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杰:中国传统文化与汤因比的历史哲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71 次 更新时间:2015-08-20 23:37:53

进入专题: 史学理论   历史哲学   汤因比   中国传统文化   历史研究  

张文杰  

   阿诺尔德.汤因比(Arnold Toynbee,1889-1975)是英国著名的历史哲学家,是当代西方“思辨历史哲学”的最重要的代表人物。汤因比1889年4月14日生于英国伦敦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汤因比于1975年10月22日病逝,终年八十六岁。

   汤因比曾经说过,他之所以成为历史学家而不是哲学家或物理学家,主要是由于他母亲的缘故,因为他的母亲就是一位历史学家。汤因比毕业于牛津大学贝利奥尔学院,在大学时期他接受的几乎全部是希腊罗马的古典作品的教育,他曾经用十二年的时间学习希腊文,用十五年的时间学习拉丁文。在汤因比看来希腊古典作品的教育对一位想成为历史学家的人来说是一种“无价之宝”。正因为如此,每当他进行历史研究时,总是把他所研究的领域与希腊罗马和西方基督教文明进行比较研究,从而产生了他的比较历史研究法。

   汤因比著作宏富,而代表其基本观点的主要是他的十二卷巨著《历史研究》(从1934年出版第1-3卷到1961年第十二卷出齐,前后共用了二十七年的时间),在这十二卷巨著中提出了他的历史哲学。他试图描绘出一幅人类历史的总的图式。在汤因比看来,历史研究中可以理解的最小的研究单位是“文明”或“社会”,而不是“民族”或“国家”。因为单纯研究一个国家或民族的历史不可能了解它的历史全貌;人类历史从哲学的意义上讲都是“平行的”、“同时代的”、“等价的”。他把人类六千年的历史分成二十一个文明,而每一个文明都有其起源、生长、衰落、解体和灭亡。文明的生长和衰落的原因是“挑战和应战”;文明衰落的标志是“统一国家”的诞生,汤因比反对“西欧中心论”;他批判了“种族决定论”和“环境决定论”;他也反对斯宾格勒的宿命论。

   他虽然认为文明的发展需要经过生长、衰落和灭亡,但并不能因此就说他是历史循环论。他曾把历史比作一个大车轮,车轮每转动一次都前进了一步;他又把历史看作是一架织布机,在时间的织布机上,飞梭虽然来回飞驰,而“出现的图案却是随时变化的新图案,而不是一成不变的老图案。车轮的转动虽然仅仅是转动,可是同时却也出现了进展。”汤因比认为研究历史可以增长人们的智慧,历史是维持人类生命所不可缺少的因素。他说历史“知识是一张告诉我们哪里有暗礁的海图。如果我们有胆量使用它,知识就可以变为力量和救星。”

   半个多世纪以来,汤因比的历史哲学在中国也曾有过影响,但是研究汤因比的文章和著作却不多见,甚至对他的思想还有许多误解。笔者期望读者通过阅读本文对汤因比有一个比较正确的认识。

   早在抗日战争时期,西南联合大学的雷海宗先生和云南大学的林同济先生就创办了《战国策》杂志,在《大公报》上开辟了《战国》专刊。他们向中国人介绍了斯宾格勒和汤因比的文化形态史学。在一九五七年反右斗争中,雷海宗、林同济二位先生受到批判,宣扬文化形态史观就是其主要罪名。而汤因比也就成了他们的“祖师爷”,受到了株连。汤因比的学说被斥之为“反动学说”。在当时,汤因比被说成是唯心主义的代表、资产阶级的代言人。至于他们的学说到底是什么样子,反而无人问津了。一九五八年至一九六四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先后分三册出版了曹未风等人翻译的汤因比的《历史研究》的索麦维尔( Somerville)节选本。这本书的出版虽对人们了解汤因比的学说不无裨益;但是在代序中对汤因比仍然是大加挞伐,这是时代的风气所使然。

   汤因比的《历史研究》不是仅供批判之用的一本反面教材,而是一部体大思精、富有历史智慧的佳作。

   汤因比虽然不懂中文,但是他极力想了解和研究中国。灿烂的、绚丽多彩的、古老的中华文化对他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他尽力搜集、研读有关中国历史、中国文化、中国各种事务的著作与报导的西文译作。仅在《历史研究》的参考书目中所列举的有关中国历史、中国文化方面的著作就有四十八种之多。汤因比在一九二五至一九二九年间发表过多篇有关中国局势的专论。一九二九年他在去日本参加太平洋关系学会的会议途中曾在中国的沿海几个城市——上海、南京、天津和北京作过短暂的逗留。他回国后,于一九三一年出版了《中国之行》一书。他亲眼目睹了华夏文明的发源地黄河下游流域。一九六七年他又偕夫人自东京到过中国的台湾,参观过流入台湾故宫博物院的珍藏。

   一九六八年日本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先生亲自问过汤因比本人,“您希望出生在哪个国家?”汤因比回答说:他希望出生在“公元一世纪佛教已传入时的中国新疆”。可见汤因比对中国的向往和感情之深。

  

   一、创造以“中国模式”和“希腊模式”为基础的通用模式

   汤因比极其推崇中国的文化,他一反西方学者的“西欧中心论”的宗旨,而把“中国模式”与“希腊模式”并称,他认为这两种模式乃是理解一切人类文明的关键。在汤因比看来,历史学家的工作应该把希腊的和中国的这两种模式的重要特征结合起来,从而创造出一种新的模式用以解释其他文明的历史。因为希腊的模式符合各大文明的早期阶段,而中国的模式则符合各大文明的后期阶段。把这两个模式的前后期阶段结合起来,就能创立起一个通用的标准模式。而这个新的模式显然可以显示出某些文明的社会通则,它可以圆满地解释人类历史的各个阶段。汤因比认为,希腊-中国模式的复合模式符合大多数文明社会的历史发展。人类社会在起源、生长、衰落和解体的过程中,其中最基本的节奏就是“阴阳交替”。汤因比说:

   “挑战和应战、退隐和复出、动乱和集合、亲体子体以及分裂和再生。基本节奏就是阴阳交替的拍子。……这个永远旋转的车轮并不仅仅是一种循环重复,如果每一次旋转都使这个车轮朝着目的地走近一步,如果每一次重生表示一些新东西的产生而不是复制一些过去已经生活过而又死了的东西,那么轮回就不是在地狱的车轮上永施苛刑的可怕手段了。在这个表演里,阴和阳拍出的音乐是创造的诗歌,我们不要想入非非,以为我们弄错了;因为如果我们听清楚,我们就能领会出创造的音调和毁灭的音调在交替着.这个二重奏非但不是可怕的虚假的曲调,反而是真实生活的佐证。如果我们认真地听,我们就可发觉当这两个音调相遇时,它们不是嘈杂而是和谐。”[1]

  

   二、中国的阴阳学说是汤因比“文明起源、生长”学说的基础

   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者,阴阳也。宇宙万物的变化均由阴阳二气的动静交替而使之。“阴”、“阳”之道乃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石。“生生之谓易”,“一阴一阳之谓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宇宙万物无不处在不断地阴阳交替变化之中。变是阴阳二气的动与静交替所使然,也就是说天下万物均从“道”和阴阳变化而来。静为阴,动为阳;静极而动,动极复静。由静而动,由动而静,阴变阳,阳变阴;动静阴阳变化无穷,从而万物生息不断。宋代周敦颐的《太极图说》中有云:“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静为阴,动为阳,动静又不是绝对的,动到了极点就静,静到了极点复动,动静为阴阳,阴阳二气交感“化生万物,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汤因比的历史哲学正是吸收了中国的阴阳学说这一思想,并将之用以解释他关于文明的理论。

   汤因比极其赞赏中国的太极阴阳之说。在汤因比看来,从原始社会到文明社会,是一种从静止状态到活动状态的过渡。少数创造者在一个解体的文明中逐渐退化成少数统治者,而这时候社会也就从活动状态转化为静止状态,于是一个新的文明就诞生了。文明就是在这种由动到静又到动的交替的活动中产生的。“这种一动一静的交替的节奏,这种前进、停止、又前进的交替节奏乃是宇宙本身的一种基本性质。”这种现象中国的圣贤们就用“阴”和“阳”来表示,汤因比称这是“充满了智慧的形象说法”。“阴”代表静,“阳”代表动。“中国古代社会的圣贤们用他们充满了智慧的形象说法把这种现象称为‘阴’和‘阳’--‘阴’代表静,‘阳’代表动。在古代中国符号太极里,代表‘阴’的是一团黑云遮蔽着太阳的形状,而代表‘阳’的是没有云遮的发射光芒的太阳。根据中国人的公式,‘阴’总是在先的。”[2] “阳”有如动与攻,“阴”象征静与守。中国的历史就是在这种统一与分裂、秩序与混乱、进步与衰退相互交替的模式中发展。汤因比的《历史研究》则是根据这种阴阳学说的基本观点来解释世界上的文明与历史行程的。汤因比说:“我们的祖先在三十万年前达到了原始人性的那块‘岩石’以后,休息了三十万年的百分之九十八的时间才走进文明的‘阳性’活动时期。”按照汤因比的观点,世界文明的历史是符合中国的阴阳学说的,经过了由阴到阳、由静到动的道路。中国阴阳太极图代表了历史的螺旋发展。

   汤因比说:“从原始社会到文明社会这一件事实,原来是包括在一种从静止状态到活动状态的过渡当中;……文明的起源原来是通过内部无产者脱离现存文明社会以前的那个已经失去创造能力的少数统治者的行为而产生的。”[3]汤因比认为无产者的脱离是一种富有力量的行为,而“只有这种行为才能够把阴变成阳”,在这种脱离中“子体”的文明就诞生了。在汤因比看来,一动一静、前进、停止、又前进的交替的节奏,是宇宙本身的一种基本性质。在人类历史的开端总是以“阴”的状态,换句话说,即“静止”的状态开始的,静极则生动。“当阴的状态已经如此完美的时候,它就该到变为阳的时候了”。但是在这时候 它的变化需要有外来的刺激或动力。汤因比认为这种动力来自魔鬼,也就是说上帝遇到了魔鬼的挑战,“人类这个主角所受的苦难的第一个阶段便是通过一次具有极大生命力的行为从阴变到了阳”。[4]

  

   三、“中庸”之道与汤因比的“挑战与应战”

   孔子认为,“中庸”为至高的美德。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论语.雍也篇》)。中就是不偏不倚,不过也无不及;庸为平常。中庸所表达的是日常生活的道理,这个道理可以引申到一切领域。五谷的生长发育需要风调雨顺,人类的生存也要食有节、行有度;总之自然界的一切都是有规律的,都需要中庸。社会的发展也不例外。宋代理学家朱熹在中庸的第二章注释中曾经说过,“中庸者,是不偏不倚,无过不及,而平常之理,乃天命之当然,精微之极致也。”而中庸的真正含义并不是折衷。子程子曰:“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中者,天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5]中庸之道要随实际情况的变化而变化,要审时度势。情况变了,中也就要跟着变。要按事变的不同而取其中,如执中而不变则谓偏。中庸之理则在不偏,执着而偏,有失中庸之道。孔子的中庸思想本来是用在“礼”上,可汤因比在文明生长的理论上运用的也正是“中庸”的思想。他把中庸之理用来解释其“挑战与应战”及文明的起源、生长的理论。

   “中庸”一词在汤因比的《历史研究》一书中原文为GOLDEN MEAN,英文字典解释为the principle of moderation,是“中等、适度的法则”之意。英文的原意就是在两个极端之间取其正中之意,是两个极端之间的明智而合情合理的道路;是介于过与不足之间愉快的中间态度。

从原始社会到文明社会的过渡是如何完成的呢?汤因比认为,文明的诞生既不是“环境”,也不是“种族”决定的,而是“挑战与应战”的结果。当然挑战与应战有一个适度的问题,压力、刺激不能太弱、也不能太强。太弱则人类生命的潜力不易焕发;太强会使人类的生命力全部都消耗在应付环境上,而无力进行创造;只有适中的挑战,才能激发文明的生命力,人们才能进行创造性的应战。因此这里就需要有一个法则:那就是要有一个中间点,只有在这个点上,挑战才能发挥最大的刺激力,这个中间点就在强度不足和强度过分之间。挑战的严重性不足,(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史学理论   历史哲学   汤因比   中国传统文化   历史研究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总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509.html
文章来源:《史学理论研究》2005年第3期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