就使得"石油美元"相对于美元的地位和美国金融资本的利益,越来越显得不那么重要。

   第三,次债危机的爆发,是源于虚拟经济相对于实体经济的规模过度庞大。但自次债危机爆发以来,美国经济并没有走出"再工业化"的步伐,而是重回实体经济停滞而虚拟经济膨胀的老路。2008~2013年,美国的现价GDP增加了1.6万亿美元,但其工业产出仅增加了700亿美元,而其主要股指如道指与标普则都大大超出了危机前。

   次债危机爆发后发达国家实施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后,一个重要的事实是,央行提供的货币再多,货币也不进实体经济,所以宽松的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复苏被证明是无效的。目前美日欧企业的现金账上,都各自存有超过2万亿美元的现金,但就是不投资,因为与危机爆发前一样,还是投什么就亏什么,这还是由于有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存在,实体经济的比较优势仍在发展中国家,甚至由于中国的产能过剩而更加明显。比如中国的钢铁因为过剩而卖了个"白菜价",但却因为价低而更具国际竞争力。今年前9个月中国钢铁出口增长了47%,而同期美国的钢材进口增加了68%,这说明,导致新全球化的因素到目前依然存在,它不仅已经导致了次债危机,并且还在塑造发达国家实体与虚拟经济新一轮的不对称,从而酝酿着新危机。

   第四,在2009年以来美国金融市场重建繁荣的过程中,一个新的重要现象是,美国三次QE所增加的4万亿美元货币供给,主要是进了股市,而没有像危机爆发前那样,普遍大量进入债市与商品期货市场。例如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近年来一直保持在2.3%左右的水平,工业金属和矿产、农产品等初级产品的价格,则从危机后的低谷稍有恢复后,自2011年以后就又缓慢下跌,但都没有出现过类似石油这样的暴跌情况。在危机后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背景下,能源与大宗商品价格走低本不奇怪,但只有石油价格突然暴跌就不正常,有人为操纵的痕迹。

   新世纪以来,国际油价从每桶十几美元一路上涨到接近150美元,涨价因素中至少有一半是来自金融资本的大规模炒作,即大宗商品的"金融化"。危机爆发以来,大宗商品确有"去金融化"的倾向,但油价暴跌却不仅仅是"去金融化"那么简单。美国金融资本在美国页岩油企业亏损增产的过程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还需要观察,但已有报道说,美国的大金融机构一直在有意夸大美国页岩油的储量与产量,有意缩小页岩油的生产成本。还有报道说,今年以来美国石油产量的增长并非是页岩油产量的增长,而是偷偷开了相当一部分本已封存多年的油井。试算一下,油价从每桶115美元水平跌一半,以美国4亿吨的原油年产量计算,亏损额也只不过在年1300~1400亿美元,这只相当于美国股市上涨1个百分点不到,美国金融资本可以很轻松地用股市赚得的钱,来补贴美国的原油生产商亏损增产。所以,了解美国金融资本为何对油价从炒作转向打压,才是认识国际油价暴跌原因的钥匙。

第五,次债危机爆发后,已经越来越可以看得清楚,对美元霸权的最大威胁,还是来自欧元,例如美元指数虽包含了10个世界主要币种,但只与欧元反向运动,即欧元对美元汇率升,美元指数就走低,反之亦然,但与美元指数中的其他货币就没有这种反向关系,这还是因为只有欧洲才有与美国相当的金融市场与规模,所以美国一旦发生金融市场危机,国际资本外逃的首选地必然是欧洲。去年7月以来,由于恐惧美国金融市场的高危,国际资本大量从美国流向欧洲,去年11月与今年2月,美国长期资本流出额都超过了千亿美元,由此导致欧元兑美元汇率最高飙升到1.38,美元指数也从85下跌到78,而就在这个时候爆发了乌克兰危机、IS危机与苏格兰独立危机,这三大危机的背后都有美国的阴影,包括9月份发生的香港的"占中"运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石油战略储备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安全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37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